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9章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意闹正文卷 第0109章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本就美丽的脸更加叫人难以移开眼。

    此时,莫说是一对花灯,便是天上星辰,赵拓也想着给她,全给她。

    所以,他不再说那些废话,亲自去,将那一对鲤鱼灯拿来给她:“自己提着么?”

    “提着,两只一起。”庄皎皎笑起来。

    人可比灯好看多了。

    赵拓走过去,叫那摊主将花灯点上蜡烛,因这两只灯小,故而点的是矮墩墩的蜡烛。

    点好了蜡烛,赵拓却没都给庄皎皎,暗戳戳的自己拎着一个。

    庄皎皎只是笑,说实话,她也不是想跟他秀。只是觉得一对比一只好看。

    当然,她也不介意秀,挺好的。

    过了一会,猜灯谜的人回来,却没有凯旋,居然折戟了……

    于是姚三郎看着赵拓和庄皎皎就暧昧的笑:“寒轻委实有心计,难怪不去猜灯谜,原来是有更好的。”

    “你都猜不出,我是比你多了个脑袋?”赵拓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猜灯谜过后,就是去河边放花灯。

    放的莲花灯,祈福的,当两岸都是放灯的,河上就很是漂亮。

    此时又有官府的人放了烟花爆竹。

    虽然是这一日的结束,但是也将这一日推向了高潮。

    庄皎皎仰头看烟火,赵拓则侧头看庄皎皎。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庄皎皎忽然念了一下,又戛然而止。

    她只是一时忘记了,这里是宋朝,但是也不是她以前知道的那一个宋朝。

    所以,没有分裂。

    很多人自然也不存在,包括这首青玉案元夕。

    “竟不知,大娘子还是个才女呢?”赵拓笑起来。

    “后面是什么?怎么不念出来?”赵拓好奇。

    庄皎皎看他:“不想叫人知道。”

    “便只给我一人听。”赵拓看着她。

    庄皎皎看着他许久,少年人立在灯火中,耀眼又灿烂。

    她就笑,于是,当真继续读:“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庄皎皎故意顿住,然后再度笑起来,带着一丝俏皮,带着一丝狡黠,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撩拨。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她当然知道,这一首青玉案讲的不是男女情爱。

    但是不重要啊,此时此刻,它就是可以拿来做男女情爱用的。

    她当然没有能做出这样诗词的才华,但是也不介意站在巨人肩膀上,撩拨一下自家的男人。

    当然,效果拔群。

    赵拓脸已经全部红了。

    第一次。

    这时代,自然少不得有才情的女子作词对喜欢的郎君表白。

    或者是楼里的姑娘们为才子,为郎君写诗词。

    可赵拓从没有在意过。

    就像是以前,也有无数的女子觉得他样貌出众,示好的,表白的,用无数手段。

    他虽然风流,却从不在外浪荡,所以从来都是路过。

    可今时今日,他自己的嫡妻大娘子,用这样……这样的词,对他表达……

    似乎是说,她寻觅许久,终于寻觅到了他。

    他如何不感动?如何不动容?

    他甚至无措。

    手里的花灯也似乎从下至上烧起来,烫手一般的烧起来。

    要不是姚三郎等人叫唤着过来,赵拓真的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做什么。

    只是后来,他也不自在。

    直到回府的路上,才渐渐冷静了下来。

    后来,赵拓渐渐想,自己的娘子分明这般有才情,却从不说。只是与他一人说。

    他很高兴。

    庄皎皎呢,并不是个喜欢总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所以有这么一回两回也就差不多了。

    适可而止。

    这一夜回去的时候,着实不早了。

    洗漱过赶紧睡觉,明日还要回娘家呢。

    一早回庄家,小李氏也是今日回去,在大门口便遇见了。

    小李氏瞧着庄皎皎,她竟又是一身新的衣裳,新的首饰。

    心里的嫉妒真如蛇蝎啃食一般藏不住:“弟妹衣裳着实没少做啊。可见六叔疼爱。”

    这话没问题,只是语气就很是叫人不舒服了。

    庄皎皎只是礼貌性的笑了笑:“过年嘛。”

    就不说话了。

    赵拓也不参与,只是扶着庄皎皎上车:“五哥,我们先走一步。”

    五郎点头,也扶了扶小李氏,从门口离开了。

    马车上,赵拓笑道:“看看,你把人家弄得嫉妒了吧?”

    “是我过分了?我看二嫂嫂也是这样啊,我要是穿的太差了,不是叫你脸面不好看?平时也没这么铺张,过年嘛。”庄皎皎倒是好奇起来。

    她能理解,小李氏穷,但是吧,没想到关键时候还这么穷。

    赵拓就哈哈大笑起来:“你是不是傻啊?啊?”

    庄皎皎一头雾水:“我真不太明白……”

    “二嫂嫂入府多少年了?再是怎么样,年节下衣裳首饰该有的排场是少不了。至于你……哼,你还不感谢我大气。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有这么多啊?”

    庄皎皎问号:“原来我是特例?”

    “我知道你手里有个铺子,一年赚些钱,可你身上这料子,够你买几匹?珍金楼的首饰,够你买多少?”赵拓说起这个,骄傲的不行:“五哥哥是个老实人。除了爹爹给的两个庄子上的出息,外头还有个铺子,半死不活。其余就是俸禄,他俸禄还没我多呢。有什么?不过我估计,两个李氏手里也没什么出产。嫁妆么,李家你也看见了,穷酸的很。有什么?指望府上那点月例银子?”

    庄皎皎明白了。

    于是,发出了灵魂拷问:“六郎说的是,那么我就很是好奇了。一样都是只有王爷给的庄子,六郎外面甚至没有铺子。俸禄虽说比五伯多,也没见的多太多。如今做娘子的我,穿金戴银,我十分感动。但是这钱从哪里来的呢?郎君的收入,不都交代给我了么?”

    这问题一出,赵拓当即就愣住了。

    坐在马车前面的唐二噗嗤一声笑出来。

    另一边赶车的车夫是个四十多的大叔,力争一本正经,但是最终还是跟着笑出来了。

    马车里头的指月望月低着头,装作不存在。

    赵拓恼羞成怒:“给你穿还不好?还要问?”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意闹》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意闹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意闹》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