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三章 被迫破身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的下等妾第一卷  羽扇烽火  酒伴青灯 第三章 被迫破身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在月光的照应下,殷月的影子被拉的老长,林巧儿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想要从榻上起来,却被走过去的殷月,死死的掐住了脖子。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她三天前也是高高在上的财团大小姐,偏偏两人谁都输不起,只是奈何林巧儿却是一副外表软弱,内心坚强的人儿。

    “怎么,是不是很急切的想要让本王教你规矩啊!”殷月捏了一下林巧儿的脸颊,她却是偏过了头。对于眼前这个残暴不仁,冷血无情的王爷,林巧儿知道说也是白说,与其那样,还不如紧抿樱唇,兴许这样还可以少遭一点罪。

    眼眶已蓄满了泪水,但林巧儿依旧睁大双眸,努力的不让这些泪水流出。对于殷月说出的话,她只当作是没有听见罢了。

    殷月见她如同哑巴一样不说话,还不正眼瞧他,怒上心头。区区一介民女,竟敢这般无视他。

    今日是他大喜的日子,奈何身下的女子却是这般不懂规矩,又是重重的一掌打在林巧儿脸上。白皙的脸颊也因此变得红肿,丝丝血迹从林巧儿口中流淌出来。她只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怎奈能够承受的起殷月这般折腾。

    林巧儿贝齿紧咬樱唇,冷冷对上殷月的眸子:“你放开,不要碰我。”想要反抗却是无能为力,身体被殷月牢牢的按着,心有一丝绝望。修长的手指紧握拳头,指甲已深深陷在肉中,骨节早已泛了白色。

    殷月微微蹙眉,嘴角愣是狠狠抽动了几下,狭长的黑眸半眯,满是不屑,手指一挑,林巧儿大红色的衣衫已被褪去。不带一丝温柔与柔情,有的只是粗暴。

    这么一弄,林巧儿是大惊失色,挣扎着忙捂住胸口,咬牙切齿道:“放开我,快点放开我,你我是不会有情分的。”林巧儿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又一次被殷月结结实实的按在榻上,就算是想动都无法动弹。

    哼,他居然这般的无视自己的感受,林巧儿抛开一切,眼神却依旧冷酷,她决不允许自己这么弱懦,就算是今日失去了所有的一切,都不可求饶……

    殷月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嗤笑出声:“呵呵,既然拜过堂,你便是本王的妾,既然喝了那杯合卺酒,这辈子你便注定是本王的妾。”一点一点的探索,却是弄痛了这个身下的女子。这些对于王爷而言,或许他根本就不懂。

    他的手从上至下没有一点温情,没有一点任何规律的乱摸,殷月吹在林巧儿耳际的风,便有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传来,却是让林巧儿更加害怕……这所有的一切对林巧儿来说太重要了,尤其是女孩子的第一次更重要,眼前的这位暴君王爷,她根本就不爱,岂能认他这般折磨。

    林巧儿扭动着身躯,想要逃离他的魔掌,身体的扭曲,心中的痛恨。在烛光的照射下,脸颊气的泛紫:“放开我,你放开我。”一只毫无力气的手推囊着殷月的胳膊,殷月却不予理会。

    手一点点的往林巧儿最私密处探索,殷月嘴角露出的欣喜更甚,面对身下的女子,他的心里没有一丝怜爱。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眼看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就要被这个暴怒王爷所侵犯的时候,心里酸溜溜的……,难道这所有的一切遭遇,就是算命先生口中说的磨难吗?可后来不是又说了句,也会得福吗?

    可是现在呢,她将失去最最最珍贵的东西。想着伤心的事情,感觉到了不对劲……

    “救命啊!救命啊!你个暴君放开我,放开我!”嘶哑的喉咙发出绝望的呼救声,林巧儿希望可以出现戏剧化的一幕,希望可以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在她呼求救命的时候,可以出现一个程咬金,将她救走。

    “哼,这里是王府,就算你将喉咙喊破,都不会有人救你。”

    衣衫一点点的褪去,还不等林巧儿有何反抗,殷月已顶破了那层薄薄的膜,那层向真女子忠贞的膜。

    “啊~~”身下传来一阵撕心裂肺,彻骨的疼痛,迫使林巧儿尖叫出声,感受着身下粗暴的进入,没有一丝前奏。

    林巧儿眉头紧蹙,贝齿紧咬嘴唇,此时她恨透了这个王爷。憋在眼眶中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保守了二十年的身体,现在被这个残暴不仁的男子毁于一旦。在没有爱的前提下就进入,林巧儿的心里有了伤痛。

    看到她因疼痛渐渐扭曲的脸颊,殷月冷冷嗤笑道:“疼吗。疼就来求我?”

    耳边传来殷月挑盼的话语,仇恨的眼神盯在面带笑意的殷月脸上,颤抖着嘴唇:“暴君,你这残暴不仁的暴君,就算是你得到我所有的一切,但你永远都得不到我的心,像你这种残暴不仁的男子,你不得好死。”

    “你说什么。”闻听此言,殷月再一次发力。

    林巧儿却是痛的嘴唇发紫,只要殷月在她身下每抽动一下,她的心都会滴血。

    殷月充血的眼神,一下下折磨着身下的林巧儿,大手覆盖住她丰满圆润的酥/胸,一阵羞辱:“哼,怎么样,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痛……”

    林巧儿被殷月一下接一下的折腾,下身开始变得麻木,想要反抗,却已徒劳,任由眼眶的泪水流出。

    或许这是她穿来砾国后,哭的最痛心的一次。曾经幻想过很多次,和她最心爱的男子,结婚生子时幸福美好的情景。

    可是现在呢,她已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不但回不到原来的居所,反而还嫁给一个残暴不仁的君王做妾。

    殷月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看着林巧儿眼角挂着的泪滴,和紧抿的樱唇,再一次用力,挑盼道:“怎么,本王不是已经说过了,既然痛就向本王求饶啊。”

    “哼。”林巧儿看着身上殷月得意的神色,却是冷嗤出声:“不可能,我是不会向你屈服的。”

    将头偏向一旁,默默的流着泪水,今日之愁,她日后必要报,既然那层薄薄的膜已破,她并无多少伤感,只是心里充满了恨意。

    “好,好,好。”殷月连说三声好,随即变了脸色:“既然你不肯求饶,那你就等死吧!”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的下等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的下等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的下等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