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五章 我逐渐理解了一切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心灵粉碎 第一百十五章 我逐渐理解了一切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广袤的沙漠之中,海马与扛着艾西斯的马利库两人一前一后地奔跑着,海马还不时催促一句:「别偷懒、再跑快一些!」

    「有本事你也扛着个人啊!」马利库当场白了说着风凉话的海马一眼,但脚步也确实加快了些许。他不快不行,背后的【白骨】在他们离开盗贼村差不多有近一公里后依旧是穷追不舍,马利库可不想被它们追上。

    「真是的,卡利姆那家伙明明刚开始还支援了两下子,现在根本管也不管我们了,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嘴上似乎是在埋冤卡利姆,但不知道卡利姆目前状况的马利库倒是对他的安危并无担心,「不过能召唤出那么强大的石板怪兽,那家伙应该不会有事的。」

    「唔……到底还要跑多久,我已经快没力气了!」

    「省点力气吧,蠢货。」

    「连抱怨都不让我抱怨、我哪还有意志坚持下去?」背着艾西斯的马利库咬咬牙,嘴里不住念叨道,「随便谁都好,救一下啊,我真的要顶不住了~」

    这样念叨着的马利库忽然听到了海马的声音响起:「趴下!」

    一边说着,海马突然转过身来摁住了马利库的肩膀往边上跳去,然后一只手摁在马利库的脑袋上控制住他的挣扎不让他起身。

    而下一刻,一颗紫色的魔法球自他们原本前进的前方飞来,没有触碰到他们三人、径直轰入了【白骨】群中。

    在魔法弹将追击三人的【白骨】群炸上天的同时,一个声音响起:

    「完全命中目标,玛娜酱大胜利,好耶!」

    马利库抬头看去,却看见了一个身穿宫廷法师袍的少女得意地向身旁骑在马上的一人炫耀的画面。长年主持着守墓一族留在王家长眠之谷中的马利库从未面见过法老,但是他在看见骑在马上那名青年的第一时间、便下意识地觉得那就是法老。

    「玛娜法师,刚刚我应该说过了,在魔物群的前方有人存在,你刚刚使用的魔法攻击太鲁莽了、差一点就打中他们了!」

    在马利库觉得是法老的那个青年边上,一名手中拿着一柄黄金权杖的青年一脸严肃地对法师少女训斥道,对方的那张脸让马利库下意识地看向了同样趴在自己身边的海马:「那是你哥哥吗?」

    「哼,我只有一个弟弟。」

    马利库被海马白了一眼,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对啊,我怎么感觉他看上去比你要大一些?」

    「那个是,塞特神官...」

    回答马利库的不是注意力完全不集中、一心盯着骑在马上的那个自己异常脸熟的海星头的海马,而是自己背后一直背着、直到现在终于因为刚刚那道魔法而醒来的艾西斯。

    「哦,终于醒过来了啊,艾西斯。」马利库听到艾西斯的声音,也是将她放了下来,看了眼疑似法老的海星头边上那个跟海马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原来他就是塞特神官啊,还真是跟海马长得一模一样。」

    「听上去,你似乎一直有在关注那个人?」听到马利库的话,海马也是终于转过头来看了眼他。

    马利库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包括不久前死去的马哈德神官在内,现任法老麾下的六名持有【千年神器】的神官里只有塞特神官是平民出身的。」

    「实际上,当初塞特在进行【千年神器】的考验与挑选之前,【千年权杖】是与【千年首饰】一同被分配到了守墓一族来着,只不过与艾西斯不同、那时的我没能得到【千年权杖】的认可,所以最后成为了神官的是通过了试炼的塞特。」

    说起自己的过往,马利库显得有些释然,「就是因为这样而已,因为些许原因而与某个位置失之交臂,换做是你的话,也一样会自然而然地

    对站在那个位置上的人有所关注吧。」

    海马想了想,把在当初决斗都市的时候、与隼人进行最终决战、争夺「决斗王」位置的自己带入了进去,确实有些理解马利库为什么会关注塞特了。

    看着马利库的脸,海马想起了未来的那个「阳光少年」,他也少有地安慰了别人一句:「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你或许也能得到【千年权杖】的认可也说不定。」

    「真是意外能从你这样的家伙嘴里听到这种话。」马利库看了眼海马,笑了笑,「借你吉言吧。」

    之前亡命狂奔的两人早已不剩多少力气,趴到地上后干脆也没坐起。而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从【白骨】们手下救下了他们的那几人也靠近了过来。直到这时马利库才发现,自己看见的几人仅仅只是走在最前头而已,在他们的后面还有着好些人跟随着。

    而靠近过来的几人也同样看见了马利库、艾西斯与海马他们三人的面貌,神官艾西斯以及守墓一族族长马利库的出现倒是还好说,可是看见海马的面貌时,领头的三人都是一愣。

    法师少女玛娜下意识地转头:「呐、呐,塞特神官,那是你弟弟吗?」

    「哼,说话之前动一下脑子,玛娜法师,我没有兄弟。」

    塞特皱着眉瞪了眼玛娜,要不是考虑到对方是自己已故的老对手马哈德的弟子、又是法老有所偏爱的女人,加上此行需要对方的魔法协助,他早就骂出口了。

    看向与自己的面容完全一致的海马,塞特的脸色冷了下来,对边上的暗游戏说道:「法老,请小心不要靠近,属下怀疑他很有可能是那个盗贼巴库拉的手下、乔装成属下的模样潜入王宫过。」

    「很有可能之前【千年锥】与【千年钥匙】的失窃、以及阿克那帝神官的失踪,都是此人所为。」

    「您才刚刚苏醒过来不久、尚未恢复,属下建议先将其拿下拷问一番。」

    倒不是塞特针对海马,换谁看见了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恐怕都是一样的难以信任对方,这一点上不仅仅是塞特对海马,海马对塞特也是一样的有些隐约的排斥。实际上,就连隼人对梅利阿蒙的态度也是一样的。

    不过暗游戏并未听取塞特的猜测,而是笑着摇了摇头:「不,塞特神官,我认识他,他是我的朋友,是可以信任的。」

    「是吧,海马?」

    听到暗游戏的话,海马却有些意外:「你,居然是游戏吗?我还以为是跟游戏你长得一样的古代人。小林隼人那家伙,居然没骗我?」

    之前海马与隼人相遇时,其实隼人已经有跟他说过了很多事情,其中就有包括了暗游戏与自己被貘良拖入黑暗游戏里之类的事情,并且交代过暗游戏本就是三千年前的无名法老的灵魂、这个世界是法老记忆的世界。

    可是那些话隼人是很认真地跟他讲的,但海马却完全没有相信,「灵魂」「记忆」之类的东西他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但偏偏的,此刻被一群古代人尊敬为法老的存在却确实表现出了对自己的熟悉,海马发现隼人还真没瞎编,暗游戏还真就是三千年前的法老?

    不过,灵魂什么的...

    突然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海马一点头:「原来如此,我逐渐理解了一切。」

    「在这场黑暗游戏里,游戏你是获得了法老的身份对吧,就像是之前五大老那些蠢货在虚拟游戏里居然把我安排成献给【五神龙】那种丑陋的龙族怪兽的祭品一样、都只是游戏里的身份而已。」

    海马一脸的自信、一副「谁也别想骗到我」的表情,「只是因为「量子纠缠态」而误入这场黑暗游戏中的我并不属于正常的游戏玩家,所以理所当然的不会被游戏里的角色看见、也没有基本的身份。」

    「我大概已经明白了。」

    不,光是听你说的那些东西,我就听得出来你这不是什么都没搞懂嘛。

    看着海马,暗游戏在心中暗自吐槽道。

    而看着法老又莫名其妙地变出了个新朋友,塞特同样在自己的心里吐槽着法老的朋友怎么这么多,不过就算暗游戏说海马是他的朋友,塞特也没有对海马有什么好脸色:「海马?听上去像是个女人的名字,原来是男人吗?」

    不等海马生气,他又转头看向了海马边上的两人:「还有你们,马利库·尹修达尔,身为守墓一族族长的你不应该驻守在王家长眠之谷吗,为什么会和艾西斯神官一同出现在这里?以及艾西斯神官,法老之前给你颁布的命令应该只是和卡利姆神官一同安葬先代法老才对,你又是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之前我以为海马这家伙已经有够让人生气的了,你这家伙以为自己是法老吗?不要质问我!」才刚刚死里逃生的马利库不爽地瞪了眼自以为是地问责自己几人的塞特。

    他确实释然了自己没能得到【千年权杖】认可这一点,但是可从没说过自己就不讨厌塞特这个人了,此刻塞特的表现让马利库愈发的不爽。

    不过,塞特提起的名字也是让马利库想起了一件事:「现在不是跟你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

    看着暗游戏,马利库郑重道:「法老,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您,恕我无法施以全礼,总而言之请您务必派人前往我们过来时的方向救人。卡利姆神官还有小林隼人,他们两人为了能让我们逃脱留在了我们后面拖延敌人。」

    塞特闻言,不由得也认真了起来:「你们是从盗贼村克雷‧艾尔那过来的吧?果然,阿克那帝神官失踪前留下的讯息是对的,盗贼巴库拉的老巢就在那个地方。而且居然敢绑架阿克那帝神官、窃取法老与夏达神官的【千年神器】,

    真是不可饶恕啊,贝...巴库拉!」

    塞特有些奇怪,自己刚刚差点口误成谁的名字?

    而听到塞特的话,艾西斯却说道:「不,虽然不知道盗贼村克雷·艾尔那是否是盗贼巴库拉的老巢,但是塞特神官,我想窃取了【千年秤】与【千年锥】的人应该不会是盗贼巴库拉才对。」

    「之前我奉命与卡利姆神官一同前往王家长眠之谷安葬了先代法老阿克那姆卡农王的木乃尹后,便遭到了巴库拉的袭击,幸运的是小林隼人及时赶到救下了我们、并且就在王家长眠之谷那里,我们将盗贼巴库拉已经诛杀了。」

    「对对对,我可以证明,还有王家长眠之谷那里的守墓族人,我离开前让他们把巴库拉的尸体保存好了。」马利库也是连忙说道,「还有让卡利姆神官和小林隼人留下了为我们拖延时间的,也不是那个巴库拉,而是另一个自称是「黑暗大神官」的家伙。」

    「那家伙当着我们的面把【千年锥】和【千年钥匙】放在了一块他说是沟通着冥界的石板上,那个石板上一共有七个空缺、刚好可以对应七件【千年神器】,并且他在遇上我们后便想要夺取我们带着的【千年神器】。」

    马利库停顿了一下,看了眼塞特神官手里拿着的【千年权杖】,「说起来,虽然没有看见那个被绑架的阿克那帝神官有在哪里出现,但是那个「黑暗大神官」戴着【千年眼】,你们说的那个阿克那帝神官多半也是落在了他的手里、并且已经被夺走了眼睛。」

    「算上那边那个塞特神官你手里的【千年权杖】的话,七件【千年神器】好像都在这里凑齐了?」

    玛娜歪着头想了想,说道:「【千年神器】应该是先代法老那时以至高的炼金术制成的吧,集齐七件难不成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吗?明明在过去这七件【千年神器】不是一直留在王宫里嘛,师匠的笔记

    里也有留下过研究记录,那个人集齐七件【千年神器】究竟有什么用途?」

    暗游戏低着头,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但是现在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多思考的时间。点点头,他开口说道:「总之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去救人。不仅仅是隼人和卡利姆神官,我们还要找到失踪的阿克那帝神官以及和阿克那帝神官一起失踪的士兵们。」

    免费阅读..com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