锦绣醉流年
作者:水若歆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第31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
    暮春时节的天气阴晴不定,之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就下起了雨,且愈下愈大,丝毫没有停的趋势。

    偌大的院子里,雨点落到已积了一层雨水的地上,泛起一圈圈的涟漪。雨花四溅,一片迷蒙。

    慕凝芯独自跪在院中,浑身早已湿透,雨水顺着头发流下来,流至脸上,再顺势流下去。视线因为雨水而变得模糊,头也昏沉沉的,双腿因为跪得久了而发麻,没有了知觉。

    身体难受不已,呼吸也开始沉重,此时她却想一直跪下去,淋了这么久的雨,也许生一场大病后就可以回到现代了,就能再次见到她想见的人。

    不知道江晨怎么样了,他身边没有了她,会不会感到难过和不习惯。还有那个和江晨长得一模一样,温润得如沐浴春风的男子,那个救了她一命的男子,他到底是谁?为什么给她一种很温暖很熟悉的感觉……

    眼前浮现出江晨的脸,对她温柔地笑着,他牵着她的手在人潮人海中行走。她开心地笑了,笑着笑着却哭了,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江晨的脸忽然变成轩辕卿尘,他魅惑的凤眸扣人心弦,偶尔淡淡的笑撩人心怀。

    她摇摇头,想让他从眼前消失,头越来越晕,一阵天旋地转,倒在了大雨之中。

    慕家二小姐慕凝芯患了一场重病,如那天的大雨般来势汹汹,一病就是三日,高烧不退,昏迷不醒,请了无数大夫也是徒劳,不见任何好转,急得慕府上下团团转。

    凌王府。

    身着锦衣的男子在树下久久地伫立,偶有微风吹过,拂动他的发丝,落叶随着清风在空中翩翩旋转后缓缓落下。

    脑海里回想起她的面容,倔强不肯服输的小脸,她刚从慕府逃出来时欢呼雀跃的模样,不开心时轻轻皱眉的模样,双手托腮望着天空发呆的模样,眉眼带笑的模样,还有看着他时羞红了脸的模样……

    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很轻很浅的一个笑,落入了萧御寒的眼里。近日已有好几次看见他这样发自内心的笑了,连他也忍不住被感染。

    轩辕卿尘似是自言自语地说:“凌王府里有了她,应该会热闹很多吧?”

    萧御寒犹豫着说道:“卿尘,慕小姐患了重病,听说太医也没有办法医治。”

    轩辕卿尘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温柔地责备道:“看来小野猫还是不听话。”细细一想,他轻启唇:“我记得还剩一粒玉壶散,或许有用。”

    “不行,这是你用来驱寒毒用的,若是给她了,寒毒发作后……”

    淡淡地看向他,“御寒,你最近话变多了。”

    他冷淡疏离的语气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力量,萧御寒知道他决定了的事就不会再更改,也不再多说什么。

    慕府。

    温太医替慕凝芯把完脉后,颤颤巍巍地对着慕自清行了礼,说道:“宰相大人,令千金病情严重,且没有求生意识,恕在下无能为力,只能给令千金开一些散热药,希望能减轻病情。”

    “这……唉!有劳温太医了。”慕自清重重地叹了口气,急得在原地走来走去。

    慕夫人也是心急火燎,捂着脸低声哭泣,哀怨道:“老爷,这可如何是好?离大喜的日子只有数日了,芯儿却卧病不起……”

    就在慕自清夫妇急得六神无主时,管家匆忙地走来,道:“老爷,夫人,凌王殿下来了!”

    慕自清大喜过望,激动地说:“快,快请殿下进来!”

    轩辕卿尘走进屋内,见到帷帐后宽大的床榻间,纤细娇小的人儿正安静地躺在那里,如墨莲般的黑色长发,水泻似的包裹着全身,映衬着她格外苍白的脸。秀丽的眉微蹙着,双唇紧抿,毫无血色。

    他冷着脸瞥向一旁满脸堆笑的慕自清,道:“怎么回事?”

    慕自清见他不悦,忙解释:“殿下,小女私自出府多日,犯下大错,微臣只是轻微惩罚了她一下,没想到会……”

    轩辕卿尘的语气更冷了,带着隐忍的怒气:“轻微惩罚了一下怎会病成这样?芯儿这些天都与本王在一起,难道慕宰相也有意见吗?”

    慕自清连忙摇头,脸上的皱纹也带着讨好的笑:“不,没意见,怎么会有意见呢?小女和殿下在一起,微臣自是高兴。”

    走到床边坐下,轩辕卿尘不耐烦地吩咐道:“下去吧,本王会医治好芯儿的。”

    “那就有劳殿下了。”

    慕自清夫妇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只留下轩辕卿尘一人。

    隐隐约约中,慕凝芯感觉有人喂她吃了一粒药,在她耳边轻声说:“芯儿,醒醒。”

    声音很熟悉,她却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只是感到那轻柔的声音极富有磁性,仿佛将她快要支离破碎的灵魂重新拼凑在一起,完整地送入体内,让她的心脏恢复跳动。那粒药则使滚烫的鲜血流至全身,一股强大的暖流在小腹中缓缓流动。

    ————————————————

    作者的话:今天是我十五岁的生日,谢谢一直支持我的亲们,爱你们!么么哒~我会继续努力的!我的企鹅:1075504857,加我的亲记得带上敲门砖,验证问题的答案只要是《锦绣》的书名或书里的任何一个人物名,我一律接受~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第32章 千里姻缘一线牵
    醒来时已是黄昏,慕凝芯躺在床上,心里说不出是悲是喜。本来以为自己快死了,在生死边缘徘徊着,却有人把她拉了回来。

    身体已经没那么难受了,摸了摸额头,温度趋于正常,身上滚烫的热也已散去。

    这是天意吗?还是注定离不开这里?

    她苦笑。既然不想死,就好好活着。

    离府出嫁前这两日,慕凝芯让碧瑶闭口谢客,没有一个人能跨入她的闺房半步。

    慕府早已为慕凝芯准备了丰厚的嫁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慕夫人安排了一名丫鬟精心替慕凝芯打扮,坐在铜镜前,慕凝芯面色平静如水,看不出悲喜,耳边只听得喜乐声声,锣鼓震天,人声鼎沸。

    镜中的人一袭红色嫁衣,映着桃花般的容颜,目光流盼之间闪烁着绚丽的的光彩,红唇皓齿,眉目如画。白皙的皮肤如月光般皎洁,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十指好似鲜嫩的葱尖,头戴的凤冠上点缀的明珠熠熠生辉。

    丫鬟看着镜中的她,眼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羡慕。慕凝芯敏锐地捕捉到了,是羡慕。就像慕夫人说的,能嫁给凌王,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

    她温声细语地问她:“你叫什么?”

    丫鬟边替她整理着头饰边答道:“回小姐,奴婢叫铃兰,是负责给夫人梳妆打扮的丫鬟。夫人觉着奴婢的手艺不错,才让奴婢来给小姐打扮。”

    铃兰虽然是个丫鬟,却也算是丫鬟中长得较为出色的,眼睛炯炯有神,身姿纤细,且因为是慕夫人身边的丫鬟,没吃过什么苦,皮肤也保养得比较好,白皙滑嫩。

    慕凝芯从铜镜里注视着她,仔细一看,铃兰的身材和她的很像,脑中灵光一现,笑着称赞道:“铃兰,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呢。”

    铃兰笑着说:“谢小姐。”

    慕凝芯忽然转移了话题,“你喜欢凌王殿下吗?”

    很是惊讶她的这个问题,铃兰羞涩地低着头,不敢说话。从她的这一举动,慕凝芯更肯定了她心中所想。

    她又问:“你想嫁给他吗?”

    铃兰睁大了眼睛,惊慌失措,手上的动作也一顿,“小姐,这怎么可能……您马上就要嫁给殿下了。”

    “为什么不可能?我知道你想嫁给凌王殿下,我给你这个机会,你愿意吗?”

    “这……奴婢不敢……代嫁可是死罪。”

    慕凝芯很有耐心的劝导她:“不用怕,一切有我在,你只用换上我的衣服,戴上这些首饰,再盖上盖头,没人会认出你。等到拜完了堂,入了洞房,到时候就算殿下发现了,也不能耐你何。毕竟你们已经在众人面前拜过堂,就是夫妻了,依你的姿色,殿下一定会喜欢的。”

    铃兰听得心动,还是有些惧怕,“可是……”

    “好了,别再犹豫了,趁现在还有时间,等会儿就要上花娇了。你放心吧,只要拜了堂成了亲,殿下想反悔也来不及,等洞完房后,若是你有幸有了身孕,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

    “小姐,您别为难奴婢了,奴婢真的不敢……”

    “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所以我不能嫁给凌王殿下,正好你对他有意,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你就帮帮我吧,能促成两对好姻缘,岂不是好事?”

    不等她再犹豫不决,慕凝芯迅速脱下喜服,取下凤冠霞帔,再换上她的衣服,打开房门,趁乱走了出去。府里的人都在忙着张罗婚事,没有人注意到她闺房里的动静。

    走到院墙边,她正想翻墙出去,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转身一看,原来是那晚救了她一命的蓝衣公子,正想说什么,男子先她一步开口道:“姑娘,跟我走,我带你出去。”

    她不再多问,男子紧紧抓住她的手臂,脚轻轻一点,两人轻盈地飞上屋檐。

    闺房内,铃兰双手交叉,不安地坐在铜镜前。慕夫人过来敲了门,喜滋滋地问道:“芯儿,准备好了吗?”

    “……嗯。”她低低地应了一声。

    喜娘打开房门走了进来,扶着她缓步走了出去。

    铃兰跟着喜娘坐进花娇内,花娇很有节奏地摇摇晃晃,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在大街小巷。百姓纷纷涌上了街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迫不及待地想一睹这位新娘——凌王妃的芳容,哪怕是远远地瞧上一眼,心里也是满足欣慰的。

    过了很久,总算到了凌王府,她晕晕乎乎地被人搀下花娇。轩辕卿尘穿着喜服,含着笑将手伸向她,她将手放在他手心,他便握住她柔软的手。

    和他携手走进宾客满席、贴着喜字的大厅内,铃兰感觉到周围人各种各样的目光,心慌意乱,手紧张得直冒冷汗,不住地颤抖。

    轩辕卿尘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身体瑟瑟发抖,像是在害怕什么,手也一直颤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未等喜娘开口说话,他直接掀掉新娘的红盖头,见到一脸惊恐的铃兰,脸色顿时一变,厉声道:“人呢?”

    铃兰的脸吓得煞白,结结巴巴地说:“跑……跑了。”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第33章 霜风渐紧寒侵月
    天圣皇朝。

    冬天的第一场雪停停下下,竟持续了几日,静谧的寒夜里纷纷攘攘覆了一地,衬得月色更多了几分清寒。宫中层层起伏的琉璃金顶上厚厚着了一层雪,仿佛整个化为一个素白的世界。

    金碧辉煌的殿中,轩辕晟坐在案前批阅奏折,眉头紧锁,脸色苍白,看起来很是虚弱。

    殿内一片寂静,静得连他微弱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破了这片沉寂,在这偌大的殿中显得格外刺耳。

    守在门外的太监总管李公公听到轩辕晟的咳嗽声,心里一慌,却不敢进去劝慰,只能干着急。

    朝远处一瞥,眼尖的他立即看见不远处一个倩丽的身影正缓步走来,心下一喜。

    淑妃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

    浅浅的笑容绽放在她脸上,肌肤白皙滑嫩,吹弹即破,煞是可爱。遥看仙子下凡尘,广袖宽松,粉玉腰带,楚楚动人。

    见到李公公一脸的着急,淑妃问道:“李公公这是怎么了?”

    李公公又急又喜,低声说道:“娘娘,您可算来了!皇上今儿都批了好几个时辰的奏折了,近日皇上身上的伤刚好,身子本就虚弱,太医嘱咐过不能太过劳累,可您知道皇上这性子,奴才怎么劝也无济于事。方才皇上又咳嗽了,听着好像挺难受的,皇上吩咐不准任何人打扰,奴才也不敢进去。请娘娘去劝劝皇上,您的话皇上定会听的。”

    淑妃听了李公公的话后很是满意,这李公公果然是个识时务的人,知道这宫中虽尚未立后,可她和皇上最爱的女子——已经死去的云妃长得有几分相像,因此深受皇上宠爱,且盛宠不衰。

    “公公不必担心,本宫自会照顾好皇上。”淑妃看了身后的宫女一眼,宫女心神领会,忙将手中的食盒递给她。

    接过食盒,淑妃轻轻走进殿中,行礼道:“臣妾参见皇上。”

    轩辕晟闻言,抬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起吧。”

    “谢皇上。”

    淑妃径直走到他身边,柔声道:“皇上,臣妾知道皇上近日身子不好,特意煲了鸡汤。您看了这么久的折子,先歇歇,喝点鸡汤吧,身体最重要。”

    “不必了,朕没胃口。”

    “这么晚了皇上还没用膳,您的身子会吃不消的,喝一点吧。”

    轩辕晟有些不耐烦:“朕说了没胃口,拿走!”

    “皇上,臣妾……”淑妃还想说什么,见到他脸色阴沉,怕他又发火,只得收起委屈的神情离开。

    淑妃刚走不久,轩辕晟忍不住又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浑身颤抖,仿佛肺都要咳出来了似的。

    李公公不住地摇着头,轻叹口气。皇上本就患病了,又一天没吃东西,还看了那么久的折子。这么冷的天,真是不要命了啊。

    轩辕晟听到脚步声,以为又是淑妃,头也没抬地说:“不是叫你出去吗?怎么又进来了?”

    没有听到淑妃的声音,他疑惑地抬起头,见到来人后又惊又喜:“皇儿,朕以为是淑妃,没想到是你……”

    轩辕卿尘随意地在桌前坐下,倒了一杯清茶,轩辕晟也收起了手中的折子,在他对面坐下,听到他平静地说:“李公公说你一日未进食,你的伤刚好,经不起这么折腾的。”

    轩辕晟惊喜万分,这还是十五年来他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地同他说话,而且他坐在他身边,他也没有拒绝,他高兴得说不出话来。轩辕卿尘又说道:“无数双眼睛都盯着你的这个位置,你若是死了,对他们只是有利无害。”

    “那你呢?你也认为有利无害吗?”

    停顿了片刻,轩辕卿尘毫不在意地说:“你觉得是就是吧。”

    眼里尽是失落,轩辕晟难得沉默了。

    轩辕卿尘抿了口茶,继而道:“本王来是想和你说成亲当日的事,这件事本王希望你不要插手,不要伤害慕自清夫妇二人,更不要伤害慕家二小姐慕凝芯。”

    轩辕晟有些犹豫不决,“皇儿,这逃婚可是死罪。”

    “从小到大本王从未向你提过什么要求,但这件事本王希望你能答应,这也是本王唯一的要求。”

    看着他脸上认真的神色,轩辕晟还是点头同意了,毕竟从云妃死后,他对他的态度就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他不忍心拒绝他,“当日并无多少官员在场,父皇会让外界的流言蜚语消失。皇儿,难得你对慕家千金小姐有意,但不知道这个姑娘是因为什么,竟在大喜的日子逃走了,不过看来父皇当初赐婚给你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轩辕卿尘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起身说道:“天色晚了,本王也该回去了。”

    西楚国。冬月。雪。

    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墙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慕凝芯醒来时天已大亮,她所在的地方是西楚国的皇宫——瑶华宫,而那个和她萍水相逢的男子,有着和江晨相同相貌的男子,正是西楚国的皇上——沈子陌。

    她已在西楚国居住了半年时日了,沈子陌是个很痴心的男子,宫中没有一名妃嫔,让她惊奇不已,自古哪个君王不是后宫佳丽三千人?而沈子陌却是只身一人。这半年里他们的关系一直很融洽,他对她很好,每日处理完政事后都会陪着她聊天,带她散心,她早已把他当成知心朋友。

    这时,一个长相俏丽的宫女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件淡粉色狐裘斗篷,见到慕凝芯醒来,甚是欣喜:“慕小姐,你总算是醒了!你昏迷了整整两天,皇上都快急死了,请来宫中所有太医为你医治,你可真是幸福啊!”

    她笑而不语。

    门外传来一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

    檀云一听,行礼道:“参见皇上。”

    沈子陌并不看她,径直走到慕凝芯跟前坐下,担心地问道:“怎么样?好点了吗?”

    一旁的檀云见状,识趣地退了下去。

    慕凝芯见他穿着一身明黄色锦服,应该是刚下早朝,轻摇头,“好了很多了,谢谢。”

    沈子陌凝视着慕凝芯,脸上有着担忧:“对我还客气什么?”他将她的手放到手中,紧紧握住,接着说:“丫头,太医说你是因为身体虚弱,感染了风寒,等你的病好了,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好吗?”

    慕凝芯点点头,下意识地将手抽回。沈子陌神色有些尴尬,随即笑了笑,对她叮嘱了几句才离开:“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些事要处理,晚点再来看你。”

    西楚的天气很冷,再加上此时正值冬季,更是冷了几分,慕凝芯穿上檀云给她拿来的那件斗篷,走出大殿。

    冬日里的太阳,亮晶晶地挂在空中,蓝得透亮的天空,心境亦跟着开阔。白如棉絮的云朵,静静地缀在蓝色丝绸之上,一切的一切,那么的清晰,触手可及却又不可亵玩。

    瑶华宫很大,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金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楼阁高耸,遮天蔽日。

    天空飘着飞雪,飘飘洒洒,纷纷扬扬,漫天飞舞。落在慕凝芯的肩上、额头上,只是一瞬,便化作冰凉的水滴。

    宫殿里种了很多梅树,梅花开得正盛,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细细的清香,直进入心肺。那白里透黄、黄里透绿的腊梅,那娇艳似火、红艳满天的红梅,那洁白如雪、白净无暇的白梅……冰心玉骨,馨香阵阵。

    雪悠悠地飘着,将天地渲染成白茫茫的一片。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第34章 月照长门锦霜寒
    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皇宫里显得神秘而安静。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

    云白光洁的大殿倒映着泪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灵虚幻,美景如花隔云端,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

    有一名将军装束的男子走进殿内,举止得体,对着大殿内的人行礼道:“参见皇上。”

    沈子陌一挥衣袖,示意他起来,“楚越,不必多礼。拖你帮朕办的事怎么样了?”

    楚越恭敬地答道:“凌王派出多支军队搜寻慕小姐,将整个天圣皇朝搜了个遍也杳无音讯。末将已派人随时留意凌王的情况,里应外合,他定不会找到人。”

    沈子陌脸色微微有些好转:“不错,做得好!楚越,你不愧是朕最看重的将军。”

    “这是末将应做的。”

    “好了,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朕会通知你。”

    “末将告退。”

    殿内恢复静谧,沈子陌坐在大殿之上,陷入了沉思中。

    用这样的手段将她留在身边,会不会很卑鄙?可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哪怕让她在自己身边多待一秒,他也愿意。沈子陌心想,嘴角扬起一抹涩然的笑。

    这几日沈子陌每天都会来看慕凝芯,陪她聊天,说等她身子好些了再带她出宫游玩。她跟沈子陌说她想回天圣皇朝,沈子陌却拒绝了,说西楚的太医医术很好,等她病好了再送她回去。他都这样说了,她也不好再强求。

    檀云依然按时给慕凝芯送来药,看着她喝完后才端了空碗出去。

    慕凝芯有些无奈,只是一个小小的风寒,沈子陌却很紧张,让太医给她开了很多补药,已经接连喝了三日那又黑又苦的药。

    太医说她的身子虚,吩咐她好好调养身子。虽然知道沈子陌也是好心,但她的病早晚会好的,她也早晚会离开的。

    她甚至在想,轩辕卿尘会不会在找自己?会不会担心她?还有碧瑶和紫灵怎么样了?她放心不下她们两个丫头。还有铃兰,她姿色端丽,有小家碧玉之貌,轩辕卿尘应该会喜欢她这样的女子吧。

    慕凝芯斜靠在榻床边,面对着明窗。沿窗侧一紫檀妆台,东首窗下摆着香梨木的琴桌,上有一张梅花断纹的古琴。沈子陌撩了幔帐,一缕阳光斜射进来,整座内室更显得花光侧聚,珠彩横生了。

    站在门外的宫女看见沈子陌过来,施了礼,掩着嘴痴痴地笑,脸色嫣然,脉脉传情。沈子陌并不理会,放轻了脚步,揭了软帘进去。

    沈子陌静静地端详着,目光有些迷离地越过慕凝芯的肩头,此时正是夕阳西沉的时候,一抹金晖将明窗周围涂抹成漫漫橘红。慕凝芯整个人就被橘红的光圈包围着,弥散着无比安定柔静的美。

    慕凝芯回头见沈子陌正瞧着自己,微微一怔,随即行了礼:“皇上。”

    沈子陌听后似笑非笑地道:“我还是喜欢你叫我沈公子,你这样叫我还真不习惯,以后见到我也不必行礼。”

    “这样不好吧?这可是在皇宫,你是皇上。”

    “无妨,我批准你一人叫我沈公子。”沈子陌在慕凝芯身边坐下,说道。

    沈子陌注视着她,白皙的面颊被室内浅薄的光影勾勒得格外清晰,眼睛漫不经心的微眯着,似看非看。

    良久,慕凝芯打破了这片沉默:“沈公子,我打算明日启程离开西楚,打扰了这么长时日,多谢。”

    “你无依无靠,离开西楚,还能去哪儿?”

    “天大地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吧。孤身一人也罢,正好断了心中的念想和牵挂。”

    沈子陌苦涩一笑,问道:“那我呢?丫头,你可曾在乎过我?若是你执意要走,我便与你同行。”

    慕凝芯淡然笑道:“我不值得你如此待我,帝王的心中定是以江山百姓为重,日后可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沈公子,我会一直记得有你这位真心待我的朋友。”

    “再留下来住一段时日,好吗?”没等慕凝芯回答,沈子陌又紧紧凝视着她说道:“在这宫中也是无趣,明日我们就出宫游玩,游山玩水,心情好了对你的病也有好处。”

    慕凝芯被他看得脸泛红,轻点头,将视线移到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