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三生,情系今生 第8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醉流年缘定三生,情系今生 第8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越往前面走人越多,更加热闹了。慕凝芯好奇地问:“碧瑶,前面怎么那么多人?”

    “公子,前面是醉红楼。”

    “醉红楼,是做什么的?”

    碧瑶的脸“唰”地红透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慕凝芯继续追问道:“是什么啊?碧瑶,你脸怎么这么红?”

    “是……京城最大的青楼。”

    青楼?难怪碧瑶脸那么红,原来是害羞了。

    慕凝芯笑了笑,道:“那里面定是美女如云了,不如我们进去看看。”

    碧瑶连忙阻止道:“不行,公子,老爷和夫人知道后我就死定了。”

    “只是进去看看又无妨,况且你我这身装束,没人会认出来的,你要是不进来的话就在外面等我吧。”慕凝芯说着朝醉红楼走去。

    “那……我还是跟公子一起进去吧。”碧瑶低着头跟在慕凝芯身后。

    醉红楼上,许多窗户被推开了,探出一张张浓妆艳抹的脸。醉红楼的大门处,张灯结彩,花香飘万里。衣冠楚楚的男人们络绎不绝地走进楼内,时不时传来老鸨那尖细的媚笑声。

    进了醉红楼,才发现这家京城最大的青楼果然名不虚传。院子大得出奇,来往的客人莺莺燕燕好不热闹,主楼总共六层,后面还有一些楼跟院子。整个醉红楼,估计有慕府一半大。

    走进大厅,便看到一个如老鸨一样的人斡旋在客人之间,脸上挂着献媚的笑。

    老鸨见慕凝芯和碧瑶的衣着,定是富贵人家的子弟,立即谄媚道:“两位公子看着挺面生的,想必不常来我们醉红楼吧?今天两位公子可来对了,我们的花魁紫萱姑娘马上就要表演了,两位公子先付了银两坐下等候,晚一步可就没位置了!”

    慕凝芯对碧瑶点头示意,碧瑶从包袱里拿出一锭白银放到老鸨手里,老鸨笑着招呼她们坐下,又去招揽其他客人。

    越来越多的人走进醉红楼,整个醉红楼人声鼎沸。

    喧闹的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一美貌女子在一楼的台上落座,弹起了琵琶。一身红衣,面若桃花,身材凹凸有致,果然不愧是头牌。乐声婉转悠扬,又似有一些哀怨在其中。青楼女子,多半是有哀怨的吧,若能选择,谁又会乐意堕落风尘。

    一曲终了,众人似乎还未回过神来。

    在场的富家子弟皆喊道:“我出一百两,请紫萱姑娘再弹奏一曲!”

    “我出三百两!”

    “五百两!”

    老鸨歉疚地笑道:“对不住各位了,我们紫萱姑娘每天只弹奏一曲,花再大的价钱也不会弹第二次。各位想听紫萱姑娘的曲,请明天再来。接下来请梦寒姑娘为大家带来舞蹈!”

    老鸨说完后响起热烈的掌声。

    又有一名曼妙女子在台上翩翩起舞,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仿佛从梦境中走来。女子时而抬腕,时而轻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乐声清泠于耳畔,手中折扇如妙笔如丝弦,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看得在场之人如痴如醉。单手挥舞,白色长纱随风而动,时而旋转时而低舞,身子随着音乐有韵律地配合双脚,蓝色的轻纱翻飞在霓虹的舞台上。曲终舞散,全场鸦雀无声。久久之后,才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仿佛有一道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慕凝芯凝眸望去,众人都在观赏着舞蹈,没有人注意到她,心想可能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欣赏完歌舞,她和碧瑶便起身离开,不愿在这烟花之地久留。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红漆圆木柱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雕塑的凤凰遥遥相对。

    云昭宫。

    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舞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殿内有一书案,案上整齐地摆着笔墨纸砚,书案正中摆放着一幅画,画中是名倾国倾城的女子。

    女子一袭淡紫色长裙及地,群边簇拥着一群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身披蓝色薄纱,显得清澈透明,亦真亦幻,腰间一条白色织锦腰带,显得清新素雅。秀眉如柳弯,眼眸如湖水,鼻子小巧,高高的挺着,樱唇不点即红。肌肤似雪般白嫩,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高雅的气势。头上三尺青丝黑得发亮,斜插一支玉兰花形状的簪子,簪子精致而不华贵,与一身素装显得相得益彰。

    一身着明黄色袍衫的男子站在案前,脸上虽已有岁月的沧桑,却仍有着帝王浑然天成的霸气,双手轻抚画中女子的脸庞,眼里不经意间流露出深深的思恋。

    “云儿……”男子温柔地叫道,眉宇间带着浓重的哀伤。

    紧闭的门突然被人推开,进来的男子见到殿中的人后有些不悦,皱了皱眉,道:“你怎么在这?”

    轩辕晟闻声,抬头看向来人,正是他最爱的那名画中女子的儿子——轩辕卿尘。

    他略带责备地说道:“皇儿,你对父皇就是这种态度吗?这是你母后的寝宫,父皇为何不能来?”

    双目紧紧地盯着轩辕晟,那个自称是他父皇的人。轩辕卿尘一步步走向他,在距他约六尺的地方站定,一字一句地说:“因为——你不配!”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醉流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醉流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醉流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