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赤诚的少年人 第三十二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折断之翼 第一卷 赤诚的少年人 第三十二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欧阳谦气虚的躺在地上直喘气,顾琼问道:“怎么样?”

    “还行……还行……没事……”欧阳谦用力坐起来,看着外围乌泱泱的人群,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轻笑一声,“这些人还真是忠于职守……”

    果然,虽然两名首领都在他们手上,他们也不顾虑,仍然强硬了围攻过来,欧阳谦用脚勾起一把剑到自己手里,顾琼也没有丝毫压力和慌乱,好笑的拍了拍头目的肩膀:“你这养的都是什么人呢?完全不顾你们死活!真该给他们的老二全都给拧下来!”

    这一拍不要紧,头目脖颈处的银针扎的他生疼。

    两人对付对面几百人,一场硬仗。

    他们都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经过高强度训练的死士,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起初还会顾虑一下首领在他们手上,现在就完全是发狠搏命了。

    两人打着打着也纷纷虚脱了,身上多处受伤,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同伴飞身而来,一手捞过一个快速的躲藏了起来,一个个火球纷纷砸向这个方向,外围也烧了起来整个灌木丛渐渐被火势围攻。

    “没事吧?”清廉问道。

    “没事,多谢。”欧阳谦躺到地上直接不能动了,顾琼也够呛,他们十个人又再次会合,虽然身体都有损伤,但都还活着,待火势渐小,合力冲出了灌木丛。

    “很好,你们全都平安无事的回来了,我甚感欣慰,你们几个,是我带的这批士兵里,最有天赋的,各有各的好,以后都是可以当领头羊的,当全都升为教头,赏银百两。”碧洲成看起来很是满意,目光在他们之间扫了又扫,似乎喉咙里藏着很多话,良久才吐出一句,“好好干。”

    “谢元帅!”十人纷纷单膝下跪,看起来士气格外的高。

    “行了,都去休息吧。”

    欧阳谦逮着饭碗不撒手,一锅饭都下去了,吃完了最后一碗,打了个嗝,舒适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悠哉的躺在床上。一静下来,欧阳谦就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痛,哪里能睡得着?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箭眼儿和砍伤,军营里的条件又不如宫里,欧阳谦心想自己不受伤,不知道大夫的重要性,这次回去无论如何要让义父派医术高明的太医到军营里去。

    碧洲成进了欧阳谦的营帐,欧阳谦左右痛的睡不着,所以碧洲成一来他就知道了,翻身过去想下床,碧洲成连忙道:“身上伤着就别乱动了。”

    欧阳谦叫道:“元帅。”

    “嗯,你这次表现还算不错。”

    “全赖元帅平日训练。”

    “其实那天去灌木丛的,只有你一个人是刚经过两天高压训练,又饿着肚子去的。”

    欧阳谦猛然坐起来,一脸愕然,碧洲成轻声道:“很惊讶?”

    “为什么?”

    “简单,我想看看你的极限。”

    “那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还不错,我在战场上这么多年,多少次死里求生活过来的,我深知意志力的重要性。很多时候,在真的战争中,你就是食不果腹,就是身心俱疲还要咬牙坚持,你现在可能觉得我心狠,等到打仗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对手下人心软就是害了你们。”

    欧阳谦眼神动了动:“我明白。”

    “你真的明白?”碧洲成反问,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碧洲成带人就是这规矩,军令如山,任何人都不得违抗。你这些年跟着皇上练功,能看得出来皇上对你也是有要求的,所以你才上手那么快,你再对比一下跟你一起进来的,这才多长时间,已经根本没有可比性了,严师出高徒,任何人交到我手上,我都是一样的看待,谁都不会有特权。”

    “是,我知道元帅对谁都是一视同仁,没有索要特权的意思,严师出高徒,子逸对元帅很拜服。”

    碧洲成点了点头:“不骄不躁,挺难得的,保持住。”

    那日对战的两个首领青藤和青慢过来了,欧阳谦还怵了一下,本能的就起了防范的心思,他俩先是向碧洲成行了一礼:“元帅。”然后对欧阳谦慰问道,“怎么样?还成吗?”

    “呃……”欧阳谦懵了一下,“我没事……”

    青慢走上前去,欧阳谦感觉压力倍增,青慢笑道:“真没事啊?小伙子可真瓷实。”

    欧阳谦一想起自己曾经对人家做过的事,就觉得……臊红了脸。

    青藤对碧洲成说道:“元帅带的人是一波比一波强,这次的小伙子,我看全都不赖,有潜力!”

    几人又寒暄了几句,就让欧阳谦休息了,他们都出去了。

    元臻来军营看了这次的训练结果,他就知道,把欧阳谦交给碧洲成果然没错,他带出来的兵,就从来没有差的。这次的十个最优秀的人,每个人的长处和弱势,性格处事风格,全都列在了单子上。每次选拔出新的人才,他都会做出统一的信息交给元臻,办事着实让人放心。

    “辛苦你了。”元臻对碧洲成笑呵呵的说道。

    “应该的。”碧洲成躬身道。

    “欧阳谦好带吗?”元臻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

    “刚来的时候有点不适应,几天之后出类拔萃的苗头就高起来了,他武功底子是最高的,他也是这十个人里最出色的一个。”碧洲成完全没有吹捧,向来实话实说,元臻听了他的描述,心里不禁涌起为人父亲的骄傲心态。

    “朕把人交给你,就是对你完全的信任,你对他可不要有区别对待,严格管教才能走的长远。”

    碧洲成心想,看来皇上对待这件事还是比较看重的,他也知道,皇上看这件事的态度,决定着欧阳谦以后道路的走向。如果只是松松散散滥竽充数,恐怕也就是混个位子当当,可对他格外的严格,那就要让他当王的。一个是混在人群中看不出谁是谁,一个却是在最高处,统领着一切。

    “末将知道,皇上放心。”

    元臻对他确实也放心,这些年,军营里有一大半的能力者管理者都是他带出来的,他这人实在,所以元臻也喜欢把事情交给他去做。

    元臻点点头:“朕去他那看看。”

    碧洲成躬身送行。

    撩起营帐,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往里探去,欧阳谦睡得正香呢,元臻窃喜着走进去,掀开被子看到他身上被纱布包的严严实实,欧阳谦被他的动作弄的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元臻,眼睛泛起了酸涩。元臻还以为碰到他的伤了,忙不迭的问道:“义父弄疼你了?”

    欧阳谦只是摇头,“没事……”

    元臻故意打趣他:“我听碧洲成说了,你升教头了?真不错!”

    “哼!”欧阳谦气哼哼的并不想说话。

    “不是你巴巴的总要往军营跑么?你怎么包这么严实?不热得慌?”元臻笑着说道,打量着他满身的纱布,他看着都觉得捂得慌。

    “我都快被崩成马蜂窝了,您还笑得出来!”欧阳谦气的想跺床。

    元臻也不打趣他了:“那么严重啊?拆下来给朕看看。”

    “成了吧您,别戳我伤口了,包好花了快一个时辰呢!”欧阳谦还是怏怏的不高兴。

    “在这养的不好就先回家养着吧。”

    “对了,您回去了就多派几个医术高明的太医来这任职吧,军营里经常有伤亡什么的,我不受伤都不知道,军营里很多治伤止疼的药材都没有。”

    “朕回去了就派人来,受了这么些天罪,还想着当元帅吗?”元臻问道。

    “想。”欧阳谦只有一个字回复。

    “你想当元帅,就要承受比现在更多百倍的辛苦和磨炼,你承受得了吗?”

    “不是我想不想当元帅,而是我必须要元帅。”

    “好,期待你以后的表现。”

    待欧阳谦好的差不多的时候,顾琼就天天来缠着他,欧阳谦只得一瘸一拐的去训练场教他,顾琼一个五大三粗的个子,手里捻着绣花针的样子真是要多好笑有多好笑,欧阳谦不禁莞尔。

    “有那么好笑吗?”顾琼瞪了他一眼,“有笑我的功夫不如花时间教教我技巧。”

    顾琼虽然是个正宗的大老爷们儿,可是谁不喜欢轻巧不费力的功夫啊?能甩着几根绣花针把敌人撂倒,何必花那功夫举着大刀长剑的累人?所以几天时间他就学的有模有样了,带进门之后欧阳谦也就没管什么了,顾琼都是自己花时间捣鼓。

    伤好的差不多了他就回京上学去了,下了学他总是在看军营方面的书,元臻看他兴致一直那么高,受伤受苦也没灭了他的兴趣,就吩咐他做兵器图纸,欧阳谦画了很多张图纸,却不甚完美。元臻让他一遍一遍改了又改,过了半月欧阳谦终于把兵器图稿画好,巴巴的送到义父面前看,一脸求表扬的神情,“义父,图纸画好了,您看我画的怎么样?”

    元臻接过一张一张看了看,赞赏的眼神逐渐流露出来。欧阳谦看在眼里暖在心里,终于可以帮到义父了,以后义父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真是太好了……

    “挺好的,可以安排下去做了。”元臻收起来递还给他,脸上显露出了隐隐慈爱的微笑。

    自从欧阳谦在军营里升了教头,元臻就越看他越喜欢,觉得自己养出来的孩子就是有出息。所以在京城里的时候,都是尽力给他大补特补,以至于欧阳谦短短一个月内,就胖了好几斤。

    他还找了京中最好的鑫荣绸缎庄,要给欧阳谦定制一个貂皮披风,四处看了看店里的料子,吩咐道:“披风要上好的狐裘,价格不是问题,要美观,要保暖。”

    裁缝师给元臻做了十几年衣服了,所以对他的喜好和眼光也大概了解,躬身道:“肯定采用最好的狐裘,您放心,那依照惯例,我还是先画草纸给您?”

    “不用麻烦了,你一直做的我都挺满意的,图案简单些就好了,一个月能做好吗?”

    “估计有点赶,我尽力,做好了就给您送府上去。”

    “成,辛苦了。”交代完就转身走出去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折断之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折断之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折断之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