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七章   暴怒的惩罚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下等妾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七章   暴怒的惩罚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门淑钰拿在手里的绣帕紧紧握了下,虽说殷月的脾气火爆,这是谁都知道的,只是像现在这幅模样,还是所谓见过。

    这林巧儿也不知有着怎样的风言风语,会让殷月这般对待,这王爷要娶多少个侍妾,岂是她们能够左右的事情。

    人心都是自私的,嫁入王府谁不愿得到王爷的宠幸与厚爱,虽然每个人表面上做足了礼仪,但伪装就是伪装,暗地里哪个不是明争暗斗。

    关于林巧儿背后的事情,门淑钰多少还是听说了点,论相貌她也并非是绝色美女,论姿色,兴许她还比林巧儿高贵几分。

    从小一起长大的情郎,却因殷月的出现,将两人活生生拆散,殷月是否爱她,无人知晓,他与他的恨,只不过全部加驻在她的身上罢了!

    “这栾王爷府太过阴晦了吧!”林巧儿紧盯殷月面颊,瞳哞中是冷漠,紧抿的双唇,却是倔强的不肯多解释什么。

    她与他有缘相见,却是无份相守。

    昨晚心底隐约间传来的一丝心痛,却是让她着实伤感,虽然在她穿越来砾国的时候,并没有人告诉过她,她之前发生过什么,只知道在她睁开眼眸的时候,便说三日后要嫁入王府。

    隐藏在心底的那抹丝线,还是让她趁夜难眠,痛彻心扉,好似有一位男子在牵绊着她的心,她的每一次心跳,每一次呼吸,都要因他的无奈,心底会莫名的疼痛。

    “阴晦。”殷月像似在细细品味这个词,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对上林巧儿那抹淡漠的眼神,紧扣她下颚的手又重了几分力度:“哼,今日本王就让你知道,违抗本王命令的下场。”

    “来人,传家法。”一声怒吼,一名侍卫拿来所未的家法。

    “王爷,王爷求您放过主子吧,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告诉主子,求您……啊……”一声惨叫传来,雪儿抱住王爷的腿,已被殷月一脚无情的踢倒。

    口中的鲜血再一次流出,雪儿胸口传来火辣辣的痛楚,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却是紧咬樱唇不肯哼哼,原本素白的小脸,此时愈加惨白。

    “你……”低眸看了一眼雪儿因疼痛,逐渐扭曲的脸颊,眼里闪过一丝怜爱,只是这抹怜爱只是瞬间,并未让他人发觉。

    微微侧眸,却是看清殷月手中拿的刑具,见他眼里处处都在散发着狠戾,林巧儿却是没有被他怔住,反正自己来这里无依无靠,她又会牵挂谁呢,只是现在心底的那抹痛,悄然传来。

    为什么自己的心此时会那么痛?

    “怎么怕了……”殷月见她微微蹙起的秀美,还以为是看到他手中的刑罚,而感到害怕,嘴角扬起的邪笑更甚:“既然怕了就来求本王,免你不受皮肉之苦。”

    低沉而有力的磁性声音,把林巧儿从心痛中拉回,听到他满是不屑与嘲讽的话语,林巧儿却是掘强的痴笑出声:“哼,求你,我为什么要求你,我并不觉得我哪里做错了。”

    “啪”又是一巴掌落在林巧儿脸上,殷月却是额头青筋都暴了起来,眼前的这位女子一次又一次的与他违抗,他怎会放过这个不服从命令的女子。

    一掌把林巧儿打趴在椅子上,还未等她有何反应,拇指粗的夹棍已夹在手指中,这刑具林巧儿是在电视上见过的,平时被别人用手捏一下都觉得心疼生疼,如若要是真的拉下去,这手指岂不是要断掉。

    “啊……啊……啊……”还在思索这夹棍会有多痛,手上传来的疼痛,却是让林巧儿无法承受,这彻骨的疼痛简直让她快要昏厥。

    殷月用足力气,同侍卫紧紧拉着夹棍的绳子,见林巧儿一副痛苦模样大叫三声,嘴角勾勒出一丝嘲笑。

    与他争斗,那只有死路一条。

    弯弯秀美微微蹙起,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嘲笑,姚丽涛看着林巧儿银牙紧咬樱唇,肿胀起来的脸颊,被打出一道道血印,明明都可以感觉到她因手上带来的疼痛,身体微颤,却是倔强的不肯再叫一声。

    一滴滴血水顺着指缝滑落,林巧儿此时惨白的脸色看不出一丝血迹,额前密集的汗珠流淌下来,却是被血水早已染红。

    痛,很痛,林巧儿感觉到这彻骨的疼痛,把脸偏向一边,不再看殷月,他这样的暴君,值得女子为他牺牲所有的一切吗?

    林巧儿之所以偏过头,是不想看见指缝中流淌下来的血滴,她不想在任何人面前服软,那样只会被别人看做是弱者,就算是这一刻痛到昏厥,她都得咬牙坚持下去。

    “滋滋滋……滋滋滋”听到夹棍拉动绳子的声音,却是撕痛了每一个人的心,人心自私,谁都懂,但门淑钰是真的看不下去,她见不得这样血腥的场面。

    “扑通”一声,门淑钰跪在了地上,眼里泛起的朵朵涟漪,顺着眼眶滑落而下。门淑钰跪行到殷月身旁,揪住了殷月的衣袍。

    眼里满是真挚,看不出她到底想的是什么,这个平时在暗处恨不得别的侍妾凭空消失在王府的门淑钰,居然会跪在殷月身旁,替林巧儿求情:“王爷,唔唔唔……王爷求您饶了巧儿妹妹吧,再怎么说,今日也是大喜之日啊!”

    低眸看了一眼流淌到地上的血水,意思是这样会不吉利的。

    “……”

    殷月狐疑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门淑钰,手上的力度却用得更大。林巧儿现在的手指已麻木,似乎这些痛楚已离她远处,耳边传来低低的哀求声,此时房间却是异常的安静。

    一秒,二秒,三秒……,时间仿若定格般,在殷月再一次看向门淑钰的时候,松开了棍夹的绳子。

    黝黑深邃的眸子让人看不到底,侍奉在王爷身边,少说也有三年了。王爷的脾气与性格她在了解不过了,只是奈何今日看到林巧儿受罚,她是真的看不下眼了。

    “难道是你想跟她一同受刑,还是你待她受刑?”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下等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下等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下等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