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江湖术士与和尚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 第二百三十五章:江湖术士与和尚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待到再也看不见任何风吹草动的迹象,亦再听不到马蹄嗒嗒嗒的声音,那红袍妖艳男子方才回过头来认真地看了眼城隍庙的门匾,继而又看向方才那青袍老道站立过的地方,道“那个青袍老道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知道灵龙大陆如此之多鲜为人知的事。显然,他知道的一定还远远不止这些。”

    “真龙出海,灵空一统,凤凰涅,浴火重生,生既是死,死亦是生。”

    “小店桃花红粉姿,陌头杨柳绿烟丝。”男子口中默默地念道。

    “看这身影和气质,不正是万娇阁里那位大言不惭的面具男子么。原来他就是东宁国文武双全且最是英勇善战,而平日里却甚是一副温润如玉的三皇子梅志煊,难怪在万娇阁里胆敢对本太子如此出言不逊。哼…胆敢拐骗本太子的丫头,日后,本太子一定会抽空和你好好算一算这笔账的,咱们走着瞧!”继而扭头又瞥了一眼方才二人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地将话一说罢,便又撩起袍角踏上石阶,跨门进入了城隍庙内。

    庙里的夜,古塔、星辰,一切恬静而悠然,万物皆归于静寂。

    唯有殿宇檐角上的铜铃,伴随着这片寂静夜里的阵阵晚风,时不时的缓缓飘出那饱含历尽沧桑和风吹雨打的低沉之音。仿佛要洗尽这尘世铅华,涤尽那坠落于世间的每个孤独的灵魂上的尘垢。

    忽然,寂静中现出一个小沙弥的身影,渐渐地与这禅院里的背景似是全都融合在了一起。

    只见他手里挑着一盏昏暗的青灯,脚下迈着轻盈的步子,缓缓向着一座灯火通明的大殿方向走去。

    “小师父,请留步!”红袍男子再次进门后,直接紧随着青袍老道方才离去的方向,便寻到了这座禅院里的殿门前,却只见到院子里一片寂静。正在四处搜索,忽一看见这小沙弥,便急急开口将其拦住。

    小沙弥闻声,即刻顿足下来,因一手挑着灯多有不便,便单手恭敬地朝其行礼道“阿弥陀佛,不知施主有何事唤小僧?”

    红袍男子忙上前来亦朝其以礼相待,方才开口问道“请问小师父,方才可有见过一位青袍老道人至此。”

    小沙弥闻之,当即抬起头来,一双乌亮有神的大眼睛愣愣地朝其怔住。

    红袍男子还以为是自己描述的不够清楚,便一边比划着一边补充说道“哦…那青色道袍的老道长,身上挎着一个布袋,年近六旬,满脸白色短须,一手举着“算命卜卦”的布幡,另一手拿着一只铜铃铛,他方才还在……”

    岂料红袍男子话音未落,小沙弥便再次朝其单手行礼,急忙开口将其打断,道“阿弥陀佛,施主,城隍庙乃佛家净土,岂会有道人在此出没。想必,是施主你看走眼了吧!”

    红袍男子听了小沙弥的话,纳闷极了,因为近日里都忙着四处寻找坠崖又落水失踪了的丫头的下落,他一直都让自己时刻保持着一万分的清醒,滴酒未沾啊,怎么可能是看

    走眼亦或是幻觉呢?

    于是,他扬起声来对其反驳道“不可能啊,方才我明明亲眼看到了那个青袍老道在前院对那东宁三皇子说了一大堆…不会没有啊?”

    小沙弥依然故作镇定地道“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出家人从不打诳语’,施主若是没有其他事了的话,小僧还有事,便不奉陪了。夜已深了,施主亦早些回去歇息吧。”

    小沙弥说着,便兀自转身离去,只留下红袍男子一人在院子里,似是尚还缓不过神来,只愣愣地嘴里不停重复着“这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进入大殿后,小沙弥将手里的灯熄灭放到了一边的角上,继而迈步又走入了殿。

    殿里,一光头老和尚正在整理身上的僧衣。小沙弥一上前来,便高兴地对其行礼,继而伸手帮忙一起整理,说道“师父终于回来了。这几日,庙里的香客实在是太多了,大家可都忙坏了。尤其是那个城东秦王府来的秦王妃,排场颇大,也甚是讲究,不过庙里的香油钱也是得了不少,果然是富甲一方的东宁国永乐公主的气派之举。”

    老和尚听了,也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并未就此说些什么。

    小沙弥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很快将脸上的笑意褪去,摸着自己的小光头问那老和尚,道“对了,师父,那女施主执意要见师父,后来听徒儿说师父外出云游四海,归期全无,便教徒儿帮忙问师父一句什么…‘既生汐,何生云’?那位施主明日一早便要回去王府了,师父是否要见她一面?”

    “有缘自会相见,无缘见了亦是枉然。‘佛不度无缘之人’,为什么?你跟他说法,他不听,亦不接受。就如她那兄长方才一般,不见也罢。各人有各人的路,各自的劫数,恐怕说了,其也是参悟不了。”老和尚道。

    “那师父的意思…就是不见咯?”小沙弥歪着脑袋问。

    老和尚兀自琢磨了一会儿,说道“‘既生汐,何生云’,或许现在,在她的心里已经不这样认为了。不过以后…‘出家人当以慈悲为怀’,你就代为师渡她一句‘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种甚因,结甚果,万事莫强求’。”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种甚因,结甚果,万事莫强求。”小沙弥静静地重复记忆着。

    半晌后,老和尚已经独自踱步到一旁,看起了经书,小沙弥也似是已经将师父教的话全数记下,便倒了一盏清水,双手捧着过去将其奉上,好奇地问道“师父,为何您每次出门,都是江湖术士一副道人的扮相呢?”

    “因为师父原本就是一个无牵无挂、游走四方、浪迹天涯的惬意江湖道人啊!”老和尚咽下一口甘泉,和蔼地对其说道。

    “师父以前竟真是……”小沙弥闻此,瞬间对其瞪大了那双乌亮的眼睛,张大嘴巴惊的竟连话都

    说不出了。

    惊了半晌后,方才回过神来将话说完“天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那师父为何又成了现在这般,一世都关在这座禅院里,再也不能天高海阔肆意行走了。”小沙弥的言语里,满是悲哀。

    老和尚笑着摸了摸小沙弥的小光头,又长长地舒了口气,只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一切都不可说,不能说,亦说不得。”

    说着说着,老和尚似是沉浸陷入到了一片深深的回忆当中。

    “对了,师父,您果真料事如神呢!您出门后没几天,果然从桃花店村里来了一位女子。”忽然,那小沙弥发出的一极为崇拜的惊叫声将其唤醒过来。

    “那你可有将为师嘱咐你的话告知了那个女子?”老和尚问。

    “‘真龙出海,灵空一统,凤凰涅,浴火重生,生既是死,死亦是生。‘弟子都说了”小沙弥认真道。

    “你做的很好!”老和尚夸赞其道。

    “‘真龙出海,灵空一统,凤凰涅,浴火重生,生既是死,死亦是生。‘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小沙弥笑了笑,亦不解地问道。

    “‘真龙’‘凤凰’,他们是拯救这片苍生的两个人……”老和尚幽幽说道。

    “‘真龙’‘凤凰’‘龙凤呈祥’,自古以来,龙和凤都代表着吉祥如意,龙凤一起多表示喜庆之事。‘龙,凤’那自是只有贵为一国之主的帝王和帝后才能担得起的称呼。‘真龙出海,灵空一统,凤凰涅,浴火重生,生既是死,死亦是生’…徒儿明白了,师父的意思是,有可以统一灵龙大陆的能力的帝王和帝后已经重生现世了?”小沙弥兀自念叨着,忽然明白了过来。

    稍停片刻,小沙弥又叹了口气,继续自言自语道“可如今灵空大陆有四国,究竟哪国才拥有这般强大的力量。如果传说中西秦的守护者尚还在世,那无疑一定是西秦国一统灵空,可如今……”

    “对了,方才你在院子里是在跟谁说话?”老和尚笑了笑,心中已然对这个自己亲自带出来的小沙弥如今的成长甚感安慰,转念又问。

    闻此,小沙弥的脸上立刻浮起似是有些不悦之色,道“方才院子里不知道从哪里闯进来一个满身脂粉味,打扮极其妖艳的紫红色衣袍男子,正在找师父您呢?也正是因此,徒儿方才才会问起师父为何总是以道人扮相出门啊。”

    “满身脂粉味,打扮极其妖艳的紫红色衣袍男子?找为师?”老和尚正在独自琢磨着。

    小沙弥急道“可不是嘛,徒儿费了半天劲,才将他搪塞过去。这会儿,也不知道他走了没有呢?”

    “莫非他是……你快去看看他是否还在院里,如若是的话,请他进来。”老和尚吩咐道。

    “师父要见他?他是何人?”小沙弥惊讶地问。

    “看来,今夜聚在城隍庙里的贵人远远要比为师预料的多的多。”老和尚捋了捋白须道。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