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二十二章    疼痛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下等妾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二十二章    疼痛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阳光从密密麻麻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细碎的阳光撒在林巧儿的厢房中,暖暖的。

    或许是热吧,一只手搭在锦被外,依旧睡的香甜。

    只是泛白的脸色,痛苦的扭曲着。

    秀眉蹙起,像似从不曾舒展过。樱唇紧抿,嘴角都有些微微颤抖。

    昨晚从腿间拔出来的碎茶杯渣子,雪儿一早便已收拾的干干净净。她不想让主子一早起来就看到这些刺眼的东西。

    静静的守候在林巧儿的床榻边,雪儿微微叹了口气。

    白净的小手覆上她微微蹙起的眉头,想要舒展开来。只是她看起来,太过痛苦,不愿将眉头舒展开来。

    “嗯,熱,好热。”

    林巧儿痛苦的出声,动了一下身子。瞬间彻骨的疼痛,迫使她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腿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林巧儿却是不敢再动一下。

    她想起了昨晚那血腥的一幕,昨晚可谓是从地狱走了一遭。

    她甚至都不敢想象,是什么毅力迫使她,能够一直坚持下去。

    要是平时,她不是应该肆无忌残的痛呼出声吗?可是现在,她却这般坚持不懈。

    只为证明她不是懦弱之人。嘴角扯出一丝淡笑,安慰道:“不碍事,可能刚才不小心扯动了伤口。”

    雪儿大睁着双眼,完全一副傻呆的样子。吃愣在原地,这怎么可能呢?怎么会突然间变成了这样子。

    雪儿颤抖着双手,轻轻掀开锦被的一角,想要更加确定一下她刚才看到是否真实。

    淡黄色液体流在林巧儿洁白如玉的玉腿间,灼痛了雪儿的眼睛。

    难道这么美丽的一条腿就要从此留下疤痕,亦或是,留下后遗症吗?

    “主子,这……”

    本能的伸出双手,覆上林巧儿受伤的双膝,泪水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

    “雪儿,别这样。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吗?”

    就算是有事又如何,除了雪儿为她伤心难过,这个异世她还会牵挂谁呢?

    “呜呜……呜呜,主……主子,都已经……已经这样了。”

    雪儿泪眼泪眼婆裟的看着林巧儿的膝盖,抽抽搭搭的说着,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好。

    “好了好了。”

    伸手擦去雪儿脸颊上的泪痕,眼里蒙上一层氤氲。

    她何常不痛呢?其实她现在比谁都想哭,只是她知道,在这个异世,无依无靠,绝不可当着别人的面流泪。

    就算是最最最信任的人,都不允许自己掉一滴脆弱的眼泪。

    强扯出一丝微笑,手指托起雪儿的脸颊,嘲笑道:“看!你可是我认为最漂亮的丫头了,现在都成了大花脸,丑死了。”

    调笑的说着,还不忘吐吐舌头,做个鬼脸给雪儿。

    ‘扑哧’一声,雪儿倒时笑了出来,差一点点鼻涕就流出来,和林巧儿打闹着。

    埋怨道:“主子就喜欢取笑奴婢,今天奴婢还就是不能如您所愿。”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打闹着。仿佛刚才在为林巧儿膝盖间的伤,而伤心不已的雪儿,此时已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阳光照在这厢房中,是那么的温暖,充满了无限快乐。

    只是唯独林巧儿膝盖上的伤,像似连阳光也不忍心看到这一切。

    昨夜殷月为她在伤口处撒好药,便用手帕紧紧的包裹起来。希望可以药效能够更快的渗入到伤口处,腿上的伤能够快一点好起来。

    林巧儿盯着膝盖上的手帕,已经渗出了一层油,就想着里面会是什么样子。

    会不会肉已经烂掉了,亦或是,以后走路要一痊一拐这也说不准。

    想到这些,心里就酸溜溜的。

    仰头轻呼一口气,不愿再多想什么,或许一切听天由命是最好的选择。

    “主子,还是奴婢帮您拆了吧!”

    手指着林巧儿膝盖间的手帕,雪儿是根本就不敢去碰一下,她怕她的笨拙,弄疼主子。

    雪儿自认为自己是一个特别笨拙的人,总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只会越弄越遭。

    瞟了一眼膝盖间的手帕,林巧儿暗暗咬牙。握了一下拳头,似乎在给自己勇气。

    深吸一口气,坚定道:“嗯好,拆了吧。不然伤口会感染的,最好是再用盐水洗一下。”

    “嗯,奴婢已经为主子,准备好盐水了。”

    说话间,雪儿像变戏法似得,从身后拿出一碗盐水,摆在榻边。

    看到主子下定决心,紧抿双唇的样子,雪儿颤抖着双手再一次把手放在了这双饱受创伤的玉腿上。

    昨晚的画面她还历历在目,那么血腥的场面,膝盖间满是茶杯碎渣。想想就后怕的雪儿,手抖得更加厉害几分。

    “不碍事的,你就当做是一块木头好了,顺着撕下手帕,不会太痛。”

    就算是痛了,又会怎么样呢?别人是替代不了的。

    “那好吧,主子您忍着点,一下就好。”

    林巧儿坚定的信念给了雪儿最大的勇气,既然主子都可以无所谓,为何她还要在乎那么多呢?那样反而让她更痛苦。

    平稳一下情绪,就在雪儿终于鼓起勇气,将要上前拆那两块绣帕时,门外传来了其他奴婢的说话声。

    “奴婢参见王爷,王妃,侧王妃。”

    闻言,雪儿的手顿住了。还不等王爷走进屋来,忙匍匐在地请着安:“奴婢参见王爷,王妃,侧王妃。”

    殷月看着仍旧坐在榻上,两眼瞪着圆溜溜的眼珠子,就剩掉下来了。

    殷月每向前走一步,似乎林巧儿的眼睛就会睁大几分。

    “怎么,难道你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吗?”

    殷月如是说,直视着林巧儿膝盖间的两块犯了黄色的绣帕,却是不与同情。

    殷月走至榻上,双手覆上林巧儿受伤的膝盖用力一捏。

    迫使林巧儿尖叫出声:“啊~~~~啊~~~”嘴角抽蓄,脸颊变成了酱紫了。双腿剧烈的颤抖着,额头已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嘴角扬起一丝邪佞,童眸中满是戏谑。林巧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微怒道:“侍妾身受重伤,不方便行礼。”

    “是吗?既然这样的话,那日后就不用行礼了。”

    只见殷月眼眸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大手再一次袭上林巧儿的双膝。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下等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下等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下等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