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一、陡峭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道魔传第二十七卷 东方 六零一、陡峭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丁五道:“这水口并无固定所在,因此我师父叮嘱过,只管向前走便是了。咱们只管照我师兄的话,向前走便是了。”韩一鸣忍不住道:“可若是咱们去的迟了,会不会……”丁五道:“师弟,咱们此时还未看见水口,也不能得知是去得早还是迟,三日之后不到,再想这些也不迟。”韩一鸣不觉叹了口气,明明是去送上门去给青龙刁难,自己却还想这样多的难处,不如不去想。只是此事怎是一句不去想便能了结的?

    他默默无语跟在丁五身后,丁五此时每一步比先前用力了些,但看上去依旧是十分轻松,山路虽是陡峭,却并不难走,韩一鸣跟在后面,依旧看到丁五每一步都不曾踏在地上。虽说韩一鸣走这样的路并没有难处,可有的地方还是过于陡峭了,须得手脚并用,才能爬上去。韩一鸣已是走过无数这样的路了,倒也没什么,但丁五想来不曾走过这样难走的路,可是丁五还是如同走在平地上一般,轻松地便登上去了。只是每一步迈得不如先前那样轻松了,有时也须弯腰用力,但始终走在韩一鸣前方。

    韩一鸣弯腰之际,触到了胸前的一片硬物,无色无相宝镜。此时这宝镜揣在胸前极是累赘,平日里是走的平坦路途,倒不觉得怎么,这时要弯腰,要弓背,再加上手脚并用,这宝镜揣在胸前便有些累赘了,不是弯腰之时碰到腿,便是抬手之时怕它掉落出来,不得不时不时按上一按。

    可是丁师兄再三叮嘱自己在放在胸前,韩一鸣便将它放在了胸前。虽说从前带宝镜出去,也是揣在胸前,但这个时候,却是将之自胸前取出来,放在包裹之中更为便利些。毕竟放在包裹之中裹在腰上,不会这样总是磕磕碰碰。但韩一鸣此时也不敢将之取出来放在腰上的包裹之中。他虽不知此物倒底有何用处,但也知此物乃是灵山之上一件极为重要的物件,丢失不得的。因此每每弯腰向上爬时,总是先用手将它往怀里按一按。甚而宝镜不会掉出来,他也会按一下。已不是为了把宝镜放好,而是为了按一按自己安心些。确定它还在自己怀中,生怕何时不按,这宝镜无声无息掉落到不知何处去了。

    忽然前面丁五弯了一下腰,这一下腰弯得比先前不同。他身躯肥胖,爬这样的山未免有些难处,时不时略弯一下腰,以借腰上力气。但这一下弯腰,却是弯得比先前几下都深,韩一鸣正要问:“师兄,你怎样了?”只见丁五已直起腰来,右手飞快抬起来,便向后一甩。这一下倒是动作快捷,远不是他平时的举动费力模样。他的手臂自他耳边擦过,韩一鸣愣了一愣,抬头看时,他的手已收回去了。黑暗之中看不清他这一甩所为何来,但韩一鸣却立时便回头向身后看去。

    这时他回头已然慢了,不见身后有什么,回过头来,已见丁五向上走去,便跟在后面,也向上走去。又走了一阵,丁五虽说爬得并不费力似的,走得却也不快,韩一鸣跟在后面,脚下只觉越来越陡峭,自然爬得也慢了。二人皆不言语,只是全心全意向着山上走去。又走了一阵,韩一鸣又见丁五弯腰,连忙注意着他的手臂。果然丁五手极快抬起,向后一挥,韩一鸣这下眼睛跟得快,已见他手上一条长长细细的黑影顺着他抛出去的方向远远落下去了。

    原来丁五弯腰是捉了地上的蛇,向着远远的后方甩开。他脚步并不踏在地上,这蛇只怕也咬不着他,韩一鸣知晓师兄怕这蛇咬了一步步向山顶爬去的自己,弯腰将它们捉起来甩开的,一时觉得大师伯的眼光真是独到。片刻之后,才道:“师兄,多谢你了。你捉蛇很厉害呀!”丁五道:“也没什么,就是要手快,我也不一定能捉住蛇颈,若不够快,便要被它咬了。”韩一鸣忍不住道:“师兄,我们灵山之上也有蛇么?”

    丁五头也不回地继续向上走去,韩一鸣跟在后面,只听他道:“灵山之上么,只怕是没有蛇的。灵山之上,有灵性的草木多而又多,但有灵性的蛇虫鼠蚁却是没有。也难有,有小乖,有如莘,再有灵也被它们折腾死了。有得有灵草木已然难得了。”韩一鸣一想小乖那脾性,确实是有个活物都难逃它的折腾的,便道:“师兄说的是。”

    这山并不高,不多时,二人已爬到了山顶。山顶之上,便觉风大。韩一鸣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天幕微有了光泽,而前方的天幕,还是十分深浓,却已觉得天高了许多,比之半夜真是高了许多。月亮也渐渐向西斜去了,心知再过得一阵,天边就会有淡淡曙光了。丁五道:“师弟,咱们快些走罢。”说着便向山下走去。他下山也如上山一般,脚不沾地便向下走去。只是走得并不快,韩一鸣看了看前方,跟在他身后,也向下走去。

    才走了几步,前方不知何处,已有一道银光亮了起来。韩一鸣眼利,兼之又是黑暗之时,这银光极耀眼,只是极之遥远。便道:“师兄,你看。”丁五全力都注意在脚下,原来他下山也比上山还要难。虽说他脚不及地,但他毕竟太肥胖了些,每一步都走得比别人费力,因此下山之时也是慢。似乎他脚下踏到的,也是有宽有窄,不是始终如一。

    他对着那亮起银光的远方看了一眼,只道:“快,师弟,咱们快走!”韩一鸣只觉他加快了脚步,便也加快了脚步,心中忽然明白过来:“师兄,那便是水口么?”丁五头也不抬地道:“是,那便是水口了。咱们快赶上去,今天要是赶不上,就要等到明天晚间了。”韩一鸣“哦”了一声,青龙只给了三天时间,要是等明天,岂不是要耽误了?虽说不知青龙会怎样对待自己与丁师兄,可是看见了水口,还是要赶上去。

    -------------------------------------------

    周三了,一周过得真快。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道魔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道魔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道魔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