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1章 失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丹之舞正文 第161章 失去
(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那天晚上忙了一会儿林若丹就走了。

    但在这中间端茶倒水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事。

    加布利尔博士的调查有了结果,具体内容没听清;

    另外两个人气愤难当,说什么一定要举报当事人,那些人都是谁没听清;

    另外两个人还说起内部惩戒,被博士和约翰先生阻止。最后一句话她听清了:弄不好会祸起萧蔷。

    林若当时并没有在意那么多,她收拾好后就礼貌地告辞了。

    几天后她再见乔纳斯夫人时,夫人的情绪很不好。林若丹知道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

    “夫人,有些事我们也解决不了,那就不要理会了。只要活着就行了,我们为活着而高兴。”

    “丹,有人试图威胁我们,那些人干着自以为很隐蔽的勾当,其实我们掌握了很多很有力的证据了。”

    “是你的证据威胁到他们了。”

    乔纳斯夫人愁郁地看了一眼林若丹:“丹,你还年轻,但我觉得你很有是非观念的。那些人在动用公众捐出的善款,然后借着救援物资的运输渠道大搞走私活动。”

    林若丹一阵的迷茫,这些事她没有感触,所以她不知道说些什么。

    夫人最后那句话很沉重:“我们必须斗争,斗争中会有代价。”

    后来林若丹才明白了什么是代价。

    约翰*乔纳斯夫妇的调查一直在进展中,林若丹并不多问,她总是该来就来该走便走。

    聚在一起的时候林若丹也听到过一些消息:乔纳斯先生说东西都准备齐了,他准备开始诉讼法律,就怕法律程序漫长,他准备利用国际红十字会的名义敦促法院及检查院尽快开庭审理。

    约翰夫妇受到威胁的事,林若丹只是听说,并没有见过。

    那个周六的傍晚,乔纳斯夫人和林若丹约定,让她去接在学校和幼儿园的两个孩子。

    林若丹拉着狄丽亚抱着小乔纳斯,下了公交车远远地就看见乔纳斯先生家门口那棵树上掉着的一只毛绒泰迪熊,院子里有一只大大的油膏桶着着火,一股腥臭的味道弥散在空气中。

    林若丹抱着孩子跑过去,那会儿约翰*乔纳斯夫妇还没有回来。

    已经有这个片区的警察赶过来了,他们正在联系约翰*乔纳斯夫妇。

    林若丹见自己帮不上忙,就带着孩子们离开现场,到咖啡馆里等待,直到警察清理完现场,约翰*乔纳斯夫妇回来林若丹才带着孩子回来。

    “发生了什么事?”林若丹颤声问,她惊惧的心情还未平静。

    “是坏人在威胁我们,不用怕!谢谢你若丹,帮我把孩子带上楼去吧。”说完这句话乔纳斯夫人转身问约翰:“我们怎么办?”

    约翰*乔纳斯将妻子熊抱起来。“别担心……”

    从那以后乔纳斯夫妇的行动更加小心了,但是善良正直的他们还是作为原告向法院提请上诉。

    主要是告本慈善机构内部两位管理人员,挪用善款,走私违禁品。

    就是这件事为他们夫妇招来了杀身之祸。

    事发当天,林若丹如约取回了约翰夫妇在干洗店的衣服,来到他们家,她打算放下衣服然后去接在幼儿园的小乔纳斯。

    一辆警车停在门外。林若丹心中一阵恐惧,怎么了?

    一进大门那股血腥的感觉迎面而来。有种不好的预感从林若丹的心底蔓延。

    一位警察拦住了她。

    “姑娘,别进来了,我们要保护凶案现场。请问你是他们的什么人?”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快点告诉我……”林若丹吼着。

    她边说边往里面闯,总算看清楚了那惊悚的画面:约翰*乔纳斯夫妇一个仰面倒在血泊中,一个身体趴在血泊中。

    林若丹在警官大学学习的一年多时间里,某些常识她还是有的。

    她看着地上血液凝固的程度就知道约翰*乔纳斯夫妇己经不在人世了。

    “夫人?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啊……上帝呀救救我们。”

    警察依然拉着泪水滂沱的林若丹:“姑娘你冷静点。”

    林若丹突然想起了什么,今天这个时间狄丽亚在家里。

    “狄丽亚?狄丽亚在哪儿?”

    “是不是一个小姑娘,她在医院里。伤势很严重。”

    这时加布利尔博士来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他倚着门框跌坐在地上:“上帝呀,救救我们”

    林若丹抹干了脸上们泪水抓住了加布利尔:“怎么回事儿?你一定知道,快告诉我!”

    “你不用知道。”博士木然地说。

    “别这么对我,你的上帝死了,他眷顾不了我们。”

    “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去看看狄丽亚吧。”

    听到狄丽亚的名字林若丹总算停下来:“难道你不来?”

    “我不是医生,去也没用。你走我去看现场。”

    医院里狄丽亚小小的身体插着管子。林若丹只能代表家长签署医院的责任书。

    医生说狄丽亚受的是枪伤,现在在极度危险中,希望你作好准备吧。

    林若丹说那时候的自己没有悲伤的空隙,她接出小乔纳斯,在医院里守了两天两夜。三岁的小乔纳斯居然不哭不闹,他只是在忍受不了的时候拽着林若丹说:“姐姐,我想吃曲奇饼干。”

    林若丹听罢转向墙壁忍不住哭起来。小乔纳斯的手拉着她的手,安静地传递着温暖。

    她怕吓着孩子,从不面对着他流泪。她笑中带泪地给小乔纳斯买曲奇饼干和一罐牛奶。

    “姐姐……你也喝。”孩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什么都懂了。

    “姐姐妈妈哪?”

    “出差了,以前也常出差的。”

    “哦!又是给没有饼干吃的孩送吃的吗?”

    “是的!”

    林若丹没能守住狄丽亚,她只是张开眼看了看四周,接着就闭上眼睛。当她被推出病房时,小乔纳斯抓住她不放:“姐姐你去哪里?丹姐姐我们也去。”

    “姐姐先去天堂,我们以后去。”

    失去了那个叫狄丽亚美丽的生命,林若丹身体里的怒火焚城,很长时间里除了愤怒就没别的情绪了。

    脑海里满是父亲出事时狄丽亚那忧伤的眼神和握着她的双手。闭上眼睛总是能听见狄丽亚的声音:丹姐姐,怎么不救救我,姐姐救我……

    每次听到这种声音林若丹的愤怒就加了一层。

    约翰*乔纳斯夫妇的葬礼过后,林若丹租了一间一室的房子把小乔纳斯隐蔽地安顿下来,约翰*乔纳斯夫妇的积蓄还算足够他的生活。

    林若丹请来几位牧师为乔纳斯夫妇超渡。

    最后她燃放了鞭炮,自己住了进去。

    加布利尔知道以后跑来找她。

    “林,你怎么可以住在这里?太危险了。”

    林若丹平静的让博士害怕,她声音呆板:“我想看看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若丹你找到什么了?”

    “博士,你怕我找到什么?那天你拿走了乔纳斯先生的诉讼资料,难道他们夫妇俩是因为诉讼才死的?如果不是告诉我为什么?”

    “你不须要知道这些。”

    “可是我须要知道的是:这件事什么说法都没有吗?狄丽亚从来不曾知道你们的事,我总得告诉她,她是为什么付出了生命!世界难道不该给她一个解释吗?”

    “要解释的不是你,我来就行了。”

    “好吧,那我等着。”

    “那你就别住在这里,并且我要带走小乔。”

    “那不可能,小乔是我的。为了不再像失去狄丽亚那样失去他,我会永远把他带在身边。”

    “他在你身边会安全吗?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尽快跟我离开这里。”

    加布利尔博士伸出手来拉她,林若丹情急之下反剪了他的手臂。加布利尔博士的动作如闪电般神速,林若丹还没反应过来,手腕被向前一带,右腿弯处被踢中,林若丹单膝跪地,她被制服了。

    加布利尔博士很惊奇:“丹?你怎么会散打?”

    而林若丹同样惊讶:“博士莫非学过擒拿格斗?你先回答我。”

    “我从小被送去训练格斗术,学习过日式格斗和韩式跆拳。很遗憾,没接触过中国的武术。你会中国武术吗?怎么可能,你平日那么文雅。”

    “博士,还不放开我吗?”

    加布利尔放开她时居然下意识做了一个防为动作,这让林若丹对他更加猜忌。

    “文雅和你会些什么没有关系。我小时候是跟着军人长大的耳濡目染罢了,不过只会皮毛没学过精髄。”

    “若丹,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完成约翰*乔纳斯夫妇没完成的事情。”

    “那不是你个人的力量所能做到的。”

    林若丹眼泪扑扑簌簌地流下来。

    “那我也要做,不然我的心就不配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他们都死了,狄丽亚还是个孩子,那么美丽的生命招谁惹谁了?博士,你把诉讼文件交给我,让我来完成这件事。”

    “若丹,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约翰*乔纳斯夫妇一死,很多证据都失去了直接证人。这就叫死无对证。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你快些回学校,别再住在这里了,太危险。”

    “我不怕,这所房子的电子设备我都搞好了,控制室在楼上,就怕他们不来,只要来了我会让他们有去无回。”小说屋 www.xiaoshuo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丹之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丹之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丹之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