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十九章    惩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下等妾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十九章    惩治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殷月抿了一口茶,看向远方。

    林巧儿居然那么不识好歹,将她搂在怀里的时候,她居然昏迷了过去。

    用手拍了一下桌子,右手的茶杯掉落在了地上。

    “哼”殷离闷哼一声站起了身子,在房中来回走了几步。

    沉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以前并不是这样,难道那些往事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殷月起身,对上殷离暗黑色的眸子,清抿薄唇:“我绝不会听从你的意思。”

    殷月淡漠出口,瞪了一眼殷离深邃的眸子,便转身出了月风阁。

    静,空气是如此的静谧,殷离看着殷月宽厚的背影,摇了摇头。嘴角扯出的那抹笑意,转而变为苦笑。

    如今殷月变了,变得好陌生,他的性格现在愈加的难以猜测。

    寒风像一把锋利的剑在夜空里飞舞,天气也愈加寒冷。

    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直吹得人心寒,树木发出“哗哗”的响声,树叶挥舞,像魔鬼的爪子在乱舞。

    殷离进入兰苑,看到一抹娇小的身影正在林巧儿房中忙乱着。

    他只能静静的站在大树后,观察着里面的一切。

    雪儿颤抖着身体,站在床榻旁看着陷入昏迷中的林巧儿,心都在猛烈的颤抖。她无法想像主子是怎么度过这一切的。

    手上的肿还未消退,现在膝盖又成了这个模样。

    林巧儿紧闭的双眸,微卷的睫毛上挂着水珠,可能是刚刚流淌下来的汗珠还未干吧。紧抿的樱唇没有一丝血色,隐约间都起了薄薄的一层皮。

    雪儿轻叹口气,重新把毛巾弄湿,想要擦拭一下林巧儿的双膝。只是在她重新看向那双玉腿时,心还是不由的紧绷了一下。

    虽然雪儿已经做足了准备,但还是没能抵挡得住,那刺眼的血腥。雪儿看了着实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膝盖可以说是,已经不能看了。

    雪儿根本就不敢用手去碰,破碎的茶杯渣全部扎在膝盖里面,看着就害怕。更别说让她一片片的拔出来。

    她只是抬头望了一眼,愈加黑暗的天色。闭眼深吸口气,再睁开,好似下着什么重要的决定般。

    雪儿重新来到林巧儿身边坐下,床榻的旁边放了一茶杯盐水,准备给伤口消毒。

    看看林巧儿仍旧紧闭的双眸,雪儿颤抖着双手捏住了左漆上的一片细碎的茶杯瓦片。她闭住双眼,好似怕看到猩红的血液,从林巧儿的膝盖间喷射出来。

    雪儿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贝齿紧咬,抛开一切恐惧,用力一拔,一片碎片脱离肉中。

    “啊~~”雪儿在拔出来的时候,猛然间听到一声凄惨的叫声。

    慢慢睁开双眸,已出了一声冷汗,她是希望趁着主子还在昏迷中,想要拔下这些碎片,以减少她的疼痛。但她却惊醒了晕迷中的林巧儿。

    林巧儿痛呼出声,已出了一身虚汗,在晕迷的过程中,她还以为是殷月还在欺凌她。

    以为那个残暴冷酷的男子,就算她昏迷了,也不会放过她。

    林巧儿睁开双眸,深吸了一口气,看到雪儿手中拿着那片茶杯碎片,什么都明了。

    双腿微微的颤抖着,眼角落下一滴泪水。

    她是在为自己的遭遇而感到伤心难过,还是为了自己的不幸而心酸?一向坚强、不愿在别人面前流泪的她,居然当着雪儿的面哭了……

    “主子,主子,奴婢……奴婢是想……”雪儿看见林巧儿眼角滑落的那滴眼泪,心酸了,她以为是她把主子弄哭了。

    “不碍事的,这些痛永远比不上心中的痛。”林巧儿咬牙半仰起身子,擦拭着雪儿脸颊上的两行清泪。

    既然是她心中的苦,为何还要让雪儿跟着她一起流泪呢。

    林巧儿看了眼自己的双膝,忧伤道:“雪儿天色已晚,你就先回去休憩儿吧,伤口我自己来处理便是。”

    “主子,这怎么可以。”雪儿急切道。

    “不碍事的,这些伤,我自己还是可以处理好的。”林巧儿强扯出自信的笑容,让雪儿放心。

    当时雪儿误以为主子怕她笨手笨脚,反而弄痛了她,便没有再多说,诺诺的退了出去。

    看着雪儿消失的背影,以及紧闭的房门,林巧儿暗暗咬了咬樱唇。刚才自己太过懦弱了,居然掉了眼泪。

    林巧儿轻叹口气,素白的小手,拿起了床榻旁的毛巾。

    张开小嘴,死死咬住那块毛巾时,一点点拔着残留在腿肿的碎片,尽管额头的汗水一点点留下,以及衣衫被浸湿,但她还是拼命坚持,她知道,想要不留下任何病根,就必须先除掉这些可恶的碎片。

    她每往下拔一片,对殷月的恨就加重十分,她暗暗发誓,等她变强的时候,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一定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正如今日的自己这般。她也要慢慢的折磨他,羞辱他……

    一直躲在树后的殷离看到雪儿离开,才慢慢走了出来。

    他站在门外,却没有勇气进去。

    他已经默默观察了林巧儿五年,整整五年的时间,但他却不敢主动靠近。

    因为他知道殷月还想着娶林巧儿,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殷月如今把所有的怨恨全部施加在了她娇小的身上。

    窗纸已被他捅破,看着里面林巧儿仰头深呼吸,继续拔着膝盖上的碎片时,十指紧紧握在了一起,眼眸红肿,鼻子酸酸的。

    他真的无法想象,殷月居然会这么残忍,难道他亲眼看着她伤成这样,心中就没有一丝痛吗?

    娇小的身躯微微颤抖着,看着那些碎片已全部拔出,林巧儿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最起码这些痛没有白费,她不愿意让雪儿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更不愿意看到自己懦弱的一面。

    她怕她坚持不下去,拔到一半的时候就选择放弃。在她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拿起床榻上的那碗盐水浇在膝盖上时。彻骨的疼痛再一次传来。

    “啊~~啊……”林巧儿痛呼出声,再一次昏了过去。

    殷离见状想要推门而入,推开一条缝,看见倒在榻上的林巧儿,他没有进去。

    进去后他又能做什么呢?他不忍心再看到受伤的林巧儿,便转身离开了兰苑。

    只是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刻,却被一个人所看到。殷离黑色的衣袍看在殷月的眼里,还以为是他来了,心道:她果然和他还有联系。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下等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下等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下等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