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祛毒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最强和尚驾到第一卷 第八十九章 祛毒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就在两个小时前,柳川山已经将生还的学生护送下山。

    而临走前,曾晴和林冬柏却执意留下,准备接应金随缘。

    所以两人从山下叫了一辆出租车在山腰处待命,自己进了大山寻找,如今三人平安归来,就坐车连夜兼程,返回施今墨的别墅。

    “外公,外公在么?”林冬柏将金随缘背到客厅。

    “谁在外面大呼小叫的!”

    从书房里传来一道喝声,施今墨打开门,片刻就到了客厅。

    “金少侠?”施今墨低头一看,就看到金随缘浑身是血,好像涂了泥浆一般,大惊失色:“冬柏,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本来是去括苍山露营,结果被狼群袭击……”林冬柏不敢隐瞒,只好一五一十将当晚发生的事情全盘说出:“他独自一人跟狼王而去,等我找到他时,就已经这样了!”

    “真是人心不古,金少侠舍身救人,居然落得这个下场、”施今墨闻言,脸上就好比多了层冰霜,比起外面的寒风更让人颤栗。

    “也罢!”施今墨好歹也是江湖名宿,叹了口气,收起了心思,淡水无波道:“去药室取一枚红顶丸来!”

    “是。”林冬柏点点头,转身去了药室。

    施今墨见还有一女娃,便笑道:“这位应该是金少侠的同学吧!”

    曾晴也听说林冬柏的外公是位名医,今天一见,老者气势惊人,仙风道骨,的确是个不得了的人物,所以连忙恭敬回道:“我叫曾晴,是海镇的学生。”

    “曾姑娘一路辛苦,仲游你就先带她下去休息吧!”施今墨点点头,对仲游道。

    “是老爷。”仲游点头,对曾晴道:“曾小姐,这边请。”

    “老爷爷,金随缘他…他不会有事吧?”曾晴放心不下。

    “没事,既然到了我这儿,就算阎王爷来了,也带不走他的命。”施今墨轻笑道。

    “那就好!”闻言,曾晴方才松了口气,和仲游去了外院。

    “金少侠倒是风流,这才没几天,就又多了一个红颜女子,也不知我那傻外孙女…”施今墨心中叹息,他本想清儿丫头能把握住金随缘,但现在看来,金随缘的桃花运实在太好了,隔三差五都有美女环绕。

    他这一辈子必然会被情债缠身啊!

    ……

    林冬柏从药室取了红顶丸,又是从架子上拿了一个精致的锦盒,匆匆忙就赶到了客厅。

    “外公,药取来了。”

    “给他服下。”施今墨面色略显凝重道。

    林冬柏一愣:“红顶丸是活血通脉的,这吃了,不是加快毒发么?”

    “你懂什么,金少侠满目疮痍,要是没有活血之药疏通淤血,一旦经脉堵塞,无须毒发,就会暴毙而亡!”施今墨冷喝道。

    林冬柏一脸窘迫,自己在外公身边待了那么多年,也算得上见多识广,居然连这都看不出,真是羞愧。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红顶丸药性刚猛,常人都难以忍受,金随缘伤势严重,本不该用,可反之,用猛力冲击,将经络打通,亦能控制住毒性。

    施今墨一言不发,将锦盒打开,里面排着九根大小长短粗细皆不同的金针。

    九针乃是战国奇书《黄帝内经》中所记载的特殊针具,九九至极数,每九不一,其长独一。

    仲游见他凝神屏气,也是退到一旁,盘坐于地,为其护法。

    “仲游,你护住金少侠的足少阴经和双臂七十二腧穴!”施今墨轻声说道,手指一动,一根金针飞掠而上,刺入前者肩井穴。

    “嗤嗤!”

    青色的气旋在金针末端扩散,一入体肤,周遭的黑气顿时惊逃向后背。

    金随缘脸色发白,嘴唇发紫,仿佛置身于千年冰雪之中,颤抖不得温暖,心寒如铁。

    “进!”

    将那如血的红顶丸弹入他口中,刹那间,一股药力从喉咙泄出,一路向下,好似那获得释放的洪水猛兽,直冲其五脏六腑。

    “噗!”

    一口毒箭迸射而出,惊得林冬柏和仲游连忙起身。

    “给我坐下!”

    施今墨一声沉喝,磅礴的内劲碾压而下,竟是将两人生生按在了原地。

    随即连取三针,提其右手,外侧有三,刺之三痏,分别是少泽,关冲,商阳穴。

    医书有云:人之脏腑经络血气肌肉,日有不慎,外邪干之则病。若施之针,使速去邪,邪去而正自复,正复而病自愈。

    金随缘外伤颇重,可致命的唯独这毒素,施今墨深知医道,要是以内劲催之,强行祛毒,只怕金少侠难以承受,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以针法固毒,将其汇聚一处,一举歼灭。

    浓烈的腥臭味从金针中散出,空气之中,似乎也弥漫起了淡淡的毒雾。

    九针其出,腧穴,十二阴阳经,奇经八脉,尽数封锁。

    “龙云吸水!”

    双目一凝,施今墨单掌拍在金随缘的后背,青色的芒气犹如一道云彩,横亘其手,飘忽之间,一股恐怖的吸力陡然从中涌来。

    手掌缓缓向下,指点于脊骨末端,朝后狠狠一拉。

    “咻咻!”

    劲风四起,斗大的气流在金随缘的后背凝结,好似一张气化的手,疯狂撕裂皮肤下的毒气。

    红顶丸的药性在经脉中扩散,令其体内燥热不堪,浑身发烫,阵阵白雾从头顶升腾。

    毒素被两股力量夹击,就像那瓮中之鳖,只好朝后退败。

    “来了!”

    一旁的林冬柏和仲游见此异动,心中不由一紧。

    顷刻间,三十六道经脉若隐若现,黑血从其旁绕道而来,四面八方朝着那大手汇聚,隐隐之中,显出了一幅纹路图。

    “出!”

    口中一喝,施今墨手掌陡然一收,青光四散,转眼之间,黑血已被剥离体外。

    将毒血放入碗中,施今墨方才舒了口气,对林冬柏道:“将毒血放入药室,以曼陀罗和明矾浸泡,再准备一副药浴桶!”

    “知道了,外公!”林冬柏点点头,便是将碗端走。

    将金随缘放在地上,施今墨抿了口茶:“仲游,你可知十多年前川地伍家被灭门之事?”

    “略有耳闻,据说伍家上下数十口人无一幸免,真凶至今下落不明!”仲游道。

    “伍家祖上是清朝ZLQ的旗主,女真族人皆是游牧好手,与群兽共舞,后创了一青狼爪法,招式阴毒狠辣,出必见血,被灭门也在情理之中!”

    施今墨面带唏嘘之色,江湖之中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之徒共生,却也分正邪,类似伍家这样,以阴毒功夫行事,必遭正道人士诛杀。

    “老爷,你是怀疑金少侠是被伍家人打伤了?可伍家不是灭门了么?”仲游一脸惊愕。

    “我也是猜测。”施今墨叹了口气:“你在这里照顾金少侠,一切等他醒来再说!”

    曾晴见施今墨出来,也是匆忙进去,一脸焦急道:“老爷爷,他怎么样了?”

    “放心,已经安全了,只需调理一番,就能痊愈!”见她花容满是担忧,施今墨也是淡笑。

    曾晴紧绷的心忽然一松,展露笑颜:“既然金同学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娃回去也不安全,仲游,你开车送曾姑娘。”施今墨道。

    “是,老爷。”仲游说着,就去车库开车。

    之后,仲游就带着曾晴离开了别墅,独留金少侠待在客厅中。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最强和尚驾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最强和尚驾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强和尚驾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