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4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囚爱正文 第074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第074章

    “真的?”闻言,苑央的内心被深深的撞击了一下,如果她没有失去记忆那该有多好。此时此刻,她莫名的期盼自己能尽快的恢复记忆,唯有这样,她才能知道所有的真相,因为跟纳兰齐轩相处即将快有一个月了的时间了,她无法从慕容澈描述的话语中,联想出纳兰齐轩是个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的暴君。

    “公主,当然是真的。对于皇上来说,公主你就是皇上的一切。”原本还开心说着往事的冬雪,突然眸光黯淡下来,继续说道:“可是谁知公主你与皇上成亲三个月后,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如同人间蒸发一般,一丝踪迹都遍寻不着。”

    冬雪提及起过去的一幕幕,苑央丝毫没有任何的印象,哪怕即使是一点点的熟悉感都没有,她真的不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新婚三个月后会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也不知道,我这三年来到底去了哪里?”她只知道,在她醒来时,她就身处北汉皇宫里,只记得北汉的情景而已,对蜀国丝毫印象都没有。

    “公主,来,冬雪带你去看一样东西。”冬雪跑进寝宫内阁,不一会儿抱着很多的画轴走了出来,放在桌上。

    “这些都是什么?”苑央走进桌边坐下,不解的问道。

    冬雪抽出一张画像,摊开,放在苑央的面前,看着眼前的画像,苑央神色一惊,这画里的人不就是她吗?

    接着,冬雪又将其他的画轴里的画一一抽出来,摊开,放到苑央的面前。

    苑央震惊不已,因为眼前的每一张画像上的人都是她,“怎么会有这么多,我的画像?”苑央问向冬雪。

    “这些画像都是皇上亲手为公主所画的,如果公主你不相信,你可以看每张画像上的日期。”冬雪拿起手旁的一张画像说道:“公主,这张画像是皇上在你们新婚之日那天,为你画的,这上面的日期就是三年前,也是公主你从楚国出嫁的那天。”

    看着画像中的自己凤冠霞帔,显得栩栩如生,仿佛如真人一般。苑央抚摸着画像,心里明白,只有心中深爱着一个人,才会画出如此精妙的画像来,“冬雪,我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公主,没关系的,我们可以慢慢来,以后每天冬雪都会带你去你熟悉的地方找回记忆的。”即使找回一点点,也会是一个让人振奋不已的好消息的。”

    “好。”她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回所有记忆。

    冬雪将画像收好以后,便与苑央一前一后走出鸳鸯宫。

    就在苑央准备回金元殿的时候,在鸳鸯宫门前的小路上,遇到了沐之山,苑央一眼就认出了沐之山,她也知道沐之山是慕容澈安排在蜀国的眼线,便转身对冬雪说道:“冬雪,我的手镯不见了,好像是落在了鸳鸯宫里,你帮我去找一找,好吗?”

    “好的。公主,你在这里等冬雪一下,冬雪很快就会回来。”说完,冬雪转身去鸳鸯宫找镯子去了。

    苑央是故意支开冬雪的,沐之山见四处没人,便朝着苑央走来,躬身抱拳施礼道:“微臣参加央妃娘娘。”

    “免礼。沐大人突然来此,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苑央上前轻声问道,同时便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朝前慢慢走去。

    “娘娘,皇上让微臣给您带话,今夜子时,皇上会来鸳鸯宫与娘娘会面,还请娘娘到时能遣退所有太监与奴婢。”沐之山快速的交代完,便错身走开了。

    慕容澈要来见她?他来是带她走的,还是另有事情要吩咐她去做?难道是让她尽快的杀掉纳兰齐轩吗?就在苑央怔忡的时候,冬雪回来了,一脸愧疚道:“公主,对不起,冬雪没有找着您的手镯,公主你是不是忘记带在手腕上了?”

    “哦,没事,也许是落在金元殿了,你看我这记性,可能是失忆留下的后遗症吧。”苑央自我解嘲的笑了笑。

    “公主,皇上来了。”冬雪看到了纳兰齐轩,指着前方喊道。

    苑央抬眸看向前方,真的是纳兰齐轩,此时他正朝着她们走来,他那挺拔、颀长的身躯,俊逸的面容,在夕阳余光的照射下,仿佛如希腊神祈般,夺目耀眼。

    “苑央,原来你在这里啊。”纳兰齐轩走上前来,执起苑央的手,一脸温润如玉的笑容。他从御书房回到金元殿没有见到她,便想到冬雪可能带着苑央来鸳鸯宫了,因此便过来寻找,没想到还真的在这里看到她了。

    苑央并没有无情的甩开他的手,而是任由他握着她的手。看着纳兰齐轩的侧脸,她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这其中到底是谁在说谎欺骗她?刚才在看画像的时候,她特意的留意了一下日期,还正如冬雪所说,都是连号的,难道她真的是纳兰齐轩的央妃吗?

    不,不对,画像可以先画,日期也可以随心所欲的填写上去。此时她的脑海里一片混乱,一时无法理出头绪来。真相到底是什么?

    “皇上,是奴婢带央妃娘娘来鸳鸯宫的。”

    “朕知道。”纳兰齐轩知道冬雪带苑央来这里的目的,肯定是想让她找回过去所有的记忆。

    “苑央,不管你的记忆是否恢复,我对你都会不离不弃,一辈子在你身边照顾你的”纳兰齐轩的眸光锁定苑央,深情道。

    “纳兰齐轩,你不要以为你救了我,你就可以这样调戏我。”苑央冷着脸,抽回自己的手,转身便朝着鸳鸯宫走去。

    纳兰齐轩看着她决然离去的身影,一阵感伤涌上心头,她还是他熟悉的那个苑央吗?

    苑央的冷淡、决然,每次都让纳兰齐轩感到心伤,却又无奈,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唤起苑央的记忆?他受伤的眼眸一直追随着她那道倩丽的身影。

    “皇上,奴婢去陪公主了。”

    “嗯,一定要照顾好公主。”

    “是,皇上。”冬雪福身道,随后起身去了鸳鸯宫。

    纳兰齐轩负手,久久的伫立在原地,目光飘向鸳鸯宫的位置,眼眸里充满着忧伤。以前与苑央美好的回忆,在脑海中如走马灯笼似的,一一在脑海中回放着,那是他一个人寂寞、孤单时,唯一的能缓解心伤的美好回忆。

    夜晚,纳兰齐轩批阅好奏折以后,便走出了御书房。

    “皇上,外面天气凉,您还是披上斗篷吧。”苏公公将手中的斗篷披在纳兰齐轩的身上,随后问道:“皇上,您现在是要回金元殿吗?”

    “不,去鸳鸯宫。”说着,纳兰齐轩便抬脚朝着鸳鸯宫走去,苏公公跟在他的身后,同行而去。

    自从傍晚时分,得到沐之山传来的消息,苑央一直坐立不安,心情也十分的紧张。她是在为慕容澈担心,蜀国皇宫上下禁卫森严,想要闯进来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一旦被发现,他们谁也跑不了到时候不仅大仇未得报,就连自己的性命也遭遇危机。

    冬雪拿着斗篷从内阁走出来,却见到苑央在发呆,似乎有心思,冬雪走上前去,将手中的斗篷披在她的身上,同时出声问道:“公主,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显得有点不安,是不是有心思啊?”

    “没有,只是突然回到这里,有些不习惯而已。”苑央搪塞道。

    “如果不习惯这里,那就跟我回去金元殿吧。”一道低沉、醇厚的嗓音自门外传来。

    苑央与冬雪闻声,看向门口,却发现纳兰齐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鸳鸯宫的门口,苑央神色一惊,他是什么时候来的?那她刚才沉思的样子,岂不是都被他看到了,苑央暗忖道,她知道纳兰齐轩是个聪明人,会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一些端倪,但愿一切只是她的猜测,也希望纳兰齐轩什么都不知道。

    纳兰齐轩抬脚走进鸳鸯宫,并朝着苑央的方向走来。

    苑央急忙起身,看向纳兰齐轩,道:“住久了,自然就会习惯了。还有我想从这里,找回记忆,属于我自己的记忆。”

    纳兰齐轩走近她的身边,双手轻柔的扣住她的肩膀,“不管你有没有记忆,恢不恢复记忆,我都不介意,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边就好。”

    为了能顺利的见到慕容澈,苑央一改常态,对纳兰齐轩温柔一笑道:“皇上,我想找回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记忆,想找回以前美好的一切,所以我希望皇上能成全我,好吗?”

    苑央突如其来的温柔,让纳兰齐轩仿佛看到了三年前那个温柔如水的苑央,“我不勉强你回金元殿,但是我可以留在鸳鸯宫陪你。”

    “皇上,我想一个人冷静的在鸳鸯宫里住一段时日,沉淀一下自己思绪,最近发生太多的事情,让我很烦心,所以我想借此机会,让自己好好理清一下头绪,还望皇上能够成全。”苑央屈膝福身请求道。此时内心却担忧不已,如果纳兰齐轩坚决要留下的话,那她不就见不到慕容澈了吗?!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囚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