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十八章   心如血滴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下等妾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十八章   心如血滴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夜深了,挟着凉爽的微风,墨蓝墨蓝的天空,像经清澈清澈的水洗涤过,水灵灵、洁净净、既柔和又庄严。天空中没有月亮,没有游云,万里一碧的苍穹。

    暗黄色的烛火一跳一跳,显得屋中特别黑暗,偌大的房间内,只点了一根蜡烛,蜡泪一滴滴滑落下来,已快燃尽。

    林巧儿跪在地上擦拭着门淑钰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以及凌乱的发丝,撩于耳后。

    今夜,她已经足足跪了已有一个时辰多余,周边散着破碎的茶杯碎片,已深深的嵌入林巧儿的腿中。

    顾不得手指间传来的疼痛以及膝盖传来的剧痛,林巧儿额头的汗滴在了地面上。

    殷月将她从牢房带出来的时候说:“虽然他救了你,但并不代表本王会饶过你。”

    在她走出牢房的时候,看到一抹身影。虽然只是背影,但林巧儿看着却有一丝心痛,心底的那抹痛,愈加的强烈。

    一袭黑衣,高挑的身材以及宽大的后背,显示出了他的气势,但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林巧儿很想走过去看一看他的面容,却被殷月制止住。

    拉到了门淑钰的屋中,便按着她跪在这里,服侍王妃。

    殷月靠在椅子上,抿了一口茶水,淡漠道:“为本王倒一杯茶来。”

    她身体微微一怔,却是撕痛了膝盖上的伤口,林巧儿暗暗咬牙坚持,把泪水咽回了肚子里。

    或许他之所以这么折磨就是,就是和她在牢房看到的那抹身影有关。

    颤抖着樱唇,深吸口气,将一双饱受创伤的素白小手,放在榻上,试图支撑起身子。

    只是才刚刚用了点力,手指便传来了彻骨的疼痛。双腿才离开地面,便又跌在了地上。

    茶杯碎片瞬间刺入腿中,林巧儿闷哼出声,她紧紧咬住牙关,额头的汗珠再一次滑落,因疼痛,脸色变得愈加惨白。

    诺大的房间,只有他们两人,殷月瞟了一眼,冷声道:“怎么,你还想让本王等你多久?”声音越来越亮,眼里闪过一丝怒意。

    今天若不是他的出现,或许殷月根本就不会这么对待林巧儿,只是这所有的一切,都要因那根头钗而起。

    即便殷月知道这根头钗属于谁。但他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解毒,头钗的事情也暂且放了下去。

    这毒自然不知道是谁放的,殷月只知道他要将门淑钰身上的毒解除。

    但是看到他,看林巧儿的眼神,是那么柔情,心里就特不舒服,所以他要惩罚她。

    林巧儿紧闭眼眸,呼出一口气,微卷的睫毛早被汗水所浸湿。她试着再一次起身,却像被拎小鸡似得拎了起来。

    只感觉膝盖间传来阵阵的剧痛,却是倔强的紧咬樱唇,不愿哼出一声。

    殷月直视着她紧闭的双眸,以及膝盖间渗出的鲜血,和隐约可见的茶杯碎片,殷月只是瞟了一眼,冷声道:“还不快为本王倒茶?”

    身子剧烈的抖动着,腿根本就没有支撑力,樱唇已被咬破,林巧儿抓着殷月有力的手臂,深怕一个不小心跌坐在地上。

    只是殷月冷漠的话语,将她最后一丝希望化为灰烬。

    睁开充满恨意的眼神,看向殷月冰冷的容颜,她的心碎了。

    这样冷酷的人,还真是绝情,甚至林巧儿都在想,他到底有没有心。就算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都会有一颗心吧。

    他怎么会这般的折磨自己,就算是和那个黑衣男子,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都不该扯到她身上吧!他拿她当什么,一件玩具吗?一个出气筒吗?

    “倒茶是吗?”林巧儿颤抖着身体,淡漠道:“我想王爷您搞错了,你说侍妾现在的任务就是照顾好王妃,并无说其他。”

    对上殷月冰冷的眼神,林巧儿没有惧怕什么,眼前这个残酷冷血的王爷,已经将他伤的体无完肤,她对他的恨又增加了很多。

    从这一刻开始,林巧儿觉得,想要生活的好一些,或者是稍微轻松一些,就必须逃离出这阴晦的王府。不然这样,迟早都会死掉。

    “哼!”殷月冷哼一声,揪住她衣衫的手又紧了几分:“你还知道你的身份是侍妾就好,既然是本王的侍妾,就应当尽到侍妾的责任。”

    嘴角挂着一抹笑意,眼神又瞟到了她受伤的膝盖。

    说完,殷月慢慢松开了她的衣衫,林巧儿心中一紧,差点摔倒在地,摇摇晃晃的身躯,还为稳住,便传来了一声怒喝:“还不快去为本王倒茶。”

    林巧儿点点头,没有开口说话,嫁入王府短短几日,受尽了各种磨难与委屈。

    门淑钰陷害她,殷月又处处欺凌她,现在姚丽涛还打着她的主意。林巧儿真不敢想象,日后还要遭遇那些事情。

    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为自己感到惋惜,穿越到了砾国,不但得不到一丝温暖,就连一点自由都没有,在现代她何成受过这样的委屈。

    看了一眼地上的茶杯碎片,林巧儿心有一丝后怕。

    她居然在茶杯碎片上跪了那么久,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支撑过来的。

    洁白的玻璃碎片,已被她的鲜血所染红。

    腿间传来麻痛麻痛的感觉,一时没有支撑住向前直直倒下。殷月视乎早有防备,伸手接住了她较弱的身躯。

    两人四目相对,只是眼神中都被冷漠以及痛恨所充满,她受伤的膝盖流着鲜血,和红肿的手指,殷月尽收眼里。

    将她搂在怀里,情不自禁的覆上她受伤的素白手指,这一切都要拜他所赐。

    殷月还记得那天他用的力气有多大,甚至将她置于死地。

    怀中的人微微发着抖,都可以感觉到她的腿已没有支撑能力了。

    这个时候其实林巧儿都在想,会不会就此变成一个瘫子,她的腿此时没有一点支撑能力,就算是靠在殷月怀里,她都支撑不住。

    “林巧儿本王告诉你,如若他能将往事放下,本王便不会这般待你。”

    殷月脱口而出,自己都很奇怪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语,难道是他心痛了吗?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下等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下等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下等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