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0】阴差阳错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金牌女厨:医生大人慢点吃正文 【60】阴差阳错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纳兰宣撂下狠话,就不再开口了。

    他不担心这个儿子能不能找到女人。

    三个儿子,后面排着一拖拉库的候补,这点,他不会看不出的。

    问题是,既然答应了人家,容若不去,就是在打他纳兰宣的耳光。

    他不会这样做。容若也一样不会这样做。

    果然,容若只是淡淡地问:“几点?去哪里?”

    纳兰宣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六点半,她在你们医院门口等你。”

    容若眉一挑。

    对方确定能认得他?

    果然,父亲从母亲今早买的花店打折10块钱八支的玫瑰花里头抽出一支来,插到他衣扣中:“凭花,相认。”

    容若克制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

    他开始在想了,要不,把花送给那个傻乎乎的默言吧?

    什么年代了,还以花相认?

    而且是这种快凋谢的玫瑰花?

    一出家门,花就被容若丢进了垃圾筒里。

    一个下午,他都在急诊手术台上,替几个小朋友处理烫伤的伤口。

    几个小孩,围着玩炮竹,点燃的爆竹就拿在手里玩,爆竹一炸,几人都受了伤。

    最严重的一个,连手掌都差点炸飞了。

    孩子的妈妈,是从内地来港谋生的。

    老公是地盘工,她就在地盘附近摆了摊子,卖起了牛杂。

    孩子这一出事,一家都蒙了。

    容若耐心地替孩子清创着伤口。

    伤势最重的一个,已经送到了外科手术室。

    他面临的是神经的接驳手术。

    而剩下的,那些哭着闹着,打着推着的小家伙们,就都归了他。

    一针下去,老实了。

    只是,脸上的,手上的,大大小小的烧伤烫伤,留在了孩子的身上,也留在了父母的心里。

    几个手术,做到了下班。

    容若已经忘记了被约的事情了。

    直到解下口罩,迎上了默言期待的眼神,他才想起了今晚的事情。

    时间已经接近7点了。

    他抱歉地道:“我今晚有别的事。等我弄完了,我再约你出来,OK?”

    默言呜咽了一声:“行。爷什么时候需要小的,召唤就得了。就算是侍寝,小言子也在所不辞……”

    容若打了个冷战。

    小言子?还好不是小燕子!

    他走出了医院大门,门口威武地听着一辆路虎。

    一个穿着一身皮衣机车装的女子,正倚在车门旁边。

    女子五官明媚,眉宇间有股说不出的霸气。

    她指间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白色的烟圈在烈焰般的红唇间吐出。

    他只瞟了一眼,对方已经把车门打开,扬声道:“纳兰先生?”

    容若皱起了眉。

    他走向了对方。

    所谓凭花,他没有花,她一样没有。

    女子帅气地把燃着的烟往地上一扔,黑色的皮靴一碾,烟已成灰。

    她跃上了车子,朝容若一甩头发:“上车!”

    她的口气,十足地霸道。

    这样的女人,跟大学讲师的形象有半毛钱关系?

    容若在车门旁站了一会,才上了副驾驶座。

    他不习惯,被女人开车载着。

    对方一上车,就踩下了油门。

    容若的安全带还没系上,车子已经飞了出去。

    一点也不夸张,果真是用飞的。

    容若只能先把车门给关上了。

    车子一路狂吼着,颠簸得就像行驶在沙漠里一般,果然是路虎本色。

    容若垂下了眼:“我是纳兰容若。请问怎么称呼?”

    对方豪爽地一甩头,拧开了车里音响,扬声道:“我叫梅若雪。名字很美吧?”

    她哈哈大笑了一声。

    巨大重金属的音乐声,顿时充满了整架车子。

    容若挑了挑眉,不予置否。

    名字充满诗情画意,人却跟个糙汉子没区别。

    这父母,越想有什么,就越是没有什么吧。

    “我们去哪?”容若半天问了第二个问题。

    “去吃饭。”面对她可怕的车技,面前的人,居然脸色都没变过分毫。

    若雪忍不住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你不好奇,我怎么会认出是你来的?”

    即使没有花,对方如果认识他父亲,应该也能在人群中认出他来。

    因为他们父子二人,本来就长得挺像的。

    他没有回应,若雪却一点都不介意:“因为纳兰容翊是我的学生。”

    对她本来一丝表情都欠奉的人,终于抬起头来看她了。

    “那次容翊出事,是你出面保释他的吧?”容若问道,“谢谢你。”

    若雪大笑了起来。

    她是一个没有家人的人。

    但这不代表,她就不能理解那些重视家人的人心里在想什么。

    所以对这个男人忽然脸上表情的柔软,她只能说是欣赏,没有别的话语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

    “容翊说过,是梅老师。”容若的话稍稍多了一点,“容翊有些任性,有劳你费心了。”

    她的笑容加深:“不费心,我是拿钱办事的人。”

    她无意为自己粉饰。

    人为财死,本是正常。

    再说了,纳兰容翊还给了她一笔不少的费用,她是照单全收的。

    容若没有说话。

    只是当车子停在熟悉的大门前的时候,他脸色还是稍稍有些变:“这里?”

    “对啊。有问题吗?”若雪挑衅地看着他,“不是说地点我订吗?”

    难道对方是嫌贵了?

    “没问题。”容若不再坚持。

    他和沈婉之间,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他又何必觉得异样呢?

    再说了,她还是容皓的女伴之一,容皓经过媒体的口,都算是承认了,自己再想下去,就太自作多情了。

    他阖上了眼睛。

    再睁开的时候,所有挣扎的情绪,都已经被隐藏了起来。

    若雪暗自诧异了。

    他似乎并不愿意来这里。

    但是,这个看似很冷傲的男人,居然骨子里有那么一丝君子风度在作祟。

    如果不是他把对她的不感兴趣表现得太过明显,她还真的想和他有点下文呢。

    一进门,侍应生就忙迎了上来:“若雪小姐,这边请,我们老板已经安排好位置了……”

    她躬身把若雪迎进了贵宾包厢。

    若雪是店里的常客,更是老板的朋友,这几个月,他们来来往往的,伙计们都记得她了。

    只是,当侍应生一抬头,看见了容若的时候,也忍不住诧异了一下。

    这两人,从来没有一起出现过,难道,竟是相识的?

    八卦因子在内心发酵着,侍应生还是尽本分地服务道:“若雪小姐,我们老板已经为您度身定制了今晚的菜肴,是现在马上上还是?”

    若雪豪迈地挥了下手:“自然是现在上。我都快饿死了。”

    她老实不客气地坐下:“我这里是熟客,吃相不太好看,多多包涵。”

    容若轻颌首。

    他根本不打算去介意对方的吃相。

    跟他有什么关系?

    白葡萄酒,倒在了透明的高脚杯中。

    精致的盘碗,一尘不染,摆放整齐。

    一道冷盘已经先上了桌。

    海蜇头香酸开胃,自制的虾丸炸得酥软可口,配着格外香醇的橘油酱汁,又酸,又甜,又解腻。

    若雪忍不住吃了一颗又一颗。

    旁边的侍应生,替她把酒添满。

    她问道:“菜是你们老板自己做的吧?”

    这么花心思,这么好吃,如果换成是沈峰,一定不会做得这么用心的。

    “那是自然。”侍应生斟酌着道,“你们两位贵客过来,老板每次都是亲自下厨的。”

    她话里的意思,让两人同时皱起了眉。

    若雪还没转过弯来,门外响起了轻微交谈声,已经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沈婉在外面低声道:“这道菜,你不要先端出来。等上菜了,再掀开盖子给分两份。这菜,是单子里没有的。客人这么多,来来往往的都是熟人,等会瞧见了,我又得解释半天了……”

    原料虽不难找,但工序实在麻烦,如果不是为了给若雪尝鲜,她才不会做这道佛跳墙给她对方吃呢。

    若雪已经迫不及待地上前,把门一开,眉开眼笑的:“沈婉,你来了怎么也不进来陪我们喝杯酒?我给你介绍介绍啊。”

    若雪现在终于能体会到系主任的心情了。

    沈婉的表情,就想要被推上断头台似的。

    她一个劲地摇头:“不用了,我就出来交代一声,厨房里还有我忙呢。等下回有空……”

    若雪心里欢乐得要命。

    她使劲拉住对方,往包厢里拉:“快点进来啦。”她压低了声音,在沈婉耳边道:“对方看起来不错的!”

    沈婉咬牙切齿的回敬道:“既然不错,就请您老人家自己消受吧。”

    “拉倒,要是他对我能有兴趣,那天就塌下来了。”若雪已经像打了鸡血一般的,硬是把沈婉拉到了容若面前。

    “来。”她豪迈地跟人家青楼里老鸨也差不离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这家菜馆的老板,大美女大厨师,沈婉。这位,是纳兰……”她想了半天,才问道,“你叫纳兰什么来着?”

    听到这个姓氏,沈婉才抬起了头。

    眼眸里,是熟悉的他的面容。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金牌女厨:医生大人慢点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金牌女厨:医生大人慢点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金牌女厨:医生大人慢点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