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第33章 霜风渐紧寒侵月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醉流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第33章 霜风渐紧寒侵月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天圣皇朝。

    冬天的第一场雪停停下下,竟持续了几日,静谧的寒夜里纷纷攘攘覆了一地,衬得月色更多了几分清寒。宫中层层起伏的琉璃金顶上厚厚着了一层雪,仿佛整个化为一个素白的世界。

    金碧辉煌的殿中,轩辕晟坐在案前批阅奏折,眉头紧锁,脸色苍白,看起来很是虚弱。

    殿内一片寂静,静得连他微弱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破了这片沉寂,在这偌大的殿中显得格外刺耳。

    守在门外的太监总管李公公听到轩辕晟的咳嗽声,心里一慌,却不敢进去劝慰,只能干着急。

    朝远处一瞥,眼尖的他立即看见不远处一个倩丽的身影正缓步走来,心下一喜。

    淑妃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

    浅浅的笑容绽放在她脸上,肌肤白皙滑嫩,吹弹即破,煞是可爱。遥看仙子下凡尘,广袖宽松,粉玉腰带,楚楚动人。

    见到李公公一脸的着急,淑妃问道:“李公公这是怎么了?”

    李公公又急又喜,低声说道:“娘娘,您可算来了!皇上今儿都批了好几个时辰的奏折了,近日皇上身上的伤刚好,身子本就虚弱,太医嘱咐过不能太过劳累,可您知道皇上这性子,奴才怎么劝也无济于事。方才皇上又咳嗽了,听着好像挺难受的,皇上吩咐不准任何人打扰,奴才也不敢进去。请娘娘去劝劝皇上,您的话皇上定会听的。”

    淑妃听了李公公的话后很是满意,这李公公果然是个识时务的人,知道这宫中虽尚未立后,可她和皇上最爱的女子——已经死去的云妃长得有几分相像,因此深受皇上宠爱,且盛宠不衰。

    “公公不必担心,本宫自会照顾好皇上。”淑妃看了身后的宫女一眼,宫女心神领会,忙将手中的食盒递给她。

    接过食盒,淑妃轻轻走进殿中,行礼道:“臣妾参见皇上。”

    轩辕晟闻言,抬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起吧。”

    “谢皇上。”

    淑妃径直走到他身边,柔声道:“皇上,臣妾知道皇上近日身子不好,特意煲了鸡汤。您看了这么久的折子,先歇歇,喝点鸡汤吧,身体最重要。”

    “不必了,朕没胃口。”

    “这么晚了皇上还没用膳,您的身子会吃不消的,喝一点吧。”

    轩辕晟有些不耐烦:“朕说了没胃口,拿走!”

    “皇上,臣妾……”淑妃还想说什么,见到他脸色阴沉,怕他又发火,只得收起委屈的神情离开。

    淑妃刚走不久,轩辕晟忍不住又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浑身颤抖,仿佛肺都要咳出来了似的。

    李公公不住地摇着头,轻叹口气。皇上本就患病了,又一天没吃东西,还看了那么久的折子。这么冷的天,真是不要命了啊。

    轩辕晟听到脚步声,以为又是淑妃,头也没抬地说:“不是叫你出去吗?怎么又进来了?”

    没有听到淑妃的声音,他疑惑地抬起头,见到来人后又惊又喜:“皇儿,朕以为是淑妃,没想到是你……”

    轩辕卿尘随意地在桌前坐下,倒了一杯清茶,轩辕晟也收起了手中的折子,在他对面坐下,听到他平静地说:“李公公说你一日未进食,你的伤刚好,经不起这么折腾的。”

    轩辕晟惊喜万分,这还是十五年来他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地同他说话,而且他坐在他身边,他也没有拒绝,他高兴得说不出话来。轩辕卿尘又说道:“无数双眼睛都盯着你的这个位置,你若是死了,对他们只是有利无害。”

    “那你呢?你也认为有利无害吗?”

    停顿了片刻,轩辕卿尘毫不在意地说:“你觉得是就是吧。”

    眼里尽是失落,轩辕晟难得沉默了。

    轩辕卿尘抿了口茶,继而道:“本王来是想和你说成亲当日的事,这件事本王希望你不要插手,不要伤害慕自清夫妇二人,更不要伤害慕家二小姐慕凝芯。”

    轩辕晟有些犹豫不决,“皇儿,这逃婚可是死罪。”

    “从小到大本王从未向你提过什么要求,但这件事本王希望你能答应,这也是本王唯一的要求。”

    看着他脸上认真的神色,轩辕晟还是点头同意了,毕竟从云妃死后,他对他的态度就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他不忍心拒绝他,“当日并无多少官员在场,父皇会让外界的流言蜚语消失。皇儿,难得你对慕家千金小姐有意,但不知道这个姑娘是因为什么,竟在大喜的日子逃走了,不过看来父皇当初赐婚给你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轩辕卿尘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起身说道:“天色晚了,本王也该回去了。”

    西楚国。冬月。雪。

    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墙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慕凝芯醒来时天已大亮,她所在的地方是西楚国的皇宫——瑶华宫,而那个和她萍水相逢的男子,有着和江晨相同相貌的男子,正是西楚国的皇上——沈子陌。

    她已在西楚国居住了半年时日了,沈子陌是个很痴心的男子,宫中没有一名妃嫔,让她惊奇不已,自古哪个君王不是后宫佳丽三千人?而沈子陌却是只身一人。这半年里他们的关系一直很融洽,他对她很好,每日处理完政事后都会陪着她聊天,带她散心,她早已把他当成知心朋友。

    这时,一个长相俏丽的宫女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件淡粉色狐裘斗篷,见到慕凝芯醒来,甚是欣喜:“慕小姐,你总算是醒了!你昏迷了整整两天,皇上都快急死了,请来宫中所有太医为你医治,你可真是幸福啊!”

    她笑而不语。

    门外传来一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

    檀云一听,行礼道:“参见皇上。”

    沈子陌并不看她,径直走到慕凝芯跟前坐下,担心地问道:“怎么样?好点了吗?”

    一旁的檀云见状,识趣地退了下去。

    慕凝芯见他穿着一身明黄色锦服,应该是刚下早朝,轻摇头,“好了很多了,谢谢。”

    沈子陌凝视着慕凝芯,脸上有着担忧:“对我还客气什么?”他将她的手放到手中,紧紧握住,接着说:“丫头,太医说你是因为身体虚弱,感染了风寒,等你的病好了,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好吗?”

    慕凝芯点点头,下意识地将手抽回。沈子陌神色有些尴尬,随即笑了笑,对她叮嘱了几句才离开:“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些事要处理,晚点再来看你。”

    西楚的天气很冷,再加上此时正值冬季,更是冷了几分,慕凝芯穿上檀云给她拿来的那件斗篷,走出大殿。

    冬日里的太阳,亮晶晶地挂在空中,蓝得透亮的天空,心境亦跟着开阔。白如棉絮的云朵,静静地缀在蓝色丝绸之上,一切的一切,那么的清晰,触手可及却又不可亵玩。

    瑶华宫很大,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金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楼阁高耸,遮天蔽日。

    天空飘着飞雪,飘飘洒洒,纷纷扬扬,漫天飞舞。落在慕凝芯的肩上、额头上,只是一瞬,便化作冰凉的水滴。

    宫殿里种了很多梅树,梅花开得正盛,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细细的清香,直进入心肺。那白里透黄、黄里透绿的腊梅,那娇艳似火、红艳满天的红梅,那洁白如雪、白净无暇的白梅……冰心玉骨,馨香阵阵。

    雪悠悠地飘着,将天地渲染成白茫茫的一片。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醉流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醉流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醉流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