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玥篇 第五十六章 逸王,你太过自信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萌狐为妃南玥篇 第五十六章 逸王,你太过自信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锦年对这次各个国家的有名望的人汇集南玥很不理解,后来才听轩辕逸说,之所以汇集到南玥那是因为有个商讨会在这边举行,这个商讨会每三年举行一次,四国每三年轮着举办。

    商讨会,顾名思义不就是一些事情拿出来说,明着来进行讨论,双方要是起了争执还有四国老大压住,四大国都有附属国,说白了这商讨会也就是四国争个长短的时候。

    这次商讨会恰好也是在南玥,各个国家的重要使臣或者王子们都在使馆住了下来,只等着南玥王邀请入宫。

    妖月这病的还真时候,接待各国的使臣可是个脑力活,这艰巨的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耀王的头上,每天看着耀王忙前忙后的没有时间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妖月都觉得心舒服了。

    “是不是我不要跟着去?”

    孩子不安分的坐在软榻上随意的晃动的小短腿,胖呼呼地小手无意思的抠着身下的软榻,托着小下额,有些无趣的看着房间角落里的小花瓶。

    “要去,在家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她有不会长了翅膀会了出去,为了等会儿受罪这个时候一定要争取到不去的权利,嘟囔着“可是我不想去”。

    在轩辕逸的面前没有什么选择题他说了要去那就得去,这不,某只孩子现在正在去皇宫里的路上,马车均速的往城门的方向走去,马车外面跟里面那气氛是截然不同。

    深原准备的这马车其实蛮大的大概四个人坐在里面都觉得宽敞,但是某孩子就是扒拉着窗户,那样子恨不得她就是块布,都想做马车的窗帘儿了,冷梅的淡香在整个车厢里游荡不经意间那淡香就钻进了鼻翼中,让人感受身在二月,宛如四周都是傲骨地梅林,等香味散漫而去,在想追它的踪迹却是无处可寻。

    “锦儿,你过来”

    他真的如外面之人所说离他三尺之内皆会冷冻而死?虽说他性子冷淡,那也不至于会三尺之内而死,他不管外面之人如何说,只是这孩子现在离他这么远是怎么回事。

    摆了摆头,孩子的身体倒是更往窗户上贴去,这下别说是布了,看这个情形她轩辕锦年都想变成纸了,就准备糊在窗户帘儿上就行。

    轩辕逸这下更是郁闷,本来面色淡漠的人现在脸色一沉,一如暴风雨前兆,整个脸色都黑了起来眼睛也亮的有些不正常,被他拿在手里的书页因为他变了个样子。

    眉间细腻的触感让他舒展了眉头,一把抱住软软有着好闻奶香味的孩子,低沉闷哑的声音在孩子脖颈出响起“为什么要坐那里”。

    她这是自投罗网么,不然现在为什么到轩辕逸这个色狼怀里,看着他邹着眉头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抚平他的眉宇,她内心的轩辕逸就是因该站在雪山之巅的王者,应该接受世人的膜拜,没有什么人能够难道他。

    “嘴出血了,痛”

    她能说什么就是说了一句不想陪着他去,就被激动的轩辕大色狼把嘴唇给咬破了,她只能躲得远远的。

    孩子水润粉嫩的小唇瓣确实有一处破皮,初略地看了下也没有发觉“嗯,回去的时候在看看”

    锦年也懒得理他,闭着眼睛心安理得的睡在王爷怀里,果然还是这个味道令她最安心。

    轩辕逸身是为北星尊贵的王爷,但是关于他武功高强整个江湖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知道他武功高强是一回事,只是江湖中人很少有人见着他出手凡是见过的那都是把他传的更神仙似的,轩辕逸修炼的心法寒意较浓,到后面内力越是深厚寒意就越冷,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体也带上了寒意,所以每次抱着锦年的时候,他都调动内力来把怀抱弄地暖和,让某只孩子睡的更安慰。

    锦年现在也是个小大人了,按理来说这个时候的她是不应该让大人在抱着走路的,这样既不符合礼仪有不利益今后的成长,别人这么想是别人的事,逸王喜欢抱那是逸王的事,就轩辕逸这么抱着锦年往着御书房这边过来一圈了,皇宫立马就知道了。

    逸王是如何仙人之姿,他怀里的小郡主又是如何的模样,这版本传的到处都是,看来自古以来这女人爱八卦也就是这么个理。

    轩辕逸在王敛的心里那就是一道坎,他当年跟着妖月上过战场他自然知道那时候的轩辕逸是如何的,一如那时候一样,紫衣用着金色的丝线绣着蔓藤,他就那么站着,没有任何动作,甚至现在他还抱着一孩子,也让人觉得呼吸不过来。

    “现在距离晚上的聚会还有些时间,不如本王与逸王对弈一盘”

    “有何不可”

    两人行步大厅就位于方桌上对弈了起来,想刚刚进来的时候,没有见着妖月那个二货在批折子,倒是这个明面上跟他作对的耀王在不远出的办公桌上看着,看来这妖月势必要把这事给进行下去。

    “逸王棋局精妙,这一子放的甚好”

    两个人都是风华万千的美男子,这么坐在一起对弈很养眼的画卷,这为了大厅伺候的侍女提高了眼光,以后从宫里出去了,找夫君就不会模样太差。

    “耀王,远虑”

    一个棋局,黑子围着白子,然而,每次白子看似无法在走动的时候,这濒临的边缘往往就是那么一百子又挽回了完败棋局。

    “逸王把这置死地而后生用的很是熟练,看来逸王对性命看的很重”

    放完一黑子,笑意未明对着那孩子看了一眼,也就是这一眼轩辕逸的身边的寒意也慢慢的浓了起来,在大厅伺候的侍女们也都打了个冷颤,心里想着,这大厅窗户跟门都关着那里来这冷风,不知道这一幕的也就那个安心窝在逸王怀里的孩子,天真的打量着面前的棋盘。

    “耀王也不差,懂的退而求其次”

    “啪”

    上好的玉器打造出来的棋子就在王敛手里碎成了粉末状,悠悠扬扬的从手心里掉落在地毯上。

    一子落下,白棋胜出一子,不多也不少就是那么一个棋子,锦年捂着嘴,扑在暖和的胸口轻笑着,虽说轩辕逸不会气人的,这人明明就是太腹黑了,有那个实力,又只赢他人一个棋子,这不是表明这盘棋从一开始他就在让着你,看着你当时候如小丑一样费尽心思想赢。

    “逸王好棋艺,本王甘拜下风”

    锦年回过头看着这南玥的耀王,她以为这人在轩辕逸这么“羞辱”下会气的发火,想不到这人倒是输得起,如此看来这人也是个有心的人,宽大的衣袖的,扯了扯了他的袖子。

    “本王也是险胜,耀王公务在身,就不必陪着本王,本王带着锦儿去御花园出走走”

    “哈哈哈,那就容本王先告辞”

    “王爷随意”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萌狐为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狐为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萌狐为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