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8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囚爱正文 第068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第068章

    小李子战战兢兢的继续说道:“皇上,蜀国皇宫里戒备森严,奴才根本没法进入皇宫中将苑妃娘娘带走。”况且苑妃娘娘受伤后,便被纳兰齐轩带走,即使他会遁天、遁地之术,也没法潜进蜀国皇宫里。

    沐之山也如实禀奏道:“皇上,在苑妃娘娘进宫刺杀纳兰齐轩的时候,就被禁卫军砍成了重伤,之后就被纳兰齐轩带回了金元殿,一直到如今,苑妃娘娘都没有离开过金元殿,所以微臣无法探听到关于苑妃娘娘的消息。”

    听完沐之山的解释后,慕容澈的脸色显得更加的阴沉,他猛然转过身来,看向众人,怒声咒骂道:“一群没用的饭桶。朕养着你们到底有何用?如果苑妃有任何的差池或是三长两短,朕要你们偿命。”

    众人屏息,连大气都不敢出,深怕被殃及到无妄之灾。

    其实慕容澈并不担心苑央会有什么闪失,因为他知道纳兰齐轩是绝对不会伤害她的,他怕的是苑央与纳兰齐轩这样继续朝夕相处下去,苑央会重新爱上纳兰齐轩,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他所做的一切的精密计划,岂不是全都功亏一篑了吗?到那时,他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绝对不会允许苑央回到纳兰齐轩的身边的,苑央是他的,永远都是他的。

    “沐之山。”慕容澈突然喊道。

    “微臣在。”沐之山颤颤巍巍的抱拳道。

    “从明日你进宫开始,要全力的关注苑妃娘娘的动向,想必这半个月来,苑妃娘娘的病情已经稳定了,纳兰齐轩肯定会让宫女陪苑妃出去散散步的,到那时,你就借机将朕已经来到蜀国的消息告诉苑妃,并告之她,朕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她救出去的,让她稍安勿躁,耐心等候。”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将苑央救出来。

    “微臣明白该怎么做了。”

    “小李子。”慕容澈喊道。

    “奴才在。”

    “朕现在还不方便现身,你积极的配合沐之山,务必、一定要打听到苑妃在蜀国皇宫里的一切消息,然后回来告诉朕。”一天得不到苑央的消息,他这心里就堵得慌,更是烦躁不已,他怕三年前的事情会继续上演。

    “请皇上放心,奴才一定竭尽全力办好这件事情的。”

    慕容澈的眼眸中透露出一抹狠辣与决绝,双手握成拳头,发出“嘎嘎”作响的声音。苑央原本就是属于她的,所以注定今生只能是属于他的,既然杀不了纳兰齐轩,那他就从精神上折磨他,让他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苑央的面。那种想见不能见,想拥有又无法拥有的痛苦折磨与煎熬,相信比杀了他,还要让纳兰齐轩生不如死。

    在金元殿里休息了半个月的苑央,今日,在冬雪的陪伴下来到了御花园散散步。虽然只有短短的半个月,但是苑央却觉得自己像是被囚禁了十五年一般那样漫长。

    现在正是时值金秋时节,御花园的池塘里面开满了荷花,一眼望去是那么的美丽、蓬勃,到处充满着生气。

    苑央站在池塘边欣赏着河中的荷花,脸上露出一抹快乐的微笑。此处此景,让她暂时性的忘却了所有的烦恼。

    冬雪看向苑央,被她脸上的那抹纯净的笑容所感染,脸上也露出相似的笑容,说道:“公主,你还记得吗,这片池塘里的荷花,是皇上亲自为公主而种的。”

    闻言,苑央脸上的笑容逐渐不见,她被冬雪的一番话给震惊住了,“冬雪,你是说,这里的荷花都是纳兰齐轩亲手种的?”

    “是的,公主。”冬雪点头道,随后继续说道:“前两年,这里的荷花,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开的如此的美丽,可能荷花知道公主会回来,所以今年就开的十分的妖娆。”

    苑央站立在河边,此时已无心再欣赏河中的荷花,因为她的内心开始起了涟漪,难道这一切真的如冬雪所说,她跟纳兰齐轩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吗?不,这怎么可能呢,她极力的为自己争辩,纳兰齐轩是她的仇人,对,他只是她的仇人,她跟他之间除了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其他的什么都不是。

    见苑央脸色略显苍白,冬雪担忧的出声问道:“公主,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闻声,苑央缓过神来,看向冬雪,凝眉问道:“冬雪,你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吗?”此时,她已经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她到底是北汉的苑妃娘娘,还是蜀国的央妃娘娘?还是说她什么也不是?

    “公主,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虽然她家公主性子比较冷淡,但是却从不多愁善感,这三年来,在她家公主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冬雪,任何事情,你都得跟我说实话,千万不要欺瞒我。”苑央扣住冬雪的肩膀,凝眉说道。

    “公主,冬雪对公主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没有半句假的。如果冬雪有一句欺瞒公主的话,冬雪愿遭天打雷劈。”

    “冬雪,你这是做什么?”冬雪发出的毒誓,让苑央心急又心疼,“傻姑娘,你干吗发毒誓?谁让你发了?”

    闻言,冬雪却笑了,“冬雪就知道,公主不是硬心肠之人。”

    “你这话何出此言?”苑央不解的问道。

    “公主,皇上对你付出的是一片痴心、一片真情,你可千万别辜负了皇上啊。”她家公主对待皇上的确是残忍了点。

    “冬雪,你是不是觉得我对纳兰齐轩太过残酷了?”

    “嗯。”冬雪轻轻点了一下头,继续道:“公主,幸福来之不易,你可得牢牢的抓住啊。”

    “可是我如今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如何去抓住自己的幸福?”她又怎会知道纳兰齐轩就真的是她的幸福呢?

    “公主,你不要放弃,也不要气馁,虽然你失去了记忆,但是皇上对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这就说明,皇上并不介意公主是否失去记忆啊。”

    “冬雪,你确定我就是真的苑央公主,蜀国的央妃娘娘吗?”苑央突然问出这么一句不相干的话来。

    冬雪闻言,脸色一惊,急切的说道:“公主,你当然是蜀国的央妃娘娘,是楚国的苑央公主啊。”冬雪握住苑央的手,才发觉她的手冰凉,没有丝毫的温度,“公主,你别害怕,其实失去记忆并不可怕,有朝一日,你一定会想起来所有事情的。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冬雪都会守在公主您的身边的,一辈子不离不弃。”

    冬雪的一番话,让苑央感觉到温暖,她伸手拥住冬雪,“冬雪,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管冬雪对她是真情,还是假意,但是她在蜀国的这段日子里,她能感受到冬雪对她的真诚与关心。

    “呦,你们还真是主仆情深呐。”突然一道愤怒而又透露出讽刺的声音在她们身边响起,显得格外的刺耳与煞风景。

    苑央与冬雪看向来人,见是赵婉茹,冬雪急忙屈膝,福身道:“奴婢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金安。”

    从冬雪的口中,苑央知道眼前这位孤傲、自大,美艳、妖娆的女人就是蜀国的皇后,苑央伫立在原地,只是淡然的看向她,并没有想要行礼的意思。

    赵婉茹见她如此的不识大体,顿时脸色一沉,没想到她现在居然不将她这个皇后娘娘放在眼里,见了面也不给她行礼问安,简直太目中无人了,赵婉茹阴阳怪气的冷声质问道:“怎么,苑央妹妹失踪了三年,回来以后,就连给本宫行礼的礼节都忘记了吗?”突然,赵婉茹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哦,本宫忘记了,苑央妹妹失忆了,根本记不起本宫是谁,这也难怪啊。”

    眼前的赵婉茹分明就是在奚落、嘲讽她,苑央暗自握紧了拳头。虽然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但是她绝对不允许其他人这样污蔑自己、轻视自己。

    冬雪眼见皇后这样嘲讽自家主子,连忙解释道:“皇后娘娘请息怒,央妃娘娘由于失去记忆,所以才不记得皇后娘娘,还请皇后娘娘恕罪,不予我家公主斤斤计较。”

    闻言,赵婉茹嗤之以鼻道:“失去记忆,就可以不把本宫放在眼里吗?”赵婉茹趋步上前,目光紧锁着苑央,那目光中有愤恨、有怨毒,有不甘。突然,她一把抓住苑央的手臂,用力拽紧道:“苑央,你别以为有皇上护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本宫告诉你,在这个皇宫里,有本宫在,还轮不到你撒野。”

    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手臂,被赵婉茹这么用力一抓,顿时隐隐作痛,苑央也不甘示弱,抓住赵婉茹的手甩开,回“礼”道:“人人都说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贤良淑德,温婉谦逊,可是如今,我却没有从皇后娘娘身上看出任何贤良、温婉的影子。”

    “你……”赵婉茹没想到一向在她面前表现出柔弱、温顺样子的苑央,今天居然敢反驳她,而且还在那么多宫女与太监面前嘲讽她,“苑央,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居然敢这样跟本宫说话,你不怕本宫要了你的命吗?”赵婉茹恼羞成怒道。

    冬雪见赵婉茹一脸怒不可遏的样子,怕苑央会吃亏,上前一步,跪在赵婉茹的面前,恳求道:“皇后娘娘,求您高抬贵手,不要为难央妃娘娘,毕竟央妃娘娘刚刚大病初愈,不能受到任何的折腾与刺激,还望皇后娘娘不予计较。”

    “你这个死奴婢,你算什么东西。本宫在这说话,何时轮不到你来插嘴了。绿影,给本宫掌她的嘴,打到她不能说出话来为止。”赵婉茹厉声喝道,一副誓不罢休的恶毒模样。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囚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