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四章 缠绵与凄凉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下等妾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四章 缠绵与凄凉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你不是说你会陪在我身边,与我一起相濡以沫吗?可是……可是如今你却背叛于我。”嘶哑而又伤感的声音突然在林巧儿耳畔想起,心里却是莫名其妙的痛了起来。

    眼里蒙上一层氤氲,泪水流了出来,这一刻仿佛自己像是做错了事情,错的是那么离谱,那么无助。

    心底传来的阵阵呐喊,心如刀绞。

    这是怎么回事,心里怎会莫名其妙的痛呢,前几天并没有这种感觉,为什么这一刻会这么强烈……

    他说:“只要你嫁给本王,本王定会好生对待你,让你享尽一切荣华富贵。”林巧儿却是面无表情,背对着殷月,冷冷道:“我只不过是一介民女罢了,那些荣华富贵民女自然不敢贪图,只是王爷,这些又与我何干呢?”

    虽然林巧儿没有明着说出来,但随着她的转身离开,殷月的脸颊早已扭曲,他堂堂王爷,何成被别人拒绝过?而她却居然拒绝了,是那么的干脆与无情……

    殷月光滑的背部,以及结实的胸膛呈现在林巧儿面前,烛火一跳一跳,将殷月俊逸的脸庞拉的老长。脑海中突然想到林巧儿的拒绝,幽黑深邃的眸子,暗淡了不少,再一次用力:“你确定不后悔,当初说过的话吗?”

    殷月的一声低吼,将心痛中的林巧儿拉回了现实。他妈的,今日失了忠贞,也就代表她不在是女儿身,而是被人倾入过的。

    下身再一次传来的痛楚,林巧儿只是微微蹙了下眉头,虽说第一次会很痛很痛。可是感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剧痛,发现有点不对劲……

    大手覆上林巧儿发紫的脸颊,以及进入她下体的东西,笑了:“哈哈,哈哈,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已经是本王的庶福晋了。”

    嘴角挂着那一丝邪佞的笑意,拿出了进入林巧儿身体的木棒。木棒摆在林巧儿面前,一副挑盼的模样等待着林巧儿接下来的反应。

    因破那层薄薄的膜,而滴落下来的血滴,林巧儿嘴角一阵抽搐,身体微微的颤抖,撕毁了她最后一丝最严。

    她本想着可以告诫自己是被强奸了,可是看到木棒上流淌下来的血滴,林巧儿闭上了双眼。

    “这就是你想要的一切吗?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把心给你吗?”冷淡的语气足可以告诉殷月,林巧儿并非是那种可以认输与屈服之人,就算这一切已成定局,她也要改变,扭转一切。

    殷月听及此言,痴愣了片刻,手托下颚,像似在思考问题般,但面对林巧儿那副依然俨然的表情,在殷月眼里看来那就是不识好歹:“心?哼,在本王的眼里,你的心也不过是本王的囊中物,无论你给不给,它都中将是本王的。”

    殷月提袍走出了林巧儿的房间,之前对他造成的伤害,他要一点点来讨回……

    林巧儿紧抿樱唇,眼角流下一滴泪水,下体传来的疼痛让她好想当这是一场噩梦,可是想归想,这毕竟是现实,既然已失身,怎会从新来过。

    林巧儿贝齿紧咬,慢慢支撑起了身子,衣衫早已被殷月撕坏,勉强还可以遮体,看着床榻上面因破那层薄薄的膜而流出的鲜血时,是那么的刺眼,有种快要被刺瞎的感觉。

    她重重的拍了一下床榻,却是拍痛了自己的手掌,毕竟古代的床榻没有现代那么柔软。在林巧儿手刚刚拍下去的时候,朱红色的木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一时还以为是那个残暴冷酷的王爷又回来了,没好气道:“你还想怎样?”

    雪儿手里端着一个药碗,猛然间听主子这么说,手抖了一下,差点把碗摔在地上。雪儿还以为是进来的唐突,惹到了主子,忙匍匐在地,颤声道:“奴婢雪儿参见主子,在清晨的时候王爷就吩咐奴婢从今往后要跟在主子身边。”这还是头一次见面,雪儿倒是让林巧儿吓得不轻。

    闻听此言,林巧儿方才抬头,看清了面前的女子,虽然头低的很低,和身上不起眼的下等服饰,也可看出雪儿是一位美人胚子。

    可能是因为今日是王府喜庆的日子,雪儿平时素白的脸颊也稍稍涂了点胭脂,显得更加光彩照人,奈何她只是一位婢女,没有人会留意。如墨般的长发披在香肩,额前刘海稍斜,平添几分成熟的韵味,细长的柳眉衬托着宛如一池春水的眼睛,红润的嘴唇施了点朱红,倒也不显抚媚,倒是显示出了雪儿的自然美。

    林巧儿老早以前就听说,古代是生产帅哥与美女的地方,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就连这下人儿也都清雅脱俗。

    看到这样一位清秀的女子陪在自己身边,林巧儿心情也有了一点好转,嘴角扯出一丝微笑:“起来吧,不必这么多礼。”她只不过是一个妾而已,哪里承受的起这样的礼仪,就算是自己心情再过烦闷,也不能拿婢女来杀气啊!

    “是”雪儿起身,额头已渗出冷汗,却是不敢对上林巧儿的眸子,手里端着药碗慢慢挪到林巧儿面前,怯生生道:“主子,把这碗药请您喝下。”

    林巧儿瞟了眼雪儿手里拿的瓷碗,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摇摇头,不明白这其中的寓意。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喝下这碗药呢?而这碗药喝下又会是什么后果,她自然不知。

    见雪儿站在那里,樱唇紧抿,像似有什么难言之隐。虽然林巧儿不知道喝下这碗药的后果,但看到雪儿那样,也不想给她带来什么麻烦,硬着头皮端起那碗黑乎乎的药,喝了下去……

    *****王府花园*****

    “怎么,大婚之夜王爷您岂能在这里独自发呆,莫非是管不了。”坐在凉亭中的殷月猛然间听到这一道冰冷的说话声,寻声望去,只见一位黑衣男子站在自己面前,眼里是不屑。殷月随即变了脸色,冷冷道:“是你?你不是死了吗?”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下等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下等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下等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