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十一章   杀了他,一了百了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下等妾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十一章   杀了他,一了百了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星空像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粗布,星星仿佛是撒在这块粗布上闪光的碎金。夜很美,仿佛这一刻能够使她放松所有的一切,或许是太累了,亦或是想着什么不开心的事,瞳眸磕上了眼睑。

    微风吹过,却是惊得美人儿打了一个哆嗦,“嗯”呓语出声,雪儿忙上前,急切道:“主子,您还是回屋歇着吧,夜风大,可千万别冻着身子。”

    至从王妃和侧妃走后,林巧儿便不再说话了,脸上挂着的笑容也变为了一丝苦笑。只是看着一双受伤的手,在榻上发呆。差点把雪儿吓个半死,还以为是主子怎么了呢!

    听出雪儿的焦急,林巧儿只是微微撤了下身子,金亮的眸子不知为何,有了一层氤氲。淡淡的月光倾洒在林巧儿素白的脸上,猛地看上去,还以为是生了什么病。

    “不碍事的。”抬头看向天空,林巧儿悠悠道:“怎么会受风寒,我身子骨可没有那么脆弱。”

    林巧儿心里甚是奇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出来看星星,明明想要躺在榻上好好的睡上一个安稳觉,心底的那抹声音却是告诫自己,要出来看星星和月亮……

    “妹妹啊,这日后呢,要是有什么事,直接来找姐姐便是了,你看看王妃现在已经是怀有身孕的人了,也不方便教你规矩,依我看,明日一早还是去我房里吧!”

    回想起姚丽涛说的话,林巧儿心里有了一丝疑惑,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既然穿越了,她也就认命了,为什么现在偏偏要把她夹在中间,让她左右为难呢!

    一边是王妃,另一边又是侧妃,偏偏两个人她谁都得罪不起。林巧儿气的暗暗咬牙,却是不知该向谁诉苦……

    这两个心机重重的女子,到底想要利用她什么?她身上哪一个地方是值得被她们所利用?眉头微微蹙起,张了张嘴硬生生把千万个不甘心,全部咽回了肚子里。

    天色越来越暗,风也越刮越大,这秋季,刮大风本来就有那么几日,眼看天色渐渐黑的如此可怕,雪儿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看来今晚又要刮大风了。

    只见主子眉头一会紧缩,一会舒展的,也不敢打扰,寻思着再等等看吧!或许主子待会累了,自然会进屋里休憩儿……

    “啊楸”晚风吹过,一阵剧烈的寒意传来,迫使林巧儿打了一个喷嚏,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衫,却发现是那么单薄。

    “主子,我们还是回屋吧!”雪儿担忧道:“天色也不早了,再加上风大,主子您还是回屋休憩儿吧!”

    雪儿搀扶着林巧儿的手臂,缓缓起身,就已发觉主子的身子,已经很虚弱了,看着林巧儿煞白的脸颊,有所担忧,这以后的日子,唉……

    看来明天又是难熬的一天。

    林巧儿轻轻的推开屋门,却是驻足在了原地,看到那摸高挑的身影,她不知是继续迈步进去,还是就此离去……

    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脑后,双手背于身后,在月光的照射下,紫色衣衫染上了淡淡霞光,将修长身影带了些神秘气息。

    想到他早上那般虐待自己,林巧儿浑身不经打了一个冷颤,但她任强装镇定,当做是风太大了。

    这个男子是她此时最不想见的人,他到底和自己有什么过节,夜晚为什么要来到她的屋中,为何不去别人房中……难道仅存的一点信念,就是来欺辱自己的吗?

    在回想起昨晚他用那种残忍的手段,毁了自己的忠贞时,林巧儿气的嘴角狠狠抽了一下,微微颤抖的身子,却是不想再看他一眼,转身欲走,却听到:“站住。”两字。

    一道威严而又不可抗拒的声音,自前方传来,迫使林巧儿站住了身子,但她依旧紧抿樱唇,告诫自己不可被他的气势,所吓倒。

    殷月再此已经等了很久了,却久久不见她的身影,就在他失去最后一点耐心的时候,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却是没有听到她要进来的意思。她居然还敢无视他的存在,想要转身离开。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从牙缝中挤出了“站住”两字。

    幽黑深邃的眼眸充满了冷淡,眼眸中像似有一把利刃般,要将自己刺得的千疮百孔。薄薄红唇紧抿,但可看出,他心中的怒气,正一点点的升腾,随着殷月的步伐越走越近,林巧儿的心却是不由的揪了起来。

    殷月抬眸看了一眼,暗黑色的天空,食指抬起林巧儿的下颚,愤怒道:“都这么晚了,你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本王再此,已等候多时了。”

    等候多时?他为什么要等自己————

    林巧儿紧蹙眉头,疑惑不解的看着殷月,他的质问是不是太过牵强啊!她是一个大活人唉,想要去哪里,难道还要像小孩子要吃糖似得,和他打招呼吗?难不成他还想限制自己的自由……

    “王爷,难道侍妾要去哪里,都不可以吗?”语气坚定,狠狠的瞪着殷月,想要吓到自己,就不能如他所愿。

    “你给本王记住了,你只不过是一个卑微低贱的侍妾罢了,岂能与臣妾相提并论。”眼里的阴霾,以及殷月手上的力度再一次加重,林巧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想起早上殷月对自己的讽刺,心就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他以为他是什么玩意。自认为王爷就可以欺压别人吗?还是这句身体的主人,在别的方面得罪了王爷,为何悲催的自己,要替她来受这些无谓的羞辱与折磨。

    早上只不过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就可把自己整的半死不活,那日后呢……

    紧盯着她的眼眸,殷月的眸子越来越暗,揪起林巧儿的衣衫,将她直直摔在了榻上,大手一挥将屋门关上,殷月走至了榻前。

    看着榻上那抹娇小的身影,想要支撑起身体,却因手指传来的疼痛,显得有所笨拙。明明都可以看到她因手指传来的疼痛,脸部开始扭曲,却是不肯叫出声。

    “看来你还是没有忘记他,难道是本王喂你的药量少了?”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下等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下等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下等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