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6章 主君的傲骄 怀疑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16章 主君的傲骄 怀疑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闻道是 :韩国男子非常之大男子主义,他们的生活中女人的地位永远不会高与自己。

    难道在金宬明眼里莫非自己和他身边的那些韩国女人也没什么不同吧?

    想到这里林若丹第一次对这个大律师生出了一许鄙夷的念头。七……可是和加布力尔博士的关系该怎么和他说的明白哪?

    “若丹,你没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关于J国人龟田胜算,你是怎么知道的?通过什么渠道?了解了多少内容?你……不说吗?”

    金宬明冲着落地灯的方向站起身来,黑暗中林若丹感觉到他是要去开灯,便一把拉住了他:“金宬明,别开灯,别开!求你啦……”

    金宬明站起的身子不动了,声音平板地从上边传过来:“我说过,这间社长室的光亮是不会透出去的,你没注意过那些窗子吗?”

    “不是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嘛!何况窗子呢。”林若丹低声嘟囔着,这个感觉让她很不爽,莫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吗?被他这样质问?

    虽然生气林若丹还是忍耐着。和金宬明相处不比和杨远迪相处,她不能任由自己的性情。

    “那你怎么说?”金宬明的音量放大了。

    “你喊什么,生怕招不来鬼吗?你现在一身的馊味,我拿了宾馆的钥匙,你先整理一下,然后……慢慢跟你说吧。”

    金宬明心里恼恨想:好吧,我就慢慢听你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我得到这个消息是大韩民国的公民付出生命才得来的,一个小小的林若丹你怎么会知道,难道你……在监视我?

    他不再往下想了,怎么感觉越想越怕,心底凉飕飕的。

    “你跟宾馆服务生订了房间?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小心了?”

    “没有,我是经过时顺了一把。”林若丹不以为然。

    金宬明可不这么想:“顺了一把?林若丹,你的个性素质还挺惊人的。”

    “呵呵,怎么说都行,反正我跟你们大韩民国的女人比不了。”

    “大韩民国的女人都比你老实。”

    “是啊!她们老实的卧床不起了!”

    金宬明知道这是在影射池真慧。“你少阴阳怪气的。等会儿……”金宬明拉住了正要往出走的林若丹:“我先看看。还有钥匙是哪间房间的?”

    “二楼尽头的。”

    “哦。”金宬明不得不佩服林若丹,二楼的尽头阳台下面堆着一堆要修缮楼宇的建材,从那里离开宾馆很容易,因为入住率低,那个房间也从来不安排人入住。

    金宬明警惕地向街道上张望着,心里却在嘀咕:这个丫头想问题满周到的,而他也好久没洗个热水澡了。

    林若丹的声音从身后悠悠地响起:“这个时间都近凌晨了,敌人也是人,估计也有赶不走的睡意。”

    “别再说话了。那你呢?你不困吗?”

    “我?我不是打了兴奋剂了嘛!”

    没等她说完,金宬明一把搂过她来:“好吧,那打兴奋剂的先上。”

    林若丹很听话,她悄悄地敞开宾馆的门,伸头望了望,厅里的沙发上经理还在安睡,由于很冷他把头缩时了被子里。

    林若丹给金宬明打了个手势,自己率先轻声上楼。金宬明随后跟了上来。

    楼里很多房间都开着昏黄的小壁灯,所以两个人不必再摸黑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彼此注视着对方,是为了了却不在一起时,那日积月累的思念。金宬明放下心中潜在疑惑把林若丹拥进怀里。

    他长长地叹息:“丫头,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得先把自己洗干净,从前威风凛凛的大律师,现在像一只过街的……咳,去吧!”林若丹憋回了半句话。

    金宬明放开她,他知道自己的尴尬,此刻的形像确实差了点。但是他依然‘嘴硬’:“若丹,我们俩个似乎是老天注定的要共处一室是不是?这黑灯瞎火的,要不……你从了我做夫妻算了。”

    此种玩笑让金宬明开怀却不能大笑。

    林若丹没那份心情,红着脸冲他挥了挥手:“滚远点,该干嘛干嘛吧!”

    金宬明把自己置于热水中,他要认真地洗掉近日来的疲惫和满身的尘土。在微烫的水中他的心也跟着温暖起来。

    以前自己是从不曾和女人开玩笑的,对池真慧的态度也不容许去开玩笑。上学时身边会出现女同学的时候,自己常常因为身世的关系也都严肃地和她们保持着距离。

    原来那叫自卑吧?自我的意识里那从来都是主君的傲骄。

    可是面对这个中国的小丫头,无论环境有多么恶劣自己的心思总是雀跃着,毫不夸张地说:又总是欢唱着。

    我有多爱她啊!这爱是世上的唯一。就算这种情愫很危险,我依然愿意弥足深陷。

    可是若丹对那么绝密的信息是如何知道的?难道她偷看过自己的文件?没有这种可能。

    那么她哪里来的关系,能知道这种隐藏的秘密?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怎么可能呢?

    ……莫非?她是间谍出身?

    金宬明一个激灵,是水凉了、还是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他从浴缸中站起来,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报复性地打了满身的沐浴露。

    他希望把身上那种不太卫生的味道统统去除,干干净净地出现在林若丹面前。

    从浴室出来金宬明发现林若丹倚在床边睡着了。金宬明靠在墙上看着昏黄的灯光下恋人的睡颜,慢慢地他的脸上堆起了浅浅的笑意。

    他也轻轻地倚上了床的另一边给她盖上了被子,并小心翼翼地拉过了林若丹的手,熟睡的人动了动,可能是太疲惫了,她往金宬明这边蹭了蹭,没有醒。

    金宬明缓缓地扣上了她的十指,他合衣而卧,在她身边慢慢地等待睡意袭来……

    天亮了,林若丹张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的手被金宬明牢牢地扣住没法动弹。

    她叹息着:唉,估计这些日子把这孩子累坏了,把女人的手当驱魔的剑来让自己安睡吗?

    看向他眨了眨眼睛:嗯,总算是洗的干净了。这谁家孩子长的这么妖孽?你爹妈知道吗?唉,他爹妈还真不知道,要是知道得多心疼啊!

    林若丹似乎等了很久,金宬明才悠然转醒,眼角的余光发现林若丹正在看他。他闭上眼睛说:“很满意你看到的人,是吗?”

    林若丹吓了一跳,她慌张地坐起来挣脱了他的手:“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扣着人家的手都肿了。那个……现在怎么办?”

    “我饿了!”金宬明理直气壮地说:“你去搞点吃的来。”

    “我去?”

    金宬明盯着她的眼睛说:“你的意思是让我去?”

    “那我去!”

    “呵呵,好乖啊!站住,走窗户。”能逗着林若丹的早晨是开心的早晨。一天之计在于晨,金宬明估计这一天都会是幸福的。

    “跳窗户啊?”林若丹老大的不高兴。

    “对,跳窗户,跳窗户安全。”金宬明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好吧,为了你我就做回梁上君子。”

    “哈哈,好乖啊!去吧。”

    林若丹气的一点脾气也没有,真的来回都走的窗户。居然还潜回事务所给金宬明找来了干净的衣服。

    换好衣服吃完东西,林若丹知道金宬明还会继续昨天晚上的审问。

    林若丹坐在床沿上。

    金宬明则坐在对面的沙发里,交叠着双腿,怎么看上去都像是最初始的那个检察官的形像。

    “咳……吃饱了就干活儿吧。说说你知道的朴敬贤的事,再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若丹望着床角,即心虚又没有底气地说:“那,说来话长嘛!”

    “那就长话短说!”

    “你早晨刷牙了吗?”林若丹跟刚才一个口气细声地问。

    “刷了,怎么啦?”

    “哦,像是吃了枪药嘛。我又不是你的犯人。”林若丹的眼神看着别的地方。

    金宬明气的愣了,说谁吃了枪药啊?

    “林若丹,在我眼里你永远不会是犯人。想听我说实话吗?”金宬明开始严肃起来。

    “想!”林若丹索性也严肃起来,抬起眼睛直视着他。

    “是你想听实话的,别怪我不客气啦。朴敬贤的真实身份是J国人龟田胜算,这些秘密的资料是大韩的国民用生命换来的。这种机密一般是不会知道的,最少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能对这种事情高度关注的只有一种人:国际间谍!”

    金宬明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对面的女孩儿,他想从她的神态和肢体语言中读出一些讯息来。

    林若丹也毫不示弱,她瞪大了眼睛:“金律师,你怀疑我是国际间谍?你是不是还怀疑我来你们国家的目的呀?”

    金宬明沉默地默认了。

    这时候的林若丹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虽然她能理解金宬明的想法,但是她也不允许自己的恋人这样诋毁自己。

    “那如果我就是你所想的那个,你怎么办?”

    金宬明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他觉得林若丹会辩解的,只要她辩解他就会相信。即使明知道那不是真的,他也选择相信。

    “丹丹,这种事不是用来开玩笑的!”金宬明失望之极,他走到林若丹的面前单膝跪地,抓过她的手放到自己心脏的位置:“丹丹,能感觉到我的心跳吗?所以请你也认真的回答我。”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