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章 开始发现端倪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98章 开始发现端倪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来到医院,朴敬贤派来的人在池真慧的病房里。

    金宬明闪身躲了起来,直到来人走了,他才从那个阴暗的运尸过道中走了出来。

    池真慧的情况并没多大好转,金宬明很矛盾,转院怕朴敬贤知道以后打草惊蛇;不转院池真慧就要多受煎熬。

    “那些人每天都来吧?你的药有没有被他们发现?”

    “每天都会有人来看我;药的事没有被他们发现。可是宬明啊,这样呆在这里我很难受的,你还是把那些东西给我吧。别再管我的事了。”

    进医院那天金宬明不仅仅把药换了,连同朴敬贤拿来的慰问品也给扔了。

    “不行,事情若是自己怍的,就得承担后果。现在你可能很难过,但为了以后你能堂堂正正地活着,还是忍一忍吧。”金宬明发现现在的自己很‘无情’了。

    如果现在躺在床上的是林若丹,他会怎么办?我会将她抱在怀里,告诉她我比她还要痛。

    药性发作的池真慧无法在金宬明面前保持尊严了,她难过地抓墙。在床上打着哆嗦。

    金宬明只能叫来医生,医生只有给她打些镇定剂。他摇着头说:这关只有她自己来过,没别的办法了。宬明看看转院行不行啊。毕竟我在这方面的经验少一些。

    “不行,给她下药的人还没揪出来,现在走了不是前功尽弃了吗?拜托你再坚持坚持,以后你医患纠纷的官司我免费给你打。”

    “真的?”医生苦笑着摇摇头:“好吧,那好吧!”

    夜晚回到家里,金宬明连灯也没点就那么倚着门板坐在了地上。

    这些事情足以让他焦头烂额了。想着池真慧被折磨的样子他也心疼不已,唉偏偏这时候又没什么可以相信的人。他很想告诉秘书去照顾一池真慧,可是秘书要是知道了,恐怕会产生不好的后果……他想像不出。‘轻信’这个词他只能用往林若丹的身上,他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绝对不能让若丹置于危险中!

    对朴敬贤修筑的那种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他在自己的脑子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不会是军事设施吧?金宬明的心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开始上网查了起来,就算大海捞针他也要下网啊。

    这时候林若丹来电话了:“喂?这两天找不到你,你都忙些什么?电话都不接嘛。”

    有若丹的电话?疯了,没听见。

    可是自从恋爱开始,她更加地不使用敬语了。不‘喂’就是‘哎’的,有时直接叫‘金律师’,搞得他适应了很长时间。

    金宬明想着想着嘴角牵起来,面色比刚刚柔和了。

    “我今天见吉凯建设的秘书了。”林若丹也不等他答话接着唠叨着:“听说池真慧病了,秘书说自己忙的像个鬼了,都没时间好好照顾池社长。看她的样子是欲言又止嘛!你去看过她吧?怎么样啊?明天我打算看看她去。”

    “林若丹,你是吃多了没事干?那还不好好关心关心我?池真慧没事。我说你那颗爱心比熟透了的西瓜还大呀!好逮……你们是情敌吧,干嘛这么上赶着呢。”林若丹提起了话头,金宬明居然刹不住闸了,这个傻丫头,你傻不傻呀。他还真不能让林若丹去,要是她看出来池真慧有中毒的迹象,非把事闹大了不可。

    “别去啊,乖乖听话,明天我也回事务所。明天见。”金宬明挂了电话。

    可是他哪管得了林若丹啊,第二天她还是去看了池真慧。

    林若丹进了病房见有其他人在。她看到池真慧瘦弱的样子就问:“你怎么了?”

    池真慧一点都不领情,她也没办法领情:“你怎么来了,看笑话吗?”

    “池社长,你说的什么话嘛?我是听秘书说你病了,就过来看看。如果你有须要就告诉我。”

    “没有,我对你能有什么须要啊!”

    病房里那个不认识的人说:“小姐,你的诚意池社长领了。只是她身体尚未恢复,你也不便打扰。请回吧。”

    “你谁呀?我还有话没说哪。”

    “若丹尼,听他的吧。”池真慧哀怜的眼神、有气无力的腔调,都让林若丹心悸。池真慧这是怎么了?

    既然有人逐客,她迟疑着走出病房,可是她去找医生了。

    “医生您好,我想问那个池社长得的什么病啊?”

    “神经衰弱!丫头你是谁呀?”

    “我啊?……她妹妹。”

    “没听说池社长有妹妹呀?”

    “我刚从中国回来。不信说两句中文你听:谢谢,你好,再见啦傻蛋!”

    “呵呵,还真是中国话哦,听不懂。”

    “那是,我在中国呆了N多年。那个医生尼,我姐姐咋了?”

    “神经衰弱啊,不是告诉你了。”

    “我看着怎么不像啊。”

    “呵呵,你看着像什么呀?”医生不自觉地笑,这个小丫头挺逗的像一个开心果。

    “嗯……我觉得像脏器损伤!”

    “嗞!”医生抽了抽气,这丫头懂的还不少:“唉,你姐姐是软性中毒。免疫力受损了。”

    “中毒?”林若丹大叫着窜起来。

    医生吓了一跳:“小丫头,你搞什么一惊一乍的?”

    “不是中毒嘛,谁给她下的毒?”

    没等医生回答电话响了。

    林若丹说了声‘对不起’,一下按了拒接。明显地等待着医生的回答。

    医生无奈只有说:“是谁我真不知道,这事儿也不归我管。懂不懂?小丫头。我只负责将其治好,就行了。虽然很难我也会尽最大的努力。”

    正说着金宬明推门而入:“果然你到这儿来了,我说怎么到处找不着你哪。对不起了医生!”说着他抓住林若丹就往外拽。

    “金宬明,你放了我呀。医生说池社长是中毒了。”

    医生一见金宬明来了,他站了起来:“宬明君,怎么回事?”

    “医生,真不好意思。我女朋友超级难缠。”

    “女朋友?不是池社长的妹妹吗?你不会……”

    “什么?”金宬明一听就火大了,他拉着林若丹就往外走:“医生,说来话长,以后吧!”

    来到医院的外面,金宬明把林若丹塞进了车子里,一踩油门车子飞了出去。

    “不是说好了让你在事务所等着吗?到底跑这儿来了?”

    “金律师,我只想问你:池真慧中毒的事儿你知道吧。怎么回事啊?”

    “哎哟,你就这么好奇呀。真慧本来就惊悸失眠,她用错了药了,还有吃的时候剂量没掌握好,所以这叫软性中毒。懂了吧。”

    “哦!”林若丹低下头摆弄着丝巾:“那看护池真慧的人是谁呀?”

    “她亲戚!这个你也管?”

    “不是,就觉得他好奇怪。”

    金宬明靠路边刹住了车子,转身面对着她:“若丹,池真慧肯定不想在你面前变得狼狈不堪。你懂我意思吗?”

    “懂啦!可是怕什么呀,我又不笑话她。”

    “这是你的想法。”金宬明禁不住喊了起来。

    “吼什么你。我再不去就是了。”表面答应了,可是心里还在打着问号。

    “但愿你能记住!”

    “哎,你干嘛带个帽子啊?天还没冷哪,到了隆冬你怎么办?”

    金宬明的手没犹豫地捂住了头:“我感冒了!你别转移话题。”

    “嘿嘿!”林若丹不再理他,直接看向窗外,冷不丁的她又说:“就快中午了,要不我们去吃铁板饭吧。”

    心有旁骛的金宬明给她一喊吓了一跳:“真是疯了,你干嘛一惊一乍的?”

    “嗯,试试我的威力!哈哈哈。”

    “七……”金宬明转了转眼珠,把车子停在路边,然后丝毫没给林若丹反应的时间倾身搬过她的头吻了下去。

    “唔……”林若丹推不开她,硬邦邦地僵着。

    金宬明吻的有些心猿意马的时候停了下来:“去吃饭吧。”

    林若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下车大力地关车门。

    直到坐在屋子里,她才说:“你也不怕别人看见!”说完她用手背蹭了蹭嘴。

    “呵呵,谁让你总是吓我,又不听话。这叫以牙还牙!”

    林若丹拿起筷子去敲他,他一闪没打着。

    “你这什么乱比喻呀!行了,不跟你说了。吃饭!”

    整个一顿饭林若丹也没说话,金宬明胜利般地看着她,心底的角落里变得软软的。他知道林若丹不会真的生气,只是少女的悸动停留在那个吻上……

    屋子里有点热了,金宬明忘记了头上的包扎,他摘下了帽子。

    林若丹抬眼看他时惊诧了:“你头怎么了?不是因为感冒才带帽子的吗?又骗我?”

    哎呀,金宬明气悔了,怎么忘了这个茬儿了。

    “昨天吧……嗯,跟人打架……若丹,你别瞪那么大眼睛行不行!想吓死人啊。”

    “我能吓着你吗?编,使劲儿编!”

    “你好好看看,编的能有这么像吗?”

    林若丹直直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说站起来就走。

    金宬明赶紧结了帐跟上了她:“若丹……”

    “上车说,路上人多。”

    这种口气让金宬明觉得不妙了。

    关好了车门林若丹淡淡地问:“你怎么搞的。”

    金宬明在过来这一段路上已经想好了:“昨天我去工地了,开车回来的时候遇到一个妇女在追一个年轻人,我以为是小偷哪,就下去帮忙,结果被打了。”

    “呵呵,真行,你跑小偷前面去了,那是小偷追你呀?”

    金宬明一想也对,自己明明是后脑包扎着。

    “唉,别提了,追的那个人精神有毛病。那个妇女是年轻人的妈妈。”

    “他妈打的你?他妈是不是也有毛病?”

    “不是,我拉住了那个病人问后边那个妇女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那个病人打的嘛!”哎哟,总算是编的园活儿了。

    金宬明说的跟真事儿似的,林若丹这回信了:“疼不疼嘛?”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