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还巢:特工皇妃
作者:依颜紫汐
番外卷
番外卷 第66章
    天下楼中,灯火通明,形形色色的人坐满了大厅及楼道,顿时楼中一片人声鼎沸,激昂的气氛更是推向了顶峰。

    只见楼中高筑的圆台周围依次站着十个身着异域服饰的男子,头上戴着各色布条编织而成的头绳,粗壮有力的臂膀上绑着红丝带,随着身体左右齐齐摇摆的动作,有节奏的敲打身前的大鼓,鼓声如惊天般的雷鸣,阵阵冲击着在场观看的人的心脏。

    “主人,位子已定好。”卫林仍是一副面若冰霜的表情,恭敬谦卑的对站在走廊上倚栏而望的寒羽说道。

    寒羽点了点头,手指灵活的将玉箫转了一个方向,转身跟着卫林去了观赏席位。

    苏洛看着挡在门前的青兰,他都说得口干舌燥了,这丫头还是死拧着不让他进去,不就是提前看一眼,用得着这样防着他吗?他又不是什么采/花大盗。

    “青兰,你就让我进去看一眼,就一眼,我向你保证,看完了我马上出来。”青兰面冷的睨了他一眼,垂下了头不知在想什么,身体并未因对方的话让开。

    苏洛见对方还是不为所动,无语望天,看着一丫鬟端着茶水走了过来,顺手端起一杯灌进肚子里,然后在那小丫鬟傻愣的眼神中,面带温柔笑意的将杯子放了回去,“谢谢啊!”

    “不——客——气,苏公子——若——是还渴,小环再给——给苏公子沏一杯。”名叫小环的丫鬟因苏洛刚才那温柔的一笑,俊俏的脸上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霞,羞涩的垂下头结结巴巴的说道。

    “额?”苏洛一见小环表情不对,立刻摇手道:“不用了,小环姑娘去忙吧!不然被丽娘看到了,又要责罚你了。”

    小环错愕的瞪大了双眼,随即明白是自己错会意思了,端着托盘面色尴尬的跑开了。

    苏洛并未在意这一小插曲儿,又见青兰这里没有机会可言,无奈只得和众人一样坐在观赏席上,焦急的等待时辰的到来。

    兰阁与菊阁位于天下楼三楼,是两间豪华的观景房,格局宽敞,装饰典雅,锦屏圆桌,软榻锦床,应有尽有,推开两扇大大的木窗,天下楼中的全景全部收于眼中。

    兰阁被寒羽所占,剩下的菊阁则是楚王的专用房间。

    “王爷,你若想要看舞听曲儿,熙儿也可以为王爷展示。”今日洛熙特意换了一件白色拽地束腰抹胸刺绣长裙,一头青丝松松垮裤的绾在脑后,精致淡雅的梅花妆衬得整个人情形飘逸,稳重高雅。

    楚王深深地看了一眼洛熙,心想是时候该换一个人了,无心于洛熙投来的充满柔情蜜意的目光,放下茶杯冷冷的说道:“从今天起,你就不用来伺候本王了。”

    一句绝情冰冷的话,吓得洛熙全身颤抖,眼泪更是哗啦啦的自红通通的眼眶中溢出,洛熙惊慌的跪在楚王脚前,拉着楚王垂下的衣袖喊道:“王爷,不要,不要赶熙儿离开,熙儿不说了就是,王爷不要不要熙儿……”

    “把她带下去。”冰冷的语气在房间里响起,守在周围的侍卫听命上前拽着哭喊不停地洛熙离开了菊阁。

    洛熙绝望的看着离她越来越远的背影,停止了哭喊,混乱的脑海里浮现出浅浅那张绝色倾城的脸,朦胧的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心里无声的呐喊着:是她,都是因为她王爷才不要她的,王爷是她的,她才最有资格陪伴王爷身侧,她不甘心,她不会就此罢休……

    “熙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在楚王身边伺候。”

    洛熙红着双眼坐在床沿,听到丽娘的话,微微扭头看了一眼,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那双水眸中多了一分空洞和一抹让人震惊的恨意。

    丽娘吓得后退一步,眉头紧锁,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回头对春儿吩咐道:“好生伺候熙儿,要是她有个什么好歹,我拿你是问。”

    “是,春儿记着了。”春儿唯唯诺诺的应道,心里却已在开始打鼓。

    丽娘走后,洛熙把春儿赶了出去,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当春儿再见到她时,好似换了一个人。

    楼中鼓声依旧,宾客谈笑风生,觥筹交错。

    “老板,老板在哪儿,我们都等了这么久了,那浅浅姑娘怎么还没有出来,再不出来,本公子就砸了你这天下楼。”一位身着华服年轻公子推开左右伺候的姑娘,一脸不耐的在座位上吼道。

    丽娘刚从楼上下来就听到这边的吵闹声,赶紧过去陪笑道:“哎哟喂!我的李公子,你就再稍等一会儿,浅浅准备好了马上就出来,这新人上台总是有些害羞不是。”

    李公子哼笑道:“本公子给钱是来买乐子的,可不是给她来害羞的,你赶紧把人叫出来,不然——”

    “来了来了——”鼓声忽然高昂了起来,丽娘立刻出声打断了李公子后面威胁的话,指着舞台中央对李公子说道:“李公子,你慢慢儿看,有事吩咐丽娘就是。”

    “去去去,别扰本公子兴致。”李公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拽着红绸飘然而落的人,哪还有心思听丽娘的话,不耐烦地摆手让人离开。

    舞台中央,云挽歌身着以红色为底的异域服饰,面带红纱,只露出一双妖娆的眼眸,散发出媚惑之意,手腕脚腕上的铃铛随着柔软的扭肢动作,合着鼓声有节奏的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如此奔放火热的舞曲,让在场的宾客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双眼冒光,恨不得将人拆吃入腹。

    寒羽望着舞台上扭摆着腰肢的人,深邃漆黑的眸底泛起一道波涛,那双眼睛太熟悉了,熟悉的让他心中为之一震,摇头否决了脑海里的那个想法,心中却默念着浅浅这个名字,猜想她究竟是何人。

    对上那道妖娆的目光,楚王忽然激动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小心将茶杯打翻,茶水将他的衣袖打湿,他却毫不在意,疾步走到窗前,看着舞台上蹁跹起舞的人,脑海里尽是慕容云浅的笑颜,尤其是那双灿若荼蘼的眼眸,让人看上一眼便会沉/沦。

    “王爷,怎么了?”跟在楚王身边护驾的朱烈见自家主子反常的表现,上前关心的问道。

    朱烈的问话打断了楚王迷乱的思绪,回神过来对朱烈摇了摇头,转头继续看着舞台上的人儿,她不是云浅,那个人早在三年前死在了夜国皇宫,今生今世,他们再无见面的机会,不过这个有着与云浅相似的眼眸的人,他一定要得到……

    苏洛一脸吃惊的看着舞台上的云挽歌,忘记了正要喝的茶,心里更是汹涌难平,他从未想到一向清雅的小挽儿竟然会当众舞出如此妖娆艳丽的异域之舞,尤其是那双勾人心魄的媚眼,让他这个流连花丛的老手都难以把持,看来他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与他相处了近四个月之久的人。

    鼓声阵阵,铃儿声声,曼妙的舞姿,诱/人的眼神,一颦一笑中充满了无限的风情。

    “好,好,好……”

    楼里宾客激动的拍手叫赞,甚至有的宾客朝舞台上扔起了银子银票,如此疯狂的行为将楼中的气氛直接推向了高/潮。

    云挽歌像是没有看到众人眼中的疯狂,时不时朝周围的宾客露出挑逗的眼神,迷得众人神魂颠倒,甚至有人向丽娘提出要帮她赎身娶她为妻。

    丽娘欢乐的数着手中的票子,听到宾客们的要求,乐呵呵道:“哎哟!我的各位爷,浅浅是卖艺不卖身,也没有和我这天下楼签契约,她想去哪儿那是我丽娘拦得住的呀!”丽娘的话刚落下,宾客们欣喜若狂,推开怀里的美人儿,一窝蜂的冲向了舞台。

    然而在众人还未靠近之时,云挽歌拽住舞台中央垂下的红绸,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飘然而起,在宾客们痴迷的眼神中消失在了舞台上,等众人回神,鼓声已停,佳人已离。

    青兰正专心的看着楼下的情况,忽然一道影子从眼前飘过,吓得青兰直直后退了三步,待站稳看清楚人后,才抚着咚咚作响的心脏说道:“小姐,你吓死青兰了。”

    云挽歌怕被人发现,绕过青兰直接进了屋子,并对青兰吩咐道:“你去把丽娘喊上来。”

    “哦!好。”青兰傻愣愣的应了一声,却又像是还没有回过神一样跟在云挽歌的身后走进屋子,脑海里全是她家小姐刚才那火辣妖娆的舞姿,直到现在她的心都还砰砰直跳。

    “发什么愣呢,快去!”云挽歌回身看到跟在身后的人,无奈的摇头提醒道。

    青兰一回神,才知道自己想事想过头了,赶紧跑出门去找丽娘。

    云挽歌摇了摇头,转身走到梳妆镜前坐下,她还是赶紧卸妆吧!这身打扮说实在她有些受不了,还记得第一次穿这个还是和轻烟出任务,想起轻烟,云挽歌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有些失神。

    忽然,从窗户那边传来一道细微的声音惊醒了云挽歌,顺手抓起一支金簪离开了凳子,一个侧身朝身后刺去,然而还未靠近对方,手腕便被对方擒住,抬脚朝对方踹去,却被挡了回来,气得云挽歌牙痒痒。

    “几个月不见,一见面就这般招呼朋友,你说我该怎么讨回来?”一道戏谑的笑声从头顶传来,隐约有些熟悉,云挽歌怔愣片刻抬起头朝上望去,寒羽看着对方呆愣的模样,勾唇笑道:“没想到是我吧!”

    “寒大哥。”云挽歌美眸一亮,忘记了两人贴身而站,欣喜的朝寒羽喊道。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两人贴身对望之时,又一道充满震惊与愤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只见苏洛满脸愤然的看着房间里依偎的两人,握着折扇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使得折扇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丽娘带着青兰青书走在后面,瞧着挡在门口的苏洛,正准备上前就听到苏洛的吼声,吓得三人身体抖了一抖,这人好好的发什么神经啊!
番外卷 第67章
    带着愤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云挽歌瞬间推开寒羽,视线有些尴尬的在寒羽和苏洛只见徘徊,朝苏洛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屋里屋外顿时一片安静。

    丽娘推开挡在门口的苏洛,抬步往里走,然刚踏进门一步就停下了,双眼疑惑的看着房间里多出来的一个人,“浅浅呀!这位公子是?”

    云挽歌听到丽娘的话,瞬间反应了过来,为双方介绍道:“这是寒羽,是我之前的朋友,寒羽,这位是天下楼的老板丽娘,门口那位是我的救命恩人苏洛,后面那两个是我收留的青兰青书两姐弟。”

    “寒——”

    “原来是逍遥公子,没想到小挽儿竟有如此神秘的朋友。”苏洛抢在丽娘的前面开了口,边朝屋里走边挖苦讥讽,看着寒羽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寒羽挑眉一笑,手中的玉箫一转,浅笑道:“我也没想到挽挽竟是被药王谷苏谷主救了,挽挽,我们可要好好谢谢苏谷主。”

    云挽歌含笑的点头道:“这个是自然的。”

    “小挽儿,你竟然——”看着小挽儿竟向着对方,苏洛气得火冒三丈,他何时要她谢了,他苏洛想救人就救人,何须他人理会。

    “好了,苏洛,你别针对寒大哥了,刚才是我有些激动了,我和寒大哥只见是清白的。”见苏洛还是一脸气愤的表情,云挽歌有些无奈的走过去安慰。

    被顺了毛,心情也就舒坦了些,苏洛哼哼道:“看在小挽儿的面子上,本公子就不和他一般计较。”

    丽娘见状立刻堆着笑脸说道:“没事就好,浅浅啊!你让青兰找我来有何事要说啊?”

    “丽娘,你先等一下,我换了衣服再和你说。”云挽歌微微一笑,回头又对房间里的男人们说道:“能否请各位公子先回避一下?”

    寒羽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顶,“去吧!我们就在外面。”

    苏洛不甘不愿的跟着出去,一到房间外,便对寒羽怒目而视,吓得同样跟着出来的青书身体抖了三抖,努力的将身体藏在圆柱后面。

    “虽然不知道苏谷主为何会出现在狼岭并救走了挽挽,但是寒某还是要谢谢苏谷主,若是当初你没有把挽挽救走或是没有遇上挽挽,恐怕寒某也再也见不到挽挽了。”寒羽由衷的对苏洛表示感谢,让一直摆着高姿态的苏洛心生不满。

    “本公子想救谁就救谁,逍遥公子是不是管得太多了,就算要道谢也该是小挽儿自己吧!本公子可承受不起逍遥公子的道谢。”最后两个字苏洛说得是咬牙切齿。

    寒羽浅浅一笑,不置一言。

    就在苏洛又要发火的时候,身后的房门打开了,青兰轻柔的喊道:“小姐请两位公子进来。”

    “哼!”苏洛冷哼一声,抢先走在前面进了房间,寒羽眼中闪过一抹玩味,向门口的青兰说了一声谢谢,便也走了进去,留在门口的青兰却被寒羽刚才那一笑给迷花了眼睛,站在门口痴痴的发愣。

    丽娘先开口问道:“浅浅呀!你喊我来究竟有何事呀?”

    云挽歌漫不经心的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今日的情形想必丽娘也看清楚了,浅浅就想再和丽娘商量一下以后的合作。”

    “就和之前说好的一样不就行了。”丽娘浅笑道。

    寒羽略带好奇的问道:“挽挽不妨说说你们之前的约定,寒大哥帮你参考一下。”

    “好呀!按我和丽娘之前的约定,由我登台赚取的的银钱五五分账。”云挽歌欢快的说道。

    “五五分账,原来寒某不知苏谷主竟如此缺钱,如意算盘都打在了朋友身上。”寒羽似笑非笑的对苏洛说道,看着苏洛脸色犹如调色盘一样变来变去。

    听到寒羽若有所指的话,旁边的丽娘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堪,无奈的看向苏洛,希望对方能给出一个回应,苏洛也没想过要丽娘来解释他的身份,只是看向云挽歌的眼神中充满了歉意。

    云挽歌语气平淡的说道:“原来苏洛才是天下楼的老板。”

    “那个小挽儿,我不是有意瞒你的,只是我怕我说出了我的身份,你会不愿意与我结交朋友,我——”后面的话,苏洛在触及到云挽歌平淡无波的视线后没法继续说下去,聋拉着脑袋等待着云挽歌的决定。

    丽娘知道自家主子是真心想和这位云姑娘做朋友,不忍心主子失去朋友,便出言解释道:“浅浅,额不对,云姑娘,谷主他是真心想和你交朋友,你不要误会他,谷主他——”

    “丽娘,不用再说了,若是小挽儿不愿意交我苏洛这个朋友,我苏洛也认了,毕竟是我欺骗她在先。”苏洛打断了丽娘的话,埋头异常冷静的说道。

    云挽歌在听完苏洛与丽娘的话后,终于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苏洛和丽娘惊讶的看向她,笑道:“好啦!我没有不认你这个朋友,刚才是逗你玩的,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察出你身份不一般,只是没想到你竟是药王谷的谷主,也没想到这天下楼也是你的。”

    苏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真的不生气?”

    “难道你希望我和你绝交。”云挽歌故板起脸肯定的问道。

    “那当然不是。”苏洛立刻回绝道。

    云挽歌轻笑的点头,“这就对了,不过——”话锋一转,引得苏洛和丽娘又是一次提醒吊胆。

    “不过什么?”苏洛小心翼翼的问道。

    寒羽看着云挽歌狡黠的表情,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又在戏弄人了,他和卢将军早在之前就被她戏弄过了几次,尤其是卢将军总是被整的最惨的那一个。

    “不过——这桩生意得重新谈。”吊足了胃口,云挽歌才说出了答案。

    “嘘——,这事简单,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没意见。”

    “丽娘呢?”

    丽娘笑道:“谷主都没意见了,我能有什么意见,听姑娘的意思吧!”

    “那就好。”

    三楼菊阁。

    “调查结果如何?”

    “回王爷的话,这浅浅姑娘是月初来到天下楼的,身边带着两个仆人,还有一个姓苏的公子,几人的真实身份暂时查不到,属下会继续查下去。”打探消息回来的朱烈恭敬地对楚王说道。

    楚王摇头道:“不用查了。”

    “是。”

    三楼竹阁。

    洛熙满脸阴沉的坐在梳妆台旁,听完春儿的话,顿时撒气将梳妆台上的妆奁扫在了地上,物品散的到处都是,站在身后的春儿更是惊慌不已的垂下了头。

    “云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王爷只会是我洛熙的。”洛熙愤怒的握紧了拳头,坚硬的指尖深深地陷进肉里,一抹殷红的血迹溢出了掌心。

    春儿吓得惊呼道:“小姐,你受伤了。”

    “这点儿伤算什么,他日我必将加倍奉还在她的身上。”

    “小姐,还是先上药包扎一下吧!留下了印子就不好了。”春儿担忧道,洛熙看了看溢血的掌心,拿起丝帕简单的将手掌包住,“这样不行的,小姐,我去拿药。”

    春儿慌张的跑出房间,洛熙并未阻止,缓缓地起身朝门外走去,站在走廊上,看着下面歌舞升平,吵吵闹闹的场面,心里极度的不甘,曾几何时,这些都是属于她的光环。

    宾客散尽,楼里恢复了平静,只有少许房间里会隐约传出一些细微的声音,听得不是那般真切。

    青兰一边整理床铺一边问道:“小姐,那寒公子长得可真英俊,说话也很温柔,对人温和有礼,简直就是女子心中的梦中情、人。”

    “呵呵,青兰长大了呀,这都知道梦中情、人了。”云挽歌卸着珠钗与发髻,听到青兰的话忍不住打趣道。

    “我说的是真的,像寒公子那样完美的人,对小姐又那般的体贴,小姐可要好好地把握住。”青兰铺好被子,走到梳妆台旁俏皮的笑道,“不过苏公子也不错。”

    云挽歌起身没好气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嗔笑道:“你呀!依我看那都是你心里想的吧!”

    “嘿嘿!我还不为小姐好,要是被别人抢去了,到时候有的小姐伤心的。”

    “不说这些了,今天大家也累坏了,去休息吧!”云挽歌打了一个呵欠,冲青兰摆了摆手,青兰嘟了嘟嘴,道了一声晚安,便退出了房间。

    客栈里,莫锦轩激动地看着眼前活生生的人,早准备好要说的话此刻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是双眼微红的死死盯着眼前笑靥如花的美貌女子。

    “好了,师兄,我不是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吗?你不要难过了。”云挽歌无奈的安慰着眼前的人,是她的任性造成了她们师兄妹分离两地,甚至差一点儿天人永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师兄,你再这样,我都要被你弄哭了。”

    莫锦轩擦了擦湿润的眼眶,笑道:“不哭,我们都不哭。”

    寒羽站在旁边笑道:“现在找到挽挽了,接下来莫兄可有什么打算。”

    “看着挽挽好好的,我也放心了,打算就这一两日里和挽挽返回天山。”

    “这怎么行!”一直当作透明人的苏洛听到莫锦轩的话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众人的视线顿时被他吸引了过去。
番外卷 第68章
    被大家同时看过来,苏洛轻咳一声道:“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我又没有说错,小挽儿现在可是天下楼的头牌,这可是我们合作的第一笔生意,才赚一点儿钱,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对,古人不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是做人要有始有终。”青书语气肯定的搭腔,话一说出来顿时引得房间里众人哄堂大笑。

    苏洛没好气的给了他一扇子,“什么做人要有始有终,那是做事要有始有终,平时叫你多看点儿书,你就是不听。”

    “哎哎哎!公子疼呀!”青书抱着被打的脑袋咋咋呼呼道。

    “公子不疼,你才疼。”苏洛咬牙切齿的恨恨道,说话间又在他的腰上打了一下,吓得青书一手捂头一手遮腰躲到自家姐姐背后去,只是那小眼神说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云挽歌说道:“师兄,我暂时就不和你回天山了,等这里的事落下一段,我再回去。”

    莫锦轩皱眉道:“随你吧!”

    “那师父师娘还有陌陌那儿就拜托师兄了。”

    “什么拜托不拜托,那也是我的师父师娘和侄子,你一个人在璃国,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事就和寒羽多商量,可千万别再吓师兄了。”莫锦轩不舍的叮嘱道。

    苏洛听到莫锦轩的话有些不乐意了,什么有事和那人商量,他也可以呀,“莫大哥,你放心,小挽儿有我罩着,没有人敢欺负她。”

    寒羽等他说完才接着说道:“莫兄不用担心,挽挽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和苏谷主会照顾好她的。”

    苏洛不满道:“谁要和你一起呀,小挽儿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公子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知道,还说我呢!”青书不怕死的反驳苏洛的话,只见苏洛的脸色瞬间青黑一片。

    苏洛磨着牙自,双眼迸着火花道:“你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

    吓!青书刷的一下又藏在青兰的背后,探出一个脑袋瓜子朝苏洛那边说道:“我什么也没说,公子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

    青兰没好气的拍了一下身后的人,没好气道:“你这嘴巴再不收拾一下,早晚会祸从口出,到时候别怪我这个当姐姐的没提醒你。”

    寒羽瞧着时间也快到中午了,便对众人说道:“说了这么久的话,大家也该饿了,我之前在一品楼订了位子,吃了饭再继续聊。”

    “这么说着,我的肚子倒是真的饿了,还是寒公子想得周到,小姐,我们去吃饭吧!”青书再次跳出来乐呵呵的冲云挽歌说道,还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肚子,示意自己真的很饿。

    云挽歌也没想到这一聊起来就过去了这么久,站起身道:“师兄,先去吃饭吧!然后再去买些东西给师父他们带回去,陌陌一直想要一只箫,正好寒大哥精通这个,陪我去买一下。”

    “荣幸之至。”寒羽微微一笑道。

    “哼。”苏洛冷哼一声。

    在一品楼用了午饭,众人兵分两路,买需要带走的物品。

    云挽歌和寒羽一起,再带上青兰,三个人直接去了城中最大的那家乐器铺子。

    走进店门,富丽堂皇的装饰让三人以为走错了地方,店里的伙计瞧着三人衣着不俗,女的美丽动人,男的英俊潇洒,一看就是不缺钱的主儿,立刻从柜台后面笑脸相迎而来。

    “三位客人需要买什么乐器呢?本店里乐器样样齐全,就连那塞外的异域乐器都是有的。”伙计眉开眼笑的向三人介绍,卖得好的话,掌柜可说了会有奖励的。

    云挽歌微笑道:“能带我们看看箫吗?”

    “当然可以,三位贵客这边请坐,我去给你们取箫。”伙计将人引到一旁坐下,又端来茶水奉上才转身去把箫取来,顺便通知后面的掌柜,这大生意自然还是得掌柜出面。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男子领着刚才那个伙计从后面走了出来,中年男子拱手行礼道:“在下李元庆,是这乐器铺子的掌柜,贵客买箫是找对地方了,我这店里前不久正好送来了一支上等的玉箫,你们看。”

    伙计连忙打开锦盒,只见一支通体乳白色的玉箫横放在明黄色的绢布上,一白一黄两种颜色相交印,衬得这支玉箫更加完美无缺。

    云挽歌抬头问道:“这玉箫能拿出来看看吗?”

    “贵客随意。”李掌柜乐呵呵道。

    云挽歌将玉箫转到寒羽面前,说道:“寒大哥,你帮我掌掌眼。”

    寒羽从锦盒中取出玉箫,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在玉箫上点了点,又眼窥玉箫体内,察其有无凹凸不平,只需简单的几个动作便将这支玉箫的好坏给知晓了个通透。

    李掌柜有些担心的问道:“不知公子觉得这玉箫如何?”

    “的确是一支好箫,不过——”

    “不过什么,还请公子明说。”听到对方肯定这是一支上等品,李掌柜心里还高兴了一下,然而在寒羽说出不过两个字时,心再一次悬了起来,心想难道这玉箫有什么问题?

    寒羽见李掌柜紧绷着脸,笑着为众人解释道:“这是一支用羊脂玉做成的箫,属于暖玉箫,外观看起来的确是精品,不过刚才我用指尖试了一下音质,音色较次,若只是用来玩赏到还行。”

    “不可能,当初卖我的那个人可是说了这是他家的祖传之物。”李掌柜激动的说道。

    “掌柜不用激动,虽然音质差了一点儿,不过我还是愿意买下,掌柜开个价吧!”云挽歌微微一笑,言语温和的说道,李掌柜也知自己刚才失礼了,冲两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李掌柜面带犹疑的问道:“姑娘真的愿意买下这支玉箫?”

    云挽歌点头道:“只要掌柜出价合适,这支玉箫我们便买下了。”

    “好吧!也是我与姑娘和这位公子有缘,一百两,你们就拿走。”

    云挽歌转头看向寒羽,她擅长的是竹箫,玉箫一类不是很懂,寒羽接到云挽歌征询的眼神,含笑点了点头,云挽歌便欣然的对掌柜说道:“一百两,成交。”

    三人自乐器铺子出来,便直接回了客栈,果然苏洛他们早已经回到了客栈,看到三人悠闲轻松地走回来,苏洛顿时拉下了整张脸。

    “你们倒是自在悠闲呀!”

    云挽歌瞟了苏洛一眼,瞧着他那脸色便知道对方心里有气。

    莫锦轩倒是在听到苏洛的话时,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摸了摸鼻尖道:“买东西的时候太激动了,就买的有些多,让苏谷主受累了。”

    “莫大哥,我们哪里买多了呀,我觉得还买少了呢!要不是公子他——”青书说着说着就感觉到一股冷意逼来,转头看向苏洛,讨巧道:“嘿嘿!公子别生气,我乱说的,我们的确买多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无力敌不过人家,只能卖乖了。

    苏洛哼哼道:“算你小子识相。”

    莫锦轩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挽挽,你现在住什么地方呀?若有什么事,我们好联系。”

    “额?我——我——”云挽歌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若她直接说出来,师兄肯定不会同意她留在璃国,一定会强硬的带她回天山。

    寒羽一眼就看出了云挽歌的难处,替她解围道:“莫兄不用担心,挽挽她现在住在苏谷主在城里的别院里。”

    “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刚回到楼中,丽娘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哎哟!我的大小姐,这大半天你是去哪儿了,都快急死我了。”

    “我就和朋友出去逛了逛,丽娘这么急着找我,可是出是什么事了?”

    “可不是嘛!去你房里说。”

    关上房门,云挽歌问道:“丽娘,究竟出什么事了?”

    丽娘面露难色的看了看云挽歌,犹疑了一会儿才说道:“浅浅呀!我知道你卖艺不卖身,又和谷主是朋友,可是这楚王我们惹不起啊!”

    云挽歌一听便知晓了三分,“丽娘直接说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苏洛那里我会和他说清楚。”

    “诶,楚王派人来说,邀请你三日后一同游湖,到时候王府会派专人来接你。”

    “游湖?”

    丽娘见云挽歌一脸茫然的表情,便解释道:“三日后正是一年一度的七夕节,白日里青年男女相约游湖赏景,晚上相携赏花灯。”

    “楚王这是何意?楼里不一直是洛熙在伺候楚王吗?”云挽歌在听了丽娘的解释后,秀眉微蹙,心里对那个楚王的行为感到有些不解。

    “我也想不通,这权贵的心思真不好猜呀!浅浅,你打算怎么办?要不告诉谷主,请谷主想办法?”

    云挽歌摇头拒绝道:“丽娘都说了这楚王不好糊弄,这次相邀怕是推却不了。”

    丽娘皱眉道:“你是答应去了?”

    “不然能怎样,都说那楚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现在我们处于弱势,可不好去得罪这样一个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云挽歌苦涩的笑道,她能拒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