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谑的爱 第17章 阴谋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和亲罪妃戏谑的爱 第17章 阴谋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那苏墨竟然是阴月阴日出生的……

    想着,柳翩然脸上浮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神情。

    “主子……”纸鸢见柳翩然没有反应,跺了脚。

    柳翩然停下了抚琴的手,缓缓站起身,看着气呼呼的纸鸢,缓缓说道:“还生气呢?不是将那紫菱交给李嬷嬷了吗?”

    这王府的人都知道,李嬷嬷是从小看着王爷长大的,虽然是个嬷嬷,但却在王府里的地位极高,主外的事情都是管家萧隶在管,可这府中的内务……基本都是交给她的。

    纸鸢撇撇嘴,说道:“紫菱到了李嬷嬷手里有她的好果子吃了……”

    柳翩然淡淡一笑。

    这李嬷嬷是个狠辣的主儿,王府里的奴才丫鬟哪个不怕她!

    “可是……奴婢不是气这个……”纸鸢嘟着嘴,愤恨的说道:“昨儿个大婚,虽然王爷给了主子正妃的待遇,却还不是要去苏墨的房里……今天从老夫人那里回来,本想着王爷会陪主子,却又去了竹园!”

    柳翩然微微垂了下眸,方才看着纸鸢说道:“你这丫头,昨儿个王爷不是在我这里过夜的吗?”

    “话虽如此……但是,王爷始终还是先要去正妃的屋子……”纸鸢突然间柳翩然黯淡了脸,急忙说道:“主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明白!”柳翩然哀叹一声。

    不免想起下午去上兰苑的事情……

    老夫人的病托了那么久,一直没有办法根治,怎么突然间就有个江湖名医给了药方,而且……这药引这样的奇怪?!

    本来也没有什么,却谁人想的到,这苏墨却是那符合药引之人……想来,开始王爷也是始料不及的,大家更加想不到的是,天下的事情竟然这样的巧合!

    “主子,您……您生气了?”纸鸢见柳翩然沉思,诺诺的问道。

    柳翩然微微摇摇头,坐在小榻上,微微蹙了秀眉。

    这病也托了那么久了,却也不急于这一时,可是……他却一回府就迫不及待的去了竹园……

    是真的因为老夫人的病,还是回来时那帝都大街上的一幕?

    不管为了什么,她都不能让尉迟寒风变了心。

    “纸鸢,你去趟刘嬷嬷那儿看看什么情况……”柳翩然突然说道:“该怎么做……就不用我来教你了吧!”

    纸鸢一听,明白的点点头,转身离去。

    哼,那个丫头仗着自己的主子是个公主,竟然辱骂她的主子,还害的她差点儿挨打……不好好让她吃点儿苦头,就不知道这里是东黎国,而不是南朝!

    如今的正主儿是王爷却不是那南帝……

    想着,纸鸢嘴角狠戾的一笑,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几分。

    ++++++++

    尉迟寒风坐在书房内,俊逸的脸上平静无波,目光微凝,手轻轻转动着手指上的玉扳指。

    房间里的蜡烛发出爆裂的声音,却没有拉回他的思绪。

    萧隶恭敬的站在一侧,王爷从坐在这里开始,就一直思绪漂移,王爷很少有这样的情况,是在竹园发生了什么事吗?

    想着,他不仅看向尉迟寒风的贴身护卫夜冷。

    夜冷就像王爷的影子,王爷在的地方他必然不会太远。

    萧隶眼神示意着。

    可是,夜冷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又暗又冷,他只是淡漠的瞥了眼萧隶,就又像一尊佛一样,立在那里。

    萧隶没趣的撇了下嘴角,一直和夜冷相处,他是王爷明里的手,夜冷是王爷暗地里的手,应该是相互想通的,可是……全然不是。

    “那个……王爷,不早了,皇上送来的折子……您今天要不要看?”萧隶无法,只好硬着头皮问道。

    这皇宫里送折子来的人还在外厅等着,那会儿王爷在竹园里不好打扰,可是……这都回来半天了,也不见的他看一眼。

    尉迟寒风凤眸微抬,看了眼萧隶,淡漠的问道:“萧隶……你从夜冷那里有得到答案吗?”

    他虽然在走神,可不代表不知道屋子里发生了什么。

    萧隶顿时冷汗,暗自腹诽了几句,打着哈哈,说道:“王爷,您又不是不知道夜冷的性子,想从他脸上看到除了冷漠之外的表情根本不可能……”

    尉迟寒风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说起冷漠,他的脑子里不经意的浮起苏墨的样子。

    她虽然没有夜冷那么冷漠,却也差不多,明明生气却依旧隐忍……一个被帝桀宠坏了的公主,怎么会有如此的忍耐力?

    就算他那样的要了她,她依旧能忍下来……

    萧隶见尉迟寒风又走了神,暗叹一声,唤道:“王爷……”

    今儿个王爷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那么值得深思?

    尉迟寒风嘴角微微上扬,邪魅的笑着,挑眉看着萧隶,边拿过放在一侧的折子,边说道:“猜到本王的心思了吗?”

    萧隶大惊,急忙跪地,惶恐的说道:“王爷恕罪,属下不敢妄自揣测王爷的心思。”

    尉迟寒风恩了声,说道:“萧隶……你跟了本王多久了?”

    “回王爷,十年!”

    尉迟寒风点点头,看着折子头未曾抬的说道:“十年的时间不短,足够本王用来了解你了……”

    言下之意,你萧隶眼珠子一动,就知道你要干什么了!

    萧隶窘笑了起来,略带着奉承的说道:“那王爷也应该知道属下什么也没有猜到了……”

    尉迟寒风笑了,示意他起来,方才继续看着折子。

    萧隶刚刚起来,就见夜冷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可是,还是被他看到夜冷眼中的那浅浅的含义。

    萧隶无所谓的挑着眉毛,心中腹诽着:我就狗腿,有本事你也狗腿啊……

    尉迟寒风快速的扫视完折子,缓缓放下,说道:“天罡大将军上折,想着告老还乡……你有何意见?”

    萧隶听后,收起了玩味的神情,恭敬的说道:“赵将军年迈,是该时候退了,而且……皇上不是也早就中意了长子赵晖接替他的位置?”

    这个事情皇上不是和王爷早就商讨过的吗?怎么……还为此事专门将折子送了过来给王爷看?

    尉迟寒风笑了,缓缓说道:“赵将军上折,希望由次子接替他天罡大将军一职!”

    “赵翌?”萧隶大惊,脱口而出。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和亲罪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和亲罪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和亲罪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