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熟悉感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将近昆仑之乱 第五十五章 熟悉感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程央不敢大意,四处搜罗的怪物,丑陋不堪入目的面孔上全是坚决,在黑暗中张开惨白的瞳孔,似乎要把那位入侵的修士揪出来,狠狠撕裂的。

    他们怪叫着,人形的怪物时常因为相撞而爆发惨烈的斗争,意外地为程央的潜入在某种程度上提供了便利。

    那位先于程央潜入的修士这时候竟然也很沉稳,没有暴露他自己,程央对他十分感兴趣,因为那阵光是骤然亮起骤然消失,并看不出修士的个人风格,无法判定到底是齐鳞那群人先到,还是月照这片土地上的存活修士。

    但是冷凝山十分大,光是星塔下面的宫殿群便很宽,加上倒塌后,地形变得杂乱艰险,程央一直沿着废墟的暗角小心穿行。

    他置身其中,已有几分摸清楚那塔顶流泻下来的灵性间隙,揪准时机在那瞬间的间隙中迅速换地方。

    那未知名的“东西”似乎很不喜欢气味,整个域越接近观星塔塔身的地方,味道便被猛然抽离,只剩下那清冷孤寂的灵性,无声触摸着底下的每一个人。

    越是距离塔越近,异形的怪物越发少了,纵然有那么几只,也是懒懒地趴在地上,吸附在墙上,静静沉睡。

    人形怪物也相比前面那些随意长长的看起来容易接受多了,五官虽然偶有畸形,整体看起来似乎又从妖窟地狱回到人间;两下相比,居然觉得内环的怪物有些赏心悦目起来。

    果然美丑还是需要对比出来的。

    走近了才发觉整座星塔不像外围看起来那样死气沉沉,在那股灵性的冲刷下,栖息在塔身上的骨翅怪兽会分泌一些如同银沙的分泌物,顺着塔身往下流入一个个预先挖好的槽道上,不知流入什么地方。

    程央截留一点,那下分泌物在容器里面流动,银辉闪动,上面灵气流,下面银沙流,说不出的好看。

    以整个境域格调十分相违的是,这灵气太纯净了,似乎是正统道修的行灵法,甚至那丝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又涌上程央的心头,只是这感觉太过微妙,一时令他无法抓住瞬间飘逝的灵感。

    随着时间的推移,外围的骚动也渐渐停息,除了戒严加深,整个黑色领域倒是恢复了新的平静。

    星塔上面的“东西”期间曾经离开过,那股灵性有几瞬的抽离,随之抽离,整个域里交杂的气息变得躁动复杂,程央趁机打开灵识界,迅速扫了一次整片地域。

    蓦地,他感应得到了一股纯正熟悉的灵识冲撞,不禁心头一喜,居然是齐鳞,齐鳞也发现了他,但是那塔顶的高位气息重新归位,两人来不及交流位置,灵识冲撞便停止了。

    冷清的灵性再次从塔顶蔓延辐射,迅速接管整片冷凝山的领域。

    程央举步要走,准备沿着方才的模糊感应跟齐鳞汇合。当那灵性触过来的时候,电光石火间,程央整个人依靠着藏身处的墙边一僵,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无物,很快深藏深处的记忆一下涌过来,漫过了他。

    这股熟悉感——

    他忍不住颤抖,双手紧紧捏起,抬头一直望着塔顶。那塔顶的“东西”似乎也意识到他在窥探,强烈的灵性汹涌席卷,要锁定他。程央赶紧压制自己剧烈起伏的情绪,悄无声息的重新变换地方。

    层层叠叠的黑暗结界笼罩在观星塔底下,程央摸索着两人感应的地方,因为法域干扰,位置偏差过大了,齐鳞并在附近的位置,或许他刚刚在。

    前面应该是月照大阵原先的联结阵点,只是现在已经失去了作用,只留下地下一道道深幽幽的洞口,洞口周边绘满了扭曲的符号,出出看上去,恍似跳舞的小黑影——太古原始象征符文。

    程央用眼神描绘一遍,已知道是禁锢用的法阵。这久远原始的描绘法术,多见于元祖邪祟崇拜修士最喜欢用的禁锢法阵符文绘法,充满了原始的扭曲邪异感,多用于邪祟仪式献祭的污染封印。

    月照大阵某种程度上,说是上古神物也可以,自然有神物的神性与神圣,如果刻意用各种亵渎的仪式去侵染,神性会掉落,慢慢转化失效……

    这些未知名的存在便是用这些办法慢慢侵染月照大阵的吗?

    一股不知从何而起的愤怒涌上程央的心头,他再次仰头看向塔顶,那上面的人……姑且称之为人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背叛了自己心中的理想,变成站在他对立面的人物?

    藏头露尾,一直藏身暗处,行事鬼祟,喜好黑暗……南疆探险,一阵阵晕眩冲击着程央,他深知自己不能在这里太过于情绪激动,但是他怎么也忍不住,一遍遍在脑子里面回想过去。

    他不是那种冷情冷性的修士,也从不认为自己十分能耐,如果攸关他身边视为亲人的人,无法做到其他高位修士的冷静自持;他自打进入月照以来,处处受情绪影响,其实已经十分失格,特别是阿夕灯火熄灭的那阵子,他失魂落魄,数次陷入困境无法及时自救,如果不是有林正全,他只怕会更惨。

    好不容易他慢慢走出了那阵黑暗的日子,为什么,为什么现实总是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他?总是要往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捅上几刀才放心呢?

    前路突然变得杂乱模糊,程央乱糟糟地想着心事。

    如果阿夕是他养过的小孩血缘最亲近的人,那塔上的,便是他最初的悸动。他初初接手行走之职,前往藏秋宫的路上,在冰雪天气里发现了躺在血泊中的小孩。

    那漫天的风雪中,小孩黑亮如暗夜星辰的眼水氤氲地望着他,亲人尸骨就在旁边的风雪之下掩埋,血漫染了一地,也染了孩子一身。

    他探查周围,并未查到孩子的父母为什么会血流一地的死去,孩子却安然无恙。他那时候满心满意都被那双纯净的眼睛打动了,抱起了血泊中的孩子,决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养育长大。

    小孩子的天真纯粹如同世上最美好的馈赠,给予他柔软的内心最轻柔的抚慰,他如同天下所有初为人父母的人一样,对第一个孩子总是倾尽所能,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奉上,说要往东,便绝不往西,怕孩子寂寞,他开始收了了后面的弟子,但,第一个总是有着无法比拟的意义,所以当孩子在海域失踪的时候,他几乎要把整片海域的海妖全部得罪光了,但,找不到了,那盏灯火,灭了……

    他这几百年来,一直嘴硬不肯承认那孩子死去的事实,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地养,想要找回那份冷却的温热,但,别的人始终不是最初的人,意义再也不同了,所以他这样心软的人可以因为秦晴说要断绝关系,便也变得冷硬不再挽留;就连阿夕……有着几分血缘,也终究没有越过他心底封存的那份疯狂。

    程熠……是你吧。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将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将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将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