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零、水口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道魔传第二十六卷 书 六零零、水口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吃完干粮,韩一鸣正拟寻一处背风之处过夜,却见丁五收起了剩余的干粮,自去拿了他晾在一边石上的鞋袜来穿上,道:“师弟,咱们赶路罢。”韩一鸣愣了一愣,他虽说下山几回,却少走夜路。这夜间不辨方位,怎样走?或许丁师兄能够看星辰之位辨别方位,但韩一鸣却是不会的。再者,许多猛兽都是夜间出来觅食,虽说并不怕它,但何必多此一举呢?大白青天的不走路,倒要夜间来摸黑向前么?因此不是万不得已,韩一鸣也不愿走这夜路的。

    丁五着了鞋袜,便道:“师弟,咱们走罢。”领先向前走去,韩一鸣跟在后面,起始那河在身后,还知自己走的是依着白天的方向是向东,及至到了后来,那河不见踪影了。而身前身侧再出现一条河,便不知是自己走错方位了,还是那河蜿蜒流淌,弯到他们前方来了。韩一鸣早已不辨东西南北,但丁五还是向前走去,韩一鸣正想叫住师兄问一问可走对了,忽然发现前方的丁五每一步都轻快得多了。比之白天的笨重,丁五此时的脚下轻灵得多了,每一步都十分轻灵,落足不闻草木声响,这夜间,虽有两个人在赶路,却只有自己的脚步声!

    韩一鸣凝目细看,这才发现丁五的每一步,都不曾踏在地面上,而是悬在了离地寸许左右的空中。野地里路难行人人皆知,草木纵横不说,还满地皆是泥土砂石,夜间行走,若无看得分明的本事,全然就是摸索向前,高一脚低一脚乱踩。难怪丁五此时比白天轻快多了,白天他每一步都落在了实处,而此时的他,每一步都踏在了空中,因而轻快。韩一鸣看分明了,那到了口边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丁师兄若是这般行走,那必有他的缘故,自己不必再问了。只是走了一阵,丁五依旧轻快,而下山奔波数次的韩一鸣却渐渐有些跟不上了。原因无他,便是因他脚下高一脚低一脚,不能如师兄那般轻快。想要御剑跟上去,却不知为何,始终觉得不妥,只得高一脚低一脚地向前摸去。又走了一阵,丁五远远地停下来等他,韩一鸣赶上前去,道:“师兄,你略走慢些,我点起梵心烛火来才跟得上了。”丁五道:“不可。师弟,我知你跟不上来,我可以等你,你却不可以点梵心烛火。”韩一鸣奇道:“是么?”丁五道:“咱们于月亮沉下山前,走遍河边路。那在太阳出来之前便能赶到水口。你看这河始终在咱们前后,咱们只要努力赶便是了。你若跟不上,我可以等你,但你却不能用法术。你用了法术,强闯水口,会被尊者怪责的。”韩一鸣“哦”了一声道:“我知晓了,不用便是。师兄,那水口在哪里?”丁五道:“我也不知。”

    韩一鸣意外之极,丁师兄也不知么?那这样走,能走到那水口去么?只听丁五道:“我师父说过,只须寻到我们一日奔走之时遇到的最大一条河,这条河向东流去,便沿着河走,看到前方有水光便可到水口。虽说我不知水口是何方,但及至到了,我自就知晓了。过了水口,便走了上去东方的路,那最多再走两日,便走到尊者所在了。”韩一鸣看了看夜色之中,时隐时现的河水,道:“师兄,是沿着这条河么?”丁五道:“师父与我说过,沿着哪条河都可。所有的河都要流到东海去,但都会汇集到附近最大的河里去,只有最大的河才会直接通过水口流进东海。东海不就在东边么。咱们过了水口,就进了东海,过了东海,就近了尊者所在了。只不过若是顺着一条小河走,费时多多,而沿着大河走,却会快了许多。这条河是咱们下山来遇上最大的一条河了,沿着走便没错。”韩一鸣也知现下沿着的这条河,已是他们今日遇上最大的一条河了,既然不必一定要走到哪条河,那遇上的这条河最大,就是它了。便道:“我知晓了,师兄,咱们这便走罢。”

    丁五回过身去,他每一步都并不快捷,但却是韩一鸣不曾见过的轻巧,与他肥胖的身形全然不相似。仿佛他脚下有一条路,一条看不到的路,正向前延伸过去。头顶上是婆娑树影与深蓝的星空,以及时而出现时而隐没的月亮,韩一鸣脚下没有丁五那样轻巧,但他也曾走过些夜路,颇有些应对的经验。走了一阵,已全然熟悉起来,跟在丁五身后,向前走去。他人跟在丁五身后,却全神贯注于丁五身前,背上的鸣渊宝剑早已召在了手中,两眼不停地四周细看。丁师兄的修为怎样不必去细究,他的安危却是十分紧要的,若是在这路上有个什么意外,自己如何对得住这位师兄?

    韩一鸣也听得脚下前方有着悉悉索索的声响,知道是自己的脚步惊动了草丛中的蛇虫,它们都划了开去。原来韩一鸣走夜路时脚步都不轻,可以惊动蜇伏在草丛中的蛇虫。彼此不要冲突才好,最好是它们早早溜开,不要自己一脚踏上它们身上,被它们反咬一口。丁五每一步都没有踩在地上,不能惊动蛇虫,因此韩一鸣脚下发出的声响,成了唯一能将它们惊走的法子。

    两人走了不知多久,韩一鸣看着月亮已然渐渐偏西了,前面有了一座小山,而那条河顺着山边蜿蜒而过。虽是在月光之下,韩一鸣也看得出来河顺着这座不大的小山流过之处十分陡峭,难以下足。莫非要丁师兄似白天一般涉水而过么?自己倒可以御剑飞过去,可师兄不是说不能御剑飞过去么?正在想间,只见丁五也收住了脚,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回过头来道:“师弟,这座山不高,咱们加紧几步,翻过山去。”韩一鸣抬头看了一看,这座山虽不高,却是十分陡峭,但河水流过之处无法落足,又不能真的御剑飞过去。此时也不知那水口在何方,但师兄说了要走,便走罢。道:“好,师兄,咱们要不要加快些脚步?”

    --------------------------------------------

    居然六百节了,我自己先晕一下!头晕!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道魔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道魔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道魔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