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2章 往事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62章 往事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加布利尔博士被林若丹说的话震惊了,他从专业的角度似乎能了解到林若丹想干什么。

    “估计约输乔纳斯夫妇还存有其他的证据在这间房子里,这几天我在整理房间,希望把那些东西找出来。剩下的只有守株待兔了。”

    “林,我是你的老师,又比你大整整十岁。这件事无论如何轮不到你来做。我答应你,无论法内法外总会给你一个说法。”加布利尔真的急了,因为他从不这样承诺别人什么。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仇恨,如果你愿意跟我联手那我求之不得,如果不愿意,你就不要试图阻止我。我要给狄丽亚报仇,孩子是无辜的,这句话只有琴受不在乎。”

    “林……”

    “牧师别再试图劝我了。”

    牧师生气了:“你也太倔了。好,我不劝你,你要怎么报仇。”

    “只要他再靠近这所宅子……我准备去黑市买一支枪。”

    “若丹你看,你真的没有准备。别再犟了,先跟我走。作好准备已后,不怕此仇不报。”

    那天加布利尔强行将林若丹带离了那所宅子。

    加布利尔要知道小乔纳斯在什么地方,可是林若丹不讲。她打算像约翰夫妇照顾她那样照顾小乔纳斯,她要作他的监护人。

    “你还须要人监护呐,有什么资格监护别人。而且一个连敌人都不知道是谁的人,只会给他带来危险。”

    那天林若丹喝了些酒,跟博士说话也放肆起来了。

    “我是女人,总会成长为母亲的。你知道敌人是谁吗?你要是知道怎么会让那对善良的夫妇永远离开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什么神仙皇帝……”

    “你喝多了,回去睡吧。”

    “我知道是你拿走了那些诉讼资料,你告诉我他是谁?我去找他让他把狄丽亚还给我。夫人说:我们要斗争,就要付出代价,这些是你们的事儿。可是狄丽亚成为代价,这算什么?”

    林若丹的样子让加布利尔博士很难过,他决定不在等待了。

    当晚,小乔纳斯被他找到,带走了。

    同时他也决定:为了林若丹他要以另一种方式把这件事了结。

    约翰乔纳斯夫妇锁定的主犯是他们基金会的理事长。

    他掌控着这家国际基金会的一切事物,利用便利条件做非法的营生。

    去年申请换接班人时,约翰乔纳斯对他提出质疑。他发现基金会帐目总额虽然和发生金额相符,可来往时间、去向存在很多疑点。

    于是他们委托加布利尔进行调查。

    结果即让人难过又让人震惊。理事长挪用资金,勾结黑帮组织,利用国际慈善的名义大肆干违法勾当。

    约翰乔纳斯便成了他们的眼中钉。加布利尔曾经让约翰回避,可约翰的决心很坚定。

    所以约翰的处境加布利尔是知道的。

    只是没想到祸事来的这么快,而狄丽亚的死让林若丹尤为心疼,行为过激了。但是这样大张旗鼓的折腾加布利尔害怕了。

    他也不能再看到悲剧的发生了。因为随着调查的深入,基金会理事长的那些幕后的人浮出了水面。种种迹象表明他被一个恐怖组织控制,而他们的势力正日趋彭涨。

    加布利尔认为运用法律根本无法撼动他们的根基。

    而基金会理事长受控于恐怖组织的一个头目,指使真凶杀害约翰的就是他。

    加布利尔想:如果他死了,那个组织和基金会的关系就会断了联系,同时也就为约翰夫妇报了仇。

    莫非自己还要再次动枪吗……

    这让布利尔很为难!

    已经几年没吸烟的他,这几天又狂吸起来。自从他以全新的身份被约翰安排在枫林学院以后,他早以认为从那时开始便是自己前世今生的分水岭。

    他从没想过自己要坠回原来那种黑暗的生活。

    加布利尔博士原名叫:爱德华诺顿,西典军校毕业,被中央情报局选中后,作了中情局的秘密特工,从进了中情局那天开始他就再没见过自己的家人。

    年轻时他对自己从事的工作内容充满激情,他可以做一个项目的策划和组织者。

    他也被派到恐怖活动猖獗的国家执行任务。在那个动荡的社会环境里加布利尔似乎找到了另外一个看世界的视角。

    他们用孩子当通讯联络员,用妇女做带弹体。

    加布利尔突然间陷入了迷茫与纠结中,那一年他甚至无法对属下下达指令,他想的太多。

    只要有国家阶/级,丗界便不会太平。

    由于两次组织行动失利,他从组织者的位置上被裁下来。

    这样在组织环节中被安排做杂活儿,离开组织的最后一次任务是作隐形杀手。

    总有一些人反对别的国家对自己国家的事情指手画脚,他们觉得通过正常渠道无法解决问题,于是采取一些过激的行为,或者是认为直接伤害更有威慑力。

    加布利尔接到任务:刺杀某恐怖组织的领导者之一。该领导者不日会组织一次大规模集会,宣传反动言论,借此集会的规模届时会有大量的自杀性炸弹流入。

    这些炸弹流入后果不堪设想,当地政府恐怕没办法控制。以此为要挟m国政府释放其组织被关押的头目。

    加布利尔接到指令后开始准备,踩点、寻找狙击点、选择撤退路线及各种方式。

    当拿到照片和资料后加布利尔难过的整宿睡不着。

    那个头目是个二十七岁的女孩儿,伊斯兰种族特有的眼睛,乌黑而明亮的大眼睛,仿佛在诉说着极其精致的生命,她是某知名大学的讲师。

    那几天的挣扎里加布利尔体重骤减,因为剥夺这样的生命他实在无法做的坦然。

    如果不做,组织也会处置他。

    加布利尔幼稚地联系了那个女子,提示了这种危险。

    后来发生的事让加布尔目瞪口呆了。

    那女子还是组织了集会,居然接露了这次暗杀。

    加布利尔傻了,这种事情的发生预示着组织会清理门户了。

    加布利尔那天根本没打算杀她,所以根本就没有带枪到狙击点。而他在集会的人群中,他气极了!为什么这个博学的女人会这么对待他,为什么?

    他想抓住那个女人的衣领问清楚。

    于是他在暗中靠近了那女人,那女人看到他时先是一愣,然后加布利尔看到了一种鄙夷的眼神。

    加布利尔被这种眼神激怒了,他无法容忍这种欺骗。

    他没有再犹豫,拨出了衣服暗袋里藏着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那位二十七岁的讲师。

    那女的也吓傻了,看这样她死定了。她转身想跑,加布利尔扣动了扳机。

    啊!有人开始尖叫,因为那个女人倒了下去,血流殷地。

    加布利尔走上前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Why?”

    那个女人只是捂着肚子:“救救我,救救我……我……我怀孕了。”

    “怀孕了?怀孕了你还这样做事,你就不怕……”

    “对不起,救……救我!”

    加布利尔站在那里,他知道自己应该马上离开,可是他走不动,如果现在走掉那就是放弃了两个生命,想想因为自已而失去的生命他动了恻隐之心。他弯腰抱起了那个女子,准备把她放在路边的车子里,送进医院。

    正在这时身后出现了一个人,举起一支枪朝他毫不犹豫地射击,加布利尔扔下那女人,倒在地上。

    然后那个人又朝女子开了两枪。那女子当场就死了。

    加布利尔身受重伤,杀手以为他死掉了。由于现场人多,杀手没有机会检查加布利尔是生是死,他这才捡了一条命。

    乔纳斯夫人认识加布利尔枪杀的那个女孩子,因为她的死才关注了加布利尔。

    了解了他的事情后约翰乔纳斯给爱德华诺顿开据了死亡证明,在报纸上发出了朴告。付予了他一个新的名字:加布利尔。

    能够做到这些是因为约翰乔纳斯还有另一个身份:医学博士。

    给加布利尔安排到枫林学院着实费了约翰的一番心思,加布利尔则用一年的时间研究神学和天文学,他下决心成为了一位牧师。

    是约翰乔纳斯给了他又一次的生命,事发后加布利尔的悲伤和愤怒比林若丹要强烈的多,只是作为男人的表现形态比较冷静。

    经过周密的计划,甚至不惜暴露身份地启用以前的关系,查明了一切。

    他决定先放过基金会的理事长,等处理完他所勾结的组织头目,再给他送上法庭。

    想耍惩戒那个恐怖主义的犯罪者没那么容易。单枪匹马让这样的事没有保障,他听约翰的朋友说林若丹在找人买枪支。

    若丹愤怒的红了眼,她会用枪这让加布利尔很惊讶。

    他没有合作伙伴,没人可以信任,他只能利用林若丹,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仇恨:是那个恐怖的垃圾让他们失最亲爱的人。

    加布利尔决定找林若丹谈谈。

    林若丹听说让她参与这件事时兴奋不已。

    博士把他制订的计划告诉了林若丹,她有点失望。

    “我只是个助手而已。”

    “你想不想干?”加布利尔语气威严:“想干就无条件听我的。”

    “好吧、好吧!我听你的。”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