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7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暴君囚爱正文 第017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闻言,苑央凄然一笑,她的父皇真的很会精打细算,谁不要她,他总有办法将她塞给另外一个人,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廉价的商品,谁要就可以送给谁,谁不要了,又可以随手扔掉,“我这辈子,谁也不会嫁,父皇您就死了这条心吧。”苑央冷然说完,转身拉开门,跑了出去。

    “苑央公主……”守候在门口的凌将军看到苑央出来了,说道:“公主,末将送你会寝宫吧。”

    苑央闻所未闻,匆匆离去,此时的她伤心欲绝。

    凌将军见她泪流满面的样子,跟在身后喊道,“公主,末将送你回去。”

    “凌将军,不要追了。”楚皇喊道:“让苑央公主一个人安静一下,不要去打扰她。”

    皇上都吩咐下来了,凌将军只好领命,停下了步伐,眼神复杂的看向苑央远离去的背影。

    他们之间的谈话,都被房顶上的纳兰齐轩听进耳朵里,原来与苑央公主有婚约的人,居然会是慕容澈。纳兰齐轩的眼眸一暗,施展轻功,飘离了房顶。

    走在回廊里的苑央公主无力的跌坐在回廊边上的石凳上,心痛的难以平复,为什么慕容澈要这样对她?难道他们以前的那些海誓山盟都是假的吗?原本以为只要嫁给慕容澈,她就可以摆脱一切困境,可是依照现在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他们之间的感情难道真的只是儿戏吗?

    “苑央公主,原来你在这里啊?”不远处,传来纳兰齐轩的声音,此时他正提着一壶酒朝着她这边走过来。

    听到是纳兰齐轩的声音,苑央急忙擦拭去脸上的泪水,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脆弱的模样,即使她在皇宫里活的不易,她也没有表现出过自怨自艾的样子。

    在纳兰齐轩还没有走到她跟前,苑央已经起身,对着纳兰齐轩勉强的露出一抹微笑,问道:“纳兰太子,这么晚了,你还没有歇息啊?”

    虽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眼泪,但是在月光的照射下,他还是发现她哭过,“可能换了个地方睡不着,所以就想到去你的寝宫找你聊聊天,可没想到在这个地方遇见你了,真是好巧啊。”纳兰齐轩莞尔一笑道。

    “是啊,真巧。”苑央勉强一笑道。在看到他手中的酒壶时,她问道:“纳兰太子拿着酒壶,难道是想找我陪你喝两盅吗?”现在她也需要借酒消愁。

    “是的,不知道苑央公主是否能赏脸呢?”纳兰齐轩问道。

    苑央没有说话,伸手拿过纳兰齐轩手中的酒壶,拧开盖子,仰头灌了一口,由于喝的太猛,她被呛到了,一阵咳嗽,涨的满脸通红。

    “你慢点喝。”纳兰齐轩为她拍着背。

    “我没事。”苑央重新坐上石凳,心中难过的无法自抑,眼泪成串的滑落在脸颊上,此时她的心好痛,原来被人背叛是这样的生不如死,“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没有尊贵的地位吗?还是说两个人的爱情是建立在权势地位之上的?

    见她落泪,纳兰齐轩的心里涌过一阵不舍,他在她身旁坐下,拿过酒壶喝了一口酒,原本温润如玉的笑容已经被沉重所替代,自从与苑央相识,他对她的身世以及一切都有所了解,在得知她那悲惨的命运,他心痛,但更让他痛恨楚皇以及慕容澈的无情,“别难过了,来,喝点酒,醉了以后,就什么都不用想了。”纳兰齐轩将手中的酒壶递给苑央。

    苑央伸手接过酒壶,猛灌了两口,其实她只想让自己醉了,因为醉了以后就不会再有心痛,“难道对于男人来说,权势地位真的那么重要吗?”她似喃似低问。

    “对于我来说,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才是最重要的。”纳兰齐轩轻声说道,其实也是他的心声,是他想要对她表达的心意。

    闻言,苑央侧头看向纳兰齐轩,苦涩的笑道:“可是像你这样的男人不多。”如果慕容澈也像纳兰齐轩这样,那该有多好。可惜,他从来不在乎她的感受。他可以为了江山,撇下她两年,不闻不问,以前她一直认为男人要以江山社稷为重,但是现在她却认为,只有有了家,才能拥有天下。

    “只要你愿意去相信,这个世间上总会有一个值得你去爱的男人。”纳兰齐轩的言外之意,就是让她忘记慕容澈那个负心汉。

    “真的吗?”苑央醉眼朦胧的看向他问道,此时她有些醉意了。

    “当然是真的,只要你自己不放弃,你就一定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纳兰齐轩肯定的说道。

    “拥有自己的幸福?”苑央喃喃自语道,同时又喝了两口酒,此时她还是感到心很痛,她得靠酒来麻痹自己。

    “好了,你不要再喝了,喝多了会头痛的。”纳兰齐轩拿过她手中的酒壶。

    “痛死了才好。”在这个皇宫里,根本就没有人情味,虽然她的身份是公主,但是连皇后与苑语凝身边的宫女,都瞧不起她。

    “如果你想哭,就放声哭出来吧,别闷在心里了,我的肩膀可以借你依靠。”纳兰齐轩伸手将她搂在身侧,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靠在纳兰齐轩的肩膀上,她心里更加的难受,从小她跟慕容澈就相识,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为什么他就可以对她不闻不问,而身边的纳兰齐轩才跟她相识两天,却对她这样百般照顾,“纳兰齐轩,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这十八年来,除了她的母妃和冬雪,他是唯一一个对她真心好的人。

    “我只想对你好。”纳兰齐轩温暖的话语在她耳边响起。

    “真的吗?”她醉醺醺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纳兰齐轩低头看向她,在月光下,他发觉她的脸上有些不对劲,好像布满了小红疙瘩。

    “好痒啊。”她突然喊道,神情中有着明显的难受之色。

    “哪里痒?”纳兰齐轩急切的问道。

    “脸上,还有手上。”她抬手要去抓,却被纳兰齐轩一把抓住手,“不能抓。”她肯定是对酒过敏,因此才会起疹子。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暴君囚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暴君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君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