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伍贰玖章 吓唬她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国子监绯闻录VIP卷 第伍贰玖章 吓唬她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沈老夫人讲得仔细,田姜听得用心,窗前日光穿树过,待她从福善堂出来,已是半庭新月黄昏。

    却也不回栖桐院,而是朝崔氏的院子走,远远大门前,三爷穿簇新的宝蓝缂丝团花直裰,背手在嘱咐玫云甚麽,一个厮童挑着只担子等候,田姜拉住采蓉自站在梅树下,望见三爷摸摸玫云的脸颊,辄身朝前走,厮童随后跟。

    待那人影消失月洞门外,田姜才继续往崔氏房方向去,玫云脚已跨进门槛,听得身后有人唤“玫云姐姐”,扭头看来人,连忙缩回脚,笑着迎上见礼。

    田姜边走边语气关切问:“听管事说三夫人病了,我来瞧瞧,可请医官诊过没?”

    玫云禀话:“昨蒋太医来过,看了脉息,观过夫人气色,又问我病源,他同三老爷说了些,终道需卧榻静养,开了药方子,每日两次煎服,过春分后应无大碍。”

    说着话近了里间房门,小丫头忙打起帘笼,崔氏听得响动,命守旁的嬷嬷扶她坐起,田姜紧上前坐榻沿边,拉她的手道:“快别起来,我们这样说会话儿就好。”

    崔氏命玫云去斟茶,语气懒洋洋地:“二嫂怎来了?你有孕身的人,可沾不得病气。”

    自个手还任田姜握着,欲要缩回却被扣住不放。

    “我不忌讳这些。”田姜微笑:“二爷闲时常翻些医书,迫我学点皮毛,三弟妹且让我也听下脉。”遂三指按她脉上,凝神细数脉息,稍片刻换只手又听一回,这才作罢,洗手吃茶,再看向崔氏。

    她面容平静,眸光清透,崔氏浑身一紧,好似被她直瞧进心底一般,不由抿了抿唇:“不劳二嫂替我费心,依蒋太医开的方子,几剂药儿坚持吃过春分就好了。我只责怪自己病得不是时候,眼下治办年事正忙乱,二嫂又是初次,不过你且放宽心,若遇着拿不稳的事,尽管来问我就是。”

    田姜不置可否,蹙眉淡道:“三弟妹莫要牵挂太多,你这病还需好生调理,否则便是过春分后也难讲。”

    崔氏心一提,迟疑问:“二嫂子这话是何道理?”

    田姜道:“我听你脉细而无力、虚而不实,按之洪大,再观颜面嫣红,嘴中味苦,为心火燃盛之相;听你呼吸急迫,目赤、偏头痛且眩晕,为木火互生而太旺;再见你腰痛肋损筋骨麻酥,坐起不便,乃木被金伤所致;玫云说你不思饮食,稍食即胃满喉咯,显见脾胃折损,祸出火土相胜。你金木水火土概已占全,需得静心休养,舒展胸怀,忌惮嫉怒忧愁,胡思乱想,若此番不能除根,后边一发了不得,三弟妹实要多警醒。”

    她话音将落,见崔氏脸庞已由红转白,神情更是惊疑不定,遂多劝慰了几句,方告辞离开。

    ......................................

    崔氏被田姜这番话说的怔在榻上,见得玫云端来一碗褐色苦汤,心底愈发烦闷,抬手一推,那玫云躲闪不及,手中一个未稳,但听豁啷一声,药碗摔地,泼湿了一地。

    崔氏气骂:“你个贱骨头,被三老爷睡过几日长足英雄胆,连我的药汤也敢摔了,你也不用摔,洒把砒霜在里头,药死我才算真能干,再让三老爷把你扶正,风风光光当家做主母,全让你占足可就满意?“

    玫云”扑通“跪下,眼睛红红道:”三老爷未归家时,我央奶奶去跟二夫人说,想和沈指挥使好(注:513章),奶奶现怎说出这样的话将我折煞呢........委实也不愿的,若如此还遭奶奶嫌弃,倒不如我死了干净。“

    忍许久的泪水便如撒了线的珠子乱弹!

    崔氏一时说不出话来,看她肩膀耸动、小声啜泣模样,俨然如曾经的那个自己。

    满腹空落落难言滋味,她揭褥下榻扶起玫云,二人抱头痛快哭一回,待停歇下来后,崔氏才怅然说:“二嫂的话听得我心灰大半,若有日这身子真不济了,你能扶正比他再娶个强,至少能善待我的雁姐儿和溪哥儿。”

    玫云低声安慰:“奶奶又胡思乱想,二夫人再能耐,怎比得过宫里的蒋太医,蒋太医说您仅是肝腑火炎兼闷思郁结而已,把那清火舒肝腑的几帖药儿每日按时吃着,不待春分到就会痊愈呢。”

    崔氏摇头道:“那蒋太医也不知怎地,往时请他过府很是殷勤,如今却显得冷淡,替我把脉也不如从前仔细,总觉在敷衍了事。二嫂的话我原也存疑,可二爷却不得不信,老夫人生病那年里,他确实在看医书研医理,他又是个极能耐的.......“忽儿就说不下去了。

    玫云自不知她那缠绵心思,只当其是因病烦恼,想想道:”这几日我抽个空闲,去外头请个郎中来,替奶奶好好地再诊脉一回,便会有定论了。“

    哪想得腊月年近,城中有名气的医局闭门歇馆,无名气的则出医价昂更难放心,这般拖来拖去,让崔氏有一阵子忐忑不宁,这是后话,此处不表。

    ..........................................

    再说田姜从崔氏房里出来,采蓉打起灯笼照路,远处迎面影影绰绰过来个人,欲待要出声问,却见二奶奶已步履飞快朝前走,接着就听那人有些担心道:“天黑路滑你慢些要紧。”原来不是旁人,确是二老爷。

    田姜扯住他的衣袖,抬眼奇怪地问:“二爷怎寻到这里了?“

    沈二爷把她冰凉小手攥入掌心捂着,嗓音温和道:”栖桐院里无人,我去母亲房问安,你也不在那,夏禅说见你往三房这个方向走,便过来迎你。”

    沈老夫人把治办年事跟他说了,崔氏身体抱恙,何氏寡妇抛不得头面,薛氏无用,只能让田姜一己扛,他其实不太想让九儿来做这事,况她还怀着身子.......自己的妻儿自己最疼。

    ”三弟妹病的很重麽?“沈二爷沉吟问,或许可以请钱大夫来给她诊疗,可以快些好起来。

    田姜把来看崔氏且替她把脉的事说了,又朝他勾勾手指头,沈二爷会意俯下身来。

    田姜仰起颈凑近他耳畔:”我故意唬她的.......谁让她装病不肯和我一道办年事呢。“

    沈二爷看她笑眯眯的模样,不禁也笑了,捏捏俏挺的鼻尖儿:“愈发皮了!”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国子监绯闻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国子监绯闻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国子监绯闻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