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八、藏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道魔传第四十四卷 起死 九八八、藏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提起夔尊,何三思十分敬畏:“师弟,青龙可是东方之主。夔尊能与东方之主打成平手,那也是顶天立地的神兽了。难怪平波见了就跑,再不跑,连命都不一定保得住!师弟,虽说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去,但你这样一说,我也担心我师父的安危了。我师父的修行,就是长寿,平波真来了,我师父真不会是他的对手。虽说我也不会是平波的对手,但我有法子将我师父藏起来。就如同藏你的弟子一般,令平波找不到。我也能将自己藏得他找不到!那师弟,就如你所说,我不去。只是救我师姐的事,还要请师弟多多援手。”韩一鸣道:“师兄,我之前已然说过,杨师姐是因了救我,才被平波发现抓住的。因此救师姐一事,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我深信,我若真的将平波的如意算盘打乱,那么离救出杨师姐,也就不远了。师兄也要助我,若是得知了平波有什么非要不可的要紧事物,一定告知于我。我怎么也会抢在他的前面,扰乱他的如意算盘。”

    何三思一力邀请韩一鸣同来,本就是为了救他师姐,但一直未与韩一鸣说明白。这时听韩一鸣要独自离去,想着自己独力救同门,实在是没什么胜算,因此心中是有些不情愿的。但以韩一鸣之能,也不是他能约束的,因此他自有自己的盘算。韩一鸣一下明白说出要将救杨四姐之事担当起来,他反倒略有些不好意思了:“师弟,也不能这样说。就是没有师姐出手相救,平波日后一样会找到我师姐,对我师姐下手。毕竟养蛊是这地方才有的事,别地方,是没有养蛊一说的。平波只要到这边来打听打听,找到我师姐,就是举手之劳了。因此,师弟肯出手相助,我们都感激不尽。师弟也放心,只要我得知任何有关平波的事,我就立即告知师弟。只是师弟,你这一去,你徒弟自然也是要跟着去的。你那弟子,绝不省事,有这样的热闹,他不赶着去,才怪了。但你师父的灵骨,还有那位人事不知的同道,松风,是罢?他也要去么?”韩一鸣道:“我徒弟呢,本就该跟去的,一来便于我在途中教导他。让他边走边学,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我也是边走边学的,从前如此,将来也如此。我师父的灵骨,是跟定我的,这是他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定了的。至于松风,我真不知该怎么样才好,我走之时,他未必跟着我,但之后,他必定会跟上来。并且,我也不知他是如何避开那许多危险的。估计,我这一走,他也会跟在我身后的。这个就只能由他了。我们说什么,他也听不懂,我们做什么,他也不明白。只能听之任之。师兄也不必担心,他轻易就能到贵派来,并且是在我们之前来到,越过南坎视若等闲,不必咱们指路,他的厉害,不言而喻了。既不能左右,便听任他罢。他若还在,就烦请师兄照拂,他若不见了,师兄也不必担心。”

    二人说了这些,何三思见他意已决,也不阻拦,道:“那,师弟一路小心。只是我过后寻找师弟,难免会有些麻烦。”韩一鸣微微一笑:“不会,师兄要找我,只怕消息会多得不得了。我既已决意去抢在平波之前,怎会声息全无?到时师凶想要找我,轻而易举。”何三思一想也对,便道:“那师弟只管去,小心些便好。若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我修行简单,也没甚本事,但还是能帮得上手的。”韩一鸣道:“师兄说的是,我记住了。”

    次日一早,韩一鸣叫了青竹标,与无辛、何三思道了别,告辞而去。进南坎须等侍时机,离开却是极简单,此时青竹标已学会了御剑术,虽说使得不够纯熟,但他胆大,加之初初学会,正是心痒难耐之际,一听有了新会招术可以使上的时机,自然是踊跃向前的。与韩一鸣一起,御剑而去。韩一鸣因他是新学会的御剑术,特意慢了些。一路之上,青竹标兴奋之极,倒也稳妥,直到落下地面,还有些意犹未尽。

    灵山同门相互寻找本就不难,韩一鸣先找准了沈若复所在,落下地来,离沈若得所在之处也就不远了。此处乃是一个小小山村,也就二十来户人家,韩一鸣四处一望,已看见村边一座茅屋有灵光,便向那边走去。

    这座茅屋极小,韩一鸣一眼看去,已将四围都看了个清楚明白。这茅屋之外,有一小小院落,茅屋半旧,并无甚异样之处。但走得近了,灵光越来越盛,走到院门前,韩一鸣见院门未关,先伸手拍了拍院门上的门环。

    茅屋门开了,一个农人走了出来,远远对着他们看了一眼,赶上前来,拉开院门:“师弟,你来了!”这农人大约三十岁模样,衣裳头发连脸上都显得脏灰,但声音却是沈若复的。韩一鸣微笑:“师兄,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沈若复愣了一愣,四处一看,道:“先进来再说。”韩一鸣见他谨慎,也四处看了一看,不见异样,这才进了院子,沈若复将他们引入屋中。一进屋子,才见那屋内十分宽敞,好几间宽敞的屋子,只是陈设简单。

    沈若复道:“师弟,你总算来啦。来来,这边坐。”引着他们进了一间屋子。进到屋内,韩一鸣道:“师兄,你怎地是这副模样?”沈若复道:“说来话长了。这个咱们稍后慢慢细说。青竹标很有长进了。”青竹标抢上来对沈若复行礼:“沈师伯好。我学会御剑术了。”沈若复道:“好呀!学会这个,你的修行就入门了。你饿了吧?”青竹标笑道:“还是沈师伯知道弟子,一早就跟师父赶往这边来,什么都没吃,真是饿了。师父好似不饿一般,弟子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沈若复取了一盘饼来,道:“你将就吃些罢,我这里吃的简陋。”青竹标接在手中,先拿起一块饼来,咬了一大口,忽然想起来,把那盘饼捧到韩一鸣面前:“师父也吃些。”韩一鸣道:“我不饿,你吃罢。”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道魔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道魔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道魔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