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八章   妾便是奴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下等妾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八章   妾便是奴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一间看似古香古色的屋中,摆设却不算华丽,一张圆桌,三张圆凳,左侧是梅花刺绣屏风,右侧便是深色的雕花大床,梳妆台上的珠宝首饰,也没有几件像样的。

    榻上人儿睡的并不安稳,她侧脸埋在枕间,脸色苍白如纸,微卷的睫毛时不时的轻颤,眼角挂着泪水却是倔强的不肯滑落。肿胀起来的脸颊,可以看清指印与渗透出来的血迹。

    被绣帕紧紧包裹住的纤白手指,还在往外渗着鲜血,身体一阵轻颤,可以看出她的疼痛。

    “咯吱~~”一声,门被轻轻的推开,却是惊醒了榻上的人儿。

    雪儿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白瓷瓶子,捂着疼痛的肚子慢慢向榻边走去,许是怕惊醒榻上的美人儿吧,走的格外小心。

    弯弯的睫毛微动,浑身彻骨的疼痛迫使美人儿微微蹙气了眉头,全身传来的疼痛,使林巧儿闷哼出声“嗯”只是这声音低弱蚊子。

    雪儿来到榻前,看着主子微微蹙气的眉头,鼻子一酸尽是哭了出来。想想主子今日所遭的罪,就为主子感到不值,不过是一句身份说错罢了,王爷却如此对待主子。

    听到呜咽的抽泣声,林巧儿忍着疼痛,睁开了眼眸。见雪儿在榻边偷偷的抹着眼泪,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安慰道:“雪儿,不要哭,不要轻易让别人看到你的眼泪。”

    即使雪儿现在不说什么,她都明了,雪儿肯定是在为自己伤心难过。虽然陪在自己身边的时间只有一晚而已,但雪儿对她的关心,林巧儿也是可以看出来的,想要真心和雪儿成为好姐妹。

    “呜呜,我,主子……”在刚才抹泪的瞬间,却听到了主子的说话声,看着那抹强扯出来的笑靥,雪儿也不好说什么,堵着一张小嘴,忏悔道:“主子,都是奴婢的错,才……才让您受了那么多罪,都是奴婢的错。”

    雪儿以为主子多少会懂得该怎么称呼自己的身份,虽然她一意孤行,要穿着那件白衣胜雪的衣衫去和王妃行礼,却是遭到了王爷的毒打。

    一开始雪儿只以为是主子身上的那件衣衫,而惹怒王爷,却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一声身份的称呼。

    林巧儿淡雅的一笑,抬起被包成粽子的手:“雪儿这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我根本就不该嫁入王府。”眼帘低垂,眼眶中氤氲了淡淡的雾气:“可是这一切又怎能逃掉呢!”

    说到最后,声音几乎听不到,像似在对自己说,又像似在对空气说。

    她记得在她被殷月用夹棍夹得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王妃门淑钰跪在殷月身旁为她求她。是为了表现她这个王妃的心善?还是为了拉拢自己?

    即便是不知道王妃出于什么意思,但这恩她林巧儿必须要牢牢记在心里。

    那个时候,林巧儿大脑已无法再思考任何问题了,彻骨的疼痛,让她显先走进地狱的深渊。

    门淑钰的身子一将,见殷月那般冷酷的看着她,心有一丝犹豫,但面对椅子上已无法在承受酷刑的林巧儿,还是硬着头皮苦苦哀求:“王爷,求您饶了巧儿妹妹吧,巧儿妹妹才刚刚入府,不懂规矩日后教她便是了。”

    颤颤巍巍的身子,眼里的泪水再一次滑落:“王爷您千万要注意身子,要是被这不懂规矩的侍妾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啊!”

    随着王妃门淑钰的请求,侧妃和其他侍妾也依次跪在地上为林巧儿求情,这才迫使王爷松手,瞪了一眼林巧儿:“这一次本王暂且饶了你,若是在有下次,本王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主子,奴婢为您上点药吧,要是感染可就糟了。”雪儿的一句话,将林巧儿拉回了现实。

    只见雪儿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白瓷瓶子,打开上面的红色盖头,瞬间刺鼻的腥味传来,林巧儿蹙起了好看的秀眉:“嗯,雪儿你这拿的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

    “咳咳……咳咳……”

    这不说话还好,刚才那么一张嘴,直呛得林巧儿剧烈的咳嗽起来,眼圈都泛了红。

    “哎呦,主子您慢着点。”雪儿急忙拍着林巧儿的后背,解释道:“虽然这药闻起来是臭了点,但是敷在伤口上,可是管用得很,来,您试试就知道了。”

    雪儿轻柔的牵起林巧儿纤白的玉手,小心翼翼的一圈圈拆着包裹在林巧儿手上的绣帕,每拆一圈,雪儿都要深吸一口气,只不过才拆了一圈,额头便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林巧儿嫣然一笑,隐忍着痛楚,缓缓抬起另一只受伤的手,用袖口仔细的擦拭着雪儿额头上的汗珠:“看把你紧张的,现在一点都不痛了,已经不碍事了。”

    雪儿抬头看了眼林巧儿,嘴角扯出一丝微笑,转而变为苦笑。

    已不碍事了,这分明就是骗人的,她以为她是傻子,什么都不懂吗?受过刑的人,最忍受不了的便是刑后的疼痛。

    主仆两人还在说笑着,朱红色的大门再一次开启,现在正直晌午,强烈的阳光倾洒进来,晃得林巧儿却是睁不开眼。雪儿却是痴呆呆呆愣在榻上,并没有起身。

    随着这抹身影越走越近,林巧儿方才看清来人是谁。轻盈的步伐,不缓不慢正向榻边靠近,光滑白皙的脸颊,一看便知施了很多胭脂,微卷的睫毛,时不时眨巴两下,嘴角扬起的那一丝微笑,看起来却是有一种做作的表情。

    待雪儿看清来人是谁时,忙匍匐在地颤抖着身子施礼道:“奴婢参见王妃。”

    “妹妹见过姐姐。”林巧儿缓缓下榻,微微服了下身子。

    “快起来吧,你这是行的哪门子礼啊!”门淑钰上前搀扶着林巧儿的身子,将她扶回榻边坐下:“妹妹都伤成这样了,就要躺在榻上好好养着,我们姐妹一场不必多礼。”

    看似说话这般可亲可敬,一副很关心她的模样,但林巧儿总觉得这话听起来不是很舒服,看来王妃这次前来找她,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下等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下等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下等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