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4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囚爱正文 第034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苑央也转头看向他,她不明白,他为何要在她出嫁的这天,出现在她的面前,是因为他不甘心、也意想不到她会嫁进比北汉要强大的蜀国吗?还是他想要再贬低她一番?!

    两年没见,当他再次见到她时,她的眼眸中对他似乎没有了以往的期待与热情。以前每次与她相见,他都能感觉到她眼眸中的那抹灿亮,那是因为她对他的喜欢。

    可是如今,她看向他的眼眸,是那么的冷淡、冰冷,是他产生了错觉吗?不,此时她正是以这种眼神看着他,他再也看不到昔日温柔、娴静的苑央了,“苑央……”慕容澈喊着她的名字,语气中有酸涩、有不甘、有愤怒,但更多的是对她的另嫁感到愤恨不已。

    “齐轩,可以让我跟慕容太子单独谈一谈吗?”苑央看向纳兰齐轩询问道。虽然他们还没有拜堂成亲,但是既然答应嫁给他,她就必须尊重他的意愿。

    “好。”纳兰齐轩说完,转身走到另一边去了。

    慕容太子?闻言,慕容澈苦涩的一笑,从何时开始,她对他的称呼都已经改变了,以前他们是最亲密的人,可是如今却变得如此的冷漠与绝情,他抬起幽怨的目光,看向苑央,“为何今天的我们却变得如此的陌生?”语气中有着明显的质问。

    是他北汉悔婚在先,他倒先质问起她来了,这世间还有公理存在吗?“慕容太子,长话短说,你来这里阻拦下我的花轿,到底是何用意?或者你就直接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苑央面色平静道。既然现在各自嫁娶,已然没有必要再去为以前的事情纠缠不清。

    闻言,慕容澈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她的变化怎会如此之大?以前一向说话温婉、恬静的她,在面对他时怎可如此的犀利?他目光紧锁着苑央,拧眉沉痛的再次问道:“苑央,你不能嫁给纳兰齐轩,你跟我是有婚约的人,你怎么可以另嫁他人?难道我们昔日的海誓山盟,你都已经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吗?”

    “婚约?”再次听到这两个字,苑央淡然的失声笑道:“我跟你之间的婚约,早就在你决定娶苑语凝的时候,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娶苑语凝是我父皇与母后的意愿,并不是我的意愿,我也是成婚当天才知道新娘不是你。”慕容澈极力的解释道。

    苑央并不想再听任何的解释,她摇头道:“就让我们各自去珍惜自己现在的幸福吧,既然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了,那就是上天注定的,所以我们谁都改变不了了。”她累了,她不想再卷进任何纷争当中去。

    “不,苑央,我是不会放弃你的。我知道,这两年来,我一直出征在外,忙着国事,忽略了你,但我以后再也不会丢下你不管不顾了,苑央,回到我身边好吗?”这些年来,的确是他忽略了她的感受,他以为既定的事实,是不会轻易发生更变的,但是没想到,最终还是难逃命运的捉弄。

    苑央淡然一笑,再次摇头,低喃道:“我们现在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后退。”因为已经无路可退,更何况,她也不想退,她要遵守自己与纳兰齐轩之间的承诺。

    “不,我们还是可以回到从前的,因为我的心里有你,你的心里有我。”慕容澈努力的做着争取。

    “慕容太子,你也太自己为是了,你以为破碎了的感情,真的可以破镜重圆吗?即使重圆了,也是伤痕累累,不仅伤了你自己,也伤了我,又有何意义呢?”她与慕容澈之间真的已经无可能了。

    闻言,慕容澈有片刻的颓然,随之他又振作道:“苑央,我不相信,在你的心里已经没有我,我也不相信你可以割舍下我们之间的感情?”慕容澈激动的扣住她的双肩,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

    虽然慕容澈的双手很用力,让她的肩膀感到疼痛,但是她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既然我已经改变了注意,就不会轻易的再回头了。”她不是物品,不要了可以随手丢弃,想要的时候,再去捡回来。

    她决绝的神情,让慕容澈心冷,从何时起,她变得如此冷漠、绝情,“苑央,你告诉我,是不是纳兰齐轩逼迫你嫁给他的?”

    “是我自愿的,你不要迁怒到他。”

    “自愿?不,不可能,如果不是他,那肯定是你的父皇逼迫你嫁给纳兰齐轩的,是不是?”楚皇的野心,他一直都知道。

    “没有谁逼迫我,的确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

    “苑央,你怎么可以这样冷酷无情的对待我?”慕容澈眼神哀伤的看向苑央一字一句的问道。

    苑央拉下慕容澈的手,转过身去,继续说道:“从我收到你父皇给予我的那一封退婚的书信时,我对你就已经彻底的死心了。”

    “什么书信?”对此,慕容澈是一头雾水,他不解的问道。

    他居然装傻?苑央转身看了一眼慕容澈,从衣袖中拿出北汉皇帝写给她父皇的书信,这是她在临行前,跟楚皇索要的唯一“礼物”,“你看了这封书信,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慕容澈将信将疑的接过苑央手中的书信,书信上的字迹,的确是他父皇的,他快速的浏览了纸张上的大致内容,内容让他大惊失色,难怪苑央会变心?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父皇跟母后的“用心良苦。”

    “其实你父皇这样做是明智之举,相比较之下,我跟苑语凝的确是不能相提并论,你娶了她,就等于娶了整个楚国,你父皇与母后也终于安心,北汉的国势也会越来越强大。”既然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那么就该对她放手。

    “苑央,这件事情是我父皇与母后一手策划的,我根本不知情,成婚的时候,他们跟我说娶的是你,所以我才会从边疆回来与你成婚的。”慕容澈急切的解释道。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囚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