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7章 重逢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57章 重逢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走出旅馆,转到房前,林若丹正好走出来锁好了大门。

    她跨上电瓶车开始发动,电瓶车原地没动,她感觉不太对劲时猛然回头看见一个人正拉着她的电瓶车座。

    林若丹吓了一跳立马大喊了一句:“干什么你?放开……”

    慢着!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林若丹定睛看着身后的人:啊!那张脸整过容了。原来的伤疤都让他搞好了,眼部也做过手术了。尽管整过容的那小半边脸和从前的容貌不尽相同,但是整体上看来挺棒的。

    “你是谁呀?”事先林若丹知道他来了,所以她从容地甩腿下了电瓶车。

    “林若丹,你能不能再找一个好点的理由拒绝认我。”

    林若丹把背包向身后一甩:“原来你的脸部整好了,这不怪我,没认出来嘛。”

    哼,这个尖酸刻薄的丫头!金宬明的心里虽然埋怨着,可两年来郁结的思念之情还是让他的心底柔软着。

    “丹丹,你一直在这儿吗?我都来N市几趟了,没一个人告诉我你在这里……你过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是你非让我离开的吗!干嘛还找我呀。”林若丹能理解当年金宬明的作法,现在对她来说那些事情早就释然了。

    她掏出手机给组长打了个电话:“主管,我请个假……一天就行……哎呀,回头节假日的班我全上不就得了嘛……那你就跟经理说我生病了,住院!”

    金宬明见林若丹似乎有些生气了,忍不住问:“怎么了?谁惹你了?”

    “没什么!”林若丹没好气地说。

    “呵呵,看来你的事还和从前一样不打算让我知道。”林若丹觉得金宬明的样子像是无比落寞,她像自己给他多大伤害似的。

    她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唉!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你有必要搞的跟受多大委屈似的吗?我是请假请不下来才生气。姐都在这里作了两年了,一次假都没请过,还总替人上班。就请一天假也不给……”

    她打住了话头,自己是不是太啰嗦了,跟个怨妇似的。

    她发现金宬明盯着她的眼神满怀期望,同时又温柔的如泣如诉。

    “哎呀,你干嘛盯着人看。进来吧!”林若丹推着电瓶车转身去开大门,就像几年前一样她轻声嘟嚷:“哎哟,姐的防线一向都是很薄弱的,你这么盯着看是要死人的。”

    把金宬明让到大厅里时,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住的房子。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栋老宅子,古色古香的内饰指不定哪件是古董呢。

    “丹丹,我听说这里是你外婆家?”

    林若丹有模有样地给金宬明泡了一壶明前的绿茶,用鼻子哼了一声说:“还有你不知道的吗?”

    “有!我不知道你今后的打算。”

    林若丹坐在了金宬明的对面,端起茶一饮而尽。

    金宬明脸上现出溺爱的笑容:“你这是品茗?怎么感觉像是牛饮。”

    “你管我牛不牛饮呢,从昨天晚上费了我三千口舌到现在我一口水也没喝呢。对了,你刚才问我什么?有什么打算?你还是打住吧,我不敢、也没打算。”

    “你现在在做什么?”金宬明很关心她的生活状态。

    “给人家收钱。”林若丹眼珠转了一下,调皮地说:“用筐收!”

    “筐?哦,你收废品?”

    “额?”林若丹一下崩溃了:“唉……就算是吧。”

    光看她的表情金宬明就知道自己又被调侃着,于是他沉下脸问:“丹,是不是有别的爱人了?”金宬明的问话让林若丹的神经紧绷起来,这事儿……这事儿怎么跟他讲啊?她有点犯难了。“早晨我看见有个男孩子开车送你回来的,那男孩儿长的也一表人才的。不会是银行的小开吧?”金宬明尽量地表现着面色平静。

    “银行小开?哈……人家是外事学院的毕业生。”

    “外事学院?”金宬明轻蔑在笑了笑:“你的朋友会不会也失踪个一两年的不告诉你去处?”

    “金宬明!你有病吧。”林若丹蹭地一下站起来:“你找我来是为了挑衅?你是想让我从这里把你踹出去还是用棍子……”

    金宬明凝视着她的愤怒,一些动作并没有经过大脑考虑清楚,就做了出来。

    他也站起身冲到她面前,不由分说地把她禁锢在怀里,吻住了那喋喋不休而又湿润的唇。

    林若丹被他的举动惊呆了,被动地承受着似有无限激情的热吻。直到她反应过来时也毫不犹豫地使尽全身力气推开了他,并扬手‘啪’地一声给了他一记耳光。

    两年前林若丹也这样打过金宬明的,而今天两个人依旧像当年一样都僵在那里。

    良久,林若丹为了掩饰尴尬伸出手背狠命地蹭了蹭嘴唇:“你刷牙了吗你!”

    金宬明不跟她计较,说起话来的声音暖暖的:“呵呵,你怎么还那么野蛮啊,刚才泡功夫茶的那个姑娘是你吗?又打我,你总是打我。”

    金宬明边说边向她走过来,林若丹被他的声音蛊惑着,傻傻地向后退,直到身后没有路了,金宬明才将她从新抱在怀里,他口中喃喃地唤了声:“丹丹……”又从新吻上她的唇。

    这次的吻与刚才不同,那种遣倦的情怀无以言说。而脸上那种湿润的感觉来自金宬明的泪水。

    林若丹没有回应,金宬明的泪水也让她心疼。她默默地承受着。

    很久了,金宬明似乎失去了力气而离开了若丹的唇瓣,他左手撑着墙壁,在林若丹的面前垂头喘息着。

    林若丹还是没有动,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她只是知道自己不能再去打他了,自己心中有着同样的爱,那凭什么去打别人?

    久久的无语让金宬明稳定了情绪,他总算开口说话了:“丹丹,你这两年多……想我吗?”

    这句话问的林若丹控制不住了,她捂住脸顺着墙壁蹲下了身子。

    金宬明听到了那种压抑的哭声,他的心有被针刺般尖锐的疼痛。看若丹的样子金宬明觉得似乎不必再让这个孩子说什么了。

    他蹲下身把林若丹抱起来,安置在大木椅子里。他四下望了望,没看到毛巾类的东西,于是他只能蹲在她面前笨拙地用手和衣袖给她擦着眼泪。

    “丹丹,对不起!这些都是我的错,幸运的是那所有的事都过去了。日子现在就好起来了。”

    林若丹还是哭,她认为这么年的委屈自己从来都没想过要发泄发泄,就只哭那么一两声自己不是亏大发了。

    见她还是哭,金宬明有点慌了,他再次把她拥进怀里:“有些事情我也没办法的,我知道你委屈。这一切不都过去了嘛,嗯?好了乖!别哭了,泪水冲刷的脸是不会漂亮的……就像圈里小脏猪的脸。”

    林若丹还是笑不出来,在金宬明的怀里,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孩子。

    从还在认识他以前的日子里郁结的所有伤心难过,没有安慰。她是好容易才找到了这么一个怀抱,她想放肆地任性一次。

    “哎哟,丹啊!你是打算学学你们古代的孟姜女吗?这是打算先哭倒了长城再说嘛!其实现代的长城你哭不倒啦,那些建筑都是用钢筋水泥浇注而成……”

    金宬明这句话没说完被林若丹猛地推开了,他还差点摔了个跟头。

    林若丹站起来走向卫生间,边走边说:“律师的嘴里能跑下火车了,亏你连孟姜氏都想出来了,就知道胡说八道。”

    “呵呵!”金宬明站起来跟在她身后,然后被挡在卫生间的门外。他嘴还是没闲着:“就是想让你别再哭了,悲伤过度对身休不好。”

    林若丹洗了洗脸走了出来。

    金宬明看到了那张美丽的脸有一阵的失神。这次最好能休成正果,要是再失去她,他会了无生趣的。

    “林若丹……”

    林若丹记得每次金宬明这么呼唤她时都会有什么正儿八经的事要说。

    不管他想要问什么,现在她都没办法回答,她得整理一下思绪和心境。

    “那个……这样吧,你来一次也不容易,姐陪你到处走走怎么样?”

    “呵呵。”金宬明一阵苦笑,我是来游山玩水的吗?找到她不容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放过她了。所以他也只能答应她。

    林若丹看了看表:“那好啊,快中午了,民以食为天。走!姐带你吃好吃的。”

    金宬明跟在她身后商量:“丹丹,好像你得叫我大叔吧。要不叫哥也行。”

    “喂,金大叔,在中国人的耳朵里韩国女人叫欧巴、欧巴的时候好贱哎!”

    “哈!那好啊,那你就叫大叔吧。”金宬明扔下她独自大步向前,害得林若丹紧跑着追他。

    “我还是叫你宬明君好啦!哎……你别走那么快,你还想像上次那样走丢了吗?笨蛋!”

    “只有你能走丢了。”金宬明泄愤地回嘴:“我现在也是可以说中文的人了。”

    当他掏出那本儿小册子,林若丹抢过看了看:“这什么呀?啊?哈哈……”

    金宬明觉得自己今天真是糗大了,不过他个子高手臂长,一把夺过来说:“我让你看了吗?反正这里人多,不小心把你丢了就个自回家就行了。”

    林若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主意不错嘛,你的家在韩国,回去吧!”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