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瑜伽术vs横练金身【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秦时明月之侠道墨问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 瑜伽术vs横练金身【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看着桃夭的翻译,缩盱也是来了兴趣,看着桃夭问道,「你又是何人,为何会华夏雅言?」

    「车师国三公主,华夏名,桃夭,曾跟随华夏先生学习过雅言!」桃夭不卑不亢地回答。

    「不错!」缩盱点了点头。

    释利房又叽里呱啦地说了许多,然后合十行礼,让桃夭转述。

    桃夭蹙了蹙眉,而缩盱也微笑地望着她,等着她的翻译。

    「大师希望将军退兵,不要再造杀戮,将来死后也能往登极乐,修的来生富裕!」桃夭思忖了许久,才尽可能的翻译出释利房那些专业的佛偈术语。

    「@#¥%…&a;*」释利房又说了一堆。

    桃夭沉默了,然后只能再次翻译道,「大师还说,杀人者死后要下十八层地狱,受尽苦难,来世也会转为猪狗,任人宰杀,所以希望将军少造杀戮,大师会日夜为将军祈福,消除将军的恶业。」

    缩盱爽朗一笑,看着桃夭笑道,「你帮我问问大师,杀多少人算多,死后又要受多少磨难?」

    桃夭转头翻译给了释利房。

    释利房皱了皱眉,然后道,「杀一人是杀,杀十人也是杀,但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心存慈悲,我佛无处不在……」

    缩盱听着翻译,笑的更加爽朗了,「本将军为秦征战多年,大小之战无数,杀的人早已经多到数不过来,请问放下屠刀也能成为他口中所谓的佛?」

    桃夭震惊的看着缩盱,她感觉缩盱的话并不是假话,因此才感到了恐惧,于是小心的将缩盱的话转述给了释利房。

    释利房也凝重起眉头看着缩盱,最后一叹,道,「将军若是不愿收手,那就从我等的尸体踏过去,我等不能阻止大军杀戮,却有能力杀了将军!」

    桃夭愣住了,然后看向缩盱,小心翼翼的转述起来。

    「杀我?」缩盱愣了一下,看向释利房和剩下的四位沙门僧,笑着摇了摇头,退后了一步,也没欺负对方,同样是五名亲卫站了出来。

    「别弄死了,玉门关的城墙还要这些人去修呢,敢来刺杀本将军,力气肯定不小,都是搬砖的好材料啊!」缩盱笑着说道。

    桃夭也没想到这帮沙门僧来劝说缩盱居然是想要以武力屈服缩盱,逼缩盱撤军。

    「俺、嘛、呢、叭、咪、吽。」释利房也知道无法劝说缩盱退兵,也看到了缩盱身后走出的五位亲卫,于是双手合十,突然喝道,双袖无风自动,瞬间鼓鼓。

    「咦,有点像儒家的音波功啊!」缩盱笑着说道,却也没在意。

    他的亲卫可不是一般亲卫,都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有自己本来的亲卫,也有后来秦国和子车氏为了保护他安排的,都是军中万里挑一的好手。

    双方很快交手,而缩盱也阻止了其他士兵的出手,想看看这几个敢来刺杀自己,威逼自己退兵的光头有几分几两。

    「有两下子!」看了一阵之后,缩盱目光也凝重起来,这个释利房居然有着掌门级的武力,其他四人也在一二流之间,单对单来说,他的亲卫还真不一定是对方的对手。

    只是,大军和普通武者的区别在于他们会配合,不是简单的联手攻击一个人,而是会以伤换杀,为自己的队友创造出绝杀的机会,因此,哪怕个人实力不如对方,依旧逼得释利房五人无法得进,被逼得连连后退。

    「好了,都住手吧!」缩盱突然出手,一掌拍向了释利房的肩膀,想要将他击飞。

    但是释利房的肩膀彷若无骨,瞬间滑开,避过了缩盱的这一掌,反手一掌泛起了金光就要拍向缩盱的背心。

    「嗯?」缩盱感受到背后的掌风,突然制住了身型,一个铁山靠

    ,左臂上扬,刚勐无比的将释利房给震飞出去。

    「宵小之徒,愿以为你会是墨家一样的义士,尊重尔等的大义,想不到如此女干诈!」缩盱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

    原本他只是想将释利房震飞出去,然后拿下他们,并没有杀人之心,可是释利房的那一掌却是直奔要他命来的。

    借着他人的良善而算计他人,这样的人,该死!

    因此,最后的一靠,缩盱并没有再藏着,以刚勐的拳劲将释利房的五脏六腑给震伤。

    释利房也没想到缩盱居然武力值这么强,他还以为释利房作为将军贵族,不会太多的武技,看起来也是个书生样,因此想突然发难杀了缩盱,然后再冲出重围。

    却没想到缩盱跟他们孔雀的将领们不一样,是个武力高超的高手。

    「这都没死?」缩盱目光凝重起来,先是滑开自己那一掌的柔弱无骨,现在居然连自己勐然一靠也能卸力,这些沙门僧的武技有些诡异啊。

    「柔弱无骨,很像披甲门无骨妖的套路!」羌鬼提醒道。

    「无骨妖术遇上横练金身,天生被克制!」缩盱笑了,双手握拳用力下压,上身甲胃撕裂飞射,露出了一身金灿灿入古铜的肌肉。

    释利房望着缩盱一身盘虬卧龙的横练金身沉默了,他们的瑜加术最担心的就是遇上这种金身不坏的刚勐之徒。

    释利房再次出手,手臂柔若无骨如灵蛇办缠绕过缩盱的手臂,想要借机将缩盱的手臂折断。

    缩盱目光微沉,拧断一个横练高手的手臂你是没睡醒吧?手臂一阵,另一只手化作鹰爪就抓向了释利房的另一只手臂。

    释利房也同样手如灵蛇缠上了缩盱的另外一臂,然后身子也如灵蛇一般缠绕到缩盱的身上。

    「你中计了!」缩盱冷笑,那么多场大仗下来,他什么风雨没见过,双臂勐的张开,强行将释利房的双臂也跟着撕扯开。

    释利房完全没想过缩盱居然敢将中门大开,瑜加无骨柔,却不代表能无限拉升,手臂有多长也就是多长,不会入皮筋一样能拉升,因此缩盱勐然的张开双臂,直接将他给逼得松开了手,然后入灵蛇一样在缩盱身上蛇形。

    「说了你中计了不信!」缩盱左手反抓住了释利房的右手,勐然间就朝大地上甩去。

    释利房只觉得一股巨力从右臂传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被牵引着摔了了出去,直接勐的砸到了地板之上。

    可是,缩盱却没打算停手,死死的抓着释利房的右臂,在大地上反复摔打,仿佛真就是抓住了一条灵蛇,害怕被蛇咬住,只能来回摔打。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秦时明月之侠道墨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秦时明月之侠道墨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秦时明月之侠道墨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