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 第66章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凤还巢:特工皇妃番外卷 第66章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天下楼中,灯火通明,形形色色的人坐满了大厅及楼道,顿时楼中一片人声鼎沸,激昂的气氛更是推向了顶峰。

    只见楼中高筑的圆台周围依次站着十个身着异域服饰的男子,头上戴着各色布条编织而成的头绳,粗壮有力的臂膀上绑着红丝带,随着身体左右齐齐摇摆的动作,有节奏的敲打身前的大鼓,鼓声如惊天般的雷鸣,阵阵冲击着在场观看的人的心脏。

    “主人,位子已定好。”卫林仍是一副面若冰霜的表情,恭敬谦卑的对站在走廊上倚栏而望的寒羽说道。

    寒羽点了点头,手指灵活的将玉箫转了一个方向,转身跟着卫林去了观赏席位。

    苏洛看着挡在门前的青兰,他都说得口干舌燥了,这丫头还是死拧着不让他进去,不就是提前看一眼,用得着这样防着他吗?他又不是什么采/花大盗。

    “青兰,你就让我进去看一眼,就一眼,我向你保证,看完了我马上出来。”青兰面冷的睨了他一眼,垂下了头不知在想什么,身体并未因对方的话让开。

    苏洛见对方还是不为所动,无语望天,看着一丫鬟端着茶水走了过来,顺手端起一杯灌进肚子里,然后在那小丫鬟傻愣的眼神中,面带温柔笑意的将杯子放了回去,“谢谢啊!”

    “不——客——气,苏公子——若——是还渴,小环再给——给苏公子沏一杯。”名叫小环的丫鬟因苏洛刚才那温柔的一笑,俊俏的脸上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霞,羞涩的垂下头结结巴巴的说道。

    “额?”苏洛一见小环表情不对,立刻摇手道:“不用了,小环姑娘去忙吧!不然被丽娘看到了,又要责罚你了。”

    小环错愕的瞪大了双眼,随即明白是自己错会意思了,端着托盘面色尴尬的跑开了。

    苏洛并未在意这一小插曲儿,又见青兰这里没有机会可言,无奈只得和众人一样坐在观赏席上,焦急的等待时辰的到来。

    兰阁与菊阁位于天下楼三楼,是两间豪华的观景房,格局宽敞,装饰典雅,锦屏圆桌,软榻锦床,应有尽有,推开两扇大大的木窗,天下楼中的全景全部收于眼中。

    兰阁被寒羽所占,剩下的菊阁则是楚王的专用房间。

    “王爷,你若想要看舞听曲儿,熙儿也可以为王爷展示。”今日洛熙特意换了一件白色拽地束腰抹胸刺绣长裙,一头青丝松松垮裤的绾在脑后,精致淡雅的梅花妆衬得整个人情形飘逸,稳重高雅。

    楚王深深地看了一眼洛熙,心想是时候该换一个人了,无心于洛熙投来的充满柔情蜜意的目光,放下茶杯冷冷的说道:“从今天起,你就不用来伺候本王了。”

    一句绝情冰冷的话,吓得洛熙全身颤抖,眼泪更是哗啦啦的自红通通的眼眶中溢出,洛熙惊慌的跪在楚王脚前,拉着楚王垂下的衣袖喊道:“王爷,不要,不要赶熙儿离开,熙儿不说了就是,王爷不要不要熙儿……”

    “把她带下去。”冰冷的语气在房间里响起,守在周围的侍卫听命上前拽着哭喊不停地洛熙离开了菊阁。

    洛熙绝望的看着离她越来越远的背影,停止了哭喊,混乱的脑海里浮现出浅浅那张绝色倾城的脸,朦胧的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心里无声的呐喊着:是她,都是因为她王爷才不要她的,王爷是她的,她才最有资格陪伴王爷身侧,她不甘心,她不会就此罢休……

    “熙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在楚王身边伺候。”

    洛熙红着双眼坐在床沿,听到丽娘的话,微微扭头看了一眼,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那双水眸中多了一分空洞和一抹让人震惊的恨意。

    丽娘吓得后退一步,眉头紧锁,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回头对春儿吩咐道:“好生伺候熙儿,要是她有个什么好歹,我拿你是问。”

    “是,春儿记着了。”春儿唯唯诺诺的应道,心里却已在开始打鼓。

    丽娘走后,洛熙把春儿赶了出去,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当春儿再见到她时,好似换了一个人。

    楼中鼓声依旧,宾客谈笑风生,觥筹交错。

    “老板,老板在哪儿,我们都等了这么久了,那浅浅姑娘怎么还没有出来,再不出来,本公子就砸了你这天下楼。”一位身着华服年轻公子推开左右伺候的姑娘,一脸不耐的在座位上吼道。

    丽娘刚从楼上下来就听到这边的吵闹声,赶紧过去陪笑道:“哎哟喂!我的李公子,你就再稍等一会儿,浅浅准备好了马上就出来,这新人上台总是有些害羞不是。”

    李公子哼笑道:“本公子给钱是来买乐子的,可不是给她来害羞的,你赶紧把人叫出来,不然——”

    “来了来了——”鼓声忽然高昂了起来,丽娘立刻出声打断了李公子后面威胁的话,指着舞台中央对李公子说道:“李公子,你慢慢儿看,有事吩咐丽娘就是。”

    “去去去,别扰本公子兴致。”李公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拽着红绸飘然而落的人,哪还有心思听丽娘的话,不耐烦地摆手让人离开。

    舞台中央,云挽歌身着以红色为底的异域服饰,面带红纱,只露出一双妖娆的眼眸,散发出媚惑之意,手腕脚腕上的铃铛随着柔软的扭肢动作,合着鼓声有节奏的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如此奔放火热的舞曲,让在场的宾客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双眼冒光,恨不得将人拆吃入腹。

    寒羽望着舞台上扭摆着腰肢的人,深邃漆黑的眸底泛起一道波涛,那双眼睛太熟悉了,熟悉的让他心中为之一震,摇头否决了脑海里的那个想法,心中却默念着浅浅这个名字,猜想她究竟是何人。

    对上那道妖娆的目光,楚王忽然激动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小心将茶杯打翻,茶水将他的衣袖打湿,他却毫不在意,疾步走到窗前,看着舞台上蹁跹起舞的人,脑海里尽是慕容云浅的笑颜,尤其是那双灿若荼蘼的眼眸,让人看上一眼便会沉/沦。

    “王爷,怎么了?”跟在楚王身边护驾的朱烈见自家主子反常的表现,上前关心的问道。

    朱烈的问话打断了楚王迷乱的思绪,回神过来对朱烈摇了摇头,转头继续看着舞台上的人儿,她不是云浅,那个人早在三年前死在了夜国皇宫,今生今世,他们再无见面的机会,不过这个有着与云浅相似的眼眸的人,他一定要得到……

    苏洛一脸吃惊的看着舞台上的云挽歌,忘记了正要喝的茶,心里更是汹涌难平,他从未想到一向清雅的小挽儿竟然会当众舞出如此妖娆艳丽的异域之舞,尤其是那双勾人心魄的媚眼,让他这个流连花丛的老手都难以把持,看来他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与他相处了近四个月之久的人。

    鼓声阵阵,铃儿声声,曼妙的舞姿,诱/人的眼神,一颦一笑中充满了无限的风情。

    “好,好,好……”

    楼里宾客激动的拍手叫赞,甚至有的宾客朝舞台上扔起了银子银票,如此疯狂的行为将楼中的气氛直接推向了高/潮。

    云挽歌像是没有看到众人眼中的疯狂,时不时朝周围的宾客露出挑逗的眼神,迷得众人神魂颠倒,甚至有人向丽娘提出要帮她赎身娶她为妻。

    丽娘欢乐的数着手中的票子,听到宾客们的要求,乐呵呵道:“哎哟!我的各位爷,浅浅是卖艺不卖身,也没有和我这天下楼签契约,她想去哪儿那是我丽娘拦得住的呀!”丽娘的话刚落下,宾客们欣喜若狂,推开怀里的美人儿,一窝蜂的冲向了舞台。

    然而在众人还未靠近之时,云挽歌拽住舞台中央垂下的红绸,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飘然而起,在宾客们痴迷的眼神中消失在了舞台上,等众人回神,鼓声已停,佳人已离。

    青兰正专心的看着楼下的情况,忽然一道影子从眼前飘过,吓得青兰直直后退了三步,待站稳看清楚人后,才抚着咚咚作响的心脏说道:“小姐,你吓死青兰了。”

    云挽歌怕被人发现,绕过青兰直接进了屋子,并对青兰吩咐道:“你去把丽娘喊上来。”

    “哦!好。”青兰傻愣愣的应了一声,却又像是还没有回过神一样跟在云挽歌的身后走进屋子,脑海里全是她家小姐刚才那火辣妖娆的舞姿,直到现在她的心都还砰砰直跳。

    “发什么愣呢,快去!”云挽歌回身看到跟在身后的人,无奈的摇头提醒道。

    青兰一回神,才知道自己想事想过头了,赶紧跑出门去找丽娘。

    云挽歌摇了摇头,转身走到梳妆镜前坐下,她还是赶紧卸妆吧!这身打扮说实在她有些受不了,还记得第一次穿这个还是和轻烟出任务,想起轻烟,云挽歌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有些失神。

    忽然,从窗户那边传来一道细微的声音惊醒了云挽歌,顺手抓起一支金簪离开了凳子,一个侧身朝身后刺去,然而还未靠近对方,手腕便被对方擒住,抬脚朝对方踹去,却被挡了回来,气得云挽歌牙痒痒。

    “几个月不见,一见面就这般招呼朋友,你说我该怎么讨回来?”一道戏谑的笑声从头顶传来,隐约有些熟悉,云挽歌怔愣片刻抬起头朝上望去,寒羽看着对方呆愣的模样,勾唇笑道:“没想到是我吧!”

    “寒大哥。”云挽歌美眸一亮,忘记了两人贴身而站,欣喜的朝寒羽喊道。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两人贴身对望之时,又一道充满震惊与愤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只见苏洛满脸愤然的看着房间里依偎的两人,握着折扇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使得折扇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丽娘带着青兰青书走在后面,瞧着挡在门口的苏洛,正准备上前就听到苏洛的吼声,吓得三人身体抖了一抖,这人好好的发什么神经啊!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凤还巢:特工皇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凤还巢:特工皇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还巢:特工皇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