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爱心午餐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对立搭档正文 66 爱心午餐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林曼淑在监狱的会见室等着,桌面上摆放着文件。她是来见黄安逸的,受他的妻子邓安安的委托,来谈一谈离婚协议的事情。

    “吱呀”一声,对面的门打开,黄安逸在狱警的带领下走入会见室,坐在林曼淑的对面,两人之间隔着铁栅栏。

    “好久不见。”林曼淑看着黄安逸说,她那冷清的眸子此刻已经到达冰点,不能再冷了。

    “虽然很久不见,但我却经常听到林律师你的消息,还有你的名字。所以总会想你当时为什么答应刑事和解,为什么没有要求法院判我死刑?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宽恕,所以很感谢你。现在越来越觉得,那是惩罚。”

    黄安逸说这些话的时没有过多的表情,如果一定要有,便是林曼淑从他眼底发现的隐藏的愤怒吧。

    “所以,一开始就不应该选择活着啊,犯了那样的罪,怎么还敢奢求好好活着呢?”林曼淑用冷冰冰的语气说道。

    黄安逸隐藏的愤怒之情渐渐显露出来,他说:“是你,是你指使他们的,对不对?”

    “我没有指使过任何人。只是……”林曼淑稍作停顿后继续说:“只是你的狱友多少都受到过我的帮助,恰巧他们又知道是你杀害了晖京。可能是出于感谢吧,才会时不时地殴打你。”

    “不过,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多亏了我,你现在还活着,不是吗?”

    说着,林曼淑露出一抹笑意,她的笑中带着些邪气,和之前看到的她完全不同。这或许是她人格的阴暗面,虽然很少显露出来,却如影随形,始终存在。

    我们定义一个人,不应该以单一的性格来定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阴暗面,只在特定的环境中表现出来。黑暗是最好的掩饰,能让人们去面对真实的自己。在黑暗中的你,无论是好是坏,都请你不要害怕。勇敢的去面对,学会控制,才能铸就完美的自己。

    人之所以要学习,社会之所以要有法律和道德,就是通过这些来约束人内心的阴暗面。大多数人成功了,也有少数人没有成功。于是,成功的人在监牢外,没有成功的人在监牢内。就像林曼淑和黄安逸的角度一样。

    黄安逸看着林曼淑冷笑两声,说:“呵,感谢,你以为我会那样吗?不,永远不会,等我出去的那一天,就是你的死期。”

    林曼淑已经恢复了常态,那抹充满邪气的笑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在她清冷的面容上存留过。

    “是吗?那就试试吧,看是我的死期,还是你的。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永远都无法踏出监狱的门吧。”

    “世事难料,你怎么知道我永远出不去?只要我还活着,就有可能。”黄安逸说道。

    世事难料,当有一天黄安逸真的踏出监狱的门,走向外面的世界。那时林曼淑的表情,是惊讶还是冷静呢?

    “那就活着吧,活到你从这里出去的那一天。可是,就算出去了,你也一无所有了吧。”说着林曼淑拿起桌子上的文件,亮在黄安逸面前。

    那份文件是离婚协议,黄安逸看到后决绝的说:“我不会签字的,也不会跟她离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让我变得一无所有,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林曼淑重新放下文件,然后说:“那就没办法了,只能走法律程序了。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夫妻一方被判处长期徒刑,或者其犯罪行为伤害夫妻感情,另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经人民法院调解失败后,视为双方夫妻感情彻底破裂,人民法院会在坚持离婚一方首次起诉,就判决准予离婚,并将婚内所涉子女抚养权、共同财产、债务等问题作出依法处理。”

    “不过,要解决子女抚养问题的话,孩子也要出庭,那也没关系吗?因为父亲是杀人犯的缘故,小帅在学校没少受欺负,如今你还要用这种事情伤他的心吗?”林曼淑反问道。

    即使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在遇到孩子的问题时,也会有所迟疑,更何况黄安逸虽然犯法,却是一个疼爱孩子的父亲。所以,当林曼淑说起孩子的问题时,坚定的黄安逸迟疑了。

    “还有财产的问题,反正你已经这样了,不如把那些都留给孩子吧,哪怕有一次,做个称职的父亲也好。至少以后,他想起你的时候,不全是埋怨。”

    林曼淑先是用手拖着下巴,靠近铁栅栏跟黄安逸说了那些话。说完之后重新靠着椅背,双手环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再看黄安逸,他因为林曼淑的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双手抱着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离婚协议会让狱警转交给你,仔细看完,然后在上面签字吧。”

    林曼淑说完收拾好东西扬长而去,她的自信高傲和黄安逸的痛苦纠结形成鲜明的对比。

    出去之后,钟南已经在外面等林曼淑了,他已经慢慢习惯当林曼淑的助理了。他们驱车离开监狱。

    路上,钟南问林曼淑道:“林律师是怎么做到的?”

    “做到什么?”林曼淑反问。

    “原谅。”钟南说,“无论我怎么想,都无法原谅杀害我妹妹的凶手,可是你却做到了。”

    林曼淑坐在车的后排,正在看文件,听到钟南的话,她将文件合上,说:“不是原谅了。有时候报仇不一定是要杀了对方,让他以更痛苦的方式活着,才更难受。”

    “可是仇人毕竟还活着,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吗?只要他还活着,你就生活在痛哭中,不是吗?”钟南问道。

    “杀害钟灵的凶手已经死了,你感到幸福了吗?”林曼淑反问道。

    “不,有一个人还活着。”

    钟南在开车,坐在后排的林曼淑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懂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她只希望钟南不要因为仇恨做出极端的行为,这也是林曼淑把他留在身边的原因。让他了解法律,知道法律的严厉,虽不能缓解他心中的悲愤,至少让他不要触碰法律红线。

    林曼淑回到家后,正在客厅休息,寥寒予把一个保温饭盒放到林曼淑的面前。

    “这是什么?”林曼淑问。

    “饭盒。”寥寒予回答道。

    不出意料的,他的回答遭到了林曼淑的白眼。

    “你还真是问什么答什么呀,我能不知道这是饭盒么?我在问你,为什么拿饭盒出来?”

    “啊,这个啊,拿饭盒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装饭了。”寥寒予回答说。

    “所以说啊,饭为什么要装在饭盒里,装在盘子里吃就好了。”

    林曼淑差点就要暴走了,听出她话中的真实意思就那么难么?怎么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呢?

    “啊,原来你在问这个啊。”寥寒予这才恍然大悟。

    林曼淑学着他的语气说:“啊,我就是在问这个啊,听明白有那么难么?”

    “那你呢?一次说明白自己的意思有那么难么?”寥寒予嘟囔着,还带着点抱怨的语气。

    林曼淑可不是那种能听别人抱怨的人,她重重的合上书,看向寥寒予。

    寥寒予立马换上笑脸,说:“这个吧,是慕白的午餐,你给他送过去吧。”

    “干嘛要送饭,他自己会吃的。”林曼淑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自己当然会吃了,只是医生不是说了嘛,让他吃的清淡一点,醋啊,辣椒啊,都不能吃的,不然伤口会发炎的。”

    为了刺激林曼淑,寥寒予故意说:“当然了,你也可以不去送,反正他的伤口更严重了,还是赖着你。”

    寥寒予说着就要把饭盒拿走,他的这一招还真起了作用,只听林曼淑说:“放着吧。”

    林曼淑准时在萧慕白中午下班的时间把午饭送了过去。这一举动可没少引起大家的注意,萧慕白不仅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也是一副无比开心的样子,嘴都合不拢了。

    “你的午饭,吃完记得把饭盒拿回去。”林曼淑把饭盒递给萧慕白说,说完就准备走。

    “一起吃吧,午饭。”萧慕白挽留道。

    “我已经吃过了。”林曼淑说。

    “那就看着我吃吧。”萧慕白说。

    在萧慕白的挽留下,林曼淑真的留下了,两人在警队休息室靠窗的位置坐下。这边风景独好,羡煞旁人。

    “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吗?”任涛问道。

    “那倒也不是,林律师不是被王一恒绑架了马,慕白为了救她胳膊被玻璃扎上了,应该是一种特殊关怀吧。”陈立说道。

    “搞什么啊,那小子之前挨枪子都不喊疼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任涛不理解的说道。

    “啊……”萧慕白正用筷子夹菜,突然间放下筷子,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

    “怎么了?伤口又疼了吗?”林曼淑关心的问道。

    要怪只能怪萧慕白的演技太好,林曼淑以为他真的伤口疼呢,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萧慕白骗取关心的诡计。

    “可能是饭盒太高了吧,夹菜的时候抬起胳膊就会疼。”萧慕白用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说。

    无奈,林曼淑只能拿一旁闲置的筷子,把菜夹到萧慕白的碗里。她这样的举动,让萧慕白脸上挂起甜蜜的笑。

    “真是奇怪,医生明明说不严重的,怎么总是疼呢?”林曼淑喃喃道。

    为避免被林曼淑拆穿,萧慕白赶紧找借口道:“那个,可能因为我比较敏感吧,所以才会疼,你不用放在心上,很快就好了。”

    说完他赶紧夹起菜放在嘴里,掩饰他慌乱的眼神。不过林曼淑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刚才的话也是随口一说。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对立搭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对立搭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对立搭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