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于方寸之中 第五十三章 风云客栈缘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剑下轩辕 困于方寸之中 第五十三章 风云客栈缘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付桓旌与梦颖蔷,二人来到幻界奥登城,便急忙去找一家客栈住宿。

    缘,妙不可言!

    二人都入住在了风云客栈,背身而坐的二人,品茶细听着说书先生,讲述一件与本客栈有着很大关系的旧朝往事。

    说书先生淼恭,手执惊堂木,重重往那酒桌上一拍!

    “啪”

    话说旧朝年间,天下动乱,民不聊生,江湖亦是如此。历经几十年的江湖斗争,大浪淘沙,最终江湖迎来了,四分天下的格局。

    东上官,上官雄霸,成名绝技云掘九天独步天下;南诸葛,诸葛逆天,成名绝技水焚八荒无人能敌;西夏侯,夏侯破神,成名绝技火淹四海无人能破;北宇文,宇文诛佛,成名绝技泥埋黄泉天下无双。

    北宇文的掌上明珠宇文云姬,到了婚嫁年纪。不过宇文云姬武艺高强,遂其父举办比武招亲。旧朝男子,凡打赢她的人,皆可娶其为妻。

    南诸葛的独子诸葛芸珏,因其父和北宇文是世仇,故听其父所遣,去北宇文的比武招亲擂台上砸场子。

    西夏侯的独子夏侯云霆,因其父和北宇文是联盟关系,双方在许多年前,便许下了儿女亲家。如今,北宇文撕了一纸婚约,背弃约定。他要把他父亲夏侯灭神,丢掉的面子找回来,势要赢得比武招亲。

    东上官的千金小姐上官芸韵,自幼便和诸葛芸珏交好,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更何况东上官和南诸葛是联盟关系,二人便早早的定下了婚约。如今,南诸葛背弃和东上官的联盟婚约,派遣其子诸葛芸珏北往,去参加宇文云姬的比武招亲。上官芸韵自是不能忍受,便女扮男装誓要杀了宇文云姬,好让那南诸葛断了念想。

    风云客栈,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上一辈恩怨纠葛几十年的四大家族,如今他们的后代,在这红尘客栈再次聚首。

    “客官您,里边请!不知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呢?”风云客栈掌柜慕容奎煞满脸堆笑的问道。

    “打尖?打尖是什么意思?”诸葛芸珏疑惑不解的问道。

    顿时,风尘客栈内的各位武林人士,笑声阵阵。

    “这位兄台,打尖就是在客栈内吃饭的意思。住店就是在客栈内,住一晚或者更久的意思。难不成这是兄台你,第一次出门远行吗?”夏侯云霆在一旁的酒桌,向诸葛芸珏解释道。

    “感谢兄台指点!确实如此,在下不曾出门远游,对于这些江湖术语,自是知之甚少。”诸葛芸珏说道。

    “哦!原来如此,兄台以后多多,在江湖上行走,便不会如今日这般,被众人讥笑了。”夏侯云霆说道。

    说罢!夏侯云霆邀请诸葛芸珏,坐在自己的酒桌上,并再要了些酒菜,二人闲聊起来。

    突然,女扮男装的上官芸韵,气势汹汹,来到客栈掌柜面前。

    “泥泞下人!本大爷让你留下的天字一号房,可曾留下?”上官芸韵揪着客栈掌柜的耳朵大声问道。

    “留下了!留下了!还望上官大爷,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客栈掌柜连忙捂耳哀求道。

    “算你这个泥泞下人识相!不然,本大爷非拧掉你这,泥泞下人的耳朵,当下酒菜不可!”上官芸韵松了揪住客栈掌柜耳朵的手,拍了拍自己的手说道。

    “谢上官大爷!谢上官大爷!”客栈掌柜捂着自己红彤彤的耳朵说道。

    “泥泞下人!把你店里最贵的酒菜,都给本大爷端上来!”上官芸韵对客栈掌柜大声吩咐道。

    “小人遵命!”客栈掌柜说道。

    上官芸韵现在虽然女扮男装,但她那与生俱来的大小姐脾气,可是改变不了的。

    与此同时,宇文云姬进了风云客栈,来到柜台前。

    “掌柜的,还有空余客房吗?”宇文云姬轻声问道。

    “有!不知客官想要住几日啊?”客栈掌柜问道。

    “一日便可,在下明日还要去那,宇文府的比武招亲擂台呢!”宇文云姬大声的说道。

    宇文云姬为了更好的了解,明日比武招亲擂台上的对手情况,便私下女扮男装来到,这风云客栈查探一下。

    “这位兄台,看你手无缚鸡之力,还想去比武招亲,怕你是去送死的吧!听在下一句劝告,你还是乖乖回家去吧!”上官芸韵讥笑道。

    “兄台缪论,比武招亲,不止比武,尚可智取。”宇文云姬反驳道。

    “那就祝你好运喽!”上官芸韵不作争辩道。

    “芸珏兄,这人和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夏侯云霆向诸葛芸珏似有所指的问道。

    “别这么说,天下之大,人各有异。想必天性使然,不必太过在意。”诸葛芸珏劝解夏侯云霆道。

    “说谁呢?找死是吧!”上官芸韵听出了夏侯云霆话里有话,便将手里酒碗运用内力,向夏侯云霆砸将过去说道。

    “呦!兄台,内力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夏侯云霆躲开了酒碗讥笑道。

    “云掘九天!”

    上官芸韵打小就没受过如此欺辱,自是不能忍受,便绝招向夏侯云霆打杀过去,大声喊道。

    “火淹四海!”

    夏侯云霆也不甘示弱,绝招也打杀了回去,大声喊道。

    近百个回合后,双方武功内力相当,打了个平手。在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的劝说下,俩人才握手言和,避免了风云客栈被拆毁。

    吃喝结束后,四人便各自回屋歇息了。诸葛芸珏回屋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便手持宝剑,来到风云客栈的走廊里散步。

    宇文云姬苦恼自己是女儿身,无法继承父亲的大业,惹得父亲每日痛苦不已。她也无法入眠,手持宝剑,来到风云客栈走廊里,与那诸葛芸珏偶遇了。

    “兄台,明日你还要去,参加那比武招亲,何故在此?”诸葛芸珏问道。

    “自是担忧那宇文家小姐武功高强,在下恐无法将其打败。”宇文云姬随口编了个理由说道。

    “兄台,毋需烦恼,在下明日自有办法,让她那比武招亲擂台,办不下去。”诸葛芸珏胸有成竹的说道。

    “兄台,何以如此有把握,能阻止他那北宇文的比武招亲?”宇文云姬强压着心中怒火问道。

    “那北宇文权倾朝野,世人皆知。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北宇文私自举办比武招亲,朝廷允许了吗?没有官府允许,私自占街,是为谋反。”诸葛芸珏解释道。

    “哦!知道了,原来如此。那兄台,为何对那北宇文,有如此深仇大恨呢?”宇文云姬追问道。

    “是我的父亲与他北宇文有仇,在下连他们宇文家的人,样子都不曾见过一个。”诸葛芸珏颇感好笑的说道。

    “从未相识之人,便有如此深仇,着实可怕。”宇文云姬不敢相信的说道。

    “这都是命中注定吧!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诸葛芸珏感慨道。

    “不,心有不愿,故逆天改命!”宇文云姬反驳道。

    “也许吧!敢问兄台,你腰间所配带的玉佩,莫非是待明日打败那宇文姑娘,想要赠与她的吗?”诸葛芸珏见宇文云姬腰间,挂带着一女子玉佩问道。

    “并不是,那是亡母所遗留下来的物件。”宇文云姬伤感的说道。

    “万分抱歉!在下不知,口吐妄语。”诸葛芸珏致歉道。

    “无妨!你又不曾知晓。试问兄台,你腰间所佩带的玉佩,莫非也是待明日赠与那宇文姑娘的吗?”宇文云姬见诸葛芸珏腰间,也挂带着一女子玉佩问道。

    “不是,这是在下的家传之宝,自幼不曾离身。”诸葛芸珏解释道。

    二人都取下了腰间玉佩,握于掌中。

    突然,楼下走廊,上官芸韵和夏侯云霆,因都不愿避让,扭打了起来。

    “啪”

    一个花瓶碎了,楼下二人自不理会,继续打斗。可是楼上的二人,惊吓不已,都掉落了掌中的玉佩。

    过了一会儿,楼下的二人不分上下,便背身离去,回房入睡了。

    楼上的二人,仍在在漆黑的走廊上,搜寻着各自的玉佩。

    突然,二人的手碰在一处,宇文云姬吓的立马收回自己的手。她拿着刚捡到的玉佩,不加细看,便匆忙折身回房了。

    诸葛芸珏不加细想,捡起走廊上另外一块玉佩,也回房了。

    各自回房的二人,发现拿错了玉佩,见已深夜,便不愿打扰对方,打算明日再说。

    翌日,宇文云姬被父亲宇文诛佛急招回府,便没来得及与那诸葛芸珏换回玉佩。

    比武招亲正常举行,诸葛芸珏砸场子的方法,无奈泡汤了。原来那宇文云姬,告知了她的父亲宇文诛佛,让旧朝朝庭为此次的比武招亲,盖上了官印,合情合法。

    “比武招亲,正式开始!”

    随着宇文诛佛的话音落地,宇文云姬从人海中飞身上了擂台。

    只见女扮男装的宇文云姬,右手运功,一掌将自己身上的男装打扮褪去。一个惊为天人的绝美女子,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此女正是,本大人的掌上明珠宇文云姬!不知台下何人,敢与爱女比试一番呢?”宇文诛佛向擂台下的各位武林高手问道。

    “我来试试!”夏侯云霆仗剑,飞身上了擂台。

    “兄台,又见面了,可不要手下留情啊!”宇文云姬对夏侯云霆行礼说道。

    “那是自然,看剑!”夏侯云霆执剑便刺道。

    那夏侯云霆和宇文云姬打了几十多回合,不分上下。

    “火淹四海!”

    夏侯云霆用了绝招。

    “泥埋黄泉!”

    宇文云姬也用绝招打了回去。

    由于宇文云姬武功修炼的更为深入,突破了泥埋黄泉的第九重,练成了已入化境的第十重驾魔御鬼,战胜了夏侯云霆。

    “承让!承让!”宇文云姬对不幸落败的夏侯云霆行礼说道。

    “废物一个!让本大人来讨教一下,宇文姑娘的高招!”上官芸韵仗剑,脚踩擂台下各位武林人士的头顶,飞身上了擂台说道。

    “上官公子,讨教二字,本姑娘不敢当。互相切磋剑法,点到为止。”宇文云姬谦虚行礼道。

    “废话什么!看剑!”上官芸韵剑剑凶狠异常,招招致命说道。

    已入化境的宇文云姬和她缠斗了几十个回合,仍占上风。

    “云掘九天!”

    上官芸韵用了绝招。

    “驾魔御鬼!”

    宇文云姬也将自己,已入化境的第十重绝招对其打将过去。

    “二位的武功不分伯仲啊!几十年以来,这样的强者对决,太震撼了!”擂台下的众人都被,台上二人的绝世武学惊喜不已大声喊叫道。

    “火淹四海!”

    上官芸韵使出了昨晚,她从夏侯云霆那儿偷学来的绝招,向宇文云姬打杀过去。

    宇文云姬继续用“驾魔御鬼”应对,却不曾想,被上官芸韵打成重伤,可她依然强撑着站在擂台之上。

    “卑鄙小人!竟敢抄袭本公子的武功,无耻!”夏侯云霆对台上的上官芸韵破口大骂道。

    “废物!这叫化为己用,谁说火淹四海是你的武功,刻你的名字了吗?”上官芸韵狡辩道。

    看到已经重伤的宇文云姬,上官芸韵杀心顿起,迅速执剑刺向宇文云姬。

    “住手!”诸葛芸珏大喊道。

    诸葛芸珏从人群中执剑,飞身挡住了上官芸韵那,对于宇文云姬的致命一击。

    “你又是哪根葱?上来送死?”上官芸韵问道。

    说罢!上官芸韵不等诸葛芸珏多言,便和他打斗了起来。

    “云火灭天!”

    上官芸韵融合了两大绝招,自创了这个新的绝招。

    “水焚八荒!”

    诸葛芸珏也用了自己绝招,显然不是对手。

    “求求我!我留你个全尸。”上官芸韵对重伤的诸葛芸珏说道。

    “无法无天!”

    诸葛芸珏灵机一动,融合了所有的绝招,自创了这个绝招。

    “这世间竟还有此等如此卓绝的武功!实在是不虚此生啊!太厉害了吧!”擂台下众人大喊道。

    被诸葛芸珏的绝招惊呆了,众人的赞美之词,不绝于耳。

    上官芸韵被打趴在擂台上,诸葛芸珏搀扶着身受重伤的宇文云姬。

    被诸葛芸珏“无法无天”打褪男装的上官芸韵,仍然不服,用尽全身气力站了起来。就当她快要再次摔倒时,台下的夏侯云霆飞身接住了她,抱着她去附近医馆,为她救治去了。

    “比武招亲的获胜者是,诸葛芸珏!”宇文诛佛大声叫喊道。

    “不,宇文大人,在下不能迎娶令爱。”诸葛芸珏拒绝道。

    “为何?”宇文诛佛问道。

    “在下诸葛芸珏,是那诸葛逆天的独子。”诸葛芸珏握紧手中玉佩说道。

    “什么?南诸葛家的人,快来人!拿下他!格杀勿论!”宇文诛佛怒不可遏道。

    诸葛芸珏放下身受重伤,并且陷入昏迷的宇文云姬。只见他仗剑飞身而下,消失在了擂台下的茫茫人海中。

    此时,恢复点神志的宇文云姬,看着混乱的比武招亲擂台下,她用一双泪眼,四下搜寻着诸葛芸珏的身影。

    “为何救我?”宇文云姬握紧手中玉佩问道。

    比武招亲一别后,旧朝的朝堂和江湖,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旧朝新皇登基,准备给那些无法无天的江湖人士们,定下些规矩,用以巩固自己对于国家的统治。东上官,南诸葛,西夏侯,北宇文。他们四分天下的江湖,因为朝廷势力的介入,岌岌可危。

    于是,四大家族管事人决定聚首云顶山庄,选举出一位武林盟主,带领各大江湖人士,对抗朝廷的不断蚕食。可是,四人都选自己,新的武林盟主一直没能选出。

    诸葛芸珏,宇文云姬,夏侯云霆,上官芸韵。四人上次一别,不知不觉,竟已有三年之久了。四人自比武招亲后,各自顶替了父亲,成了这旧朝动乱江湖的新四大家族的管事人。

    随着旧朝朝廷的不断蚕食,武林人士的活跃场地越来越小了。江湖这四分的天下,势必要再次聚拢起来。为响应各大武林人士的号召,四大家族管事人决定再次聚首云顶山庄,一定要选举新武林盟主,带领大家反抗朝廷。

    如此声势浩大的武林盟主选举,自然会引来旧朝朝廷的人暗中使坏。

    诸葛芸珏,宇文云姬,夏侯云霆,上官芸韵。这四人在云顶山庄,再次聚首,各自都发生了些许变化。

    深夜,云顶山庄议事堂内,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久别重逢。

    “夏侯云霆,你的绝招,火淹四海,炼至化境了吗?”上官芸韵仿佛变了个人似的贴心问道。

    “呦!三年不见,当年活在云端的上官大小姐。如今怎么愿意,和我们这些泥泞下人主动搭话呢?”夏侯云霆问道。

    “人都是会变的,如今你我已然不再是三年前,那风云客栈内快意恩仇的江湖剑客了,而是江湖中的四大支柱之一。你就别再像孩童那般任性了,江湖为重!”上官芸韵说道。

    “江湖为重!江湖为重!那我们俩的婚事,你一拖再拖,是不是耍我?”夏侯云霆轻轻的抬起上官芸韵的下巴,坏坏的问道。

    “讨厌!谁说要嫁给你?”上官芸韵侧脸娇羞道。

    “这可是你说的,明日我就娶那吴员外的爱女。”夏侯云霆贱贱的对上官芸韵说道。

    “你敢!你若敢娶,本姑娘就敢阉了你,让你断子绝孙。”上官芸韵的脾气立马回到了三年前,对夏侯云霆大声威胁道。

    “不敢!不敢!”夏侯云霆求饶道。

    这一对欢喜冤家,但凡见面,少不了打斗,二人又互相切磋剑法去了。

    自古,有人喜屋内暖意袭人,也有人喜室外冰天雪地。

    深夜,云顶山庄议事堂外,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再次在走廊里偶遇。

    “你还好吗?”诸葛芸珏对宇文云姬问道。

    “嗯!挺好的,你呢?”宇文云姬说道。

    “嗯!我也挺好的。”诸葛芸珏说道。

    在门旁偷听二人谈话的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见二人半天毫无进展,便很不耐烦的携手走了出来。

    “走!芸韵,听他俩讲话,能急死个人。我请你去吃,你最爱吃的云顶红烧肉。”夏侯云霆说道。

    “还是不去了,吃多了,会发胖的。”上官芸韵扭捏道。

    “不怕!你再胖,我也不会弃你不顾。”夏侯云霆把上官芸韵楼入怀中甜甜的说道。

    二人作别了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消失在走廊尽头。

    “上次的比武招亲…………”诸葛芸珏欲言又止道。

    “无碍,都过去三年之久了,我早已释怀。”宇文云姬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诸葛芸珏欣慰道。

    “别再谈及我们的私事了,我们此行是来拯救,江湖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不知你有何高见?”宇文云姬不忍再想起伤心往事,转移话题问道。

    “一点建议而已,不能算什么高见。如果我们四人之中,有一人成为那武林盟主的话。他一定要团结武林各大门派,对那朝廷绝不能手软,一定要反抗到底。”诸葛芸珏说道。

    “一副武林盟主的样子,果然你和世人眼中的诸葛芸珏一样,最爱权力。”宇文云姬感伤道。

    “这乱世之中,如果我不是足够的强大,又怎能护你一生周全。”诸葛芸珏看着身旁的宇文云姬,喃喃自语道。

    “那是自然,这江湖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们四人之中,属我武功最高。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诸葛芸珏说道。

    “也许你说的对,这就是命中注定。我们的错过,也是命中注定。”宇文云姬伤心不已道。

    诸葛芸珏无言以对,便转身离开了。

    宇文云姬哭作泪人,她望着诸葛芸珏远去的背影,恨他比武招亲当日,弃她不顾;悲他前辈恩仇纠缠,不能释怀;喜他身怀绝世武功,保人万千;爱他至今从未婚娶,玉佩伴身。

    为期三天的武林大会顺利举行,融合所有绝学的诸葛芸珏,自创出“焚神灭天”,技压群雄,当之无愧的接任武林盟主。

    武林各大高手在云顶山庄的大厅内,欢庆武林盟主的诞生,江湖有望。

    突然,朝廷大军袭来,大家陷入了与大内高手的苦战中。打斗了几个时辰,由于对方人数众多,武林高手不敌。诸葛芸珏,宇文云姬,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四人且打且退。

    不久,四人便被朝廷大军团团围住,眼前被大军围困,身后万丈悬崖。四人誓死不降,双双跳崖明志。

    好在四人吉人自有天相,虽然都身受重伤,但一息尚存。来山上捡柴的司马雪舞救了上官芸韵和诸葛芸珏,上山打猎的欧阳云溪救了宇文云姬和夏侯云霆。

    司马雪舞住在云顶山的阳面,父亲早逝,和老母靠上山捡柴相依为命。欧阳云溪住在云顶山的阴面,母亲早逝,和父亲打猎维持生计。

    云顶山庄一役后,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于江湖中消失了。旧朝朝廷皇帝任命了一个傀儡,当了新武林盟主,完全的掌管了各大江湖人士行踪。

    四人虽一息尚存,但是都失忆了。被司马雪舞救活的诸葛芸珏和上官芸韵,被司马雪舞误以为是夫妻。被欧阳云溪救活的夏侯云霆和宇文云姬,也被他误以为是夫妻。

    有了两大武林高手的帮助,司马雪舞和欧阳云溪的捡柴和打猎,变成了相当简单的事。

    就这样,失忆的四人,被云顶山的阴阳面隔开了。错位的爱情,让他们感到身边人好陌生。司马雪舞的母亲告诫她,山的背面都是食人的妖怪,让她有生之年千万别去。欧阳云溪的父亲也这样告诫着他,让他莫做傻事。

    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司马雪舞和欧阳云溪,当然是把他们二老的话抛诸脑后了。

    一天,欧阳云溪打猎途中,追赶一只野猪,跑到了山的阳面。看到一个捡柴的姑娘,长得甚是美丽,心里喜欢的不得了。

    二人放下手里的东西,交谈了起来,彼此都产生了好感。最后,二人约定以后天天,到此聊天谈心。久而久之,二人便分不开了,便在二人父母的见证下拜堂成亲了。

    昔日江湖中的四大家族管事人,第三次聚首,有点尴尬,各自牵手的都是对方的挚爱。一对新人,在大家的祝福声中,进入了洞房。

    傍晚时分,四人在山边,望着晚霞,交谈了起来。

    “我听说你们也是从山上坠落,被他们救下的,是吗?”诸葛芸珏问道。

    “是的,你们也是吗?如果真是的话,我们极有可能认识彼此呢!”夏侯云霆握着宇文云姬的手回答道。

    “认识就认识吧!我现在很幸福,过去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只在乎现在。”上官芸韵偎依在诸葛芸珏怀里幸福的说道。

    “过去的事情,还是记得为好,我们是被别人推落山崖的,必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宇文云姬挣脱夏侯云霆的手说道。

    “说的也对,我们还是尽快恢复记忆为好。”诸葛芸珏推开依偎在他的怀里的上官芸韵说道。

    经常的见面,让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重。

    朝廷对昔日四大家族管事人的离奇失踪,一直都没有停止搜寻。他们不在云顶山四周搜寻到,四大家族管事人的尸首,誓不罢休。

    一日,四人在云顶山上散步游玩,突遇大批朝廷士兵。朝廷大军一看,是昔日四大家族管事人,不由分说,大军便杀了过去。

    幸好四人武功仍在,这些虾兵蟹将自是不用放在心上。朝廷大军不久便被击垮,四下逃窜。

    朝廷大军被昔日四大家族管事人,打得溃不成军。这件事传到了旧朝皇帝耳中,他便派出全部大内高手,前往云顶山,势要铲除昔日四大家族的管事人。

    双拳难敌四手的昔日四大家族管事人,被近百名大内高手击落水中,重伤在身的四人,在水中沉落。

    击落水面,巨大的冲击,使得四人恢复了记忆,睁开双眼,运用内力从水中飞身而出。

    四人合力,将大内高手全部杀死。四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地盘,重整势力,江湖四分天下的格局,再次重现。至于那个旧朝皇帝任命的傀儡武林盟主,自然被新任武林盟主诸葛芸珏,一掌劈死了。

    再次聚首的四人,看到这破败的江湖,已无心儿女情长,一心想要再现江湖曾经的辉煌。

    历经三年的修整和反抗,江湖从朝廷的绝对控制中得以挣脱。四大家族管事人的壮举,被各大江湖人士争相传颂。

    入夜,风云客栈内。

    都三十多岁的四人再次重聚风云客栈,乔装打扮后的四人,自然没有被江湖中人认出。

    夏侯云霆率先发问,打破了四人的尴尬。

    “上官大小姐,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看着还是十六岁,我与你风云客栈初遇时的模样?想必是用了不少名贵胭脂吧?”夏侯云霆问道。

    “云霆少侠,你这眼角纹路。在我看来,快赶上那六旬老人了。”上官芸韵取笑道。

    “什么?六旬老人?不可能!我看看,我看看。”夏侯云霆说道。

    谈话间,夏侯云霆惊恐万分的搜寻着包裹内铜镜,照看着自己的眼角部位。

    “哼!哪有什么眼角纹路?让你瞎说!”夏侯云霆轻轻捏了下上官芸韵的脸庞说道。

    “我说有就有,你说有没有?”上官芸韵浅笑问道。

    话音未落,上官芸韵就追赶着夏侯云霆,她也要捏一下他的脸庞。

    “有,你说有就有。我说大小姐,你别再让我等了。我们都已年纪不小了,今年你就与我拜堂成亲吧!”夏侯云霆说道。

    说罢!夏侯云霆双手抱起,正在追赶着他的上官芸韵,并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那就看你表现喽!”上官芸韵伸手暗示道。

    上官芸韵伸出右手,暗示夏侯云霆搀扶着她,出去购买名贵首饰和胭脂水粉。

    “女王大人,臣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请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夏侯云霆牵着上官芸韵的纤纤玉手,作别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说道。

    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这对欢喜冤家,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这对痴男怨女的情爱之路,依然不太明朗。

    风云客栈内,诸葛芸珏与宇文云姬,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酒桌,对坐了下来。

    “你还好吗?”诸葛芸珏问道。

    “嗯!挺好的。”宇文云姬说道。

    “那就好。”诸葛芸珏说道。

    “你呢?”宇文云姬问道。

    “我?我也挺好的。”诸葛芸珏说道。

    “那,你夫人也挺好的吧?”宇文云姬问道。

    “夫人?自从遇见了你,我哪还会娶他人为妻。”诸葛芸珏说道。

    “怪我喽!我又没拿着刀,架在你的脖子上,逼着你,让你不娶夫人。”宇文云姬心里乐开了花说道。

    “不怪你!只怪你我父辈,那几十年的恩怨情仇,让我们有缘无份。”诸葛芸珏握紧手中玉佩掩泪作别宇文云姬说道。

    “别走!别走!我们还有几个十年?我怕我会,等不到你的回头。”宇文云姬心痛不已,望着那远去的,诸葛芸珏背影哭喊道。

    诸葛芸珏深知,是自己的父亲抢走了她宇文云姬的娘亲,并让她的父亲身患重病,不久便永远的离开了人世。是他的父亲,让她痛失至亲。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如此可恶的人,自己身为他的儿子。他不应再靠近她一步,伤害她分毫。

    “为何不娶我?”哭作泪人的宇文云姬,握紧手中的玉佩问道。

    风云客栈一别,五年又过去了,昔日江湖四大家族的管事人,都已四十余岁了。

    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结婚生子,新江湖四大家族的管事人已经有了俩了。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二人还是你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夜夜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二人彼此深爱着对方,却因为彼此父母的那些恩怨情仇,而无法在一起生活。

    “芸珏兄弟,还没想明白呢?都四十岁了,你还想要再想个十年不成?”夏侯云霆看着发呆的诸葛芸珏问道。

    “没,想明白了,这辈子就这样吧!下辈子我定不负她情深一片。”诸葛芸珏颇感无奈的说道。

    “这样也好,那就把她给忘了,赶快娶一个老婆,新四大家族管事人,兄弟我生了俩,剩下的就看你和宇文云姬了。哦!不对。”夏侯云霆一脸尴尬道。

    “没事,我都忘了,我会努力的。”诸葛芸珏说道。

    “启禀盟主!边关告急,外敌屡屡侵扰我朝边境,如今他们竟在我朝国土上,打家劫舍,实在不能再容忍他们的胡作非为了,盟主!。”一名江湖中德高望重的老者说道。

    “对!劝说不听,就打他们,打到他们心服口服为止!”上官芸韵怒不可遏道。

    “夫人说的极是!我们四大家族管事人,带领江湖中人打过去吧!我们昔日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好久没聚首一处了,我都有点想我那宇文云姬妹妹了。”夏侯云霆大声建言道。

    诸葛芸珏面露难色,似乎又被夏侯云霆戳中心中痛处。

    上官芸韵给夏侯云霆使了个眼色,他夫妇二人便作别了武林盟主诸葛芸珏。

    旧朝边关的战事,越发不受控制。昔日四大家族的管事人带领江湖中人,及时赶至边关,暂时控制了边境战乱。

    外敌首领提出联姻,愿嫁首领长女南宫玥狸与那江湖中的武林盟主诸葛芸珏,换来双方边关未来百年的和平共处。

    碍于江湖中人齐声赞同,武林盟主诸葛芸珏勉强答应了这门婚事。

    深夜,旧朝边关城墙高处,冰天雪地。

    夏侯云霆手握极品美酒,他要前去找他那一辈子的兄弟诸葛芸珏谈心。

    “真的忘了她了吗?”夏侯云霆饮酒问道。

    “忘了,当然忘了。不然我怎会答应外敌首领,迎娶他的爱女南宫玥狸呢?”诸葛芸珏反问道。

    “你跟我急什么啊?我就是问问,我担心你是碍于江湖中人的压力。如果你是真的忘了,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夏侯云霆颇感欣慰的说道。

    深夜,旧朝边关议事堂屋内,暖意袭人。

    上官芸韵手握极品美酒,她也要前去找她那一辈子的朋友宇文云姬交心。

    “忘了他了吗?”上官芸韵饮酒问道。

    “该忘了,他明天便要迎娶,那惊为天人的南宫玥狸了。”宇文云姬心碎不已的说道。

    “不!这不是我认识的云姬妹子,会说出口的话。回想一下我们四人的初遇,你们是如此的爱着对方。可是现如今呢!他纠缠于上一辈人的恩怨情仇,无法释怀。你却在他的身后,苦苦等他转身回头。你们二人,一个以为对方不会走,一个以为对方会挽留。你们如此这般残忍的,折磨着对方不累吗?我一个局外人,看着都好累。”上官芸韵劝解道。

    “我做了一切我力所能及的,如果我们还是错过,那就和他常说的那样吧!我们这是命中注定,我们注定有缘无份。”宇文云姬颇感委屈的哭喊道。

    “不!因心有不愿,故逆天改命。那才是我认识的云姬妹子,现在的你,不是!不是!”上官芸韵痛饮壶中美酒,将酒壶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撕心裂肺的叫喊道。

    “呵!逆天改命?别说笑了,你我都是凡夫俗子,我们做不到的。”宇文云姬生无可恋的说道。

    “我们,真的,做不到吗?”醉酒的上官芸韵走到门口处,回头对酒桌上已经哭作泪人的宇文云姬问道。

    次日,联姻婚礼如期举行,宾客满座。

    诸葛芸珏衣着红妆,宇文云姬却没有来。他望着手中他们初遇时,彼此没来得及互相换回的玉佩,回忆着过去有关于她的一切。他泪如泉涌,他不愿再想起过去的种种,那会让他生不如死。

    世人皆言,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们忘却了,只因那男儿未到伤心处。

    午时,诸葛芸珏房间内,暖意袭人。

    听夫人上官芸韵说,今天他夏侯云霆的兄弟,诸葛芸珏格外俊美。他便手握极品美酒,前来一探究竟。

    “呦!这么开心啊!都喜极而泣了。”夏侯云霆饮酒浅笑道。

    “没,她来了吗?”诸葛芸珏擦拭掉眼角的泪水问道。

    “没,估计她回去了吧!别想那么多了,估计她也想开了吧!听兄弟我一句劝,你就在此好好的,等待迎娶那惊为天人的南宫玥狸吧!兄弟我那剩下的两个,新四大家族管事人,可就靠你和我那钥狸妹妹了。”夏侯云霆拍了拍诸葛芸珏的肩膀,劝他想开点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诸葛芸珏欣慰道。

    “你,真的,没事吗?”夏侯云霆行至门口处回头问道。

    “没事”诸葛芸珏无力的说道。

    午时,旧朝边关城墙高处,冰天雪地。

    从夫君夏侯云霆口中得知,今天她上官芸韵的朋友宇文云姬失魂落魄。她便手握极品美酒,前去安慰一二。

    “真的不去看看他吗?我听他的贴身丫鬟说,他今天衣着红妆,格外俊美。”上官芸韵饮酒浅笑道。

    “不了,你自己去看看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宇文云姬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好吧!我去了,你要是想开了,就去看看他吧!他的红妆,我一直以为,他只会为你一人而穿起呢!”上官芸韵行至门口处回头说道。

    “知道了”宇文云姬仿佛整颗心被撕裂般无力的说道。

    宇文云姬眼中的泪水,就在上官芸韵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她终于控制不住了。她哭了,哭的是那么的绝望,那么的无所顾忌。她不愿,他迎娶他人。可是她又疑惑,如果他是真心愿意迎娶他人呢?她不愿承认,那是真的。因为她清楚的记得,他对自己说过,他自从见过自己后,此生便不会再迎娶他人了。

    “吉时已到!”

    随着旧朝媒婆的这一句大声喊叫,一对新人在两国众人艳羡不已的目光下,互相搀扶着跪下,要进行旧朝的拜堂成亲仪式。

    “一拜天地!”

    她没来,他失望的,跪拜着。

    “二拜高堂!”

    她没来,他绝望的,跪拜着。

    “夫妻对拜!”

    “我反对这门亲事!”宇文云姬出现在众人面前,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她来了,他浑身充满希望的,站起身来。

    诸葛芸珏用尽他全身的气力,去拥抱着宇文云姬。他怕,他怕她再次离他而去,不再回来。

    “快放开我!我快被你抱死了,松开我,让我喘口气。”宇文云姬颇感喘不上气的说道。

    “我不,我偏不,我要一直紧紧的拥抱着你。那样的话,你才不会离开我。我想明白了,我不会再理会上辈人的恩怨情仇了,我只要你。对我而言,只有你,才是我此生不可或缺的。”诸葛芸珏释然道。

    说罢!诸葛芸珏把宇文云姬拥抱的更加用力了,他生怕自己一松手,便会永远的错过,他的一生所爱。

    “好!好!好!我答应你,我再也不离开你了。”宇文云姬像哄孩童入睡般的,抚摸着诸葛芸珏的头发说道。

    “来!首领大人,我们好好的聊一聊!显而易见,他俩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果您逼迫他迎娶你的爱女南宫钥狸,那您的爱女南宫钥狸,是不会拥有幸福的。”夏侯云霆对外敌首领劝解道。

    “不行!不嫁给他,嫁给你?”首领问道。

    “您看行,那就行吧!我反正无所谓的。”夏侯云霆心里乐开了花应允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让老娘我听听!”上官芸韵拧着夏侯云霆的耳朵呵斥道。

    “没,我没说什么,我什么也没说。是不是啊?首领大人?”夏侯云霆给外敌首领使了个眼色,哀求他救命道。

    “也罢!有情人终成眷属,实属不易啊!”外敌首领同意了诸葛芸珏的退婚说道。

    这边一对欢喜冤家,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二人手握极品美酒,来到外敌首领面前,对其拼命敬酒。二人想把他灌醉,把他尽快送回边关外。二人生怕他突然反悔,不愿成全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这一对神仙眷侣。

    那边一双痴男怨女,诸葛芸珏与宇文云姬。二人看酒桌上的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正在拼命的灌着外敌首领喝酒,便大笑了起来。二人不喜吵闹之所,便携手走到屋外的走廊内。

    “你不是走了吗?”诸葛芸珏问道。

    “你在这儿,我还能往哪儿走呢!”宇文云姬说道。

    “可我们都老大不小了,你还愿意嫁给我这个糟老头子吗?”诸葛芸珏问道。

    “愿意!当然愿意!我还怕,我这个老女人,你不愿意要了呢?”宇文云姬说道。

    “要,你再老,我也要。”诸葛芸珏一把抱紧宇文云姬入怀说道。

    “看着他俩这样,真好。二人情爱之路,虽磕磕绊绊半生,所幸最终没有错过彼此,实属不易啊!”上官芸韵饮酒感叹道。

    “别呀!我们夫妇俩的压力可就大了,新四大家族的管事人,剩下的两个,还得靠我们夫妇俩。”夏侯云霆叫苦不迭道。

    “跟你说!老娘是不生了,要生,你自己生去吧!”上官芸韵痛饮美酒怒斥道。

    “好好好,不生了,不生了。夫人你少喝点,你都喝醉了。”夏侯云霆劝说道。

    “胡说八道!老娘怎么可能会喝醉,拿酒来,我还能喝…………”上官芸韵醉倒在酒桌上说道。

    曲终人散,盛筵难再!

    夏侯云霆看着空无一人的筵席,便背起醉倒的上官芸韵,回房入睡去了。

    夏侯云霆刚出房门,发现天空飘起了雪花,便放下上官芸韵,为其披上了自己的外衣。

    在夏侯云霆背着上官芸韵回房的路上,他想起了二人风云客栈针锋相对的初遇;想起了二人比武招亲身体接触的相知;想起了二人花前月下把酒言欢的相爱。他坚信,二人以后还会有数不尽的甜美回忆。待有朝一日,二人老去,可以用余生慢慢的去回味。

    “霆霆!人家不冷,人家不要你的外衣,人家怕你会冷。”夏侯云霆背上的上官芸韵闭着眼睛说道。

    “韵韵!霆霆不冷,韵韵不冷,霆霆就不会觉得冷了。”夏侯云霆侧脸对背上熟睡着的上官芸韵说道。

    不久后,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二人拜堂成亲了。

    这旧朝江湖的四分天下,如今成了他诸葛芸珏和夏侯云霆的平分天下,江湖也迎来了久违的风平浪静。

    五十余岁的旧朝昔日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再次聚首风云客栈,客栈掌柜慕容奎煞,老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但是当他看到曾经熟识的四人,还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在风云客栈掌柜慕容奎煞的眼中:

    曾经的上官大小姐,不再趾高气昂,变成了一个贤妻良母,专心照顾一双儿女的一切。

    曾经心怀天下,要成为江湖至尊的夏侯云霆,不再贪图那无上的权力,安心做一个慈夫惠父。他不再关心那些江湖排名,让那江湖中的一切都自然发生,甘心做一个世俗之人。

    曾经终日活在上辈人阴影里的诸葛芸珏,不再纠缠上辈人的一切得失。他走出了阴影,和宇文云姬一起,远离江湖,寄情于山水,潇洒一生。

    曾经江湖第一美人的宇文云姬,不再在乎她那惊为天人的容颜,一心守在她最爱的人诸葛芸珏身边,与其举案齐眉。

    四位花甲老人,坐在酒桌之上,不再是昔日那快意恩仇的江湖剑客,也不再是昔日那叱咤风云的家族管事。四人也没有像昔日那般,好酒好菜,摆满酒桌。而是一壶茶,四人品,品那各自人生最大的幸事。

    夏侯云霆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知足常乐的心态。

    上官芸韵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众生平等的自知。

    诸葛芸珏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豁然开朗的释怀。

    宇文云姬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矢志不渝的坚守。

    很多年后,七十五岁的诸葛芸珏,正在逗着自己的孙子玩耍。他身边的一生所爱宇文云姬,由于太累了,便躺在了椅子上,满脸幸福的熟睡着。

    看着眼前的爱人,诸葛芸珏的思绪,在回忆的长河中漂泊着。他满眼看到的都是二人的甜美回忆,是二人风云客栈初遇时的青涩懵懂,是二人比武招亲相知时的情投意合,是二人云顶山庄相爱时的情意绵绵,是二人边关守城相守时的缘定三生。这一切的一切,感觉就在昨日,是那么的清晰可见。

    诸葛芸珏还记得,当初风云客栈内,他看到宇文云姬的第一眼,便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了。

    “芸珏,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啊?”宇文云姬睡醒了,看着一直盯着她的诸葛芸珏问道。

    “因为你是我此生最爱的人啊!”诸葛芸珏握紧宇文云姬的手说道。

    “何以见得?”宇文云姬问道。

    “回顾过往的一切,我们的情,缘起于你的那场比武招亲。我赢了比武招亲,却没有娶你。我们的交谈并不算多,但是你问我的每一句话,我一直都铭记在心。”诸葛芸珏说道。

    “我问的那些话?你又准备如何答我呢?”宇文云姬问道。

    “当初,你问我,为何救你?我答你,是因为风云客栈,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无法自拔,救你便成了我本能的反应;当初,你问我,为何不娶你?我答你,是因为你是如此的完美,我自知配不上你。而且你我父亲是死敌,我们在一起无望,我便不再奢望;当初,你对我说,你反对这门亲事!我答你,我定生死不离,与你携手共度余生。无论天下如何动荡,我定护你周全,共度幸福余年。”诸葛芸珏说道。

    “你后悔吗?”宇文云姬问道。

    “无悔此生!眼看着我们的生命,快要走到了尽头,那你又后悔过吗?”诸葛芸珏左手中握紧当初风云客栈,与宇文云姬拿错的玉佩反问道。

    “我自不悔风云客栈与你相遇,不悔云顶山庄与你相知,不悔边关守城与你相守一生。”宇文云姬右手中握紧当初风云客栈,与诸葛芸珏拿错的玉佩回道。

    很多年后,一双壁人,在两对耄耋之年的老人注目下,喜结连理。

    属于旧朝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的日子,都过去了,属于他们后代的日子才刚开始。

    依旧是那个风云客栈,依旧是客栈掌柜的那一句“客官您,里边请!”……………………

    剑出鞘,恩怨了,谁笑?

    风云客栈,风似刀,骤雨落,宿命敲。

    任武林,谁领风骚,我却只,为你折腰。

    “好!精彩!精彩!”风云客栈的众客官拍手称快大喊道。

    背身而坐的付桓旌和梦颖蔷,各自饮完杯中茶水,便背身各自回房了。

    回房中的二人,发觉这幻界奥登城,实在太过无趣,便决定下一站的游玩地点——遮瑕城。

    幻界五方国界的鳏王爷梦返年属地遮瑕城,崇尚武力,武将无数。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下轩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下轩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下轩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