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耶律凰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毒凤天下:将军不许走 第三十八章 耶律凰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回去的时候,又看见了那些一起“同来”的女子,此时的她们似乎早已忘了自己是怎么被骗过来的,好似能活着就是面具男给的最大恩赐。

    “公子,你回来了?”一个略显惊喜的声音。

    抬头去看,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女子,不明白她怎么会愿意跟在这个冷酷的面具男身边。

    “发什么愣呢?赶快回去把你这身衣服换了,都熏了我那么久。”一个男声,这里除了面具男还能有谁。

    熏?还不是他让人找来的衣服!我暗自在心底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眼睁睁看着眼前男子簇拥一群女子离去,其中有几个女子还不忘睨我几眼,就是那种胜利之后炫耀的眼神。

    我哭笑不得,她们以为在一匹狡猾的狼身边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吗?就不怕无缘无故身首异处吗?我叹了一口气,自己都自身难保,哪还有闲心管她人。

    他的确是一匹狡猾的狼,我得尽快想办法离开才好。

    后来听说,那晚宴罢本应该回来的轿子并没有回来,下人竟和轿子竟凭空了一般。然后之后的几天,面具男也不见了。那些女子得起闲来,就开始聚在一起,说什么面具男到底长得什么样,什么身份等等,好奇归好奇,说归说,但也没人敢去揭了他的面具。

    我实在懒得听,抬腿正要离开,却被一个女子拉住,是上次那个眉清目秀的女子。

    “别走呀,说说那次你们出去都做了什么?”此时的她似乎变了一个人,目光凌厉,一点儿都没有昨日的温柔。

    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被打翻的醋坛子。或许就是。

    “是呀是呀,你倒是说说……”其他女子的注意力也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喂,难道你们忘了是怎么被迷晕骗到这的?那个面具男是你们的恩人吗?你们都只是棋子而已,难道还妄想嫁给他?”一口气将憋在腹中许久的话都吐了出来,终于舒坦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吓住了,她们都愣愣地看着我……不,是看着我身后。

    面具男!

    “你跟我来。”

    “一下、两下、三下……”

    “十四……二十……”

    我咬着唇,忍住屁股上的疼痛和要冒出来的眼泪,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招惹到他了。

    “这是我专门让人做的柳鞭,软却不失力道,既不会伤到筋骨却不失痛楚。”这话从他口中说出,仿佛云淡风轻般的残忍到了极致。

    直到再也支撑不住,我倒了下去。在昏迷的一刹那,我暗暗发誓,如今的一切,我定会加倍还给他!

    等我屁股伤好得差不多,可以下床的时候,已是十日之后。听说,那些女子已经托佐大人送到了宫中。

    心中疑惑,为何没有把我和她们一同送入宫中?难道是因为屁股的伤?在院中站了许久,也没有想出所以然来,也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一心要想着找皇上报仇,一心想着要给面具男好看……可是,自己貌似一直都是钉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看来,不能再拖下去了……只是在人生地不熟的东兀朝,即便自己能逃得出去,可是凭一己之力在陌生的地方又要如何生存下来?我忽然想到一个人,只是……他似乎不认得我了,头疼。

    我就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面具男怎么会好心养一个病人在自己家中,他虽然没有把我安排到王宫之中,但是却被安排到了一个落魄的王爷家。本来打算进宫找耶律净的想法也不得不先放一放了。

    面具男临走时一再告诫我,我的主要任务,就是监视那个所谓的落魄的王爷。就在我怀疑他为什么就坚信我一定会为他卖命的时候,他忽然说了句“我在你们每个人身上都种了毒”才明白过来。怪不得他那么放心我们。

    根据面具男给的路线,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终于看到了这座府邸。四周设有院子,但是除了比和平常百姓家大了许多之外,并看不出这竟然是一个王爷的府邸。

    敲门,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从门缝里探出头来,“请问您是哪位?”

    我憨笑一下,“我逃难至此,听人说你们这里缺人手,所以……”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好吧,你跟我来。”

    心中暗喜,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进去了。听面具男说,这王爷府一直缺人手,但一直没人敢进去。问他原因,他也只是神秘一笑,“你进去就知道了。”心想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也比待在他身边,整天担心小命不保强多了。

    进去了才发现,这个院子并不像我之前见到过的,它显得过分冷清和……没有人气。

    瞬间脑子里冒出什么妖魔鬼怪的故事来,再抬头去看前面那个类似管家的管家,忽然就觉得他随时都右可能回头来张开血盆大口。我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带路的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直到推开一扇门,进去说了什么又出来,然后让我进去。我犹豫了一下,长舒一口气才迈开步子,管它妖魔鬼怪,进去就知道了。

    眼前是一面很薄的纱帘,隐约可见里面椅子上坐着一个人,不,是轮椅!然后,那轮椅动了,纱帘被掀开,入眼的是是一位……一脸黑疤的男子。而且这些疤印凹凸不平,让整个面目更显得可怖起来。

    我忙低下头,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不过还好,并不是什么鬼怪。看来他就是先皇的的大儿子了。听面具男说,这位大皇子就是因为当时身上起了天花,随后请求皇上封为王爷,退出皇位的竞争权。如今这疤印,正是治好天花之后留下来的。后来,皇上便封了他为凰王爷——耶律凰。

    “抬起头来,你很怕我吗?”

    我咬牙,摇头,然后抬头看向那双灰色的眼睛,心中暗暗为自己打气,就算面目再怎么可憎,也比那个的面具男的心白许多。

    “等我再多看几眼就不怕了。”我定定地盯着那双眼睛。

    他似乎有点诧异,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我想如果这张脸没有被毁掉的话,他笑起来一定是好看的。

    “好,你就留在这里吧。”

    然后,我就顺利的进入凰王府,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踩了狗屎运。

    经过后来几天的观察,发现这位凰王爷的日常极其简单。每日辰时用完膳之后,不是和那个管家下棋,就是去池塘边喂鱼,再者就是弹古筝,几乎和外界没有往来,也没见过其他下人。

    这里,仿佛被所有人遗忘了一般。

    我想不出,这样简单的人会有什么诡异的异常举动,还需要我去监视他。难道面具男以为,人人都像他那样腹黑吗?

    等等,说到异常,倒有一点我觉得奇怪的地方,不过这应该算不上诡异的举动吧。

    就是每当月刚上梢头的时候,他就会在池塘边坐着,而这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其实也就是什么也不做,就只是静静的望着湖面,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一开始我还会在远处陪他坐一会,到最后困得不行,就回去了,他也不拦我。我就是要该吃吃该喝喝,面具男让我为他卖命,难道我就会老老实实卖命吗?怎、么、可、能!

    愤愤在心底说出这四个字,继续安然入睡。

    当第二日清晨,照常去服侍他用膳的时候,管家说王爷出门了。我只得闲闲地坐在池塘边,忽然想起什么,往前一趴,想一探究竟。

    这池塘里难道有什么秘密?

    池塘的水很清,偶尔会游过来几条鱼。除此之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稀奇的东西。叹一口气,失望地抬头,却对上一双黄褐色的眼睛,吓得我回退不及时,就那么硬生生地掉了进去。即便已经入春,池水仍是那么冰凉刺骨。

    “我……我……不会游水……”说完这句,就再也说不出话来,水呛得没法呼吸,更别说开口了!

    只是……只是……,为什么岸上的那个人无动于衷呢,那个明明可以笑起来很好看的人。

    没多大一会,眼前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任自己如何努力,都看不到一点明亮的地方。

    头疼,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似曾相识的天花板,竟然一瞬间想不起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这是第几回从黑暗中醒来了。

    “面具男?”怎么是他!因为太过惊讶,竟然叫叫出了声。

    我又仔细瞅瞅这个房间,终于想起来了什么,难怪那么眼熟,这……这明明就是面具男的房间!

    我怎么又回来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他发现你的身份了?”

    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做呀,就是多看了几眼他的池塘。还有,那位王爷发现我的身份了?他是怎么发现的?就在我脑筋还没有转过来的时候,面具男又发话了,“我从来不养无用的棋子,既然你被送了回来,那就……”

    “等等!”忽然意识到他接下来可能要说的话,我不禁脱口而出。

    “等什么?”他不屑一笑,仿佛在看我还要如何苦苦挣扎。

    是,我承认我现在开始贪生怕死了,可是,那又怎样。脑袋在飞转,终于想到什么,“ 我发现一个王爷的秘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毒凤天下:将军不许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毒凤天下:将军不许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毒凤天下:将军不许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