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玥篇 第五十二章  王爷!有点邪恶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萌狐为妃南玥篇 第五十二章  王爷!有点邪恶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要锦年评价轩辕逸,或者说轩辕逸在她心里怎么样的存在,某只孩子一定会很激愤的告诉你,

    轩辕逸就是一个头顶着正义光环战神的名号,实着背地里就是就是暗算着别人,如果这话要说的好听点那就是他轩辕亦运筹帷幄。

    要说起轩辕逸在她心里是什么样的位置,她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轩辕逸好说歹说人家都是一国王爷皇家贵族天生受着神的庇佑,也就像师傅说的那样能混在他身边都挺不错的,她就是现在只是一只修行的妖精,靠着轩辕逸这位大神生活。

    什么别的念头她还真没有,也不敢有,修行之路本来就是无时间可言的前路漫漫兮,现在想想也挺可怕的,那么长的时间就她一个人不知年月的修炼,也理解了为什么有太多妖精经不住红尘的诱\惑自我堕落。

    拔掉手心的瓷器碎片,本来是应该是有点刺痛,然而这痛觉就没有传入大脑,精神恍惚间,本来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推开。

    锦年吓了一跳,从被子里露出一小小缝隙瞄着外面,看着站在房中的人,她还真是大气不敢出来,那房门哪里是被推开的,这明明就是被踹开的,还是那张没有面瘫脸,没有表情,只是这人那怒气是清晰可见的。

    轩辕逸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房间碎了一地的瓷器碎渣,眼神流连在见,猛然看见有一抹红色的迹象,这次轩辕逸大步往床边走去,一手挥掉孩子蒙在头上的被子。

    “出来”

    果然是惜字如金的大神,平时对某只孩子那个态度早已经不见,就两字让抱头准备当鸵鸟的某人抖了抖,但也只是抖了抖,看那个样子人家就没有准备乖乖听话。

    轩辕逸看着这样的情形只是邹了邹眉头,严重一抹亮光散过,然后风轻云淡的在一旁做下。

    “锦儿这是不好意思?当初在马车上轻薄本王的时候……”

    轩辕逸这话没有说完,留下了让人无限想象空间,只是这屋子只有某只孩子,所以说这话就是说给现在思想有点“不纯洁”的孩子听的。

    也不出轩辕逸所料,轩辕锦年听着这话就淡定不住了,不顾印象的冲着某人就吼“我什么时候轻薄你了,明明就是你占我便宜”

    说这话就是在盛怒的时候,没有控制住音量,就这么一说,门外站着伺候的人都是张大着嘴巴,这王爷跟郡主,父女乱论?

    吼完之后的锦年才知道犯了什么错,就那么可怜兮兮的看着坐在桌子边上淡定喝茶的人,她好像又给轩辕逸惹麻烦了。

    “我不是故意”

    说罢,低垂着小脑袋,一大片小乌云在头顶闪着电,下着雨。

    他真是对这个孩子很无奈,起身抱起可怜兮兮的孩子,亲手伺候孩子换衣,中途本来还有些别扭的锦年,被他看了一眼,乖巧的让他换掉那身不成样子的衣服。

    锦年知道轩辕逸有很严重的洁癖的,平时就很注重干净的他,今日会给她换衣服,这么想想心里有点高兴,轩辕逸对她是有所不同的。

    “手拿出来”

    原本白嫩嫩的小手,现在竟是满手的血痕,就是看看也让人很揪心,看这样子随便还有残留这手心里。

    “深原,教教规矩”

    “是”

    那一日,逸府上的后院出现了让正常人看见立马就晕倒的一幕,满地的殷红的液体从长长的凳子上留在地上,

    顺着地上的缝隙慢慢的侵染着一小方的土地,那液体流向着那不知名的野花,倒是让那花开的更娇艳。

    “这么美妙的颜色,沁养了这小花,也是你们的荣幸”

    只是这话这么说,那娇艳的花朵却是在那人手上慢慢失去活力,花瓣慢慢的软瘫,就如一个不韵世事的孩子,用着它那哀伤的方式告别这世间,明明它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它要死呢?

    这问题也是现在留着殷红液体所有人之想,他们是哪里做错了?

    逸府上这次过后也渐渐有了规矩,突然少去了几个人也没有影响这些的世界,反而这件事情给他们上了一课。

    逸府,郡主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有关于郡主健康对郡主不好,那就站在王爷这边,是的,没有错,有谁见过哪家疼孩子的大人不关心孩子健康的。

    这到了晚上,让人压力大的一幕又出现了,那个被逸王宠的无法无天的小郡主要跟王爷分房间睡。

    锦年不管众人的眼神就抱着床上的被子往园子的小房间走去,她才不要跟轩辕逸睡着一起。

    深原偷偷抹掉额角的细汗,这儿的空气不流通啊,不然他怎么会觉得心口难受呢,有点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王爷,夜深了,您休息吧,郡主还小,晚上怕了自然过来找您的”

    尼玛!当侍卫到了这个份上全都是眼泪啊,任命的往一旁小房间走去。

    “小郡主,是这样的啊,我听有些吓人说,这房子原本是个老宅,而这做府上重新按照原来的地方从新盖上的,就是晚上可能有点不干净”

    深原老实的板着小黑脸,尽责的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不过没事,我就在外面,小郡主你要是晚上怕,就叫我”

    沈原说完了,就蹲在外面的横梁上,信心十足的闭着眼睛假寐起来。

    要说刚刚的话没有在锦年心里起涟漪那是假的,盖着有着轩辕逸味道的被子窝在床上,不是真的吧,不干净的东西?

    要是要锦年师父看见自己徒弟这么没有出息准气死,她一个修行的妖精竟然害怕那些东西,她深纯净的灵气也不是没有的东西,它们躲她还来不及,怎会来找她。

    冬日的风总的是有些寒意,虽然是在室内,没有了平时那个暖暖的恒温热量很不适应。

    “深蓝”

    试着叫了叫,没有人答应,想了想,这半夜了,大概都已经睡了,只是她有点怕,烛火摇曳的暗黄的光线倒影出一些影子,看着那些影子久了,心里那点怕的感觉更胜了。

    匆忙的穿起鞋子往隔壁的房子跑去,揭开被子,手忙脚乱的往睡着的人怀里拱去,章鱼似的贴着人家,倒是忘记了不久前是谁要分房睡的。

    唔!还是这中感觉好,暖暖的热量,安心的的味道,嘴角挂着笑意的睡去。

    那本来因该睡着的人倒是慢慢睁开眼睛,理了理被子给孩子包裹住。

    “到底还是回来了”

    磁性有点黯哑的声音在这也夜间想起,有些渗人,更多的还是性感。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萌狐为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狐为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萌狐为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