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下雪了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剑开太平 第一百九十章 下雪了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铁牛小半辈子一直在浔阳江跑船,他手中刀见的血,大都是鸡 鸡鸭鸭的,可是没有见过人血。

    打架这种事,铁牛没干过,即便学了白猿十三刀,他也未曾跟人红过脸,就更别提动手了。可如今刀在手,气势看着却蛮吓人的。

    能有如此气势,铁牛是从跑船中得来的。他的船一直是最快的 ,那是因为他无数次挥桨,桨便是他手臂的延伸。桨换成刀,依旧如臂使指,那是千百万次挥刀的结果。

    底气来自挥汗如雨,来自咬牙苦撑,来自昼夜不息的苦练。

    面对铁牛的刀,张某人怂了。其实以他的本事,就算打不过铁牛,也不该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他的勇气不见了,是因为铁牛身后那群像狼一样的家伙。

    青雷宗之行,郑天齐把晋阳之战那些家伙都带来了。这是一股让他放心的力量,无论是面对异族还是江湖武者。

    他相信只要一声令下,这些家伙会让青雷宗那些叛徒知道,什么才是铁血军人。不过很可惜,大殿前的这些废物,连动手的胆子都没有。

    张某人让了路,姜友的其他弟子,躲的就更快了,而且一个个的竟然朝张某人拔了刀子,大有划清界限的意思。

    “你们,你们怎敢如此。师傅他老人家,可是有天下城做靠山……”

    人群中,张某人的某位师弟啐了一口,骂道:“姓姜的就一长不大的小人,老子早就看出来他头生反骨了。今天老子就要替天行道,除了青雷宗这个叛徒。”

    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姜友能做出欺师灭祖的事情,显然他徒弟干的比他还漂亮,还干脆,还绝情。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铁牛从张某人身旁冲过,一刀劈开殿门……

    郑天齐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当铁牛刀劈殿门时,里面已然尘埃落定。好在是青雷宗主和各位长老,还都有一口气,没有被姜友砍了脑袋。

    其实,也不是姜友手软,不想以绝后患,而是杨宝车挡住了他的杀人刀。

    只见姜友的小眼睛眨么两下,说道:“杨贤弟这是何意。”

    杨宝车微笑看着姜友,心里却在暗想,莫不是个傻子。外面闹出那么大 动静,不看一眼就就把里面的都宰了,万一浔阳郡府兵发疯,大殿里这些人可就没活路了。

    “砰!”

    殿门炸裂,一个提着长刀的魁梧身影冲了进来。那人进来后,举着刀却愣住。

    殿内人很多,都是佩刀带剑的,这阵子都扭着头看着他,一时铁牛也弄不清,到底要救哪个。

    很静,静的有些尴尬。可一个人,一句话,打破了这份尴尬。

    “浔阳郡青雷宗,家务事,无关者还请速速下山。虽说郑某人分得青红皂白,手下千名将士却没什么耐性。”

    郑天齐顶盔掼甲,手按腰刀只带了两名亲卫,大步入殿。

    杨宝车面带微笑,迎上前来,抱拳行礼。

    “在下杨宝车,见过郑都尉。浔阳郡父母官亲自,在下却也不好掺和青雷宗家务事。只是,我这些个兄弟旅途劳顿,可否小息片刻再行离开。放心,绝不会给都尉大人添乱的。”

    郑天齐看着杨宝车半晌,手离刀抱拳道:“原来是杨大侠,久仰久仰。哎!若非今天家事不省心,定要留杨大侠吃酒听曲的。”

    一番试探,一番讨价还价,二人便把事摆的明明白白,可有个人很不明白。

    姜友小眼睛眨了又眨,结结巴巴的说道:“杨——杨大侠,这是何意。咱们不是说好的吗。”

    杨宝车没去看姜友,而是望着郑天齐摇头苦笑道:“也是杨某人一时糊涂,竟然掺和起浔阳郡的家务事,让郑都尉见笑了。改日,小弟定然登门赔罪。”

    说着,杨宝车朝擒着青雷宗主和长老的手下点了点头,便带着一部分人先行离开。整个过程,甚至没去看姜友一眼。

    姜友傻眼了,这是干嘛。为何几句话,自己就成了那个被抛弃的。

    你们天下城主动找上老子,说的天花乱坠,现在事不好就要跑,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只见,姜友那张方块脸阴沉的好像能滴出水来,小眼睛只剩下一道缝,上前一步说道。

    “都——都尉大人,事——事都是他们挑唆的,我——我……”

    郑天齐手按刀柄,大声呵斥道:“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再要胡言乱语,本官定斩不饶。”

    “你——你们……”

    姜友很想说,你们串通害我。可话说了一半,却说不下去了。

    只见其转过身,持剑向宗主和长老走去,想要拿人质求活。却见天下城剩下的人,忽然持刀将其挡住。

    姜友小眼一瞪,怒声道:“人交——交给我。”

    “对不住了,交不得。”

    姜友心里明镜一样,自己已然是那弃子,求活还得靠自己。转头瞥了一眼几个徒弟,随后大吼道。

    “动——动手。”

    话落,猛地欺身而上,长剑刺向天下城高手……

    大殿内顿时刀光剑影,打的难解难分。对战中的姜友却越打越是心慌,不是他打不过,而是没人帮他打。那些个徒弟竟然丢了刀剑,转身向大殿外走去。

    众叛亲离,这是姜友没想到的。其实他应该想到的,一个不把师兄弟当兄弟,为了一己之私便要拔刀相向的人,教出来的徒弟,定然也是凉薄性子。

    郑天齐拍了拍铁牛肩膀:“擒下他,要活的。”

    铁牛用力点了点头,持刀上前,也没说啥敞亮话,简单直接的一刀劈了过去。

    同样是七品,正常情况下没有对战经验的铁牛,是打不过姜友的。不过这阵子姜友心已乱,明明青雷宗以铁拳和轻功闻名江湖,却拿着把剑跟铁牛的白猿十三刀争命。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天下城众高手见姜友已然被生擒,便放了宗主等人,朝郑天齐抱了抱拳,快步离开大殿。

    郑天齐没有为难他们,今天的结果已然很好,倒是没必要直接跟天下城开战。

    其实,他是应该谢谢杨宝车的,毕竟没有杨宝车怂恿,姜友就不会夺权,姜友不夺权,他郑天齐又如何成为青雷宗的大恩人。

    现在好了,收拾完青雷宗这个烂摊子,浔阳郡便只有一个声音了,他郑天齐便又多了一份臂助。

    现任青雷宗主也是个明白人,当他一掌毙了姜友后,便主动卸任宗主之位,让位给他的师弟。而新任宗主正是关雷的师傅。

    一场闹剧收场,虽然宗主换了人,可毕竟还是自己人,所以青雷宗是幸运的。而大乾其他宗门就不见得这么幸运了,因为不是每个郡都有一个郑天齐的。

    随着秋去冬来,大乾的江湖也越发冷了,总有江湖武者无故冻死在荒郊野外,也有倒霉的淹死在马蹄坑里……

    大兴城的第一场雪,来的要比往年早一些。一大早,钱满仓便命人又去东市买木炭了。老爷不在,也不能冻坏下人,这是赛金花嘱咐钱满仓的。

    李家大郎丢了几个月,偌大的李家不好没人照看。隔壁侯家小娘倒是经常来,可小娘子毕竟没操持家业的经验。再说没考上书院,小娘子读书越发凶了,照顾不周是必然的。

    一个女人,这时担起了李家的担子。赛金花富贵出身,经困苦而质变,一言一行倒是不敢让人小看。特别是此女很有经商头脑,借着粥铺换来的名声,搭着崔家的大船,在东西二市豪掷十万金银,做起了买卖。

    钱满仓当时可是吓了一大跳,还亲自跑去问过崔家大掌柜,这事靠谱不。得到的回答是,别人做买卖老夫不敢说,你家那位嫂嫂出手,倒是包赚不赔的。

    有些话,大掌柜没跟钱满仓说,怕会吓到李家这位总管。十万金银算什么,赛金花通过崔家,在东莱郡文登县投下五十万两白银建了船厂,到明年开春便会有数艘大船下海。

    赛金花投那么多钱,当然是要弄大船,不然如何漂洋过海行万里。

    俞大娘海船,别有八艚舰九枚,起四层,高十二丈,能载万石。

    弄那么大的船,就连大掌柜都吓了一跳。消息传回广陵,家里的那位女主人不但没生气,还极力推动此事,因此崔家也出了好些钱物的。

    东西二市赚了银子,赛金花做主,家里又雇了许多下人,还拿出一部分收入加了月银。算是在这个冬天,驱散一些李家老爷不在的阴霾。

    赛金花苦心经营下,李家日子过得却越发红火。同时赚钱之余,赛金花也不忘了安抚下人。

    “咱们得把日子过好了,大郎回来才会高兴。咱家大郎是个乐天派,别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到时惹大郎不喜。”

    赛金花无比肯定的语气,让下人们松了口气,虽然他们不知道走丢的老爷,还能不能回来。

    别说李家无人知道老爷会不会回来,就连守在书院的慕品山现在也越发没底了,人也越发消瘦了。

    上善湖一幕雪白,周遭更是银装素裹。湖面结了冰,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让湖上胜雪白衣,心里更乱了……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开太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开太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开太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