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章 杨 帮我带走林若丹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1章 杨 帮我带走林若丹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杨远迪和那位中青旅的导游如约前来。

    他们最先到达的是林若丹的出租屋。

    林若丹当时在洗着金宬明的床单,因为金宬明极不愿意用医院的床单,尽管他不让林若丹为他洗,可她还是给他换过几次。

    看到杨远迪和导游时林若丹傻傻地站着眨着眼睛。

    导游哈哈地笑:“杨总怎么样?我猜的一点没错林妹妹一见你准这样……哎,林妹妹,你不是在作梦!”

    “啊……”林若丹捂住嘴尖叫起来:“你们怎么来了?艾玛,可见到个亲人儿了。”她还有另外一个心声:可算能痛快地说说中文了。

    杨远迪站在门口扫视着林若丹的阁楼,眼眶湿润了。

    “放着家不好好呆,上人家来折腾什么?你活的真够五花八门的。”

    “呵呵,我喜欢做个阁楼女,超级喜欢五花八门。你们怎么来了?”

    导游想说什么,被杨远迪制止了。

    “就是来看看你,顺便办点事。”

    林若丹撇了撇嘴:“难不成你也想发展韩国市场?”

    “怎么?不行?”

    “和我有什么关系!”

    趁着林若丹上班的时候,杨远迪和导游约见了金宬明,地点是金宬明的家里。

    虽然他还在发着烧,而且开始咳嗽,但他还是请来保洁彻底地打扫了居所,另外准备了中国的龙井茶。

    金宬明西装革履地迎接了二位远道而来的朋友。

    寒喧过后,杨远迪面露微笑地打量着这个韩国人的住所,似乎跟中国律师居住风格差不太多。只是东西少些,精致些。

    落坐以后杨远迪说:“金律师让我们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导游开始翻译。

    “别紧张,是我自己的事。须要你帮个忙。”

    “我没有紧张,请你说吧。如果在我能力范畴之内的,我一定不遗余力。”

    “谢谢杨兄了。”金宬明的表情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但却依然纠结着。“……就把林若丹带走吧,我不能和她在一起了。”

    “什么?”杨远迪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确切地说是‘窜’了起来:“韩国人,你搞什么把戏?”

    “杨兄,请稍安!听我说完。我遇到了必须要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棘手、充满了危险性,而且……胜算无多……生命尚且未知。”

    虽然有翻译在陈述着,但是金宬明那种低沉的语调还是让杨远迪有些震憾了,他坐了下来:“我不明白,金律师何以耸人听闻?”

    “我没有耸人听闻,对杨远迪的为人我也是知道的。本想和你交个朋友,可是现在没有机会了。与我公司合作的合伙人是个J国人,他们的招牌是:尊凯瑞风险投资公司!这是一个有劣迹的风投,专门窥觑别人的财产,他们所到之处总会为别人设下商业阴谋的陷阱,从而贪欲别人的财产。”

    “等一等。”杨远迪打断了金宬明的话,因为他的陈述太过‘义愤填膺’了:“这些金律师是怎么知道的?我想你是经过调查以后才这么说的,可是引起你怀疑的因素是怎么来的?”

    “作为我所在的吉凯建设不过是吉凯集团旗下的一个小分公司而已。没有资金的后援,没有人脉和市场,在韩国的房产业中吉凯建设甚至不如任何一条过江之鲫。为什么他们单单看上了吉凯建设?有些原因明眼人一分析便知道了:首先,这样的小公司很容易被控制,在资金的操作上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另外,规模小容易吞并。”

    讲到这里金宬明微微地喘息并轻轻咳嗽,导游给了他一杯水,能感觉到他手的温度。

    “哥……你生着病哪?”

    “不要紧。”金宬明摆了摆手,导游趁机摸了摸他的头。

    “都烧成这样了还不要紧?别硬扛着叫医生来吧。”

    在一边的杨远迪直到现在一直像是在听故事,而导游和金宬明用的韩语让他颇为不爽。

    “你们在说什么哪?金律师是不是不舒服?”

    “杨总,不好意思啊。金哥发着烧哪。”

    杨远迪有些不以为然:“那就把他搞到床上去吧。叫医生呗!”

    导游跟金宬明说了杨远迪的意思,金宬明摆了摆手:“没关系的!接着说吧,杨总日理万机,能来就是我的荣幸了。”

    导游真的有些心疼了,他眼巴巴地看着金宬明。

    “哎,你那什么眼神啊?像个好基友似的。”

    “呵呵,杨总,金律师说你会是个好基友。”

    “你……”杨远迪是因为导游似乎跟这个金宬明的关系要比跟自己还好而有点小吃醋,可没想到导游为了他还会调侃自己:“闭上你的狗嘴!”

    杨远迪暴了粗口,林若丹爱着这个韩国人!一个小破导游也喜欢韩国哥们?你让我堂堂远大执行官情何以堪?

    导游深切地点头:“嗯,争取一会儿有象牙可以溜出来。呵呵!”

    杨远迪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他安静了些。

    “杨总,据我后来的调查,J国人在吉凯建设要买下的那块地上修筑了工事。我是后半夜才去那里的,呆到天亮,终于发现了那种秘密的工事。”

    最先震惊的是导游,他定定地看着金宬明灵魂出窍般地问:“不……不会吧?”

    “是的,咳、咳咳……是我亲眼目睹。”

    “哎哟!”导游的头稍微的扭了一下目光游离着:“我听说他们在中东某国曾经搞过,没亲眼见过……”

    “喂?说什么哪?”杨远迪忍不住了。

    金宬明淡淡地对导游说:“说给杨总听吧。咳咳……”

    杨远迪听了导游的翻译,他也惊呆了,一时间变得六神无主了。

    另外两个人也沉默开了。导游是吓的,而金宬明在给他们时间。

    过了很久,杨远迪自言自语地发声了:“That’sreallyterrible。Areyousure?”

    导游则忧心忡忡:“Ican'tbelieveit!”

    “That’strue!”金宬明知道这则消息确实让他们难以置信。

    杨远迪回过神说:“那么金律师,你为什么不报告警方?那应该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

    导游如实地开始翻译。

    “你不了解韩国,如果这种事发生的话,会连累吉凯建设和有关人士,这种事会进入非司法程序。那样又要伤害无辜,我想杨总你应该懂得。如果一已之力便能解决,何乐而不为哪?”

    杨远迪点了点头。刚刚他也在想,如果金宬明说的是真的,那么保宁面临的是中国的山东省。那样对我们的威胁也成了问题。

    “金律师,那你想让我们帮你什么?”

    “咳咳……”金宬明轻轻闭了闭眼睛,这句话一旦出口就如沷出去的水啊!那心怎么会疼不欲生?但他还是开口了:“杨,帮我带走林若丹。”

    “啊?”导游很惊讶地看向金宬明。

    “翻译吧!”金宬明想:这算是壮士断腕吗?我的爱人林若丹……

    杨远迪听了导游的话也吃惊了,不过他倒是能理解这位韩国的大律师。他问:“难道只有这个?”

    金宬明轻微颔首:“只有这个!”

    “金律师,我是想或许能在其它方面帮上你。比如商业类收购……”

    “不、不、不,那样的话岂不是拖更多的人趟这个浑水!若再演变成国际事件我岂不是成了罪人。杨,帮我吧,就帮到这里!”

    杨远迪有一丝感动:“金律师,那你打算怎么办?”

    “带走林若丹以后我再做打算吧。我的意思是不想拖累更多的人。如果让她在我身边……太危险了。”

    杨远迪望着导游不说话。

    导游也挺纠结地:“杨总……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我有没有别的选择?金律师的为人我很钦佩,只是这样做合适吗?他只是在保护林若丹,可是我成什么啦?”杨远迪的这番话不过是在跟导游讨论,所以他用的是中文。

    金宬明也不急,因为身体极其不适,他轻轻地倚在靠背椅里。

    “哼,你不带走林妹妹,就怕她会成为金哥的软肋了。”

    杨远迪说:“那你就问问,我怎么跟若丹说。”

    金宬明长叹一声:“就说我必须帮助池真慧,而且也忘不了她。”

    “嗳!韩国人,你是这么伤害我们中国丫头的吗?我们的丫头也是用手捧大的。”

    “你难道不懂吗?这是最好的结局。”金宬明烧的完全靠在了椅子里。

    导游有些生气地翻译给杨远迪听。杨远迪则说:“我想他一定会这么说的。这样吧,我们先给他找个医生来。把他先弄床上去。”

    导游过来抚着金宬明说:“哥,去躺着吧。我给你叫医生。”

    由于烧的过度,金宬明意识开始散淡了。他被导游连拽带扛地拖到床上。

    导游打医护求助电话找来了医生,给金宬明挂上水。忙的还没喘口气时,林若丹进来了。

    看见杨远迪和导游,林若丹愣住了:“你们怎么在这里?”

    杨远迪看到林若丹第一个反应就问:“你有他家的钥匙?”

    “我……是他生病了,我来给他取东西时他给的。刚刚去医院就听说他回家了,人家还没让他出院呢。不过,你们怎么在这儿?”

    导游抢过话说:“林妹妹,我们来办事儿的,当然要看看金律师啦。那个……都是朋友嘛。”

    “哦。”林若丹满腹狐疑地看着他们,总觉得这里的气氛有点诡异。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