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章 帅气并兼温柔的韩国男子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71章 帅气并兼温柔的韩国男子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金宬明觉得今晚也没什么事了,就把导游打发走了。但是让他明天一早务必早点来。

    然后他独自坐在角落里远远地若有所思地看着林若丹。

    原来她妈妈病了!难怪家里的其他人都见到了,就没见到她的妈妈呢。爸爸的葬礼都不能来参加看来是病的不轻!

    两个人就那样在一个空间里呆着,彼此都装作不经意地关注着对方,却谁也不理谁了。

    这点让表弟和堂兄有些莫名其妙,他们俩凑在一起叽叽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林若丹知道那些话一定是对她和金宬明的议论和点评,看两个人的脸色必然是认为金宬明很好,要不怎么能有点色上眉梢的意思呢!哼,一窝只会看热闹的小孩崽子。

    最后林若丹终于憋不住了,她来到金宬明面前:“你别在这儿熬着了,上楼去休息吧。”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我来了不就是陪你的吗!不然我来干什么。”金宬明虽然感到有点委屈,声音却依旧温柔。

    林若丹没办法,无奈地说:“好吧,你爱呆呆着吧。”

    午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夜没睡的林若丹倚在香案上打着瞌睡,金宬明看到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楼上拿来一只毯子,来到林若丹跟前将她围了起来,也不避嫌地让林若丹靠在自己的肩上。

    林若丹实在是困极了。身外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梦。而她现在只想进入梦中。

    两个人的样子让在场的人看呆了。

    表弟看着堂兄问:“哥,怎么样?”

    堂兄回道:“你的感觉没错,这画面实在是太唯美了,但愿这个丫头能有个好点的归宿。”

    “那当然!明天我就问问他是干什么的。”

    林若丹似乎做了一个梦,猛然地惊醒了。她发现自己靠在金宬明的肩上,便不着痕迹地站起来坐到身后的沙发里。

    金宬明默默地跟过来,把毯子依旧披在她的身上。

    “夜里很凉的,别任性披着吧。这又不是矫情的时候。”

    林若丹能感觉到金宬明有一丝的焦虑和不满,她索性不再动了。没多久,她的头再一次靠在了金宬明的肩上。

    表弟看着这一幕突然来了精神,他掏出手机换了两个角度把两个人拍了下来。金宬明向他摆了摆手说了一个词:“删了!”

    他是怕林若丹真的看到以后,心理上受到刺激,再去疏远他。

    表弟点点头,胡乱按了几下手机键,然后冲着金宬明的方向晃了晃意思是‘删了’。可是照片依旧在。

    金宬明就那样陪林若丹一直等到天亮。

    天光放亮后院子里悄然地烦乱起来。有些人在摆炮仗,有些人在往车头上挂着黑色的幔布。有些人是来吊唁的,他们来送上礼金,到灵前上香行礼,然后退到院子中三五成群地站在那里压低嗓音说话。

    金宬明只是默默地跟在林若丹身后,一步不离。有人安排家里的人吃些简餐,林若丹不去理会,金宬明则拿着食物给林若丹执意地让她吃。

    两个各执己见的人就像闹着别扭的恋人。最后总是林若丹妥协。

    金宬明看见了那个导游也来了,直到他说的‘摔盆’结束,人们都上了车,导游才游移到他的身边。他轻声地问:“韩国人,昨晚没睡吧?”

    “你怎么知道?”

    “哼!脸色像地里的青菜。”

    见导游一脸兴奋又东张西望的样子,金宬明不乐意了:“我说你!别人家里人都没了,你怎么还幸灾乐祸的样子?你什么心态?”

    导游凑近他悄声说:“哥你是不知道,今天来的人大多有头有脸的。你看那边,还集结了一堆的小土豪呢。过会儿我得把我的名片给他们发发。”

    “你管谁叫哥哪?不许发名片,别胡来!”金宬明觉得这个导游也太能见缝插针了。

    遗体告别的后,林若丹就如同中国所有的女儿一样扒着门不给遗体进火化间。看的金宬明这回真的崩溃了,他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只是自顾自地在林若丹身后抱住了她,使她动弹不得。又怕她看到灵柩推进去而撕心裂肺的痛,他伸出左手蒙住了她的眼睛。林若丹疯了,喊着求他放开都没用,她便狠命地咬住了金宬明的手。

    这一关总算是闹腾完了,送葬的人也都拉到了饭店里。

    林若丹枯坐在一边看着表弟拿着棉签给金宬明往手上抺白酒。

    表弟边抺边抱怨:“姐你也是,太不冷静了。这回好了,我一会儿带他去医院,到医院了我就说你咬的,你咬的也得打狂犬疫苗。你看看,这都浸血了。”

    金宬明不等导游翻译也能猜到表弟说话的意思,于是他说:“你就闭嘴吧,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林若丹垂下头不说话,她只想着:那个再也不会被看到的人。

    答谢宴上林若丹真心诚意地感谢到来的每一位朋友,有的人还是外省赶来的。这些人总算没有让一个年轻的孩子看透什么叫世态炎凉。

    而有的人在她父亲生前并没有少受他的恩惠,现在只为划清界线全都了无踪影。

    吃过饭朋友们都散去了。回到林家的有那么几波人:所有林若丹的家人、金宬明和那个导游、还有婚丧公司的人。

    婚丧公司的人还有工作要做,就是给林家人报账。报账自然是报给林若丹,因为若丹的妈妈不在。

    到了别院的时候金宬明发现院子里还有一波人在。似乎答谢宴中他们并没有去,这时身边的导游碰了碰金宬明压低了声音说:“瞧见啦?院子里那是一帮小土豪。估计应该是林若丹的朋友,或者是朋友的朋友。”

    金宬明没言语,这些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就盼着林若丹快点结束丧期,快点回韩国。但是他想错了。那潜在的威胁和羁绊就在这堆人里。

    他们下车后,那堆小土豪里就有一个走了过来,很显然他是冲着林若丹来的。

    金宬明打量了一下,他大约一八零上下的身材,一身酷似银行小开的制服装、黑色皮鞋。脸部有着近乎一丝不苟的轮廓,目光深邃地盯着林若丹。

    此等轻年如若出身世家,教育良好的话单凭长相来看应该属于‘清花瓷’质类型的人物。这是这个人给金宬明的第一印象。

    “若丹!”那是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节哀吧,别再难过了!”

    林若丹看他的眼神似乎有那么一种恨意,只是瞬间便游离了目光:“你知道我最难过的是什么?”

    “我知道!”

    “算了吧!”林若丹扔下他往屋里走去,而那个轻年急步地跟在她身后。

    就只有这么一个照面,金宬明便能感觉到两人关系非比寻常。他回过头去找翻译,却发现那个导游真的去发名片了。

    “呵呵,执行官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贵公司有旅游方面的福利业务请一定联系我,包您满意啦。”

    对方的眼神很是不屑地接过了名片:“你哪个旅行社的?怎么跑葬礼上来了。”

    “呵呵,那个我是中青旅的,是跟朋友一起来的。”

    “那你不给逝者好好送行,跑这儿拉业务来啦?”

    “那个……见着您一面也不容易,机会难得……”他还没说完就被金宬明抓着领子抻到一边去了。

    导游急了:“你抓着我干什么?我还没说完……”他发现金宬明死死地盯着他看,才觉得这个家伙并不知道刚才他说的是什么,于是他换了韩语。

    “韩国人,你干什么?你知道那是哪家的执行董事吗?你就让我拉一单不行?”

    “不行!你没看出来人家根本就不屑与你沟通吗?那个态度明显的嫌弃你。”

    “嫌弃我怎么了,作业务的都被嫌弃。”

    “我不想跟你啰嗦。如果回到韩国去,我成全你一单生意。现在你给我当好翻译。”

    “嗬嗬,真的假的?说话算数!挣外汇可比伺候这帮爷强多了。”

    “真的。哪……现在你把跟在林若丹身后的家伙盯紧啦,他们说什么了要告诉我。”

    “干嘛?你是想让我当间谍啊?”

    “不是间谍,只是翻译、纯翻译,快走吧。”

    当导游看到金宬明说的那个轻年的时候,变得若有所思。

    “怎么了?”

    “这个人有点熟悉嘛。谁来着?”他掏出手机搜索了一下图片:“我滴乖乖他也来啦。”

    “他是谁?”金宬明警觉地问。

    “中国远大的太子啊,杨远迪!”

    金宬明愣住了‘中国远大’?等一等,那次林若丹‘骗地’的时候不就是说的‘中国远大’吗?

    “你再说一遍,他是谁?”

    “远大集团未来的掌门人,杨远迪!人们都简称他们为‘中国远大’,做装饰行业起家的,有着传统的经营理念,虽然也进军了其他行业,但建筑装饰还是主业。韩国人你不会是认识他吧!这个人一向低调,从来淡出媒体的。现在老子老了,他不得不出来了接班了。上次建材行业的广交会他是第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那气场酷毙了。”导游把手机图片递给金宬明看。

    金宬明接过手机,只见画面中的年轻人意气风发,笑容可掬地面对着镜头。那天的他和今天不同,身着的是意大利品牌男装,浑身都洋溢着时尚的韵味……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