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8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囚爱正文 第048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姑姑……”赵婉茹失声喊道,上前一步扶住她,同时也不可置信的看向纳兰齐轩,他要退出皇位?那她这个皇后的头衔不也就废了吗?他为了苑央那个女人,居然连皇位都不要了,难道苑央真的比皇位、比权势、比荣华富贵还要重要吗?

    赵太后为他有这样的念头,气的怒火攻心,愤然的质问道:“齐轩,你知道你自己现在在说什么吗?难道你打下来的江山,就这样白白的拱手让人了吗?”

    “母后,风弟不是别人,他是您的亲生儿子,也是我的亲弟弟,将皇位传给他,我很放心。”他知道她的母后是担心纳兰齐风没有魄力与气势,难以担当皇上这种大任。

    “不,哀家是坚决不会同意的,齐风生性潇洒,个性随和,难以继承大统,哀家劝你还是放弃这种念头,以后也不准再有,除非哀家死了。”赵太后担心的是纳兰齐轩如果将皇位传给纳兰齐风,纳兰齐风根本不是二皇子纳兰齐允的对手,早晚皇位会被易主的。虽然同姓纳兰,但是纳兰齐允是如妃的儿子,是她一直要提防的对象。

    她坚决不会让如妃母子俩的狼子野心成为现实的。

    “母后……”

    纳兰齐轩还想说什么,却被赵太后抬手制止住,“齐轩,如果你还是这样一意孤行,那哀家就只有死在你的面前了。”赵太后从袖子中抽出匕首,抵在自己的脖颈处,威胁道。

    “母后,您这是做什么?”见赵太后如此极端,纳兰齐轩感到力不从心,“母后,您千万不要伤着自己。”

    “齐轩,母后是逼不得已才这样做的,你要知道,如果蜀国失去你这位皇帝,那么母后跟你齐风都会活不下去的。”纳兰齐轩毕竟是皇上,而且又有威严与智慧,如妃与纳兰齐允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倘若纳兰齐轩真的要将皇位传给纳兰齐风,那他们母子俩根本不是如妃的对手。

    赵太后的一番话,让纳兰齐轩左右为难,一边是自己今生的挚爱,一边是自己的生母,不管他违背哪一端的意愿,他都狠不下心来。

    “齐轩,苑央走了三年了,说不定她早已经死了,难道你还想为一个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女人独守一辈子吗?如果她是真的爱你,她又怎么会舍得离你而去,况且这三年来,她杳无音讯,根本就是故意的,说不定她就是如妃派来你身边的细作。”赵太后的每一字、每一句话,都深深的敲击着纳兰齐轩的心灵,让他痛苦不堪。

    “不,不可能的,苑央不可能是如妃的人。”纳兰齐轩根本不相信赵太后的说辞,“母后,苑央已经不在了,您就别污蔑苑央的人格了。”苑央是什么样的人,他这个做丈夫最了解、最清楚。

    “齐轩,别再等下去了,她不会回来了,如果想要回来的话,不用等三年的。”赵太后继续说道,似乎想让纳兰齐轩彻底的醒悟过来。

    “母后,您别说了,儿臣知道该怎么做了,走吧。”她毕竟是他的母后,他不能让她处在水深火热生活之中,他不能不孝,所以孝子当头,她只能违背对苑央的所有承诺。

    见纳兰齐轩答应了,赵太后才收起手中的匕首,脸上露出一抹诡秘的笑容,她的这一招苦肉计果然有用。

    “皇上驾到……”随着苏公公的话音落下,纳兰齐轩出现在了大殿之上。脸色凝重,没有半点的喜悦之色。

    听到皇上这两个字,苑央愤恨的握紧了拳头,内心的仇恨不断的涌上心头,此时此刻,她必须得镇定,否则一旦露出马脚,那她就功亏一篑了,不仅杀不了纳兰齐轩,还会殃及到自己的生命。

    听说皇上出现了,众女内心都雀跃不已,都在猜测皇上的容貌与年龄,全都尽量的表现出自己最优雅、最高贵的一面,给皇上留下一个好印象。

    对于一心想要进宫成为嫔妃的女子来说,选秀是痛苦的,亦是煎熬的。如若被皇上看上,则留牌,册封,如若不入皇上眼的,则赐花,撂牌子,从此别想再有进宫的念头。

    一旁的赵太后并没有因为纳兰齐轩的不悦之色,而影响了心情,对于她来说,只要纳兰齐轩能出现在大殿之上,能接受她的安排,她就很安心了。

    “苏公公,开始吧。”赵太后说道。

    “是,太后。”苏公公领命,转过身去,接过小太监手中的名册,喊道:“曹州县丞夏威之女夏紫衣,年十六。”

    听到自己的名字,夏紫衣满面桃花,上前叩拜道:“臣女夏紫衣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万福金安。”

    纳兰齐轩对此根本不屑一顾,反而赵太后却是十分的喜欢,便问道:“可有读过一些书?”

    “回太后,臣女只读过女则,仅此而已。”夏紫衣低头委婉道。

    “识得几个字,倒也是好事,但是女儿家还是得多以针线女红为主才是。”

    “是,太后,紫衣谨遵太后的教诲。”能得到太后的赏识,似乎一切已成定局,思及此,夏紫衣满脸掩饰不住的喜悦之情。

    赵太后转头看向一旁的纳兰齐轩,说道:“皇帝,依哀家之见,这位夏威之女夏紫衣倒是个合适的人选。”

    “如若母后喜欢,您就留下她吧。”纳兰齐轩不冷不热道。

    一听这话,赵太后顿时脸色暗沉下来,“皇帝,哀家这么做,可都是为了整个纳兰皇族,皇帝也得为皇嗣考虑才是。”他对此事居然如此不挂心,原本以为他来到大殿之上,会改变想法,可谁曾想到,他还是一味的固执。

    “留牌,赐香囊。”纳兰齐轩面无表情道。就连夏紫衣长的是圆还是扁,都不曾多看一眼。

    见纳兰齐轩开口将夏紫衣留下,赵太后的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但愿皇帝是真的看开,不再一味的纠缠于已经过去的往事。

    苏公公的声音继续响起,道:“包衣佐领沐之山之女沐云惜,年十八。”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囚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