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6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囚爱正文 第036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驾……驾……”慕容澈策马朝着前方狂奔而去,他满腹的怨恨与怨气无处发泄,只能借着马儿狂奔来宣泄。

    “澈儿……澈儿……”北汉皇帝慕容易紧随其后,呐喊道。但是慕容澈仿佛闻所未闻,手中的鞭子不断的抽打着马儿,促使它能够再快点。

    “澈儿……澈儿……你先停下,澈儿……”慕容易不放弃的继续呼唤道。突然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片刻后,轰然倒下了马背,滚落在一旁的山沟里。

    “皇上……皇上……”众士兵见状,全都惊慌失措的下了马,朝着慕容易奔去。

    慕容澈也惊觉到有事发生,他急忙勒住马儿,回转过身来,却发现他父皇正被士兵们从山沟里抬出来,“父皇……”他惊慌下马,朝着慕容易狂奔而来。

    “父皇,你怎么了?”当慕容澈推开围在慕容易身边众士兵时,慕容易口吐鲜血,似乎奄奄一息。

    “澈儿……”听到慕容澈的声音,慕容易微睁开眼睛,抬手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

    慕容澈倾身上前,蹲跪在慕容易身侧,伸手握住他父皇的手,“父皇,您千万不要有事,儿臣这就带您回北汉。”

    “澈儿,你不要怨恨父皇,父皇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北汉,更是为了你。”慕容易声音微弱的解释道。

    “父皇您什么都别说了,我这就带您回北汉找太医治疗,您一定会吉人天相的。”慕容澈哽咽道。在面对至亲至爱的人时,即使心存怨恨,也会随着生命的消逝被彻底的瓦解。

    慕容易握紧他的手,摇了摇头,道:“父皇的身体自己知道,日后的北汉就交给你……了。”语毕,慕容易的手从慕容澈的手中滑落,驾崩西去了。

    “父皇……父皇……”慕容澈仰天长啸,悲痛欲绝,“纳兰齐轩,我慕容澈跟你不共戴天。”慕容澈将一切的不幸与怨恨加诸在纳兰齐轩的身上。

    总有一天,他要血洗蜀国,为他的父皇报仇,还要夺回苑央,这是他的野心,此时此刻,刚刚衍生出来的狼子野心。

    北汉皇宫昨天还是喜庆一片,如今整个皇宫里到处充满凝重与悲痛,慕容澈跪在他父皇的灵柩前,发誓道:“父皇,您安心的去吧,儿臣一定会让北汉蒸蒸日上、经久不衰的。当然,儿臣也会为您报仇雪恨的。”

    蜀国这边,全国上下都沉浸在喜庆的氛围中。

    此时,新房里,纳兰齐轩正深情的看向苑央,将手中的酒具递给苑央,“苑央,喝了这杯合卺酒,我们永不分离。”在烛光的映射下,原本就美艳动人的她,显得更加的娇媚,让纳兰齐轩看的有点痴、有点醉。

    苑央对他露出一抹深情的微笑,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酒具,“愿你我一起同甘共苦、患难与共。”

    两人互相深情的对视一眼,一起喝下了合卺酒,随后纳兰齐轩执起苑央的手,心里激动不已,他终于娶到她了,她也终于成为他的妻了,“苑央,请你相信了,今生今世,我都不会辜负你。”

    他的深情表白,让苑央的眼眶发热,被人在乎、爱上是一件最幸福的事,她抬头看向他,深情道:“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纳兰齐轩从睡梦中猛然惊醒,三年前苑央对他所说的话一直在他的耳边不断的回响着。

    “皇上,您醒了?”一旁传来苏公公的声音。

    纳兰齐轩这才惊觉自己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是关于他跟苑央相识、相知、相爱的梦,可惜如今一切已经是一去不复返,除了悲凉还是悲凉。

    当初他跟苑央结婚才三个月,他就带兵出征,等他半年后凯旋归来的时候,再也见不到昔日爱妻的身影,就连一直伺候在苑央身边的冬雪,都说苑央一夜间,突然消失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三年了,苑央已经失踪三年了,他找遍了大江南北,都没有找到她,他不相信她凭空消失了,也不相信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

    “皇上,时辰不早了,奴才护送您回寝宫休息吧。”苏公公出声打破了纳兰齐轩的思绪。

    经过苏公公的提醒,他才发觉自己一直在御书房里,刚才的梦,画面如此透彻,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天。

    苑央,你到底在哪里?我们曾经发誓不离不弃,为何你要离我而去?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永远无法触及的疼痛。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她曾经说过的这句诺言,此时却变得如此的苍白与空洞。

    休息了数天的苑央,头痛的病情在太医的医治下,已然有所好转,此时她正站在寝宫外,迎向天际的阳光,一丝疑虑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曾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在她的脑袋里,没有过去,没有亲人,没有家,就连自己也彻底的忘记了自己姓谁名谁。

    夏荷怕她受凉,拿来斗篷为她披上,温柔的说道:“娘娘,早晨的天气比较凉,况且您的身体刚刚恢复了一点,不能吹风,您还是回到寝宫里暖和暖和吧。”

    闻言,苑央诧异的转过身来,看向夏荷,一脸的惊讶,“娘娘?”她没有听错,夏荷是这样称呼她的,她是谁的娘娘?难道是慕容澈?

    “对啊,您是北汉的苑妃娘娘啊,娘娘,您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吗?”夏荷是慕容澈赐给苑央的婢女。

    闻言,苑央激动的问道:“夏荷,你知道我是谁,是不是?”

    “娘娘,奴婢当然知道您是谁啊。”夏荷微笑道。

    “夏荷,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我真的是叫苑央吗?”苑央激动的扣住夏荷的肩膀追问道。

    一个人没有记忆,真的很痛苦,想要记起一起,却又什么都记不起来,真的让人很崩溃、也很悲凉。

    “夏荷,你先下去,娘娘这边由我来向她解释。”不知何时,慕容澈站在了她们的身后,严肃的脸庞上透露出威严。

    “是,皇上。”夏荷应声,退了下去。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囚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