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收购依林,三老板脸给打狠了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超级科技工业正文卷 第451章 收购依林,三老板脸给打狠了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五分钟后,刘林坐了起来,思索着这件事应该怎么操作比较适合,这安安提的要求自己好像没办法拒绝,况且自己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不知道程俊玲那边怎么样了。

    那才是重点。

    毕竟这需要硬件支持,不是游戏随便安装一个APP就行了。

    “老公怎么了?”周颖看着刘林坐了起来,又不说话好像在想什么东西,奇怪的问道。

    “媳妇...”刘林扭过头,看了眼周颖,开口道:“安安你还记得吧。”

    “怎么了?”周颖点点头,安安不就是刘林开发的人工智能么?

    怎么可能不记得。

    怎么又出什么岔子不成?用询眼神看着刘林。

    “它开发了个健康助手,在技术上有点难度,我在想应该怎么操作比较合适。”刘林解释道。

    “健康助手?做什么用的?”周颖一听刘林说安安自己开发的产品,好奇心爆蹦,蹭了过来。

    “就是利用弱化版的超离磁场,监控人体的各种数据......”刘林把安安弄的健康助手的运行原理和功能跟周颖解释了一遍。

    “这也行?能实现吗?”周颖眼睛瞬间变大,不可思念的看着刘林,脸上写着几个字(我读书少,别骗我。)

    刘林确认地点点头。

    周颖停了半响,最后冷静了下来道:“你意思是想让这个产品移植到手机上,让人人都能用上?”

    “对,现在我想直接把硬件镶到手机主板里,这样就方便很多,这样一来也不有考虑添加硬件,还要重新设计手机结构这些问题了。”

    “需要我做些什么吗?”周颖想了想,如果这产品真有那样的功能,那绝对是一个引爆市场的爆款。

    这年头,谁不想自己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如果有这样一个随时随地可以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的工具,谁不想拥有。

    就像手机一样,天天都要用,天天都要玩。

    “我在考虑这件事应该怎么操作合适,现在全世界都盯着我们,如果我们一动,那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未必是件好事。”

    “你意思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周颖秒懂刘林的意思。

    “这样最好,最起码这产品上市的时候,不会有人故意找茬。”

    “这有什么好怕的,就以我们公司,明白正大的公布就行了,这样一来,反而更方便推广。”周颖直接投了个反对票,想了下又问道:“老公,你这个产品是免费软件还是收费软件。”

    “当然收费了。”刘林看着周颖道:“怎么有问题?”说完考虑着周颖以自己公司发布的可行性。

    “那你想怎么办?”

    “现在安安刚才跟我说,他想把依林科技收购过来,用来运营这个产品。”

    “依林科技?”周颖皱了下眉头,感觉好像在哪听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对,怎么,丫头你忘了。”刘林左手在周颖眼前晃了晃,道:“依林科技的老板叫林松,我们还碰到过两次,依林科技的产品就是手机助手,还向我们推销过的,你忘了。”

    “哦,你说的是他啊,我想起来了...”这时周颖心头浮现出整天西装一副成功模样的林松,有点不解的问道:“我记得之前他跟我们说过,他们公司估价是5亿美元吧,现在不是更高了?我们收购回来划算吗?”

    “之前值五亿,不过现在不值钱了,因为马上就要破产了。”刘耸耸肩。

    “真的假的?”周颖吃惊的看着刘林,这才多长时间啊,就没了?

    要知道之前可是报价五亿的呢,单位还是美金。

    等于三十多亿了。

    “应该是真的,你看安安都把资料发给我了!”刘林把安安整理出来的文件包,转发到周颖微信上。

    “我看看。”周颖好奇的点开文件包,慢慢的看了起来。

    五分钟后,周颖满脸不可思议的放下手机,有点无语的道:“依林科技就这样没了?”

    “嗯,这就是没有核心技术的下场,只要资金链一断裂,基本受不起任何冲击,跟一盘散沙一样,风一吹就随风飘扬。”

    “对于这样的企业来说,只能不停的炒作,把市场做大,然后上市圈钱,之后再炒作,不停的占领市场,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去。”

    “说白了就是不停的烧钱,哪天把钱烧完了,就倒了,上次他不是跟我们说好像成了小米的预装软件吗,可能没谈成。”

    “应该是的。”周颖想了想,对刘林道:“老公你准备怎么运作,怎么把这家公司收购过来?”

    “刚才我看了,依林科技的股东非常复杂,有好几家M国的财团,明着收购估计有难度。”

    “我打电话问下,看看那林松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方便出面,但是他自己出面那问题应该不大。”刘林想想道。

    “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周颖给刘林丢了个白眼,好笑地道:“安安整理出来的资料,好像并没有那林松的联系方式哦。”

    “额...有时候安安就不靠谱,下次得好好说说他,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漏掉。”刘林一时也只能死鸭子嘴硬了,把锅甩到安安头上。

    一个跟小孩子一样智商的人工智能,想当一个成年人使用,那不现实。

    “嘿嘿嘿......”周颖看到刘林吃瘪,用手捂住小嘴,轻笑了起来。

    刘林看着周颖嘚瑟的脸表情,不服气地道:“我没有,但我不是有一帮手下,他们有不就得了。”

    “之前顾清他们不是联系过么,联系方式自然不成问题。”刘林手一伸把周颖香喷喷的身体搂了过来道。

    “哥哥,你又说安安的坏话!”安安不满的从声音多手机中传了出来:“不是安安没有那依林科技前老板林松的电话。”

    “而是,那林松已经不是依林科技的老板了,被那些股东踢出局了,新的负责人还不定下来,所以我才空出来的,不然安安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再说他们的办公电话我不是写有么。”这安非常不服气地道。

    “安安你先去玩。”刘林脸色一垮,有点不自然的看了眼周颖。

    “哈哈哈......”周颖嘿嘿嘿偷偷的笑了起来。

    “安安你先去玩。”刘林对安安道,一会周颖要笑死自己,便又重复了一遍。

    “哦哦哦...那哥哥不可以在我背后说我坏放哦,我会听到的哦。”

    “行行行,哥哥不说!”刘林急忙保证道,说完看了眼周颖,感觉要找回场子,便道:“我问人行不。”

    “有本事你别问。”周颖乖巧的在刘林怀里拱了下,让自己姿势更舒服一些,心里虽然美滋滋的,但脸上却不服输地道。

    “我没本事,可以了吧,我的小美女!”刘林好笑的看着这时跟一个小女孩没啥区别的周颖,最后从手机里翻出顾清的电话,直接按下拨号键,直接打开扩音

    “嘟,嘟,嘟......”

    “老板,我是顾清...”响了十几声,顾清的电话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顾经理,我向你要个联系方式。”

    “老板你说?”顾清疑惑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依林科技你还记得吧,他的老板叫林松的。”刘林直接开口问道。

    “老板你稍等,我要查询一下,等我两分钟!”

    “好的!”刘林看着像个小猫一样靠在自己怀里的周颖,手搂着她的腰的手,慢慢的向上移。

    “......”刘林的小动作,周颖马上感觉到了,咬一牙,丢了一框白眼给刘林,忙着抓住他的手。

    “老板,你记下......”

    “好的...”刘林说完,给了个周颖示意的眼神。

    周颖自然能明白刘林的意思,咬了下嘴唇,最后无奈的放开刘林的手,拿起桌子的上手机。

    “顾经理你可以说了。”刘林看着周颖已经准备好,心里得意的一笑了,手给松开,自由了,那自然去了它应该去了地方。

    周颖自然看到刘林不老实的手,感觉到一紧,全身一软差点叫出声音来,脸上一片红霞。

    “老板,林松的电话是:1354785XXXX。”

    “好的,1354785XXXX,没错吧?”刘林看着周颖的手机屏幕,重新确认一次之后,问道。

    “老板对的。”

    “好,那就先这样。”刘林确认没问题后,便把手机挂掉。

    “大坏蛋,你就知道欺负我!”周颖确认刘林挂了电话后,一个翻身,把刘林压到沙发上,脸上红霞还没消,气鼓鼓的道。

    “丫头你给我小心点,信不信一会我揍你。”刘林看着周颖的动作,一点反抗的动作都不敢有,没办法人家肚子里有两个自己的宝宝呢。

    “哼,我才不怕。”周颖自然知道刘林担心的时候什么,把嘴靠在刘林的耳边,喃喃地道:“我家的笨蛋,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那你给我坐好。”刘林板起来脸。

    “嗯...”周颖也知道刚才自己估计吓到刘林了,老老实实的坐好,等刘林坐了起来,便又钻里了刘林的怀里。

    “.....”刘林怕这丫头等到掉到地上,赶紧用一只手搂着,别一只手,按下林松的是电话。

    “嘟,嘟,嘟...”

    “喂,哪位?”一个疲倦,又无力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林松先生吗?我是刘林!”

    “你好,刘林?”手机的另一端的林松,皱了下眉头,一时想不出来,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一个叫刘林的人了。

    “林总贵人多忘事啊。”刘林笑了笑,对于林松一时想不起自己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层次差太多,而且自己从来没跟他联系过。

    谁会想到自己会打电话给他,是个人也不会想到自己。

    “额.....”林松噎了一下,一时不知道接话。

    “我是玖安科技的刘林,之前见过两次面,林总忘了?”刘林开了个小玩笑,又不忘把自己的身份报了出来。

    “Duang”的一声从手机传入刘林的耳中。

    之后跟着噼里啪啦手忙脚乱的声音。

    什么情况?

    一下子刘林有点懵了。

    自己的名字这么我吓人?

    周颖也傻了眼了。

    “刘,刘林,刘林先生你好!你好,刚才不好意思!”等了半分多钟,林松结巴的声音才再次从手机中传出来。

    “林总,你没事吧?”刘林有点担心的问道。

    鬼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只是一时之是没想到刘先生是你。”林松还是不敢相信的道。

    刘林是什么人。

    自己肯定知道了。

    现在可以说世界最关注的人物了,就算什么小鲜肉,大明星什么的,都纷纷靠边站。

    自己无意中碰到过刘林两次,那已经跟中五百万彩@票差不多了,至于他会突然打电话给自己,那想多了。

    是个人都不会想到好吧!

    刚才差点没把自己吓死。

    直接摔到地上了,凳子都给掀翻了。

    “刘先生,你有什么事,直接吩咐?”林松把姿势放得非常低。

    以刘林现在的情况,如果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不可能亲自打电话给自己。

    这点自知之明林松还是有的。

    “林总,那我就不绕弯子直说了。”

    “刘先生你说?”

    “是这样的,我听说你现在的依林科技,现在情况不是很好,刚好我手上有一款产品合适在你公司这样的平台发布,所以我想把你们公司收购过来,不知道方不方便。”刘林虽然知道林松已经给扫地出局,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说不说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合提这个事。

    “刘先生你电话来晚了。”林松心跳(碰碰碰...)加速了起来,不过最后一想到自己的情况,苦笑道。

    “晚吗?”

    “刘先生,我也实话实说,我就在昨天已经给扫出门了,现在已经不是依林科技的老板了,依林科技跟破产已经不远了。”

    “不知方不方便说说详细情况?”刘林虽然有资料,但,还是不如直接参与人解释更直观。

    “股东们光想着不停的推广,想早点占领市场好上市圈钱,技术主面从来不进行更新,之后因为几次重大决策失误,现在已经是资不抵债,离破产不远了,如果没有资金注入,最多只能坚持一个月。”

    “可,现在就是一个大窟窿,一个个股东都想早点把股

    份卖掉,减少损失,现在谁还会这么傻投钱进来,所以现在可以说是破产倒计时了。”

    “只是可惜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研发团队。”林松说完,便对刘林道:“刘先生,现在依林科技就是个深不见底的窟窿,你千万别跳进去了,已经没救了。”

    “林总,既然你知道问题,为什么不阻止?”刘林疑惑的问道。

    “董事会超过四分之三的人是各大财团派来的,我就是一个傀儡,一个吉祥物。”林松苦笑道。

    “如果我想把依林科技收购过来,你觉得多少资金合适?”刘林直接开口问道。

    “刘先生,你是认真的吗?真要收购?”

    “有这个意思,合适的话。”

    “如果真要收购的话,5亿至八亿应该差不多,再多就有点亏了。”林松思索了下,最后开口道。

    “如果我想委托林总,帮我进行收购不知道方不方便?”

    “确定吗?”林松平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再一次加速了起来。

    “在没购收成功之前,我不方便出面。”刘林说完又补了一句道:“林总现在应该也知道我公司玖安科技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就不说了。”

    “如果别人知道了,会生出什么多事端。”刘林解释道。

    “明白。”

    “就这样,那就拜托林总了,如果有什么决定不了的事,你直接联系我。”刘林想了想,先把这个任务叫给林松试试,如果不行,大不了直接成立一家公司。

    反正无所谓。

    就看这次林松会不会抓住机会。

    “好的,刘先生,你放心,绝对帮你办得漂漂亮亮。”林松瞬间感觉打了鸡血,这段时间堆积在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

    自己的机会来了。

    说真的如果不是那个瞎搞的股东,自己还没机会搭上刘林的线。

    “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我的产品大概一个月要上市,所以时间方面要抓紧点。”

    “好的,我会尽快。”

    “......”

    看来自己要快点把超磁计算中心弄出来才行,太湖之光可不经用啊。

    刘林交代好之后,便把挂了的电话放到桌子上,瞄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便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把周颖拉起来:“丫头,走,回房间。”

    “嗯...”周颖(叮)的一下跳起来。

    ......

    在某个基地。

    三老板,孟-部-长还有几位头发苍白的老头子,围着一张圆桌坐着。

    “三老板,孟-部-长,关于超磁监测器的所有资料已经理顺,很多理论我们都是我拉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知道刘林先生什么时候有空,给我们开开小灶,上上课。”作为一个雷达BOSS曹甘,义不容辞的第一个开口了。

    “曹老,这个我现在没办法回答你,这样吧,等我先跟刘林先生沟通后再回复你如何。”三老板一想到要请刘林,头感觉有点大。

    不过为了国防,这事还是在作的。

    “曹老,这个超磁监测器,如果在理论上没问题,你有没有把握制造出来?”孟-部-长一脸期待的眼神的看着曹甘。

    “这......”曹甘一时为难了。

    “曹老,如果我们自己能制造出来,最后就别麻烦刘林先生了,我不知道你最近看不看新闻,现在他公司可以说是世界的风暴中心!”

    “曹老,我也赞同孟-部-长的意思,如果有什么困难你直接提出来,我们一定想办法帮你解决掉。”三老板现在也不想打电话给刘林。

    没到看一/二/五老板为了刘林的事,忙得鸡飞狗跳的,头发不知道掉多少了。

    “其实理论这些,我想跟刘林先生讨论下,这个超磁理论,他的方向是什么,弄清楚了这个,我们后面才会少走弯路!”

    “还有一个问题,这个超磁监测器是他设计出来的,最核心的超磁材料是什么材料,到现在我们还没弄清楚,还有这个核心组合件,我去了C研究所,试过来了,因为材料问题没办法制造出来。”

    孟-部-长跟三老板对了个无奈的眼神,果然,东西拿到了,未必能制造出来啊。

    搞了半天,最后还是回去找刘林。

    曹甘可不理会两人心里的想法,继续道:“这个监测器既然是他设计出来的,那肯定会考虑到制造的问题,所以我想这个核心组合件,他能不能帮制造出来。”

    “曹老,你现在主要就是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希望刘林先生给你们讲解下超磁理论,为后面研究方向打下底子,第二个就是问他核心组合件的造制和材料问题。”三老板,最后总结了下,对曹甘询问道。

    “如果进行分类,你说的两个范围基本包括了我们现在所遇到的问题。”曹甘点点头。

    “现在小林应该还在北京,要不打电话问问?”孟-部-长看着曹甘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跟三老板,无奈之下把询问的目光投入三老板。

    “行,你打还是我打?”三老板看着众人,要是今天不给个确定的答复估计门不用出了,无奈这下对孟-部-长道。

    “你来打吧!”孟-部-长一副现在这里你是老大,还是你出马的表情。

    “好!”三老板也没再说什么,走到电话旁边,接下扩音,直接按下刘林的手机号码。

    “嘟,嘟,嘟......”

    “喂?”

    “小刘你好,我是三老板。”电话一接通,三老板就把自己的名字报上去。

    “三老板是您啊!”

    “小刘,现在没打扰到你吧。”三老板乐呵呵地道。

    “没有,您老有什么事直接说?”

    “这样的,上次你不是给我们一份超磁监测器的技术资料吗?”三老板说完,停了下,吸了口气又接着道:“现在我们有些问题想请教下你,不知道你能不能抽出一天或者半天时间给我们专家门上上课。”

    三老板说完又补了一句:“毕竟这个东西是你设计出来的,我们在没有弄懂原理的情况下,工作很难展开,甚至没办法展开。”

    “这么长时间了,你们还没把样品生产出来?”电话中传出刘林诡异,又不解的声音。

    “额......”三老板一时卡壳了,不知道回复合适,难道说你给的东西技术太高,我们制造不出来,那多尴尬了啊。

    虽然脸皮有时候不值钱,但有时候也要注意下啊。

    孟-部-长,把脸转到一边去,这个问题真的没办法回答。

    “C研究所那边不帮你们弄?现在荣飞所长这么牛叉了?你的面子都不给了?”刘林听到手机对面一下子没声了,便奇怪地道。

    “......”这时三老板只以再次卡壳了,MMP小刘这家家伙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也不怕得罪人。

    “现在我时间比较紧,我下午准备回产业园那边了,三老板你们现在主要遇到的问题是什么,说说看?”刘林略过刚才的问题,转入了正题。

    三老板听到刘林的话,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刘,第一个问题就是材料问题?你给的技术资料上说最核心磁场感应器要用超磁材料制造,这个材料我们现在不没摸到头绪,试了好几材料,基本不行。”

    “超磁材料?”

    “对,这个超磁材料是什么材料?小刘你有没有配方?”三老板也感觉刘林的声音好像有点奇怪,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把问题说清楚。

    “你们试过HDAG材料没有?”

    “额...”三老板把询问的目光落到曹甘身上,看到其摇了摇头,瞬间感觉不妙。

    不会又打脸吧。

    三老板心里开始咆哮了!

    MMP。

    果然......

    刘林下面的话坐实了三老板心里所想。

    “超磁检测器的最核心的磁场感应器,我就是以HDAG材料的性能设计的啊?你们只把要HDAG材料浓缩十倍,就可以了。”

    “这个技术对你们来说应该很简单的吧?直接提纯就行了。”

    三老板这时自己都感觉脸快成猪肝色了,尴尬无比啊,不行得想办法把话题转移,便道:“那制造精度呢?你设计的核心组合件精度要达到UM级别。”

    “C研究那台加工中心,完全能达到啊!”刘林疑惑的语气问道:“HDAG材是一种很容易加工的材料,那台加中心全完是能达到技术要求的,还是那台加工中心坏了?”

    三老板感觉自己要吐血了。

    “三老板,这样吧,那你说你要多少套,我帮你弄下也没什么,如果是几套,我下午回到产业园马上帮你安排,明天你叫人过来拉就行,”

    孟-部-长这时已经感觉无法直视了,今天三老板脸给打狠了,估计要吐血三年。

    还好不是自己打电话,不然估计就是自己了。

    “这个,我先让他们试下吧,如果不行,回头再找你帮忙!”三老板感觉无法再沟通了。

    今天找刘林就是把脸伸过去让他抽的。

    自己没事把脸凑上去,抽完左脸抽右脸。

    “那理论方面呢?希望你能给我们专门们开开小灶,这样可以少走一些弯路。”三老板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强行打起精神。

    “你们没把清华的王培请过去?”

    “这个项目不方便太多人知道,所以我们没请太多的专家!”三老板这时已经彻底把脸皮放下了!

    今天脸已经给打成这样了,还有啥好说的。

    打吧!

    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下次打死也不亲自打电话给刘林了。

    打电话跟他讨论技术问题就是让他打脸的。

    怎么说自己也是华国的老板之一好吧。

    就这么不值钱。

    “王培院士是我的老师,我在清华的时候,经常跟他和王老院士讨论关于磁场的问题,对于磁场方面他有清晰的认知,你们找他绝对没有问题!”

    “......”五老板活动了下感觉已经僵硬的脖子,最后给自己找个下台阶的理由:“那我们先跟王培院士沟通下,如果有问题,小刘你可要来指导下。”

    “行,没问题,你们先试试,如果真解释不了,你老打电话给我。”

    “好的,那谢谢了。”

    “......”

    三老板最后随便的个话题跟刘林聊了两分钟,便结束了这次通话。

    “......”孟-部-长看着已经挂断了的电话,本来想说什么的,不过想到刚才的事,最后还是老实的闭上嘴。

    太尴尬了!

    现在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本来自己啥都能干好的,结果给自己整得差点下不了台,问题是这还不能怪别人。

    “刚才刘林先生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我就不多说了,就按他的意思试试,不行再说。”三老板吐了口气,最后把目光落在曹甘身上道:“曹老,你先试试,不行我再联系刘林。”

    “好的三老板!”

    “今天就这样了,有问题自己先想办法。”三老板潜台词已经出来了,下次再这样,看我不抽死你们,我脸皮不值钱的啊。

    就这样给人打的?

    说完,肯定没问题之后和孟部长匆匆的离开会议室,再待下去,怕自己会把会议室的人直接全部(砰砰砰......)干掉。

    今天丢人丢大了。

    ......

    玉林市。

    “现在已经太晚了,今天就在市里待一晚,明天再带你回我家。”刘颖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瞄了眼时间,马上就五点了,便对穿着一条碎花裙左手拉着黑色行李箱的冯冰蓝道。

    “还有很远吗?好像现在还早啊。”冯冰蓝抬头瞄了眼还像三伏天的太阳。

    “现在马上就五点了,如果回去,至少要七/八点才到,时间还不是关键,主要是我怕没车!”

    刘颖看着不解的冯冰蓝道:“现在我们去车站,差不多半小时才到,我先坐到县里,那至少在一个小时,就是到县里已经至少6点半以后了,那个点应该是没车坐了。”刘颖无奈的耸耸肩。

    “好吧,这是你地头,你说了算,那是晚上我们住哪?酒店,还是宾馆?”冯冰蓝第一次来刘颖家,反正也不知道怎么走,只能听刘颖的了。

    她说啥就是啥。

    “我婶婶上次唠叨我了,所以今天去她家蹭一晚上,明天早上让我哥让我们回去。”刘颖头一甩,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向走出:“刚好姐现在有点穷了,省点车费也是好的。”

    “你哥不是在北京吗?”冯冰蓝忙着跟上刘颖的脚步,伸着脖子一副你少骗我的表情。

    “我又不是只有一个哥哥,我说的是我大堂哥!”刘颖丢了下个白眼给冯冰蓝,鄙视道:“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刘林你的偶像,一个大的跟他老婆住在市里,照顾老人,懂?”最后一个字刘颖还加重了语气。

    “行了行了,你直接说你大堂哥不就好了,非要绕那么多弯子,累不累啊。”冯冰蓝不气气的鄙视道。

    “行了,走吧,现在过去,说不定还能蹭顿晚上。”

    “刘颖,你说你大堂哥跟他老婆住一起我们过去,不合适吧,要不......”冯冰蓝一把拉住刘颖,道:“要不我们还是住酒店算了。”

    “现在我哪敢住酒店啊,上次我就是住酒店,后来我婶婶知道了,差点骂死我了,唠叨我好几天,现在我一回玉林,只要是过夜,老老实实去她那报道。”

    “可,我觉得不方便啊。”

    “行了,走吧,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要我敢住酒店,别说我婶婶,我哥哥知道都要修理我。”

    “......”

    半小时后,刘颖强行的把冯冰蓝带进了刘林家里。

    “婶婶我来看你们了。”刚进门,刘颖对着整在客厅打扫卫生的李清一个大大的拥抱。

    “哟,是你这个丫头回来了。”李清转身看着刘颖脸上马上呈现慈祥的笑容。

    “婶婶做饭了没有,今天在你家蹭一晚上,明天我们再回家。”刘颖松开李清,对还站在门口的冯冰蓝道:“冰蓝快进来,我是婶婶,他叫他阿姨就好!”

    “阿姨好!”冯冰蓝不知道看到李清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到一阵心荒。

    “婶婶,我给我介绍下,这是我在学校最好的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叫冯蓝冰,浙江温州人,她跟我回家玩几天。”刘颖看到在发愣的冯冰蓝,便强行拉了进来。

    “你好,欢迎过来玩!”李清目光从刘颖身上移到冯冰蓝身上,话刚才等看清冯冰蓝有容貌的时候,整个人一震,整个人僵到原地,一脸不可思议死死的盯着冯冰蓝。

    ......

    “婶婶,你没事吧?”刘颖看到李清好像有点不对劲,有点担心的问道。

    “哦哦哦...没事,没事...”话虽然说没事,但是眼神却没从冯冰蓝身开移开。

    “你性冯是吧?”李清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啊!”冯冰蓝脑子一时有点短路了,等回过神来,老老实实地道:“阿姨,我爸爸叫冯仁。”

    “那你妈妈是不是叫郑冰?”李清问完,语气都变得非常紧张了。

    “嗯,阿姨你认识我爸妈?”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清。

    刘颖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李清。

    “来闺女来坐,阿姨给你倒杯水。”李清直接略过冯冰的话,转过身子向饮水机走去。

    不过转身的瞬间,双眼的点红了。

    “阿姨,我自己来了就行了。”冯冰蓝忙着阻止道。

    等了半分钟,李清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一脸笑意的拿着两杯水,放到桌子上,道:“你这伸丫头坐。”

    “......”

    “婶婶,我先带我同学放行李,一会出再来陪你聊天。”三人又聊了十多分钟,刘颖最后感觉到桌子底下脚给踢了一下,秒懂。

    “行,你们去吧,我准备去做饭了。”李清点了点头:“等会吃饭了再去叫你们俩。”

    就在两女离开不到两分钟,刘勇跟陈丰回到家中。

    李清看到刘勇回来了,跟陈丰说了句有事之后,二话不话,直接把人拉进房间里。

    把陈丰一人丢在客厅发愣。

    什么情况?

    这么神秘?

    十多分钟,两人才从房间里出来。

    等众人都回来这后,得知道刘颖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学同来作客,便非常热情的欢迎冯冰蓝。

    晚上吃饭的时候,让冯冰蓝,大感吃不悄,太热情了吧,碗里的菜从来就没少过一样。

    吃一根,就马上跟着来一根。

    少了块肉,马上又有一块加了进来。

    让冯冰蓝都想跑路了。

    自己又不是猪。

    刘颖看着,肩膀不停的抖动,差点笑成猪叫声。

    次日,刘颖带着逃难一样的冯冰蓝坐着刘洪的转车,向老家驶去。

    “洪哥,你爸妈太热情了!”冯冰蓝一脸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道:“下次我都不敢来了。”

    “我也感觉我爸妈有点奇怪,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不管来的是什么人。”刘洪一边开着车,一边分析道。

    “昨天晚上我看着冰蓝的碗,差点没把我笑岔气。”刘颖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就知道笑,也不知道帮下我。”

    ......

    江苏江阴市。

    “许叔你们怎么看?对于这次西门子要入股我们公司的事?”周志跟许龙几人又集到了一起。

    “这次主要还是看你的意见,不过我个人还是觉得的。”许龙听周志把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思索了半天,最后投了赞同票。

    “我也觉得可以。”

    “如果他真能把收购价格压到30亿以内,让他占百分之十也是可以受的。”江都电子的李基也点了下头:“毕竟人家给我们省了数十亿,以后开拓国际市场,就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援助。”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一会我联系下我妹夫看下他的意见再做决定,如何。”周志心里其实也同意西门子加入的,不过,因为关于刘林跟自己的关系,一时之也拿不定主意。

    ......

    周志回到家中,看到坐在客厅看报纸的周勤,心一动关于西门子的事可以问下老爸的意见,便走过去坐了下来。

    “回来啦?”

    周志点点头后道:“爸,有件事想请教下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超级科技工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超级科技工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超级科技工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