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章 条戏妇男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00章 条戏妇男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无论如何金宬明都有澜检庇护着,所以他的行动也相对自由。

    腿好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开始昼伏夜出。

    那天晚上有点小毛毛雨,他又来天了工地的山坡上。可是让他诧异的是居然再也找不到那个类工事的东西了。

    没错呀。这条路每次上来要一个小时,车子不能开的太近,一怕暴露二怕难走。可是那些路障还在,自己就是在这里被打的。

    金宬明很沮丧地往回走,车子都开出去好远了。他还是不甘心,他无力地爬在了方向盘上,紧皱着眉头。不能这样放弃了,必须回去再好好看看,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

    金宬明掉转车头,又花了一个小时来到了山上。他把自己藏在了作为掩蔽的路障中,这个东西正好的成为了给他准备的天然屏障。

    晚秋的风本就冷嗖嗖的,再加上那丝的小雨,属于他金宬明的这个夜晚凄凉透骨。

    好容易上牙打着下牙挨到了天光微明,金宬明远远地听见叽哩哇啦的叫声。

    应该就是上次自己看到的那群外籍务工者。

    他们越走越近,金宬明屏住了呼吸,强打精神地向那边看去。

    那群人大约有十几个吧,都统一穿着土黄外底,黑绿花纹的迷彩服,个个身强力壮。

    走到一处岩石的对面,其中一个人停下来按动了岩石上的一处机关,岩石奇迹般地动了,洞开出一扇门……

    天哪!这些足以说明问题了。此处肯定是秘密工事,只是搞成这样的秘密工事是用来作什么的?金宬明知道以现在他的体能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靠近的,恐怕这个还得从长计议……

    他强打着精神小心翼翼地回到车子里,天光放亮了,自己不能睡,他启动了车子。

    回到医院医生已经在等他了。

    “金律师,你这是干什么去了?身上都湿了,换换吧。对了,今天早上有人来看你,被我挡下了。这是来人给你的东西。”

    “谁?”金宬明有气无力地问。

    “说是吉凯建设的合伙人。”

    “姓朴?”

    “哦,想起来了,是姓朴的派来的。”

    “把东西扔了吧。”金宬明脱掉了衣服,医生给他洗了条热毛巾。

    “额?”

    “谢谢!”金宬明接过毛巾胡乱地擦了擦头,就打着团儿的钻进了被子里。

    医生摸了摸他的头:“金律师,你发烧了。我去叫护士。你是怎么搞的?”

    “我没事,给点药吃就行了。”

    “你也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要不是澜检吩咐我不打听你的事儿……唉,你还是病人呢。”

    林若丹拎着饭进来了:“医生您早!哥,吃饭吧。”

    医生说:“林姑娘,你先等我一下,我把药拿来,先让他吃药。真是,天都开始冷了,下着雨的往外跑。找病哪。”

    医生走后,林若丹来到近前:“你怎么了?”她伸出手也摸了摸他的头:“发烧了。医生告诉我了,你昨晚跑哪儿去了?”

    听着林若丹关切的声音,金宬明抓住了她的手,他眯着眼说:“我没事。只是有点冻着了。秋天一冻我就这样。”

    吃过药,林若丹把粥拿了过来,吃过东西,金宬明体力有些恢复了。

    他看着林若丹淡淡地说:“林若丹,我们分手好吗?”

    林若丹去拽他被子的手停在了半空:“你……说什么?”

    “我们先分手吧。”

    林若丹索性坐在他对面:“什么叫先分手?还有后分手吗?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你的问题真够多的。我得先睡会儿。”

    林若丹不再问了,她面色凝重地坐在椅子里没有动。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他。她的思想却万马奔腾着……一定是出什么问题了!

    可是出了什么事呢?上次他的头被打破了!池真慧软中毒事件!他的腿成了这样!不能说都是偶然吧?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金宬明不告诉她就是有难言之隐。

    金宬明从小没有家人,孤独成癖似乎是他天经地义的状态,真的要出什么大事的时候他是不会和自己说的。

    每个人在处于极限状态时的心智和平常是有差异的,行为或许也会达到极限。此时的金宬明就是这个样子。

    金宬明晕然睡了一天,醒了以后他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机,打给了远在中国的:导游!

    导游是个好人,他离开中国时是导游送的他,他问导游:须要给你多少钱?

    导游客气地说:算了!

    金宬明作过类似的功课:中国人谦虚,遇到钱的问题基本先行客气。

    金宬明笑了笑:给你五千人民币!够了没有。

    导游吓一跳:哎哟,韩国人你别骂我了,不用那么多钱的。八百、八百就行了!

    呵呵,人还不错!两千,给你两千吧!

    结果人家就只拿了一千块。虽然是个小钱,但是导游真的没有失了一个中国人的人品。

    拨通电话时导游很吃惊:韩国哥,什么事?你还记得我?难得、难得!

    听到了他的声音,作为一个孤儿的金宬明似乎听到的是一位远房亲戚的声音,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你也真是,还没进步啊!怎么还那么贫。”

    “贫也要与时俱进?没听说过,棒子们讲究真多嘛!”

    “别说怪话,有个事儿,你得帮帮我。”

    “又帮?给多少钱?”

    “呵呵,我怕你像上次似的不敢拿。别开玩笑了!”

    “韩哥,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哪敢要你的钱嘛!”

    “我不是韩哥。我姓金,金哥!听着,这事儿你得来趟韩国。先去找远大集团的杨远迪,跟他说我肯请他来见我,我遇到难处了,只有他能帮我!”

    “韩……金哥你别吓我,你怎么了?犯事了?”

    “差不多!你别啰嗦行不行?”

    “好!我明天就去。但是我不能肯定把他搞去啊。”

    “他一定会来!”

    导游找到杨远迪时,说明了情况。杨远迪沉吟了半晌。

    “杨总,你得给我个话呀?去还是不去。”

    杨远迪瞪了他一眼:“你一个当导游的哪儿去不了?我只是在想为什么?”

    “金哥说,他遇上难处了。让你去帮他。”

    “好啦,我知道啦。”他按了一下桌子上的对讲器:“秘书……”

    秘书神速地应声而入:“杨总,有什么吩咐?”

    杨远迪一指导游:“尽快给我们俩订去韩国的机票,你把证件给他。”

    “哪天的?”

    杨远迪看着导游问:“你说哪?”

    “明天,明天吧,我要准备一下……得交待一下工作。”

    金宬明病的不轻,照顾他的林若丹心里也不舒服,疙瘩解不开没办法舒服。

    看着林若丹绷着脸不说话,金宬明心里也很疼。

    但是他实在是没办法,朴敬贤!不,是那个叫龟田胜算的在干坏事,这件事很可能有损韩国的安全。他不能等待事态发展下去,到那时再亡羊补牢吗?晚了吧。

    “若丹,别再生气了。我仔细想过,必须和你分开……”他等着林若丹的反应,林若丹理都不理他。

    “总的来说是因为池真慧,是我离开她,才让她走向了绝路的。都是我的错。”说这话时金宬明的心是沉痛的。

    林若丹不说话,她说不出什么话来。让她放弃金宬明,她也办不到。可是突如其来的事情是不是总有个理由?有因才有果,这个‘因’她还没搞懂。

    她知道绝不是因为什么池真慧。和她林若丹在一起也不耽误照顾池真慧!直到现在金宬明不还是在吉凯建设工作嘛。

    “林若丹你倒是说话呀?”

    “我说什么?”林若丹猛然地吼声,吓着金宬明了。他瑟缩着翻转个身躺下来,小声地说:“反正,我们该分开了。”

    林若丹看着金宬明的后背,这两天的委屈爆发了,她抡起医院的脸盆子摔向了地上:“反正是要分开?是不是?那你给我个正当的理由。”

    说完她冲出了病房,穿过了几个闻声而至的医护人员。

    林若丹冲到大街上,我这是能去哪儿啊?回事务所吧,还有两位欧巴呢!

    晚上,她又出现在病房门口,护士正在给金宬明换药。林若丹一看是早晨见过的,脸顿时就红了,活像斗架的公鸡。

    护士笑着问:“若丹啊,你又来了?带什么好吃的了?”

    林若丹走到护士面前:“我又没忘了要贿赂姐姐们。”她拿出了一个纸袋子:“给,从中国新疆进口的红枣。”

    “哟,个儿还真大!就跟小个猕猴桃似的。金律师,你可得好好对待我们若丹尼。要是有什么过份的,看我怎么扎你!”说完拿着纸袋冲林若丹挤了挤眼,开溜了。

    小丫头,我说怎么谁都说她好哪!真够贴心的。金宬明毫无意识地注视着她:“你怎么又来了?”

    “我来是想……条戏妇男呗!”

    “啊?”

    唉,这个丫头是什么材料作成的呀?真拿她没办法。金宬明身体不由得向下滑去,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林若丹,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舍得离开你?我怎么舍得……

    这时候林若丹捅了捅他:“吃饭啦!”

    金宬明有些哽咽:“不吃!你走吧,别管我!”

    “真是个小心眼,不就摔了个破盆子嘛?还生气了?嗯……你跟我有仇呢,冲我来!跟饭有仇呢,冲饭来啊。呵呵!”

    一听到这种类装傻似的笑声,金宬明的心就像刀捅的一样。难道丫头前生欠我的吗?今生来还?可韩国离中国远着哪,这样的缘分是佛关于那五百次回眸的传说?还是神那慈悲的手……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