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五、热水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道魔传第二十七卷 东方 六零五、热水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那水柱抽在身上,直痛入骨髓里去,宛如他将衣衫都剥了个干净,连皮肉都剥开来,让它抽在上面一般。痛得连两个太阳穴都有“簌簌”跳动之感了!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出声。对丁五的问询一声不出,好容易忍过这阵痛不出声了,却见那水柱又伸到了自己眼前!韩一鸣紧咬牙关,心知不是事,这样抽过来,虽说看上去似是轻描淡写一般,但打在身上,却是剧痛无比。自己算是能忍耐了,可这水柱抽在身上,却抽得自己痛不欲生。

    韩一鸣忽然发现那水柱虽是晶莹透明,但上面却微微的冒出烟来!韩一鸣虽是两个太阳穴簌簌作痛,却是立时便伸手去在那水柱之上摸了一下。不摸还好,一摸之下,指尖一烫,连忙缩回手来,将被烫伤的指尖送到口边吹了吹。难怪他身上痛得不堪,这打在身上的水柱,竟然是烫的!只是他并不觉得身边有腾腾蒸汽,还好只是这股水柱是烫的,要是这里的水全是烫的,他与丁五都定然会被烫得皮开肉绽了!

    那水柱忽然向后一倒,韩一鸣已被它两次抽中身上,知晓它再向后,转眼就要反扑上来抽在自己身上,就如一个人后退必须先动腿一般,这水柱要抽在他身上,先要向后倒去,然后才会向他身上抽来。此时韩一鸣已觉自己脚踝疼痛,脸上发涨,知道自己是被倒吊起来了,想避也避不开,只能咬紧了牙关承受。

    那水柱灵活之极,向后弯了一弯,便飞快弹回来,拍在他身上!韩一鸣虽说早已咬牙忍耐,却还是被抽得哼出声来!那水柱打在身上本就不轻松,看不出来这样细细的一根水柱打在身上,却会如此大的力气。但那水柱还是烫的,因此抽在他身上之后,身上的疼痛,大多还来自于被烫了的缘故。

    水柱自他左臂之上掠过,韩一鸣一俟那水柱散开,便将衣袖一拉,露出被水柱抽过的地方来,起始看不到异样,但过不得多久,一道红印就延着那疼痛伸展开来,果然是被烫了的模样。此时他身上无处不痛,想来是先前被抽了两下的结果。痛得韩一鸣想要骂人,却是素来不曾开口乱骂过别人,张开了口,不知该骂什么!这水中也不知有什么,但单凭这里全都是水,这样大的旋涡,还有忽然出现烫人的水柱抽打,可想而知这水中有自己不知晓之物。因此张口结舌了片刻,只道:“师兄,你还好么?”

    丁五不知在做什么,韩一鸣吊在他上方,却看不清他在做什么。片刻之后,韩一鸣又看到散乱浪花琼玉一般纷飞之中,一道水柱又浮了出来,连忙道:“师兄小心!”这道水柱抽打在他身上都如此疼痛,那打在师兄身上,如何了得?自己可以受此鞭打,师兄若也受此鞭打,打坏了如何是好?

    忽然只听丁五道:“尊驾为何?请出来相见!我师兄弟不知此处规矩,若有冒范,还请明示。”那水柱向后斜了一斜,韩一鸣一看丁五也在所难免要被抽打,连忙叫道:“师兄小心!”丁五也不理他,韩一鸣一时之间哪里还顾得上他,咬紧了牙关,绷紧了皮肉,等待那水柱抽上身来。那水柱着他们直抽过来,韩一鸣有心要将丁五甩开些去,避开这水柱的峰头。但他被倒吊了这样久,手臂早已发胀麻木,用力一甩,却只是微微动了一下。忽然只见丁五伸出另一只手来,一把便向着那水柱之上抓去!

    韩一鸣正要叫:“师兄小心烫手!”却见丁五一把已将那水柱抓在了手中!水柱如何能抓在手中?韩一鸣愣了一愣,但眼睛却明明看见丁师兄把那水柱抓在了他自己手中!那水柱抓在丁五手中,如同冰柱一般,晶莹透明,却不似水一般散落了开去。难不成这会儿不知自何处伸出来的水柱不烫了?变成了冰柱了?

    韩一鸣还未想明白,便又听丁五道:“我们师兄弟急于赶路,不知是否坏了这里的规矩,如若是,我先赔个不是。你先出来说话,之后要怎样责罚,我们绝不回避!”韩一鸣见他手掌牢牢抓着那水柱,也不知是烫还是冷,但耳边听到的涛声却渐渐轻了。本来这浪涛声如同千军万马奔腾一般,带着轰轰雷鸣般的声响,令置身其中之人觉得自己真是微渺到了极点,韩一鸣耳中早已轰鸣不已,但此时轰鸣声减弱,他耳中有了鸣响,这才松了口气,却是越发警惕,不知这水中会冒出个什么来!

    丁五这几句话似乎说到了对方心中,不止轰鸣不绝的狂涛巨浪停了下来,连本来目之所及四处飞溅的浪花及巨浪奔腾时溅出来的水沫,都慢慢平息下来。韩一鸣虽说被倒吊得头晕眼花,但也看到巨浪平息,下方旋涡也慢慢变小,天边早已露了曙光来。虽说他早已全身的血都冲到头面之上,连看视都总能看到一块阴翳了,但随那曙光而来的明亮,却还是让他眼前一亮。

    忽然丁五的声音道:“师弟,你先放开我。”原来在水口那漫无边际,并汹涌澎湃的浪涛之中,不止丁五牢牢抓住了韩一鸣的手臂,韩一鸣也下意识地牢牢握住了丁五的手臂。握得太紧,以至于韩一鸣都忘记了,却还是紧紧握着。此时韩一鸣已然看分明,下方是一望无际的水,泛着细细鳞波。韩一鸣一时倒不敢放手了,这里全然没有依附之处,师兄若是掉下去……猛然间想起丁五昨日踏波过河来,但依旧有些不放心,道:“师兄,我……”丁五道:“师弟,你不必担心,只管放开手便是。我自有分寸。”韩一鸣虽说仔细,但自己是被倒吊在空中,想要相助师兄却是无能为力。正在犹豫间,又听丁五道:“师弟,你不必担心。看!”

    ----------------------------------------------

    十二月了,一年的最后一个月,来了!大家一起努力呀,把今年过好!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道魔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道魔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道魔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