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和杨远迪的时间里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77章 和杨远迪的时间里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杨远迪知道这都是林若丹的父亲一手安排的。

    因为他问起这件事的时候,自己父亲坦白了一部分,只小小的一部分足以证明当时林若丹离开警官大学是她父亲指使并从中斡旋的。

    林若丹说:整件事情都很诡异。问题一定出在那瓶红酒上,关键是她找不出证据证明那杯红酒有问题。出事后警方不给自己申诉的机会,就更加诡异。

    杨远迪对林若丹的解释就显得语重心长了:“若丹,这件事是林伯父事先安排好的。警方和校方都只是配合。林伯父可谓用心良苦。你想想吧,你走以后也就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林伯父就出事了。出事那晚我爸给我打电话,问我你现在怎么样了?我说不知道的时候,有多惭愧你能了解吗?”

    “你是说我爸希望我出国去,整个事情都是他操控的?”

    “是的,他不是跟你谈过嘛,还上高中的时候就给你申请了国外的大学,可你怎么都不肯去。林伯父着急着想让你快点走,所以不得已而为之。”

    “真是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他这么作都是为你好。那个时候纪委就开始调查他了,消息一定是从纪委传出来的。所以他才急着让你走,你什么都不知道还跟他拧着干。让校方开除你是个下策可是效果显著。”

    “哼!还真是够显著的。”

    “林若丹,你也别阴阳怪气的。你都不知道你爸让你躲过了什么,那段时间报纸和媒体铺天盖地的全是这件事儿,警方的调查、街头巷尾的议论,你受得了吗?”

    “如果你犯了错,那后果你就得承担。要是我在,我妈就不会疯了。”

    “这些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跟着受这份罪,这不仅仅是你爸的想法,也是我的想法。如果你在你妈一样疯。她那是让检察院的‘轮番轰炸’吓的。”

    是的,这就是自己的妈妈,追求时尚、有些肤浅、爱慕虚荣,却没有应有的承受能力。很多事都是从她开始的,自己的父亲本来不是这样的人。

    “若丹,你既然不喜欢国外的生活,那就回来吧。我给你安排,工作、读书你来选。”

    “干吗?那个……养我的节奏?”

    “别说的那么难听。下去!”杨远迪一个急刹停下了车子。

    “干嘛你,心眼那么小,吓我一跳。”

    “小心眼儿的是你,到啦!”

    “哦!”林若丹向外面望了望,是到户籍管理所了。

    在杨远迪的帮助下事情很快就办完了。出来后杨远迪说:“快到中午了,如果现在走的话,到公证处人家就下班了。嗯……要不然我请你吃东西吧。”

    “哪儿来的心思吃东西。”

    “我认为再大的事儿,也没吃饭这事儿大。人活着吃东西是一种享受,而睡觉是浪费时间。”

    “真有你的,都什么歪理邪说呀!好吧,酸菜鱼!”

    “酸菜鱼?好,走你!”能请林若丹吃一顿饭杨远迪似乎很高兴,他把林若丹带到了一家很正宗的酸菜鱼店,因为他认识这里的老板。

    坐下来后杨远迪说开了:“南京的酸菜鱼是全国最正宗的,别的省份还真比不了。若丹,你的口味没变,记得一起吃过几次饭中,你总是喜欢各种鱼。怎么就跟鱼过不去?”

    “嗯,小时候我爸骗我说吃鱼聪明,就习惯了……”林若丹呼了口气,怎么又提起父亲来了。

    杨远迪也沉默起来,直到鱼做好了摆到桌上他才说:“你这么喜欢咱家里的鱼,是不是别再去韩国了。就留下来吧,我们可以一起工作,你还可以随便选择省份。远大安排你是件小事儿。要是想读书也可以。啊?”

    林若丹不想纠结这个问题,中国远大的太子对她来说早就是奢求了。

    “杨远迪,我爸的事儿你知道多少?为什么从来都没说过。”

    对她转移话题杨远迪不免情绪烦燥:“我怎么说?和谁说?你?”

    杨远迪心想:我只说过那么一句,你就再也不肯见我了,要是我跟你说自己所怀疑的那些事,你还不得把世界都搅翻天了。

    “那我爸是不是掉进政/治的漩涡里了?他有政敌?”

    “林若丹我发现你还真不傻,现在官场中大凡管些事儿的,谁没有个政敌?没政/敌那还叫政/治吗?全民人心所向的那是毛爷爷,可毛爷爷就真没有政/敌吗?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小屁孩儿一个。”

    “你才小屁孩儿哪,不就比我大两岁吗?我的意思你明明是装作不懂。这样就算了,我们扯平。”

    “谁跟你扯平啊,你是想说有意的迫害?告诉你检察院不是随便给人定罪的,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你懂不懂你?”杨远迪的言外之意是:天下都是坏人,可你爸被抓了个正着。

    林若丹明白‘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意义。她不再问下去了并把话题转换了方向:“那……你了解多少他们之间的事?”

    “你是说我爸和你爸?这些都只是怀疑,我又没有证据。”

    杨远迪没说实话,其实他们父辈的友谊很深厚,在最后很多人都抛弃林家的时候杨家依然还在,虽然只是限于私人关系。

    杨远迪在广州医大毕业后,他曾拿着成绩单去找过钟院长,而且校方和院方都有意愿安排他的未来。他为自己能作一名救死扶伤的医务工作者而高兴的时候他父亲病了,他只有回到江苏,先是照顾父亲,后是被父亲牵着走进了家族企业中。

    杨远迪曾认真地问过父亲和林伯父的关系。

    父亲的回答还算是认真的:中国远大创业的初期确实得意于你林伯父,很多合作伙伴都是林伯父引荐的,并从中调和。那时候和林家的经济往来并不算多,那些小恩小惠并不构成犯罪。后来林伯父的官位越做越大,中国远大的实力也越来越强大,便开始为政府提供些经济支持,而自己受益的就是工程建设方面招投标优惠条件。不过就远大的实力招投标的工作都是公开的、合法的,直到后来检察院查的时候也都是有依据,而且是可以说清事实的。

    父亲还说:这方面的工作我作的很到位了,所以远大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大可不必对此心存芥蒂。如果你喜欢丹丹,我们是不会因为她家道中落而反对的。

    ‘喜欢丹丹?恐怕是来不及了’杨远迪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问:自古以来先有行,后有受。只要不是我们害了林伯父就行。

    当时父亲的脸就像一只竹制的门帘子‘欻’一下撂了下来。

    “你放肆!你林伯父当市长的时候就开始手握行政大权,他手中掌管大型的企、事业单位那么多,我们算得了什么?直到远大做成集团公司之后,我们的私人往来就非常谨慎了。远大集团只支持你林伯父主持的公益项目,账目清明,你也可以去查。利用他的人很多,至于他毁在什么人的手里,你可以去检察院问个清楚。以后回家别再给我提这件事。”

    看着父亲的样子杨远迪一下就联想到了那部艾尔帕。西诺主演的《教父》。父亲和林伯父是一类人:绝对的权威而且毋庸置疑。

    杨远迪明白:时至今日若检察院搞不清楚的事情,他也搞不清楚。他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如果不能说的事情,都应该沉默!

    “杨远迪,你想什么哪?”林若丹不满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哦,没什么,昨晚没睡好,头晕。想的有点多了。”

    林若丹吃着鱼片儿随口应了一句:“想什么呀?连睡觉也影响了?”

    杨远迪一板一眼地嚼着字:“相……思……病。”

    林若丹张着嘴巴停了片刻,脸红了:“呵呵,相思……病?那去医院、去医院治治吧,别害羞啊。”

    当时杨远迪那个气呀,他把筷子扔在桌上:“你……我吃饱了,我出去在车上等你。”

    看着杨远迪走出去,林若丹翻了翻眼珠:“本姑娘爱吃酸菜鱼,我自己吃,我吃光了它!”

    哼,中国远大现在的实力如此雄厚,肯定来源于政府和政策的支持,这是明摆着的事儿。要说你们家没有贿赂过政府官员骗鬼去吧。

    不过这些事情也都过去了,人们也会从事件中得到教训。

    林若丹劝着自己:网上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哦!‘不念过去、不畏将来,甚好!’自己也应该放手,过好未来的日子吧。

    下午去公证处两个人谁也不再多说话了,气氛有些尴尬。

    林若丹所属的财产并不多了,因为大多数都已经被没收、充公!事情也很快就办完了。

    看着她的财产名录,杨远迪心里五味杂陈。从公证处出来他说:我带你绕城公路上转一圈儿,好吗?

    “不麻烦了,我还有别的事呢。回去啦。”

    “什么事儿啊?急着回去见那个韩国人?”

    “你能不胡说八道吗?我得去找中介,把那别院卖了。我也用不着,放那儿也没用啊。不如卖了吧。”

    “什么?那你……那你住哪啊?你不打算再回来了?”

    “唉,这些都是家务事,我跟你一外人也说不清楚。”

    杨远迪‘啪’的一声摔上车门:“嗯……有你的,不把我当朋友,连个‘外人’两个字都说出来了。好吧,送你回去。”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