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二十章    恨中求欢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下等妾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二十章    恨中求欢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殷月看着那抹越走越远的身影,深邃的眼眸变得暗淡。

    看着那扇关的紧闭的房门,拳头握在一起,发出“咯吧吧”的响声。

    风吹的愈加猛烈,衣袍随着风的吹拂,掀起了一角,殷月瞪了一眼,早已消失在夜色中的那抹身影,走到了林巧儿的屋子。

    只见只剩下半截的白色蜡烛,还在留着最后一滴眼泪,竭尽全力为屋子的主子照亮。

    殷月扫了一眼堆放在床榻旁的杯子,以及毛巾,还有地上的碎片。

    殷月慢慢走至榻前,看清了林巧儿嘴唇咬出的丝丝血迹。

    眼角滑落下的两行清泪,殷月伸手抹了去,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迹。

    从袖口中,拿出一瓶上好的金创药,轻轻撒在林巧儿膝盖间,又用手帕细心的包住了伤口。

    殷月安置好林巧儿,替她掖好被角,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天色愈加的暗沉,冷风吹过,都有一种彻骨的寒意。

    朱红色的大门紧闭,里面闪着橙红色的烛光。

    殷月停顿了一下脚步,准备推开那扇紧闭的门……

    “主子,您刚才怎么躲起来啊?”秋雨替姚丽涛摘掉头上的发饰,不解的问道。

    姚丽涛缕了缕耳机的碎发,看了眼秋雨:“不该问的就不要问,难道你没有看到王妃中毒了吗?”语气威严道。

    秋雨依旧疑惑不解的蹙了蹙眉头,这王妃是不是中毒,是她的事情。主子怎么会比尔不提呢?正欲开口说些什么,被姚丽涛先抢了去。

    “秋雨我告诉你,关于王妃中毒的事情,不要到处宣扬。这要是传开了,有些人就该趁虚而入了。”

    姚丽涛说完紧张的向四周看了看,方才对着铜镜,摘下了耳坠。

    看似一句关心的话语,但从姚丽涛的嘴里说出来,却多了另一层含义……

    殷月推门走进屋中,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绷着一张脸,迈着铿锵有力的脚步慢慢走了进去。

    “奴婢参见王爷。”

    “臣妾参见王爷。”

    听到门响,两人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口,待看到是王爷时,同时请安。

    殷月幽黑深邃的眸子黯淡了不少,看着服着身子的姚丽涛和她身后的奴婢,低语道:“起来吧!”

    又用手指了指秋雨:“你先下去吧!”

    “诺。”

    秋雨应声,退出了房间,在她关门的时候,还不忘朝主子吐吐舌头,心道:王爷今晚总算来看主子了。

    姚丽涛看着殷月,心紧紧绷了起来,也不知王爷今晚来是有什么事情?莫非他知道了什么?

    她胆怯的低着头,不敢直视殷月的眸子,她怕自己心虚,露出什么马脚。

    殷月扫视了一眼屋子,用食指慢慢抬起了她的下颚。眼神飘忽不定,好似在隐瞒什么。

    “怎么,难道是不欢迎本王?那既然这样,本王可就要走了。”

    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看不出他现在是何想法。

    姚丽涛抬眸,看着殷月深邃的眼眸直视着她,看不出任何端倪。

    冷酷的脸庞,却因嘴角的那抹笑意覆盖。看样子或许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嘴角浅浅的露出笑意,姚丽涛娇羞道:“王爷,臣妾怎会不欢迎您到来?臣妾可是天天盼,夜夜想,还以为您早把我忘记了呢!”

    逃避殷月捏着她下颚的手,姚丽涛靠在了他宽广的胸怀,纤细的玉手覆上殷月结实的胸膛,呓语出声:“王爷,王爷。”

    殷月看着怀中的人儿,眼神变得愈加暗沉。“涛儿,本王问你,王妃今日为何中毒,你可知道原因?”

    此言一出,姚丽涛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但她很快整理好情绪,抬起一双晶亮的眸子,质问道:“王爷,您说什么,姐姐她中毒了?”

    从门淑钰中毒到现在,恐怕还没有多少人知道。殷月早已让人封锁了这条消息,就是为了抓住内鬼,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但却不能肯定。

    看着姚丽涛的表现,他的怀疑更甚。只是见她装出一副急切的样子,开口安慰:“呵呵,你是不是很希望王妃中毒啊!”

    戏虐的说着,捏着她的下颚,慢慢抬了起来。

    “王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臣妾不明白。”

    “你当然不会知道。”

    红润的嘴唇,在烛火的照耀下是那么的诱人,殷月并不想让她起疑,吻住了她的两片唇瓣。

    “额~~”话还没有说出口,殷月菲薄的唇瓣已落了下来。

    他的吻很深,舌尖撬开她的贝齿,殷月长驱直入。他像是要将她的液体全部吸干,亦或是想要将她融入到他的体内。

    这个吻,吻了很长时间,姚丽涛都察觉嘴有些痛了。

    同时姚丽涛也有一丝害怕,殷月突如其来的来这里,事先根本就不知道,而且还奇奇怪怪的问了一些问题。

    这个吻,姚丽涛很怕。以前在和殷月接吻的时候,都不曾害怕过。只是这个吻太过凶猛,她双手徒劳的向前推着,试图想要推开殷月。

    只是殷月的力气很大,以她较弱的身子,想要推开殷月,那简直不可能。

    随着殷月的吻越来越深,咬破了她的唇。当他们两人都喘着粗气,殷月松开了她的唇,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舌尖舔舐着嘴角的那一抹血迹,挑衅道:“怎么,看来侧妃是真的不欢迎本王的到来。”

    重新获得新鲜空气的姚丽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显然眼里闪过的一丝怒意。并未逃离殷月的眼神,只是殷月隐忍着,不愿说出来。

    他知道她的一切,来日方长,姚丽涛还有可以利用的地方,这也正是殷月一直没有对她做什么……

    “不是,王爷,您这说的是哪里话啊!”

    听殷月那么说,姚丽涛忙回过身子,再一次靠在了殷月宽广的胸怀。额头轻轻趁着殷月的胸怀,手指覆上了殷月俊逸的脸庞。

    “明日一早,你到王妃房间一趟,本王有东西要交给你。”

    没有一丝依恋的推开她的身躯,冰冷的表情,又覆盖了殷月的眼眸,头也不回的提袍出了她的房间。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下等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下等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下等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